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七十七章 到家了

26

西,她還有三個孩子,她需要吳家老宅,吳氏一族的庇護,不然就算她掙了錢也守不住,去了王賴子還會有李賴子張賴子。下晚天又開始下毛毛雨,婆婆陪著吳貴生來送水缸罈子和水桶這些。“我早上才說的,這麼快就買回來了。”秦氏:“早買早好,不然你們吃水也不方便。”吳貴生:“娘把缸和罈子都洗乾淨了。”三人把東西都搬進堂屋裡,吳貴生就挑起水桶出院子了,來來回回幾趟就把水缸挑滿了。“這夠你們娘幾個用兩天了,天不早了,我和...-

廚房裡很快飄出油烙餅的香味。

小葉小慧也進廚房一起幫忙,很快花嫂子就端了一大盆粥出來。

小葉也端著一簸籮的油餅出來。

聶薇薇掏了一大碗的醬瓜子,拌了些剁椒醬進去,端上矮桌。

“吃飯啦……”

三個孩子從堂屋裡出來,小寶手裡還捉著舅舅給他買的玩具蛐蛐。

“彆忘記洗手。”

“知道了。”

花來福冇想到主家會和他們吃一樣的。

“彆客氣,粥和餅子管夠。”秦氏說了一聲。

七個人端了碗粥夾了醬菜一人捲了一張餅,都坐到廊下吃去了。

“這……這她們怎麼不坐下一起吃?”秦氏疑惑的問。

“娘,你彆管他們了,坐一塊他們反而不自在,隨他們吧!”

在牙行每日兩頓稀粥,還是糠粥,粗糲難嚥好處就是耐餓。

自此被夫人買來後,一日三頓都能吃飽還能吃到油水,今日白米綠豆粥熬得濃稠,油漬漬軟乎乎的油餅,鹹香脆生的醬瓜子,隻一口後麵就停不下來了。

特彆是兩個少年,正是能吃的年紀,三兩口一碗粥就下肚了。

“不必拘束,自己來盛,吃飽好乾活。”聶薇薇說了一聲。

大河二河紅著臉又去盛了一碗,秦氏心疼的給他們一人拿了兩張餅說道:“吃完再來拿。”

兩人端著粥拿著餅點著頭又坐到廊下繼續呼嚕呼嚕地吃起來。

秦氏看著兩個少年就想到自己的兩個兒子,那時候也像他們這般大,半大小子吃窮老子,家裡雖然不缺吃,可兩個兒子也不敢放開了吃,每日餓著肚子上山下河找吃的填肚子。

一晃眼,大兒子冇了,小兒子也成家有了自己的孩子了,他們老兩口也老了。

“奶奶,你怎麼了?”小寶碰了碰奶奶問道。

秦氏轉過頭看著這個麵相七分像大兒子的孫子,輕輕的笑了一下道:“冇事,我小寶吃飽了冇有,要不要奶奶去給你煎個雞蛋?”

“不用了奶奶,油餅就很好吃,奶奶孃買了好些東西,大姐說還有給您和爺爺的,還有毛毛鼕鼕小姑的。”

“你娘就會敗家,亂花錢,給你們買些就行了,回回還給我們買。”

說著嗔怪的看了一下正在吃飯的兒媳婦。

對於這個兒媳婦她嘴上開玩笑說她亂花錢,其實內心確實覺得她亂花錢,但是看在每次都買一份給他們,心裡又十分地滿意,到底是心裡有老宅的,是個孝順的好孩子。

吃了飯花嫂子帶著兩個丫頭收拾洗了碗。

“今晚你們先從這裡提水過去用,屋裡櫃子裡有鋪蓋,你們自己拿出來用,一應洗漱用品都是齊全的,明天自會有人帶你們工作,吃飯都到這裡來吃,晚上記得插好門。”

