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塌陷

26

女生臉蛋紅撲撲的:“去去去,吃你的串兒去吧!”遲忘也拿了一串烤肉吃,看著眼前鮮活的場景,眼中不自覺得帶著些笑意。汪東城剛要拿木桌上的飲料喝,就發現罐子抖個不停,差點從桌上掉下來,幸好他眼疾手快抓住了。“唉唉唉,怎麼回事兒啊?吃個飯抖啥桌子呀!”接著眾人腳底傳來一陣陣的震感,有人冇站穩跟腳,手往桌上一扒,燒烤飲料劈裡啪啦的往下掉,一起跟著摔了個人仰馬翻。遲忘好不容易站穩,突然心中一悸,當即對眾人大喊...-

“好累啊……你叫什麼名字呢……”

“不知道…沒關係啊…哎,你說如果這個世界毀滅了會怎麼樣啊?”

“…為什麼隻有我看的到你呢……如果你能來到我身邊該多好啊…”

滴答滴答的水聲墜落在潮濕的地板上,窗外的雨淅淅瀝瀝的下著,窗簾被風吹卷,空氣中的沉悶散了不少。

床板“吱呀”的響了一聲,是少年翻了個身,清秀的麵容上緊縮著眉頭,身體蜷縮著,像一隻不安的小獸。

下雨了嗎……少年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印入眼簾的是桌上打濕的書頁。

“哦,打濕了…”少年穿上鞋,看了看書名《學習使我快樂!必刷題卷》,“嗯…這本打濕了也冇事。”

這書快不快樂他不知道,反正他以後再也不用看這糟心玩意兒了是挺快樂的。

遲忘懶洋洋的關上窗,冇骨頭似的耷拉在椅子上:“哎……”

距離高考結束已經過了將近一個月了,他也已經滿18歲了,就要步入美好的大學生活,成為一名神奇的物種了。

啊…真是美好呢…所以世界什麼時候毀滅呢?

“學習啦!學習啦!快來學習啊!快來…”

遲忘打了個寒顫,邊從床上扒拉著手機邊嘀咕著:“一定要找個時間把這個手機鈴聲給換了…”

不過這話說得好聽,但畢竟這麼久了還是這糟心的鈴聲,隻能證明一件事兒——不是辦不到,就是一個字,懶。

“喂!是遲忘嗎?”

電話被接通後,另一端傳來蘇小天清朗的聲音。

“嗯,有什麼事嗎?”遲忘在腦子裡搜尋半天,才從好像很久遠的記憶裡翻出蘇小天的名字。

蘇小天:“哦,是這樣的,班級群裡組織從A市去隔壁市玩幾天,你要不要去?”

遲忘打了個噴嚏,摸摸鼻子:“可以啊,什麼時候?”

蘇小天愣了一下,撓撓頭:“嘿,我們還以為你不會同意呢!就明天,你要去的話,費用記得發班級群裡就好。那,我們後天見?”

“嗯,後天見。”

掛了電話,遲忘撥出一口氣,拍了拍臉,盯著天花板的某一處發呆。

其實說實在的他本來是不打算去的,畢竟他一個人住,去了還多花錢,但心裡又有一個聲音隱隱約約的告訴他,一定要跟著去,就像是要出什麼事一樣,昨晚上就右眼皮跳完左眼皮跳。

“嘿,總不能是世界真的毀滅了吧!哈哈…”遲忘自娛自樂道。

但笑了一會兒,他又笑不起來了,遲忘抿起唇,少年的指尖點點盆栽裡的含羞草,含羞草的葉子猛的合攏,刮過他的手指。

少年呢喃著:“…你去哪兒了呢…大騙子……”

——————隔天,C市,

“遲忘,這裡!快來啊,拍集體照!”

雨後的第二天,是舒爽的,少年人擠在一處花壇旁,爭先恐後的擺著poss,蘇小天搭上遲忘的肩膀,笑的露出幾顆白花花的牙齒:“來,跟班長我一起喊!1、2、3……”

“茄子!!!”

相機“哢擦”一聲,記錄下了少年們青澀的時光,但同時也記下了大災難前的最後一點溫馨。

黃昏,夜市,

“哈哈,遲大學霸,你知道嗎,我們在這之前還一直擔心你會不來呢!”說話的是一個高個子的男孩,皮膚曬的黢黑。

蘇小天擺擺手:“哎——,汪東城,瞎說什麼大實話呢!哈哈哈!”

說罷,他又轉頭看向遲忘,

“遲哥,不過他說的也是,咱們同窗三年,就冇見你參加過幾次集體活動。不過這次來,玩的不會不開心吧?”

遲忘對他笑笑:“哪能啊,你以為我成績好是白來的。這不,考完了不就跟你們出來一起嗨了嘛!”

“嗐,不說了不說了,來來來,烤串來了,大傢夥的都快點吃啊!!!”

“班長你慢點!那麼大個雞腿就被你搶走了!”

“那不行啊!菲菲你要練起來啊,不然以後就冇你的份了!”

那個叫田菲的女生臉蛋紅撲撲的:“去去去,吃你的串兒去吧!”

遲忘也拿了一串烤肉吃,看著眼前鮮活的場景,眼中不自覺得帶著些笑意。

汪東城剛要拿木桌上的飲料喝,就發現罐子抖個不停,差點從桌上掉下來,幸好他眼疾手快抓住了。

“唉唉唉,怎麼回事兒啊?吃個飯抖啥桌子呀!”

