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章

26

得祝橋多聽了幾句。“誒,老張昨日從洪州回來了,發了大財!聽聞是挖到了幾百年前的琉璃盞。”另一個青年驚得張開了嘴,半晌纔回話,“盞,賣了還是當了?”“當鋪哪敢收!聽聞那可是宮裡的東西,老張說有專門的人收這種寶貝。”祝橋扭頭與宋南辭對視,隻一個眼神便明白對方的意思,她緩緩開口,“有點奇怪哦。”“幾百年前的皇家物件八成是陪葬品,那個老張可能是盜墓的。”“關鍵是偷盜的文物流向了哪裡?”祝橋低頭瞥到自己的掌...-

祝橋探頭往外看,隻見塵土飛揚和磕在巨石上已經翻轉的馬車,上方站著一個人,另外四個人圍著馬車。

一個個身姿筆挺,渾身黑布隻露出一雙眼睛,雙手握著彎刀,看起來像專業的殺手。

祝橋可不敢在此刻硬碰硬,她默默縮回了腦袋,裝作無事發生,但四人當中難免會出現一些意外。

商逸一股腦熱衝了出去,就差把“正義使者”四個字寫在臉上,他張嘴開始說教,“喂!你們乾什麼,以多欺少啊?真不厚道!”

“嘖,這二貨又開始了!”祝橋無奈扶額,隨後開始指責周泊聞,“你也不攔著點。”

周泊聞倒是十分淡定,“我可攔不住積極送死的蠢貨。”

宋南辭輕鬆道,“那就彆管他,我們繼續趕路。”

正說完,外麵就開始打起來了,商逸一人抵不住對方五個人的攻擊,眼見著越來越吃力卻無人出來幫忙,他朝馬車裡的人吼道,“兄弟們,快出來幫我啊!”

對麵的人停止攻擊,愣在原地,眼神盯著馬車,十分警惕。

“誰是你兄弟啊,我們早已一刀兩斷。”

祝橋一邊說一邊比劃,抬手按著左右兩邊的腦袋。

她小聲吩咐道,“南辭血厚等下直接硬剛,泊聞你和商逸都是影客,你等下就趁機把他帶回來不要戀戰,我就偷摸著去看看那輛馬車裡困住的人,你們掩護好我彆讓他們注意到我!”

話畢,三人開始行動,祝橋悄悄咪咪靠近那輛馬車,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她躬著身體躲在馬車後,伸手輕輕扯斷側邊搖搖欲墜的木窗,眼神和裡麵縮成一團的男人對視上。

那人嚇得神誌不清,張嘴就想求救,祝橋立刻食指抵在唇間示意他閉嘴。

她問道,“你是誰?他們為什麼要殺你?”

男人激動地往前爬,靠近祝橋,拚命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誠懇道,“我是張宏,浮梁人士,他們是我仇家一路追殺我,求你救救我。”

祝橋掃視他,彷彿確認一般,再次問道,“你去過仙緣島嗎?”

張宏怔了一瞬,立刻點頭,“我,去過。我這裡有很重要的東西,你,你先救我。”

看來不是重名。

祝橋拽著他衣領,將他從車裡扯出來,但兩人行動太過明顯,很快引起為首殺手的注意,殺手朝著張宏直直衝來,周泊聞和宋南辭根本來不及反應。

祝橋心道不好,情急之下隻好蹭蹭運氣,她引出靈燈,眼中閃過一抹冷酷的殺意,握拳一甩,掌心靈燈便化成一根法杖。

法杖頂部吊著一盞蠱燈,發著幽幽藍紫色的光,圍繞在蠱燈周圍的兩條靈蛇吐著蛇信子。

蠱燈一晃,藍紫色的光呈放射狀向四周散開,如同煙霧一般,杖中的兩條靈蛇幻化成一男一女的人形站在祝橋兩側。

殺手來不及躲避,吸入一些毒霧,他嗆得咳嗽兩聲,很快便感覺頭昏眼花有些站不穩了。

“瑤羽!”他咬牙切齒道,隨後朝屬下揮揮手,“撤退!”

祝橋自己都有些懵,她看著身邊的一男一女頓時思維一片混亂,腦子裡的想法亂飛。

這兩個怎麼出來的?怎麼收回去?他們能說話嗎?長得真好看……

張宏在旁邊已經看傻眼了,他盯著憑空冒出來的一男一女,下巴打顫,磕磕巴巴說道,“你,你這,他,他們是人是鬼?”

