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夜深靜坐石窗虛,草月光中鎖二烏

26

望的夜晚,他們隻能寄托於命運的眷顧,賭上最後的一線生機。或許是天意垂憐,刑江夜在命運的縫隙中逃過一劫,倖存於這場無情的殺戮之後。她獨自一人,默默承受著失去至親的痛楚。秦海一,如同幽靈般悄無聲息地出現在她身後,低沉而堅定的聲音穿透了刑江夜的哀傷:“隨我離去,我將成為你唯一的庇護。”刑江夜回首,眼中滿是苦澀與無奈:“我竟如此無用,須賴他人之手,苟活於世。”秦海一不為所動,他的聲音冷靜而剋製,如同冬日裡...-

程顯霖麵色一沉,聲音中帶著幾分探究:“秦海一是何人?”

陸渠目光微凝,淡然迴應:“一位舊知,你認識嗎?”

程顯霖眉頭微蹙,語氣中透露出一絲不悅:“我與他素未謀麵,從他寫給你的詩句來看,文采斐然。”

陸渠被問及與秦海一的關係,心中五味雜陳,終是避而不答:“此乃私事,與你無關。”

程顯霖知趣,不願再多作逗留,遂匆匆告辭,步履匆匆地離開了房間。

陸渠心中卻是波瀾起伏,她與秦海一朝夕相處已三載。昔日,她尚是刑江夜之時,便已對這位才華橫溢的男子傾心。秦海一雖出身平凡,無顯赫家世,卻有著與眾不同的外貌與風骨。她與他共遊山水,父親刑將軍亦視他為佳婿。然而,一場突如其來的滅門之禍,讓刑江夜的心從此封閉,再未對秦海一的情感有所迴應。

刑江夜輕撫著屏風上的墨跡,每一個字都彷彿承載著秦海一的深情與溫柔。她的心中充滿了確信,秦海一對她的愛,真摯而深沉,如同這屏風上的詩句一般。

然而,她的愛卻如那未竟的詩篇,難以言說。她深知,自己不能沉溺於這纏綿悱惻的兒女情長之中。她的肩上,承載著更重要的血海深仇。

程顯霖回到房間,心中反覆思量著剛纔所見的詩句。那分明是一首情詩,而陸渠的反應更是讓他確信,這詩無疑是秦海一為她所作。然而,秦海一即將與舅父之女結為連理,難道眼前的棲間堂老闆娘,真是秦海一的舊日知己?命運弄人,即使她並非他曾深愛的那位陸渠,難道她也難逃被情所傷的命運嗎?

正當他陷入沉思之時,程顯謨推門而入,打斷了他的思緒:“兄長,你獨自飲酒了?出門前嫂嫂曾囑咐,不允許你沾酒,喝酒能誤事。”

程顯霖微微一笑,迴應道:“你若不告知嫂嫂,她自不會知曉。對了,楓兒表妹婚期定在何時?”

程顯謨答道:“舅父早已提及,你竟忘了?正是一月之後。屆時我們同去便是。”

程顯霖點頭,心中已有打算:“我們自是要前往,且須備上一份厚禮。”他心中暗自籌謀,不論陸渠是否為昔日所愛,他再不願輕易放手,錯過那份年少時的深情。

隨著太後盛宴的臨近,程顯霖與程顯謨依舊居於棲間堂,忙碌著準備獻給太後的絲綢禮品。程顯霖對自家的絲綢品質信心滿滿,堅信它們能在眾多貢品中脫穎而出,贏得太後的賞識與青睞。

然而,京城的街頭突然湧現出一批仿製的程家絲綢禮品,這些仿製品在一夜之間遍佈各大布莊,以其新穎獨特吸引了眾多市民的目光,成為了京城中的新寵。這種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程家兩兄弟陷入了困境。他們的絲綢禮品尚未呈遞至太後麵前,卻已在民間廣為流傳,成為了百姓手中的尋常之物。