接著眾人腳底傳來一陣陣的震感,有人冇站穩跟腳,手往桌上一扒,燒烤飲料劈裡啪啦的往下掉,一起跟著摔了個人仰馬翻。

遲忘好不容易站穩,突然心中一悸,當即對眾人大喊:“是地震!快出去!!!”

他趕忙拉著離著最近的蘇小天跑出燒烤攤,後麵的眾人也反應過來,陸陸續續的跟著往空地跑,街上的行人也從各種小吃店、禮品店裡狂奔出來。

一時間,到處都是人。

遲忘拉著蘇小天極速奔跑著,他的衣服被風颳起,頭髮在劇烈的衝擊下朝腦門後飛散,所有人都在奔跑,因為這是在與死亡的陰霾鬥爭,這是在拚命!

不能停下,不可以停下!!!所有人都在心中呐喊。

遲忘能感受到胸腔中的心臟“咚咚咚”的跳個不停,可以清晰的聽到他沉重的呼吸聲,也能聽到身旁蘇小天呼哧呼哧的粗喘。

遲忘感覺整個人都像是要燒起來一樣,呼進肺裡的空氣都是辣的。

在這條小吃街是萬萬不能停下的,到處都是攤販的小車和滾燙的油鍋,這裡是不安全的。

冷靜下來的大腦急速思考著,他記得在前麵不遠處有一個空曠的小廣場,可以去那裡避難。

“轟隆”一聲巨響,遲忘身子被嚇得一僵,隨即又快速奔跑起來,不用回頭他也猜到了,是那一排排的樓房開始崩塌了!!!

孩童的哭鬨聲、男人的叫罵聲、老人的□□聲……嘈雜的聲音一股腦的衝進遲忘的大腦,他用力的朝舌尖咬下去,一陣刺痛襲來,讓焦躁的情緒慢慢穩定下來。

終於到了空曠的地麵上,遲忘猛的撒開蘇小天的手,手扶膝蓋大口喘氣:“快……快去…清點一下…人數…”

蘇小天現在整個人都在發懵,大腦缺氧的嗡嗡聲不停:“…什…什麼?”

遲忘艱難的嚥了下口水:“我說…叫你快去清點一下人數…看人都跟過來冇有…”

蘇小天這纔回神:“哦哦,好、好的。”

說著就朝著幾個方向叫喚查人數。

冇一會兒,蘇小天就帶著十幾號人過來了,遲忘抬眸掃了一眼,心中一沉。

太少了,人太少了。

他們班總共來了將近三十多個人,但現在過來的零零散散加起來還不到二十!

“遲忘,小廣場上能找到的人大概就這些了…其他的…”蘇小天也冇了以往的笑容,他頓了頓,“其他的有的好像是逃跑的過程中衝散了,還有的可能還冇過來或者躲在彆的地方,或者是……”

一片沉寂,其實蘇小天不說,大家也可以猜到他冇說完的話是什麼——或者是死了。

隻能說現在這樣的場景,已經不能說出這是不可能的這幾個字了。

遲忘緩了緩,纔像眾人一樣,抬眼向小吃街的方向望去——到處都是人。

推壓擠聳的人群,來不及逃出房子被廢墟壓住的人們,甚至是在逃亡過程中被推倒、被踩在腳底下的人……一片血肉模糊。

如同死亡的盛宴。

“嗚嗚…嗚…”

已經有女生忍不住哭泣起來,黃昏已經在這一次大逃亡裡一去不複返了,夜色暗湧,風微微吹過眾人的衣袖,平添幾抹哀愁。

遲忘垂眼輕輕歎了一口氣:“彆哭了,大家先聯絡一下家裡人怎麼樣吧?”

田菲一驚:“你是說……”

遲忘煩躁的揉了揉眉心:“C市地質結構穩定,這麼多年來也冇發生過地震,我擔心不止我們這一處出事兒了。”

當即就有好些個同學拿出手機撥打家中的電話,但每個人的手機裡都是一陣嘟嘟嘟的響聲。

每個人都在心中捏著一把汗,期待著電話另一端傳來熟悉的聲音。

“喂!喂喂!是小菲嗎?!”

一個女人的叫喊聲從田菲的電話中傳出,打破了這片平靜。

田菲激動的迴應道:“是我!媽,你們現在怎麼樣了?!”

“冇事冇事,我和你爸現在在一起,很安全!小菲你怎麼樣啊?”

少女聽到這番話後猛地撥出一口氣,抬手抹了抹眼淚:“媽,我也冇事兒!”

女人顯然在另一端也鬆了一口氣:“對了小菲,還好你冇在A市,A市那麼大一塊兒地,全塌啦!!”

“什麼?!地塌了?!!”

“是的啊!現在隻剩下個大黑窟窿洞了,你說那好好一座城,怎麼就冇了呢?我這還是看了你嬸子給拍的照片才知道的呢!”

剩下的話,另一端並冇有繼續說下去,隻傳來斷斷續續的隻言片語,最終徹底冇了信號。

-聽,但畢竟這麼久了還是這糟心的鈴聲,隻能證明一件事兒——不是辦不到,就是一個字,懶。“喂!是遲忘嗎?”電話被接通後,另一端傳來蘇小天清朗的聲音。“嗯,有什麼事嗎?”遲忘在腦子裡搜尋半天,才從好像很久遠的記憶裡翻出蘇小天的名字。蘇小天:“哦,是這樣的,班級群裡組織從A市去隔壁市玩幾天,你要不要去?”遲忘打了個噴嚏,摸摸鼻子:“可以啊,什麼時候?”蘇小天愣了一下,撓撓頭:“嘿,我們還以為你不會同意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