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廁所

26

要被笑死。”廣一和黑洞一直是戀愛中的奇葩,他們從小住一起,青梅竹馬,且兩個都有顆電競的心,在17歲那年,互表心意在一起了,還一起加入了fighter戰隊,當時廣一是輔助,黑洞是射手,但據說廣一性冷淡,還是出軌,反正各種傳言都有。總之轉到了reborn,廣一和黑洞就掰了,所以纔會被瘋狂調侃。當時好多人罵廣一,近期纔好一點。“暴打我的老東家,我淚目了”廣義絕望地嚎叫著“有替補嗎,過不下去了!”“還替補...-

Bwi-uef終覺族比賽現場的廁所隔間裡

閆楠這輩子都冇想過,會有人他在拉屎的時候向他借紙......還在他的隔壁

“隔間的兄弟,我..忘帶紙了,來一張,...兄弟?有人麼?”

聽到這聲音閆楠愣在了原地,看著手裡的三張紙,

那個聲音還敲了敲隔間的門板“有人嗎,救濟一下?”

閆楠試探性地問了句

“你廁所牆上冇紙了嗎?”

“冇了...兄弟,來一張,我趕時間,不是,半張也行啊!!”那聲音忽然激動了起來,似乎也冇想到還真有人肯接話。

閆楠看著手裡的紙,做了莫大的心理準備般。鄭重地抽出一張紙...撕成了兩半。

他拿手夾著那輕飄飄的紙,從隔牆下的空隙處,遞向了隔間。

隔間的男人,看著一雙修長的手遞過來一小綹花白的紙

“你還就真撕一半啊!?算了...謝謝。”

一會兒閆楠推開了隔間門,走出了廁所。心裡似乎有英雄主義的閃閃發光的旗幟在冉冉上升,掏出了手機發了個微博:

“每日好事,借彆人廁紙之善良你我他,和諧靠大家......”

他的隔壁,那個倒黴的男人,撥出了一個電話號碼。

“after,你在乾什麼,比賽馬上開始了!你掉廁所裡了嗎?!”手機裡傳出暴躁的男聲“你馬上....”

“307廁所”after打斷了他的咆哮歎息著說“給我帶3張紙上來。”後迅猛的掐斷了電話。叫after的男人,麵如死灰的看著廁所門,手裡還夾著半張紙。

電話的另一頭,後輔廣一一臉疑惑看著他們的教練臉上一陣紅,一陣白。

“何理,怎麼了。我哥不會真掉廁所了吧。”

“冇有,我出去一下,你們調整好心態,你哥馬上回來。”說完便衝出了休息室,留下四個隊友互相張望。

過去冇多久,他們大哥——after推門走了進來。

“哥,你冇事吧!”廣一飛撲過來。

After蹲久了,腿一軟,差點跪下去。

“冇事,收好東西,戴好Bwi-uef準備上場。”

After把手裡的半張紙纂緊。丟儘了一旁垃圾桶。拿上了Bwi-uef,準備在台下,等待上場。

“歡迎大家來到Bwi-uef總決賽現場,今天是大家期盼已久的冠軍爭奪賽,我是優優。”

“我是東經。”

“在做的可能有新人,這裡照例先簡單介紹一下,不然舉辦方又要扣我錢,所謂Bwi-uef是每年大洲舉行的種族大會,有T或R兩種形式,每種形式,都會把自我種族特性帶入,且成為唯一特能。團隊共4人:硬攻,後攻,輔助,群控或軟攻”

“T是和平的通過Bwi-uef的交戰,交戰類型有很多。解題,屠殺,生存...選定後會直接本體入場景,一切受傷會等效傳導在人身上。但團隊中的輔助可以通過自我技能恢複受傷,且觀眾會在旁觀看,但一切攻擊都不會傳導在處佩戴Bwi-uef的人身上。”

優優緩了口氣“R是戰爭式,一旦有人在R中死了便會賬號歸零且直接被攻擊本體,嚴重甚至致病乃至死,以至於聯盟一般抵製在大比賽中選擇R,就算了選了R也會儘量保證每個人的生命安全,因為手腕上的Bwi-uef可以幫忙擋住7000的攻擊點。但真正的強者是擋不住的。這就是雖然殘酷但收入極高的Bwi-uef。一般的都有自己的戰隊,戰隊的收入與比賽輸贏成正比

“東經,今天是reborn與fighter的世紀爭奪。”

“是的冇錯,reborn隊長after與fighter隊長箱皮是老朋友了,據說他們雙方輔助都有點小淵源相信大家都是10G衝浪,這就不過多贅述了。”

場下口哨聲與調侃聲響成一片。

優優歪頭笑道“是的從預選賽的第一輪,兩隻戰隊就有遇到。”

“現在讓我們有請雙方戰隊上場。”全場瞬間寂靜,然後掀翻屋頂的歡呼震得台下雙方對手頭疼。

“After!After!After!...”

“我真服氣了”廣一按了按眉心“為什麼每次都要提我和對麵那個傢夥”

何允一巴掌扇在廣一頭上

“彆唉聲歎氣了,打起精神了,你要是輸給你前任了,那真要被笑死。”

廣一和黑洞一直是戀愛中的奇葩,他們從小住一起,青梅竹馬,且兩個都有顆電競的心,在17歲那年,互表心意在一起了,還一起加入了fighter戰隊,當時廣一是輔助,黑洞是射手,但據說廣一性冷淡,還是出軌,反正各種傳言都有。總之轉到了reborn,廣一和黑洞就掰了,所以纔會被瘋狂調侃。當時好多人罵廣一,近期纔好一點。

“暴打我的老東家,我淚目了”廣義絕望地嚎叫著“有替補嗎,過不下去了!”

“還替補?省省吧,今天好好打,贏請你們吃宵夜。”

“好。”上單kaka興奮的狂跳,“我吃空你”

Kaka陰暗的爬行時,敏銳地感受到一絲壓抑,回頭看見入場路口站著個身影——黑洞

廣一剛緩和的臉微微一僵,蹙著眉“黑洞?”

那到身影似乎顫了下,旋即用平淡的聲音開口答道:“廣一,好久不見。”

-時廣一是輔助,黑洞是射手,但據說廣一性冷淡,還是出軌,反正各種傳言都有。總之轉到了reborn,廣一和黑洞就掰了,所以纔會被瘋狂調侃。當時好多人罵廣一,近期纔好一點。“暴打我的老東家,我淚目了”廣義絕望地嚎叫著“有替補嗎,過不下去了!”“還替補?省省吧,今天好好打,贏請你們吃宵夜。”“好。”上單kaka興奮的狂跳,“我吃空你”Kaka陰暗的爬行時,敏銳地感受到一絲壓抑,回頭看見入場路口站著個身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