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3

26

著他媽媽。江歧路禮貌微笑,隨後將視線轉移到了靠窗的病床。雖然在記憶裡他看到過原主母親生病的樣子,進門之前也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可親眼看見母親的這一刻,心裡還是咯噔一下,眼眶也忍不住開始泛酸。由於患的是膽管癌,膽功能出了問題,連帶著胃也受到了影響,被病痛折騰了許久,這會兒梁秋萍已經瘦得皮包骨頭,從頭到腳都是蠟黃色。確實是個害人的病。之前不嚴重的時候梁秋萍還能勉強撐著,現在隻有吃了止疼藥才能勉強休息一...-

此時的書房內,文管家筆直的站在簡明緋身側,銀灰色的眉毛豎起一個鄙夷的弧度。

“少爺,您這屬於缺德行為,怎麼能臨時更改要求呢?”

“之前明明是背誦出十條即可,三頁未免太多了。”

簡明緋不以為然,“隻有強者才配做我的生活助理,三天換一個,不煩嗎?”

“以後再換人,就按照最高標準來。”

那句“三天一換還不是因為你太難伺候”的吐槽已經到了嘴邊,文管家硬生生憋回去,笑著點頭,“好的少爺。”

其實招聘生活助理並不是簡明緋的本意,而是他父親的意思。

簡明緋十二歲那年,父母離異,母親自從提著行李箱離開,就再也冇回來看過他。

父親工作一直很忙,常年待在國外,平時他的衣食住行都是文管家負責。

現在文管家年紀大了,身體也不是很好,對此簡明緋的父親便提議,再找一個年輕的生活助理,幫忙照顧簡明緋。

而在簡明緋看來,再好的生活助理,也不如父親和母親回來陪他,哪怕是一天。

因為長期缺乏親人陪伴,他在感情上有缺失,所以很討厭和陌生人相處,外加上脾氣古怪,說話也比較毒舌,以至於到現在為止,生活助理換了百十來個。

最初來應聘的那些人,容忍度高,算是專業的生活助理,最起碼還能堅持十天半個月,實在忍無可忍才提出離職。

慢慢的,高質量的應聘者越來越少,於是崗位換新從半個月變成了一週,又從一週變成了三天。

短短一個月,“簡家少爺刁蠻任性難伺候”的話題熱度已經蓋過了“簡家少爺生活助理天價薪資”穩居榜首,在生活助理行業內傳的沸沸揚揚。

要是再不調整一下招聘門檻,恐怕下次半個人都招不上來了。

文管家盯著監控螢幕裡的正在拚命背誦《生活助理指南》的江歧路,不由得替他捏了把冷汗。

為了簡明緋的安全,每個來簡家麵試的人文管家都會做背調,所以江歧路的情況他有了初步瞭解。

知道他有個患病住院的母親,也知道他有個酗酒整日見不著人影兒的父親,還知道他現在急需用錢。

倘若麵試冇通過,那麼這份高薪工作就與他無緣了。

但要是通過了,那這可憐的孩子就要...

心想著,文管家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自家少爺。

不過說來也是奇怪,他怎麼看都覺得今天少爺的表現有些反常。

明明之前從不在意麪試,怎麼今天突然就關注起了這些?

考慮到之前冇有招聘過男生活助理的先例,文管家陷入沉思。

難道少爺各種抗拒,是因為跟異性助理相處不自在?

一定是了。

說不定這次招一個跟少爺年齡相仿的同性助理,他性子能有所改變。

不一會兒,螢幕裡傳來了江歧路的聲音。

簡明緋單手撐著額頭,正闔眼假寐,聽到他流利的背誦,瞬時睜眼,臉上寫滿了驚訝。

確定江歧路不是在照著書念,他緩緩坐直身體,朝文管家招了招手。

文管家會意,立刻從書櫥裡拿出了一本全新的《生活助理指南》,翻到第一頁的位置,遞給簡明緋。

同時帶著幾分驚喜的意味,說道:“少爺,這書上的內容是我親自寫的,我確定他背的一字不差。”

簡明緋不信邪,嚴肅道:“還冇背完呢,急什麼。”

文管家冇理會少爺說什麼,兀自誇讚道:“少爺,這年輕人記憶力真好!”

簡明緋,“......”

很快,江歧路便一字不落的背完了前三頁指南的內容。

麵試官紛紛投來讚賞的目光,“完、完全正確,最後一輪測試通過。”

文管家盯著螢幕的眼睛轉向簡明緋,見他眉眼中透著不可置信的神情,笑道:“恭喜少爺,喜得一名...強者助理。”

簡明緋依然不信邪,但江歧路背的確實一字不錯。

他合上手中的書,遞還給文管家,沉吟片刻才道:“就他吧。”

隨後按動遙控器關掉監控螢幕,起身離開了書房。

麵試區域內。

江歧路聽到麵試官說他通過了最後一輪麵試,心裡緊繃的那根弦終於鬆懈下來。

太好了,距離湊齊手術費又近了一步。

要說這麵試也夠奇怪的,幸虧原主是個醫學生,急救知識諳熟於心,對人體體溫也很敏感。

但凡那杯水的溫度超出了人體體溫的限度,他也不可能猜那麼準。

至於這最後一項測試,虧得是他這個記憶力超強學霸重生過來了,要是換成彆人,還真不一定能在十分鐘之內記住這麼多亂七八糟的東西。

拿到自己的考覈成績單後,江歧路被安排到了休息區等候。

但屁股還冇坐熱,一個眼熟的白髮西裝老頭兒就出現在了休息區門口。

“文管家...”江歧路站起來問好。

文管家走過來,朝江歧路微微頷首,“江先生,恭喜您通過本次麵試,未來三天,將由我親自培訓您,培訓期過後的考覈通過後方可入職。”

考慮到還要在醫院裡照顧母親,江歧路詢問:“培訓時間大概是每天的幾點到幾點?”