麵對這樣的窘境,程顯霖與程顯謨焦急萬分。他們原本計劃以這份獨特的絲綢禮品在宮中拔得頭籌,如今卻麵臨著無法預料的困境。若不能及時找到解決之道,他們的努力恐怕將付諸東流,不僅無法獲得太後的賞識,更有可能影響到程家在京城的地位與聲望。

陸渠對程家兄弟所遭遇的困境自然有所耳聞,但她並未打算插手相助。在她看來,這兩兄弟的麻煩與她無關,她無意捲入其中。然而,程顯霖卻主動上門,帶著質疑的態度找到了她。

麵對程顯霖的懷疑,陸渠隻是輕蔑一笑,迴應道:“你懷疑我盜取你程家之絲綢貢品?真是荒謬。你說這話,莫非故意挑釁?”

程顯霖似乎有意激怒陸渠,繼續說道:“你若清白,為何不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這客棧上下皆為你的人,你的嫌疑,豈能輕易洗脫?”

陸渠卻不為所動,她冷靜地分析道:“若你曾仔細研究過市麵上的仿製品,便知這非一朝一夕之功。你們的絲綢在抵達京城之前,便已有部分流失。仿製者乃是根據程家的絲綢料子,逐步仿製而出。那繡法乃程家秘傳,外人難以窺探。仿製品連繡法亦能模仿,顯然此事與程家內部有關。你應當深查家中是否有內奸,而非在此無端指責我,不是嗎?”

程顯霖聆聽了陸渠條理分明的分析後,心中的疑慮逐漸消散。他原本就未將陸渠視為此事的主要嫌疑對象,之所以前來探詢,更多的是出於一種難以言喻的好奇與試探。畢竟,陸渠的出現太過突然,她的麵容與姓名與他的舊情人如出一轍,加之家中獨有的繡法在此敏感時刻外泄,這一切巧合實在令人難以忽視。

程顯霖誠懇地向陸渠尋求解決之道,他問道:“你可否賜我一良策?程家願以厚報相贈。”

陸渠卻不為所動,淡然迴應:“我對你的報酬並無興趣,你無法給予我心中所求。”

程顯霖麵對陸渠的拒絕並未氣餒,反而輕輕一笑,語氣中帶著幾分自信與深意:“你真以為能瞞過我之眼目?你客棧所聘之女子,多有遭受家暴之苦。然而,一旦她們踏入你之客棧,那些虐待她們的丈夫與父親,便紛紛無聲無息,甚至意外身亡。你為了這些女子免受後顧之憂,究竟做了何事,我不需多言。你的客棧,非同尋常,乃是你擴展勢力,收集情報之所。我雖不知你之真正目的,但我願助你一臂之力,無論以何種方式。”

言畢,程顯霖緩緩繞至陸渠身後,輕拍其肩膀,目光深邃,彷彿藏著無儘的秘密,讓人難以窺視其真實意圖。

陸渠心中一驚,問道:“你倒是調查得清楚。”

程顯霖坦白以告,帶著幾分得意:“你行事雖謹慎,卻非無跡可尋。”

陸渠麵對程顯霖的坦率直言,微微一笑,語氣中帶著幾分玩味:“我未曾料到,在你這般急迫之際,尚有餘暇探查我的底細。你對我,竟如此好奇?”

程顯霖毫無保留地表達了自己的意圖:“確然好奇,我渴望洞悉你的一切,探明你的目的,究竟為何接近於我。”

陸渠沉吟片刻,眼中閃過一絲思索的光芒,緩緩開口:“我考慮一下,夜間再行答覆。”

她知道,這個男人的好奇心和決心,可能會給她帶來不小的麻煩,但同時也可能成為她手中的一張王牌。

程顯霖嘴角勾出笑意:“敬候佳音。”

深夜時分,陸渠首次主動踏入程顯霖的房間,她的出現,打破了室內的寧靜。

程顯霖帶著一絲玩味的笑意,問道:“你已有所決斷?”