祝橋心道我哪懂這些啊,但臉上非常平靜,看起來身經百戰,十分有安全感。

她走到兩人身邊,幽幽道,“聽得懂人話不?能回去嗎?”

祝橋將手掌靈燈引出,本以為他們不會搭理人,結果卻十分聽話乖乖回了靈燈內。

她鬆了一口氣,拖起地上癱軟的張宏,朝隊友招手,露出一副春風得意的笑容,“得來費了點功夫!”

“咦,這誰?”商逸挽著劍花,在一旁耍帥,看得她直翻白眼。

宋南辭從祝橋手中接過張宏,他手勁很大,往上一拎,張宏一個踉蹌差點又跌在地上。

此刻張宏正雙腿打抖,眼珠轉動頻繁,視線根本不知道落在哪裡,打算開口詢問幾人身份時便聽見麵前拽著自己後衣領的宋南辭說道,“他就是我們要找的張宏,雖然費了些功夫,但好歹不用再去一趟浮梁了。”

商逸一聽,即刻停下手中動作,一個箭步湊到張宏麵前,“你為什麼偷文物還誣陷彆人?你特麼不知道這很低能嗎?!這是人能乾出來的事?”

祝橋拍開商逸的腦袋,很是嫌棄地往宋南辭身上擦了擦手,“你說,剛纔馬車裡說的重要東西是什麼?敢遮遮掩掩,我就卸了你。”

張宏扣著手指,眼神閃躲,一副不肯開口的模樣。

“你不會以為不說出來就能藉著這個要挾我們護你周全吧?”宋南辭微眯著眼睛,靜默了兩秒,忽然笑了。

這一笑,讓張宏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忽地有一種他不說,宋南辭真能在這把他卸了的感覺。

祝橋沉不住氣,她朝張宏膝蓋彎一踹,然後一腳踩在他後背上,張宏跪倒在地雙手撐在兩側,臉貼著地,壓得有些變形。

“泊聞,長劍借我一用。”

她一聲令下,默默站在不遠處的周泊聞將手中長劍一拋,她伸手接過,動作乾淨利落,劍鋒抵在張宏頸側,冰涼的觸感讓她腳下的人微微一顫。

“我,我說!我說,你們彆殺我,求你們彆殺我。”張宏吞嚥口水,抿唇繼續道,“東西就是文物。偷文物的是我,可不止是我!隻不過我捲走了很多,但那也怪他們不守信用!明明說好我帶出文物以後就給我六十兩黃金,結果收了一個盞就隻給我一貫錢。”

“我氣不過,但我也不是個愣頭青,我知道他們給那一貫錢的時候已經起了殺心,想殺人滅口搶走我拚死從墓裡帶出來的東西。”

張宏有些哽咽,眼裡閃著淚花,撐在地上的雙手緊緊回縮握成一個堅硬的拳頭。

他繼續說道,“我就說我那還有些寶貝需要去拿,然後趁機帶著我的東西偷偷溜出來了。我先去了最近的廬陵,找了戶人家把東西藏好,後來又去了遠一些的仙緣島把剩下的文物丟過去。”

祝橋忽然想起什麼,她開口問道,“我在仙緣島聽獵民親切的喊你老張,可我們得到的資訊,你老家在浮梁。”

“我年輕時在島上待過一段時間,受他們照顧。我也知道自己實在不該拉他們趟這片渾水,可,可我冇辦法!我不捨棄這些,不藏好自己,那群人找到以後就會殺了我!”

“你害怕就去害彆人?!你特麼就是忘恩負義的白眼狼!你的命是命,彆人的命就不是命嗎?!你……”商逸氣得上前踹了他兩腳,隨後被周泊聞捂著嘴拉開。

張宏打著顫,說到這裡時便忍不住掩麵哭泣,“是我昏了頭,可你們根本不知道那群人有多可怕!要不是為了家裡老小,誰願意拿命去拚這些錢。”

祝橋腳上的力道鬆了一些,“你知道那些人是什麼身份嗎?他們又為何執意要偷盜文物?”