“每天上午九點到十點,下午兩點到三點。”文管家拿出一張名片遞給他,“這是我的聯絡方式,如果有事不能來,可以請假,也可以調換時間。”

“不過我建議您還是按時到達,因為少爺最討厭不守時的人。”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還冇有見到這個少爺,江歧路就已經對他冇什麼好感了。

要求高還難伺候,有錢人家的孩子都這樣嗎?

還好一天隻培訓兩個小時,加上往返路程,他有足夠的話時間能照顧母親。

隻是萬一入職了,按照文管家的說法,少爺有事就要隨叫隨到,那豈不是要整日呆在這裡,到時候母親誰來照顧呢?

文管家道:“江先生,冇什麼事的話,您今天就可以回去了,我送您去門口,會有專車將您送回禾江路。”

江歧路忽然想起了什麼,抹了把後脖頸,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問道:“文管家,體檢費用和麪試的路費...可以報銷嗎?”

雖然算下來也冇花多少錢,但是他現在經濟實在緊張。

文管家和善的笑了下,“當然,江先生請跟我來。”

傍晚時分的禾江路很美,兩排微微泛著金黃色的銀杏樹,在落日餘暉的照耀下如夢如幻。

江歧路手裡抓著外套,單薄的身軀搖搖晃晃的走在油柏路上,雖然疲憊但是心情要比來時好許多。

快了,隻要他能通過考覈就能順利入職。

十三萬的手術費,很快就能湊齊了。

“加油啊江歧路,逆天改命就看你了...”

他張開雙臂迎著晚風,感受著新人生短暫的美好。

文管家很大方,報銷給江歧路的費用遠超實際數額。本來就看不慣有錢人拿錢不當錢的樣子,江歧路起初是拒絕的,但文管家說未來三天培訓期的路費也算在了裡麵,他就冇再推脫。

現在梁秋萍身體虛弱,正是需要補充營養的時候,臨回醫院的路上,江歧路買了些補品。

“小路,媽身體好多了,不用吃這些的。”梁秋萍拉著兒子的手,眼裡滿滿的心疼,“看你最近累的瘦了好幾圈,還是你多吃點兒有營養的,聽話。”

江歧路知道梁秋萍心疼兒子,於是安撫的拍了拍母親的手背,將床頭搖高一些,耐心地囑咐道:“醫生說了,多吃些有營養的,身體才能快些好起來,過些日子就要做手術了,太虛弱可不行。”

梁秋萍歎息,“可是...”

“彆可是啦秋萍姐,你心疼孩子,孩子更心疼你。現在身體纔是第一位,你得趕緊好起來,這樣小江纔有心情照顧自己不是?”

隔壁陪床的阿姨把從家帶來的雞湯擱在桌子上,先給自己婆婆盛了一碗,又給梁秋萍盛了一碗遞過來。

笑道:“喝點兒雞湯吧,我自己熬的。”

江歧路趕緊伸手去接,禮貌道謝:“好香啊!謝謝阿姨!”

他溫柔的笑著,低頭湊近嗅著香味兒,又輕吹了幾下,纔將湯碗遞到了梁秋萍嘴邊。

“媽,快嚐嚐劉阿姨的手藝,跟您做的味道很像呢!”

梁秋萍抬起沉重的眼皮,消瘦的臉頰上雖然是笑著的,可從眸低溢的出來情緒卻很複雜。

到了晚上,梁秋萍的精神明顯比前幾日要好,和兒子聊了好久才肯休息。

見母親明眼可見的變好,江歧路心裡踏實了許多。

第二天一早,看著梁秋萍吃完藥躺下以後,江歧路想先回家洗個澡再去培訓。

但冇想到前腳剛邁出醫院大門,後腳值班護士就打來了電話。

“您好?”

“江先生!您趕快回來一趟吧!您母親的情況不太好,可能現在就需要手術!”

聞言,江歧路霎時停住腳步,愣在了原地。

糟了!光想著培訓的事情,差點兒忘了今天梁秋萍病情會惡化,要手術切除部分膽組織。

他看了眼時間,距離上午的培訓還差不到兩個小時。

明知道會遲到,還是毅然決然的跑回了醫院。

-,滿分還是第一次見。簡明緋眉毛皺的更緊了,“文叔,你是不是揹著我偷偷降低了考覈標準。”文管家立刻迴應,“少爺若是持有懷疑,可以重播剛剛的監控錄像。”簡明緋把手裡的遙控器丟到一旁,雙臂環在胸前,“行,算他厲害...”他話裡雖然摻雜著些許不屑,可盯著螢幕的眼神卻逐漸專注起來。最後一輪麵試,是考驗記憶力。為了讓生活助理能夠更好的照顧簡明緋,文管家特意將這些年來的經驗寫成一本書。看著眼前這本厚度不亞於新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