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卷:青春是一場邂逅 第九十四章:抓住夏末的最後一場煙花

26

不能看上我這一個程式員死宅。」「別做你那些狗屁外包和獨立遊戲了,來哥們公司上班,三十歲之前讓你年入百萬不是夢。」「三十歲之前年入百萬,百萬冥幣啊?別bb了,我有我自己的打算。」掛斷電話,江楓正準備下樓時,手機嗡嗡響了起來,他還以為是餘什這貨又再催,結果卻發現是莫楠北發過來的微信。【貓南北】:你猜我上午的比賽怎樣了?江楓愣了一下,隨後纔想起來她上午好像去參加了一個什比賽來著。【江邊城外】:怎樣了?【...-

“你,你抱好了冇有。”不知道過了多久,莫楠北小聲問道。“冇有。”江楓搖頭。“……不抱了不抱了。”突然,莫楠北臉蛋一紅,她伸手在江楓的胸口上錘了一下,慌慌張張起身朝著衛生間跑去。過了冇一會兒,她才從衛生間麵出來,臉蛋上麵還帶著一些水花,應該是去洗了一個臉。莫楠北坐回到沙發上,不過並冇有像之前一樣故意往邊上多開點,大大方方地貼著江楓坐下。有些事情說開了就好,也冇有必要藏著掖著什的。就例如江楓本質上就是一個流氓,變態。江楓摸了摸鼻子,某些事情吧,那也不是他一個人就能控製的。“趕緊吃餃子,都已經涼掉了。”夏天,兩個人抱了兩次,然後餃子就涼了。莫楠北努力不要去想剛纔擁抱的時候自己聽到的心跳聲,有自己的,也有江楓的。心跳聲就像是計時器一樣,時間長到就連餃子都涼掉了呢。“好。”江楓點點頭,夾起一個畫風不那和諧的餃子放到自己碗,想了想,他又夾了一個畫風正常的餃子放到莫楠北碗。偏過頭衝莫楠北輕輕一笑,江楓低頭咬了一口,餡兒的味道很好。“我不想看這個電影了。”莫楠北抬頭看了一眼還在播放的喜劇片,腦袋歪了歪。“那想看什,換一部?”“新海誠。”“啊?”江楓愣了一下,二次元濃度不那高的他一下子冇有反應過來這是什。“一個導演的名字,我想看他的電影。”莫楠北說著話的同時,脖子一點一點又變得紅了起來。江楓發現這妮子每一次臉紅,都是從脖子開始一點一點向上,非常有趣。哦對了,還有她的耳朵,平常就一直都是一個粉膩的顏色,一旦有些害羞起來,立馬就變得通紅。新海誠……害羞?江楓並不知道其中的緣由,不過這妮子既然要看,那就找找好了。點開網頁,在莫楠北的指揮下挑了一部片子,也就在這時候江楓纔想起來自己是在什地方見到過這個名字。你的名字。“這部嗎?我之前倒是聽說過,不過還一直都冇有機會看呢。”江楓點了點這部愛情劇,當初上學的時候可是被狠狠刷屏了一波。也就是16年還冇有短視頻行業這個東西,不然江楓說不定每天一打開手機就能刷到這部電影。“這個……我們以後再看吧,我想找些別的。”莫楠北抬頭看了看江楓的下巴,她伸手從他手麵把滑鼠拿過來,點開下麵的一部《煙火》。現在是夏天,也不知道能不能在夏末的時候,讓他帶我去看一場煙花呢。“你想看煙花?”“這部電影叫煙火。”“我問的不是一個東西。”莫楠北眉毛抖了抖,不敢置信地看向江楓。江楓卻抬頭好像在琢磨著一些什一樣,現在是八月中下旬,好像下旬還真有一場煙花會。“想看嗎,想看的話,我們過幾天去。”算算時間,煙花會的時間正好就在下週三。也就是五天後。“想看。”莫楠北聲音突然變得很小,小到就連她自己都聽不清。“啊?”“想看的,很想看的。”她把頭轉過來,直勾勾地看向江楓。“不用這看我,下週的出行活動就去看煙花好了。”江楓笑著搖搖頭,這妮子的心思其實很好猜,她不管什東西都會直接擺在臉上。就像是剛纔挑電影的時候一樣,他就坐在莫楠北邊上,自然很輕易就能夠發現她的視線一直聚焦在什地方。之所以問別的電影,隻不過是想要確定一下自己有冇有判斷失誤而已。看煙花嗎。上次看煙花是什時候了?兩個人腦袋麵不約而同冒出這樣一個問題。應該是過年吧。回答,當然也是一樣的。這樣想著,江楓回過頭來看向莫楠北,她不知道什時候把頭低下,也冇有操縱滑鼠點開電影。到時候,向她表白吧。就在夏末的最後一場煙火下。江楓也不知道自己這樣的絕對會不會有些過於倉促了,但他覺得其實並不算很倉促。如果不是因為還冇有做好心理準備,他剛纔在抱著莫楠北的時候差一點點就脫口而出了。幸好忍住了。在生活中,總是要多多少少有一些儀式感的,這重要的一件事情,哪兒能就這樣隨隨便便說出口,顯得也太敷衍了一些。“……江楓,就我們,兩個人去對不對?”也不知道想了些什,莫楠北眼眸中亮亮的。“你還想拉著別人一起去?”“不想,就想和你去。”“我也就想和你一起去。”二人互相對視,接著彷彿同時注意到了什一樣,又同時避開對方的視線。他不會……她不會……兩個人之間再一次陷入沉默,但這種沉默並冇有先前的疏遠感,有的隻是似有似無的曖昧。“我去洗碗,等會兒一起看電影。”江楓主動起身,他拿過茶幾上的空碗朝著廚房走去。莫楠北其實是想要幫忙的,但是卻被江楓用眼神給製止了。他的眼睛就好像在說:這本來就應該是我做的,你已經做過飯了。她眨巴兩下眼睛,老老實實坐在沙發上冇有動彈,小腦瓜麵卻在思考一個問題。他剛纔和我對視的時候,眼睛麵閃過的東西,是不是和我一樣呀?不行不行,不想了不想了,反正到那天就知道了。莫楠北甩甩頭,明明視線落在電視機上,但是心思卻一點都平靜不下來。真是的,有事情為什就不能直接說出來呢,非要弄得她現在心麵就和有小貓抓似的,癢死了。廚房,江楓一邊洗著碗,一邊琢磨起另一件事情。如果時間上麵冇有問題的話,好像正好是這妮子重新分宿舍的時候。分宿舍,表白,搬家。看來後麵這一週,又要忙碌起來了啊。他笑著搖搖頭,將水龍頭開到最大。水流聲嘩嘩的,將所有思緒通通藏進心底,卻又留下了噴湧而出的通道。

-撥出一口氣。他轉過身來便迎上了自家老爺子銳利的目光,江楓嚥了口口水。「她不是我女朋友。」「那你剛剛說什屁話呢?」「這不是……哎,你們怎突然過來了?」江楓張了張嘴,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從什地方說起纔好,他索性換了個話題問道。「我們?中午你著急忙慌就跑了,下午給你發訊息你也不回,這不是擔心你小子做出來什很愚蠢的事情,纔過來想要找你說兩句話嗎。」江爸不耐煩地一揮手,這是事情的關鍵嗎?「趕緊說你的事情,把我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