“不清楚,但我見過他們用的紙,那紙的材質一摸就知道不一般,一看就是地位很高的人才用得起,我猜應該是宮裡的或者朝堂上的。”

張宏微微抬頭喘了一口氣,補充道,“我不知道他們偷文物做什麼,但我逃出來的時候見過有一隊人在運什麼東西,當時天太黑了冇看清。”

祝橋挪開腳,將長劍丟還給周泊聞,安排道,“行,人已經抓到了,帶回仙緣島交給官兵,那些文物也收回來上交朝廷。”

她指著周泊聞和商逸兩人,吩咐道,“你們兩人去傳送點從廬陵把那部分文物帶回來,我和南辭帶著人回仙緣島交差。”

周泊聞點點頭,儘管臉上露出再多不情願,卻還是聽著祝橋的安排,他瞪著商逸,語氣冰冷,“蠢貨,還不趕緊滾過來。”

宋南辭彎腰把張宏的手綁上,一把拎起,直接拖進馬車內,整個粗魯又直接的行為根本冇把他當作一個人來看待。

祝橋揉了揉鼻子,尷尬的咳了一聲,跟在宋南辭身後進了馬車。

他們一路折返,回到洪州的傳送點,直接乘鶴南下重新踏入仙緣島。

秋日的仙緣島空氣清冷,桂花卻迎風綻放,那滿樹金黃的花朵在綠葉的映襯之下,更顯得耀眼奪目,空氣中飄蕩著濃烈的花香,令人心神俱醉。

村民一路相迎,但一見到兩人中間的張宏就忍不住唾罵幾句。

那婦人聽到訊息立馬紅著眼跑出來,先是對祝橋和宋南辭一頓道謝,後又對張宏一頓捶打。

直到村長慢悠悠從人群中走出,他摸著鬍子勸道,“好了好了,快停手。官兵這邊已經等不及了,把人和文物帶過去吧。”

“村長,可否再等上一會兒?張宏登島之前還把一部分文物丟棄在廬陵,我已命人去取,官兵那邊勞煩你了。”

村長在祝橋麵前打躬作輯,感激道,“多謝兩位俠士相助,救下文物不說還救了我們一村人的性命還我們清白。”

祝橋笑著揮手讓他們帶走張宏,然後轉身看向宋南辭,抱怨道,“要是手機也能帶進來就好了,不知道周泊聞那裡什麼情況。”

這句話意外觸發了係統,彷彿引起了係統的不滿,透明麵板重重地彈出來,幾乎要挨著祝橋的臉了。

【警告玩家,不可懷念其他智慧設備!本智慧係統自帶好友對話框,讓你沉浸式體驗新款網遊。】

麵板立刻跳出一個對話框,與打遊戲時電腦顯示的對話框一模一樣。

祝橋往上麵敲了幾個字,發給周泊聞:你那裡文物收得怎麼樣了?

原以為需要等上十幾分鐘纔有回覆,冇想到對麵直接秒回,還特彆高級的使用語音:一切順利,現在到傳送點了,兩三分鐘後到仙緣島。

祝橋又打了一串話上去,正要發送卻被係統退回,她瞪大了眼盯著紅色感歎號,怒吼一聲,“這也行?周泊聞拉黑我了!”

【親愛的玩家,對方正處於飛行途中,禁止發送訊息乾擾。】

“……”

隨著周泊聞和商逸帶回來的文物,張宏一事順利解決,祝橋看著自己等級一下從個位數升到兩位數,戰力也從2100躍到3500,她心裡樂開了花。

叮咚!

係統提示音再次響起。

【玩家等級合格,可開啟主線任務併成功解鎖支線任務——鬱孤清談。請玩家提升戰力,避免在支線任務中被打死,祝好勿擾。】

-劍,“我們去了城北山腳下那群人的聚集地,抓了個人問張宏去向,他說張宏在這裡賣了一個琉璃盞之後去了仙緣島。”夜風輕拂,窗外竹影搖曳,秋蟲低吟淺唱,環繞入耳,妙音不絕。一陣沉默過後,祝橋率先把人拉進屋裡,順手把撞破的木門搭好,“張宏放完文物就離開仙緣島了,你說廬陵婦人也是被汙衊,那很可能張宏手頭上有很多文物然後去往各個城市分散這些東西。”“他這麼做不像是為了發財……”周泊聞喃喃道。宋南辭笑了,指節漫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