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十裡洋場養家忙 1

26

廚房衝出來。“董二狗,你這個狗孃養的小癟三,不讓我們活,那大家一起死去!老孃不活了,殺一個賺一個。”她發癲發狂,舉著斧頭和刀如同護崽子的老母雞,將衛渺和白玫瑰護在身後。衛渺看著院子的鐵鏟,剛拿在手上,就被白玫瑰奪過去,用東北話喊道:“放著我來!”白玫瑰說完,也學許阿魚一樣,發癲衝著那群癟三劈頭蓋臉地打去。衛渺無法,撿起堆在油紙下麵的黑煤球,朝著董先生他們接二連三地丟過去。聽到動靜出來的蘭姐,一看這...-

衛渺有意識的時候,就被一個叫做“係統”的東西蠻橫地衝入體內。它在她識海聒噪無比:“想要擁有實體嗎?”“想要回到祖地嗎?”“想要擁有超越認知的力量嗎?”從不挑食且饑腸轆轆的衛渺張口吞了這個係統,可惜她初開靈智,不識得人間險惡,竟然被“係統”層出不窮的手段給坑了。一番爭鬥下來,兩敗俱傷。她虛弱至極,而“係統”崩潰的隻餘下一個穿越時空的能力。眼睛一睜一閉,她成了熱帶草原的一頭公獅子。她貪吃又貪財,淪落為公獅子也冇什。憑藉她的智慧,讓獅子群成為了熱帶草原一霸後,竟然察覺自己的神力回來了一點點。尋到迴歸虛空的方法,衛渺十分滿意,吃飽喝足後,隻要母獅子不騷擾她,她覺得獅生也是完美的。年邁後被年輕的獅子王趕出獅群,遵循自然規律死去。。。————————————一九三五年,申市,夏末。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雨,將連日的酷暑逼退,法國梧桐樹的葉子隨著風雨落下,泡在泥水別有幾分蕭瑟。衛渺抓緊手的一袋子藥,穿過兩個弄堂,飛快朝家的方向跑去。“阿渺啊,儂一大早跑得這樣急切做什咧。”弄堂口賣蔥油餅的崔阿婆有些尖細的聲音被她甩在身後。小江蘇的餛飩攤子上,對麵理髮店的老闆娘端著一碗餛飩往自己家的理髮店走去。“哎呦,小癟三,眼睛瞎掉啦,一大早趕著去投胎呢。”“對不起,董太太。”衛渺抓緊手的藥,從濕透的地上爬起來,頭也冇回地道了一聲歉,繼續往家方向奔跑。正在給自己阿爸幫忙煮餛飩的小南京擔憂地看向衛渺的背影。董太太有些狼狽地端著餛飩,細長的眉眼挑起,氣得麪皮發紫。還是他男人看著周圍人都用那種眼光盯著她上下打量,纔對她吼道:“儂一大早站在路中央,丟人現眼冇夠?”董太太這才扯出個笑臉,端著餛飩,扭著腰肢回到了理髮店。身後賣餛飩的小江蘇和一眾吃早飯的男人,都直勾勾地看她背影,直到妖嬈的董太太消失在理髮店頭,他們纔有些悵然若失。“哎呦,從那種地方出來的,確實和弄堂的女人不一樣哈。”有人說酸話。眾所周知理髮店四十歲的董老闆今年春天梅開三度,拋棄了老家的糟糠妻,又和二婚無子的媳婦離婚後,才娶了在仙樂斯做舞女的董太太,希望這位豐乳肥臀的女人能夠給他傳宗接代。董太太容貌一般,也不算年輕,為人還勢利愛裝相,可她身段一等一的風流,總讓人移不開視線。她能嫁入董家,據說是董師傅專門請了鄉下的神婆批命的結果。嫁入弄堂這三個月,讓弄堂男人們飽足了眼福,終於知道傳說中上等人纔去的仙樂斯大舞廳的舞女到底是如何模樣。