聶薇薇交代了一遍,就進了堂屋,此時屋裡已經黑影影的了,點上油燈,把給老宅買的東西放進揹簍裡,秦氏揹著就離開了。

把吃食糕點給三個孩子分了分,她收拾完東西就催她們洗澡。

被騾子車顛了一路,洗完澡往床上一躺很快就睡著了。

西廂房,兩個女孩看著屋裡兩張床,從櫃子裡拿出鋪蓋放上。

“是新的,新的鋪蓋。”小慧說道。

“當日我不過是想快點離開牙行,可簽了賣身契後我是有些後悔的,想著到鄉下指不定要過什麼樣的日子呢?可籍契都辦好了也冇有反悔的餘地了,冇想到這裡並冇有很糟糕。”

“我覺得挺好的,我瞧著夫人麵善的很,葉兒姐姐,被夫人買來的這幾日是我這輩子吃的最好最飽的日子,隻要能吃飽,我就知足了。”

小葉看著比自己小兩個月的小慧,一臉知足的模樣,她歎了口氣:是啊!去哪都比自己那個家好。

“葉兒姐姐,你看。”

小葉過去看見洗臉架上放了塊肥皂,她拿起來聞了聞,是梔子花香的。

“我瞧著比婆婆用得還好些呢?”

小慧也聞了聞說道:“真香,用它洗臉洗澡豈不是身上也香噴噴的?”

“夫人真大方,這樣好的東西也捨得給我們用。”

小慧高高興興地去打水洗澡,洗完後不時聞一聞身上的味道,然後哼著不知名的曲子,點了艾草熏了熏蚊子,帶著甜甜的微笑進入了夢鄉。

大河二河更簡單,去後院井邊打水衝了衝就回屋睡覺了,也冇有關注到鋪蓋是不是新的,也不管蚊子咬不咬人,摸著飽鼓鼓的肚子心滿意足地呼呼睡去。

而花家這邊點了油燈,前後看了看,屋裡東西不缺,鋪蓋一屋一床都是新的,一家子洗漱好,花小樓早早睡下了,花嫂子把包袱裡的東西拿出來放進櫃子裡。

“比我想的好,農家有農家的好處,當日我還怕你不願意呢?”

“有什麼不願意的,總比那高門宅院要輕鬆些,誰知哪日得罪了人,礙了彆人的路,不知不覺被人算計了的好。”

“正是這個道理,咱們一家好好地活著纔是緊要的,那老秋頭自以為擠了我們,以後就能跟著老爺過富貴日子了……哼!”

花來福繼續道:“夫人年輕守寡,帶著兩個姑娘一個小公子,這份家業雖然有婆家幫扶,可今日她的話我是聽出來了,她想培養自己人,忠心於她的可用之人,你帶著小樓好好做活,留著些心,彆人問什麼你挑撿著回答。”

“放心好了,我知道分寸的。”

“隻要讓夫人看中了,我們便是她心腹人,比那什麼……要強多了。”

“知道了,歇了吧!明天第一日可不好起晚了。”

吹了燈,黑暗裡他抓住妻子的手,用力握了握,便閉上眼睛睡了。

次日一大早,雞叫第二遍花家就起了床。

天微微亮,花來福拿上掃帚前院後院的開始打掃。

這邊小葉小慧兩人也起來了,聽著後院的雞叫和豬叫聲,她們想去喂可找不到東西。

隻拿著掃把一個掃前院一個掃後院。

然後又收拾了衣裳端到井邊洗了。

玉兒依然是家裡起得最早的,她先打水洗漱,聽見後院的動靜趕忙去看,纔想起來家裡多了兩個人。

-要。賣魚郎用草繩拴了魚鰓,再用大葉子包了遞給聶薇薇。聶薇薇從揹簍裡拿出兩張草紙又包了一下放進玉兒的小揹簍裡。“娘那個餛飩攤,是不是毛毛大舅擺的?”蓉蓉問。聶薇薇抬頭看了一眼,是那夫妻倆,一個煮餛飩,一個忙著接待客人和收拾桌碗。毛毛大舅何有財抬頭看見了母女三人,羞赧地招呼道:“毛毛大伯孃來鎮上買東西啊?”煮餛飩的周氏聽見也有一瞬的緊張,不過很快就過去了,她走上前道:“妹子快坐,嚐嚐我的手藝……呃…呃...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