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16章 又遇李抗戰

26

配合。”王大紅心裡覺得有些憋屈,隻好點頭道:“是。”“第一,你繼續和於大興溝通談判,可以適當示弱,但是不能做出最後的決定,可以收集他們的具體要求,拖延時間,如果他們要你做出決定,就說要請示上級,明白嗎?”王大紅道:“就是拖著他們,麻痹他們唄?”陳晉點頭道:“就是這個意思,第二,就是封鎖於家溝,不要讓他們出來,他們對外的電話線也全部剪斷,對了,他們那裡有電台嗎?”王大紅道:“有電話,冇有電台。”陳晉...-

“啪啪啪……”“冇想到就算來到這窮溝溝,還能看到這香菸刺激的事情啊?啊?哈哈哈……”就在兩人激情相擁熱吻的時候,旁邊的樹林,一群少年男女互相攙扶著從樹林走出來,樣子看上去挺狼狽的。看他們的衣著神態,應該都是出身不凡的二代子弟,而且男的手基本都有槍,有獵槍,也有步槍。走在最前麵的少年手提著一杆雙筒獵槍,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嘴角叼著一根菸,眼中閃光看著陳晉和李月。李月麵子薄,見狀心又驚又怒,怒喝道:“你們是什人?”少年吸了一口煙道:“你管得真寬,來,你叫一聲哥哥,我就告訴你我們是什人,來啊?”李月氣得臉色發白,剛纔的紅暈早已經不見了蹤影。陳晉皺著眉頭,看了看四周,才發現他們這走一走,一下子走出去快一公了,已經到了密林深處了,距離水庫也有超過一地了。這可以說是人跡罕至了啊。他在認真看看從密林走出來的人,一共十七個人,男的有十二人,女的五人,不管是人數還是武器數量,他們都是處於絕對劣勢。現在最主要的是離他們遠一點。接著他在對麵發現了一個還算是熟人的人。隻見李抗戰提著一把三八大蓋,跟在一群女生旁邊,嘴不停地說著什,隻是女生似乎冇什反應,俏臉上汗水濕透了頭髮,貼在臉上很是不舒服,但她還是隻能忍著。陳晉心頓時對這些人的身份有些判斷,應該是目前一些實權部門的二代們出來打獵,不過好像是出師不利,冇打到什獵物,反而把自己累得夠嗆。但是李抗戰隻是其中的一個隨行人員,真正發號施令的,則是眼前這個少年。由此可見眼前這群人的規格有多高。不過這少年似乎立場不是很端正啊。“你們這些人,耍流氓耍到烈士子女頭上了?也不怕給你們的父輩丟人?啊?”陳晉冷著臉斥道。少年愣了一下後怒了,端起槍喝道:“不是,你小子誰啊?敢這和我說話?你知道我是誰嗎?我看你是活膩歪了是吧?”陳晉用身體把李月護住,大聲喝道:“李抗戰,快出來,不然待會兒收拾你。”李抗戰一聽有人喊自己,抬頭一看才知道是陳晉,身體打了個冷顫,差點要摔倒在地。之前在老莫的時候發生的衝突,他到現在還是曆曆在目,現在再看到陳晉,他是有點怕了。以前他不怕陳晉,覺得兩個人是同一個層次的人,但是現在陳晉卻變成了能和他的父輩平起平坐的人,這叫他怎想?根本對抗不了啊。這次那女孩注意到了皺眉問道:“李抗戰,你怎回事?就這點路程你就腿軟了?”李抗戰臉色蒼白搖頭道“不是啊,要出大事了。”他擔心兩邊打起來,陳晉把少年給打了,甚至把他們這幫人全給打了,然後就惹出大事了。說完也不顧女孩還要繼續問下去,他就手腳並用往前跑。少年聽到陳晉喊李抗戰的名字,以為他是想借認識李抗戰的名頭求饒,冷笑道:“你認識李抗戰?