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4 章

26

院人很多,明漾起身走到角落裡躲著,就算這些人不認識,她還是害怕。她覺得自己做了錯事,總感覺那些人的眼神看她都是帶著有色眼鏡的。裴應章繳完費出來找她,看到她一個人站在角落裡,“怎麼了?”“冇事。”明漾搖頭。“走吧。”裴應章拿著單子,照著上麵的提示帶著明漾去了檢查窒。又是排隊。明漾一直低著頭,直到在喊她的名字,她一個激靈就站起來了,好想讓這個聲音消失。檢查隻能她一個人去,裴應章在外麵等著。躺在那張床上...-

夜晚有讓人失落的本領。

一天的課程很快結束了,和屈瑜白一起走回寢室的路上,白天未曾設想的新的擔憂又開始浮現。我想,為什麼我的穿越不一樣呢?難道不應該有一個係統給我指明回去的路嗎?我真的還能夠回去嗎?我在原來世界的身體怎麼樣了?不會遭遇了什麼意外吧。

“插班生的寢室在五樓哦,我先走了。”屈瑜白站在二樓的樓梯口不放心地又插了一句,“你怎麼這麼容易發呆啊?”

“有點想家。”我如是說道。

“多大的人了。”屈瑜白又笑了一下“晚安,明天見。”

“明天見。”

我到了寢室門口,寢室的燈亮著,裡麵還有彆人在。

我敲了敲門。

“請進吧。”裡麵回答我的人聲音很溫柔。我推門進去。

一個女生正在掛衣服,她黑而濃密的長髮披散在腰間,寢室的暖氣很足,她隻穿了一件白色的睡裙,下垂的眼睛溫柔地注視著我,我看見她纖瘦的肩膀上有一塊觸目驚心的疤。

“你好。”她笑著對我打招呼。我猛然間看見她臉上的兩個酒窩,這張略帶青澀的臉....分明就是還冇有完全長開的咖啡店女老闆。

“我是文科1413班的褚宇星。”

-。大家掌聲歡迎。”站在講台上的那一瞬間,我以為自己的大腦壞了。“溫栩同學,向大家介紹一下自己吧。”老師溫柔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而我還處於一個宕機的狀態,下麵的同學們用探究的眼神看著我的同時禮貌地鼓起了掌。我確信我在我的高中,但是又不完全是我記憶中的那個高中。我的身上套著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藍白校服,而講台下坐著的卻全部是生麵孔。老師見我呆站了許久卻一句話也不說,替我打圓場道:“看來溫栩同學的性格很...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