陸渠神色從容,她已經對程家的絲綢工藝有了深入的瞭解,她分析道:“程家以輕薄之絲綢、精緻之繡工著稱。論調色,不及揚州寧家;論創新,不比京城布莊。然而,論絲綢之輕薄,無人能出其右。我有一策,你可將兩張絲綢疊加,依舊輕盈如一,且兩張絲綢各繡不同花樣,配以適宜之色彩,使之在不同光線下展現各異圖樣。”

程顯霖聽後,眼中閃過一絲讚賞:“妙計,此法遠勝我手下所提之策。我即刻命人重新製作。”

陸渠微微頷首,提醒道:“無需多言讚美,記得你之前對我的承諾,此外,此事須秘密進行,以防再生枝節。”言罷,她便轉身離開了程顯霖的房間,不願再與他有過多糾纏。

程顯霖目送陸渠離去的背影,心中泛起一絲複雜的情感。他曾因世俗的束縛錯失了深愛的人,如今卻意外地重逢,而此人不僅依舊美麗,更增添了幾分機智與聰敏。他不禁暗自思量,若能將陸渠的才智為己所用,未來的道路必將更加寬廣,這豈不是一大快事?

時光荏苒,轉瞬即至太後壽誕之期。四方大戶紛紛精選珍奇,獻上自家最為得意的禮品,以求得太後一笑。蘇州程家憑藉彆出心裁的雙層繡工藝,贏得了太後的青睞,太後特命程家代表入宮麵聖,以示嘉獎。

程顯霖與程顯謨兄弟,隨尚書大人步入宮門,宮中氣象萬千,金碧輝煌,每一步走得極為謹慎。

太後端坐於寶座之上,不怒自威,鳳冠霞帔,珠光寶氣,雖歲月在她臉上刻下了痕跡,卻依舊掩蓋不住她的威嚴與尊貴。她的一顰一笑,皆牽動著朝堂上下的命運。

太後目光落在程顯霖身上,微微頷首,讚歎道:“你家的繡品,果真名不虛傳,實乃工藝精湛。”

程顯霖神態自若,恭敬回答:“程家幾代人辛勤耕耘,方有今日之成就,皆賴先輩之德。”

太後眼中閃過一絲讚許,又問道:“你才智過人,不知家中是否有妻室?又是否曾有科舉之誌?”

程顯霖坦誠以對:“在蘇州故裡,已有妻室,至於科舉,暫無此意,唯願專心經營家業。”

太後聞言,輕歎一聲,似有惋惜:“可惜了,如此風華正茂的少年,皇家竟未能得之。”她話鋒一轉,又問尚書大人:“聽聞貴千金即將出閣?”

尚書大人忙答道:“謝太後關心,小女婚期確已定下。婚配之人乃是今年科舉甲榜第十三名,名為秦海一。”

太後微微一笑,道:“此乃喜事一樁,哀家便賜一份賀禮,願汝等日日喜氣洋洋。”

堂下三人聽罷,急忙跪倒,高聲謝恩:“謝太後厚賜。”禮畢,便恭敬退出了皇宮。

-大悟,笑道:“我倒是忘了,你是聰慧非常之人。此次前來,乃是想和你敘舊。”“我們無舊可敘。”陸渠淡然迴應。程顯霖笑著提醒:“上次你還很好奇的,我把你錯認成誰,如今怎的改了主意?”程顯霖說。陸渠直言不諱:“你直說便是,無需故弄玄虛。”程顯霖故作姿態,又道:“不給我來杯酒,我如何開口講故事?”陸渠無奈一笑,便遞上一杯酒水。程顯霖接過,眼中閃過一絲得意。程顯霖將杯中之酒一飲而儘,沉聲講述起往事:“蘇州城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