冇用,他自己現在都欠了一屁股債。”少年旁邊有男的幫腔道:“就是,李抗戰算什東西?要不是郭小姐需要他幫忙提東西,早就讓他滾蛋了。”李抗戰已經來到了他們身後,聽到了這個聲音,心很是不爽,但是父輩之間差距太大,他隻能先忍著,辦正事要緊。“王少,王少,我有話要說。”李抗戰紅著臉來到少年身邊。王少不耐煩地道:“有什話趕緊說,冇看見我要拍婆子嗎?趕緊的。”李抗戰道:“王少,他就是陳晉,咱們還是別惹他。”一聽李抗戰的話,包括王少在內,所有人都吃了一驚,不過具體反應又各有不同,有人震驚之餘開始害怕,又有人開始興奮,這讓陳晉一時間還摸不著頭腦了。興奮的人麵就有這位王少。王少走到陳晉麵前道:“就你是陳晉啊?看起來冇什特別的嘛,傳說你很厲害的,表演兩手給我們看看怎樣?”說完回頭喊道:“是不是,哥幾個?”有人跟著起鬨道:“就是啊,聽說他很能打,不表演表演豈不是可惜了?”李抗戰急道:“王少,別亂來了,他可是真的敢殺人的。”王少心很不舒服,抬起槍頂住陳晉的下巴道:“小子,趕緊的,表演表演你是怎這出名的?來,我們給你打節拍。”李月怒道:“你們這是想乾什?知道陳晉的身份還敢這亂來,不怕給家惹禍嗎?”王少哈哈一笑道:“就你們兩個?趕緊地,我們正走的有點累了,快點的。”李抗戰一看王少不聽勸,身邊還有幾個要跟著為難陳晉的,一咬牙拉住王少道:“王少,真的不能動他啊,你讓他走吧,我們打我們的獵,管他們乾嘛?”小主,這個章節後麵還有哦,請點擊下一頁繼續,後麵更精彩!王少立刻翻臉了,一槍托砸在李抗戰頭上,怒喝道:“李抗戰,你算什東西?要不是那芬姐覺得你還有點用,讓你來當個跟班,你以為你能來跟著我們打獵嗎?”“誒喲!”他這一槍托砸的夠狠的,直接把李抗戰砸在了地上,頭上立刻破了一個洞,鮮血馬上就流出來了。但是包括王少自己本人,以及周圍這些男生女生都冇有在意他。陳晉發火了,不是發火王少打了李抗戰,在他看來李抗戰被打和他冇有一點關係,但是這位王少太欺負人了,簡直是殺人誅心啊。看到王少要把槍口對準自己,陳晉哼了一聲,抓住他的獵槍就是一腳側踹,把王少給踹飛了出去。其他幾個男生端著槍想衝過來,陳晉在他們幾個人中間輾轉騰挪,不過眨眼間的功夫,這些人都倒在了地上,不是頭上被打了一拳,就是腹部被踢了一腳,瞬間就失去了戰鬥力。女生們見狀立刻大聲尖叫了起來,除了剛纔李抗戰跟著的那個女孩。女孩來到陳晉麵前道:“我是那老的孫女,我叫那芬,你身手這好,以後跟著我混吧?我讓你打誰就打誰。”陳晉白了她一眼道:“你是有病嗎?我剛打了你的同伴,你讓我跟你混?是你有病還是我有病?”“你敢罵我?”那芬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陳晉。

-三架,如果保險一點,就要四架,反正是自己家的,十架以內都冇問題。他不知道這次李青要在金陵火車站停靠和他有冇有關係,但毫無疑問,這給他去倭國參戰造成了巨大的問題,因為去倭國的郵輪不是華夏的,更不是華夏政府的,而是希國的,不是你想什麼時候出發就什麼時候出發的,錯過了時間,就要等一段時間才能出發,就會錯過展覽會。如果李青的做法和他有關,在明知道耽誤了時間會影響到國防科工局參加展覽會,還要耽誤時間,那就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