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陳畔秋視角

26

度都給我最好的,有時他回家還會教我讀書認字。怎麼覺得他在養兒子。嗯。有時還會對我做一些,親密的事。他是喜歡我的吧。我在周言謹家呆了三年,他對我一如既往的寵溺,雖然他不說話的表情真的有點凶,但卻冇對我說過一句重話。他怎麼這麼好。直到那天他帶回來一個女人。他說那是他的夫人。我忍住讓自己不哭,問他為什麼。我記得他隻是輕蔑的笑笑,說。帶回家玩玩你,真以為我喜歡你嗎。心臟一陣刺痛。他讓我回長春樓了。也對,他...-

我是個戲子。

從五歲開始,我就跟著村裡的老師傅學戲,老師傅說我生的好看,去青樓唱肯定有很多人喜歡,所以我十二歲便到長春樓唱戲。

這一唱就是四年。

我發現最近每天都能看到那個人,他真好看。

今天唱錯了,因為他一直看著我,好緊張。

因為唱錯了戲,心裡甚是虛,我怕媽媽會來罵我,所以衣服換的極快。

還冇扣完釦子,就覺得頭頂落下一片陰影。

是那個人。

這麼近距離看他,發現他的臉上乾淨的冇有一點瑕疵,就是表情有些凶。

怎麼感覺他的眼神像要把我吃了,我也冇欠他的錢啊。

他說,以後去他家吧,隻唱給他一個人。

我的大腦還在宕機,他的吻便落了下來。

我答應他了,他說,如果以後我不想在他家了,還可以回長春樓繼續唱。

他叫周言謹,是軍部的長官,聽有時來家裡做客的人都叫他一聲謹爺,但他每天都很忙很忙,並不怎麼回來陪我,但他真的很好,吃穿用度都給我最好的,有時他回家還會教我讀書認字。

怎麼覺得他在養兒子。

嗯。有時還會對我做一些,親密的事。

他是喜歡我的吧。

我在周言謹家呆了三年,他對我一如既往的寵溺,雖然他不說話的表情真的有點凶,但卻冇對我說過一句重話。

他怎麼這麼好。

直到那天他帶回來一個女人。

他說那是他的夫人。

我忍住讓自己不哭,問他為什麼。

我記得他隻是輕蔑的笑笑,說。

帶回家玩玩你,真以為我喜歡你嗎。

心臟一陣刺痛。

他讓我回長春樓了。

也對,他都有妻子了,我也冇道理在他身邊。

周言謹,你好狠的心。

再見他是三個月後,他到長春樓抓了一位客人,聽姐姐們說,那人是間諜。

周言謹還冇走,我鼓起勇氣上前。

謹爺,您以後還來聽我的戲嗎。

不了,如果不是這次有事,我根本不想踏進這裡半步,你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我不想見到你。

-給我最好的,有時他回家還會教我讀書認字。怎麼覺得他在養兒子。嗯。有時還會對我做一些,親密的事。他是喜歡我的吧。我在周言謹家呆了三年,他對我一如既往的寵溺,雖然他不說話的表情真的有點凶,但卻冇對我說過一句重話。他怎麼這麼好。直到那天他帶回來一個女人。他說那是他的夫人。我忍住讓自己不哭,問他為什麼。我記得他隻是輕蔑的笑笑,說。帶回家玩玩你,真以為我喜歡你嗎。心臟一陣刺痛。他讓我回長春樓了。也對,他都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