“看什看,再看也是人家的媳婦,儂要是有本事,也花一千法幣娶過來。”住在衛渺家隔壁的阿秀嬸子嗤笑一聲。她在弄堂對麵的公寓給一對年輕的夫妻做衛生燒菜,掙的錢不比這些男人少,十分有底氣。一群要出工討生活的男人喝著十個銅元一碗的餛飩都有些心疼。一千法幣夠在租界買一個小房子,安全又乾淨,娶個舞女,腦子瓦特啦。“剛纔是衛阿大家的阿渺吧。”有人切換自如換了話題。說到衛家,他們就一陣唏噓。“都說是多事之秋,這衛家今年也是倒黴了的。”“誰說不是嘍,年初衛家兩個老傢夥病死掉了。”“年中衛家老二丟下媳婦和三個孩子跑掉,冇幾天她媳婦就帶著家的細軟改嫁了嘛。”“衛阿大自己家還有三個娃娃,全靠拉著黃包車養活一家八口。。。”這的人都在這個弄堂住了幾十年,鄉鄉親都十分瞭解彼此,就連誰家碗上缺個口都是知道的。小江蘇卻是幾年前纔來這討生活的,就好奇地問:“衛大哥的事兒,就冇有個說法?”他這話剛問完,就看到一個穿著巡警製服的男人走了過來,其他人立馬拘謹了幾分。“小南京,來一碗餛飩,多撒蔥花。”十三四歲的小南京很喜歡這個年輕又冇有架子的巡警,立馬收回偷聽大人談話的心思,喜笑顏開地說了一聲“好咧”,手腳麻利地開始煮餛飩。有人給這位年輕人讓了座位,端碗蹲在旁邊笑道:“小吳巡警上班呢?”被稱作小吳巡警的年輕人,模樣十分英俊,臉頰輪廓分明,一雙桃花眼未語先笑,多虧身上的巡警的製服讓他多了一絲威武。年輕的巡警坐下,喝一口帶著蔥花的豬油餛飩,喟歎一聲,才問道:“你們說什呢?這熱鬨?”小江蘇把自己剛纔的問題又問了一遍:“小吳巡警,你在法租界當職,肯定知道衛阿大是怎了的啊。”旁邊的眼睛都盯了過來,就連隔壁做蔥油餅的崔阿婆手上動作也慢了一些。對麵理髮店的董太太也朝著小吳巡警拋個媚眼,等著他說一說這幾天弄堂發生的大新聞。吳子陽麵對這幫看著他長大的老街鄰們也不賣關子,嚥下口中的餛飩道:“是運氣不好趕上了幫派廝殺,他為了護住阿渺,自己讓人打了黑槍,因為是槍傷,醫院不敢收的。”他有句話冇說,衛大肚子上槍傷,如今冇有醫院能治好,與其在醫院拖著,不如回家,這對於負擔累累的衛家也是一件好事。旁邊有人唏噓不已,都不怎說話了。都是幾十年的街坊鄰居,衛阿大為人憨厚,誰家有個要幫忙的,他都是隻乾活從不說嘴的。前兩天還活生生的人,如今竟然在家等死,誰心中能好過呢?“昨日我瞧著隔壁診所的丁醫生也上門了,我在門口親耳聽見的,說是準備後事吧。”阿秀嬸住在衛渺家隔壁,比旁人清楚一些,把自己的所見所聞講出來。所有人又是一陣子唏噓。“這吃人的世道哦!”崔阿婆抬起胳膊,抹了一把眼淚。

-,嘴角抽了抽。轉身給了身旁湊熱鬨的獄警兩個銀元,“拿下去給兄弟們買酒喝。”那人拿錢,笑的瞭然,連連保證道:“兄弟放心,就是這小子什人,值得你哥這樣大張旗鼓?”獄警心中吐槽,他也想知道這小子是什人,但麵上卻道:“不該打聽的少打聽。”等獄警拿著錢,拿著警棍挨個敲擊牢房,喝罵道:“別看了,有探頭看的工夫,不若讓你們的家人送點過來。”衛渺吃得腮幫子鼓鼓,根本不想知道什新情況,舊情況。她在想,財哥都知道她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