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First blood,但冇完全嘎

26

目光,從眠好好頭頂跳下來往生命之湖的方向跑去。眠好好收回視線看向還飄在空中的眠棉綿:“不要亂動,把手伸出來仔細感受。”眠棉綿趕緊停下戳那些藍光團的動作,忙不迭點頭表示自己明白後閉上眼睛。——————————————“在下行於江湖,名字不過代號,路見不平,今日替天行道,下輩子記得好好學怎麼做人。”“還不夠……這隻是第一步,朕要的!是這天下!”“成了!成了!我的心血!我最驕傲的作品——這絕對是世界上最...-

星鬥大森林中心

生命之湖

清澈的湖麵在太陽照射下閃著微光,周圍是高聳入雲的巨樹,湖底有一個綠色寶珠正散發著柔和的氣息並源源不斷的釋放肉眼可見的生命之力。

在湖的一側,兩個極其高大的身影立在那裡,與在其身邊的幾個矮小身影相比便是如同山嶽一般的存在。

“好好姐,這隻人類幼崽要送回去嗎?”酷似黑猿的大傢夥蹲下身望向位於幾獸中間的熊貓。

聽到巨猿的話,眠好好身旁的小兔子急得上竄下跳,又蹦到地上包袱中的小崽子身邊蹭來蹭去來表達她的不捨。

看到小兔子的動作,水中另一道巨大身影緩緩開口:“小舞姐,她不適合這裡,她該回到人類社會學習人類的行為模式才行。”

小舞連忙跑去蹭眠好好身上的毛,懇求之意不言而喻。

一雙手無視她的反抗將小兔子抱入自己懷中順毛“小舞不要打擾好好姐,讓好好姐來決定吧。”

小兔子轉頭看看抱著自己的溫柔女人不敢再繼續反抗,隻好緊緊盯著最中間熊貓。

“養著吧,我剛纔撿到她的時候,離她大概千米的位置看到了兩個人的屍體,應該是她的雙親,讓她回人類社會不比在這好。”

“且我觀此子根骨不錯,與我頗有緣分,或許可以改變魂獸的現狀。”眠好好坐起來用自己爪子摸了摸下巴說道。

忽視了身邊大明二明有些疑惑和小舞開心的目光,默默在心底補上一句:畢竟親人祭天,法力無邊。

——————————————

魂獸壽命悠久,三年不過轉瞬即逝,即使對眠棉綿而言,三年也隻不過讓她從豆芽菜長成小蘿蔔頭。

眠棉綿用力追趕著與自己距離越來越遠的兔子,忍不住喊:“小舞姐你慢點啊……我真的追不上了……”

“小綿你也太缺乏鍛鍊了,這樣以後打架會吃虧的!讓小舞姐來幫你鍛鍊一下吧!”

“可我才三歲啊小舞姐……而且你一個四腳著地的兔子怎麼能和我兩條腿比……不公平!”

“嘻嘻,我不管,加油跑呀,我在好好姐那等你。”

“小舞姐!討厭!”

認命的眠棉綿努力揮動她的兩條雙腿跑向遠處隱約可見的竹林,心中對某隻不道德兔子的怨氣達到頂峰。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給我等著!

剛滿三歲的眠棉綿如是想到。

——————————————

“撲通”

累極的眠棉綿趴在地上大喘氣:“為……為什麼……路上這麼多陷阱……”

一隻頭頂兔子的熊貓慢慢悠悠的爬過來,伸手拍了拍趴在地上眠棉綿的腦袋:“挺好,偵察和反應力都不錯,來的速度也比我預計的快很多,繼續保持。”

眠棉綿有氣無力的迴應:“好……好的……好好姐…我會繼續努力。”

就在這時,趴在地上的眠棉綿身上冒出點點柔和的藍光,將她托舉起來飄在空中。

“!!”

“好好姐這是什麼情況啊,感覺有點舒服誒。”

眠棉綿被嚇了一跳,在察覺身上的疲憊感正消失時有些疑惑的出聲。

“像吃飽以後躺在湖邊曬太陽一樣舒服。”

“咦?冇想到竟然是自主覺醒,不愧是我眠好好養的崽。”眠好好讚賞的點頭隨即又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對頭頂的小舞說:“你先回生命之湖,讓阿銀她們把準備的東西拿出來吧,一會棉綿覺醒完我們也過去。”

聽到眠好好說話,小舞隻能收回好奇的目光,從眠好好頭頂跳下來往生命之湖的方向跑去。

眠好好收回視線看向還飄在空中的眠棉綿:“不要亂動,把手伸出來仔細感受。”

眠棉綿趕緊停下戳那些藍光團的動作,忙不迭點頭表示自己明白後閉上眼睛。

——————————————

“在下行於江湖,名字不過代號,路見不平,今日替天行道,下輩子記得好好學怎麼做人。”

“還不夠……這隻是第一步,朕要的!是這天下!”

“成了!成了!我的心血!我最驕傲的作品——這絕對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傑作!”

“……”

“…………”

你們……是誰?

好痛……腦袋好痛……

“靜心凝神,莫要被這些記憶擾亂心神。”

眠棉綿下意識遵循這道聲音,凝神間,剛纔看過的記憶化成一幅幅光幕停止繼續播放,不再給眠棉綿小小的腦子造成負擔。

身體一陣發熱,一種不知名的氣環繞在眠棉綿周圍,很多個發亮的光團圍繞著眠棉綿。

“這是……!”

“誰!”

周圍彷彿被按下了暫停鍵,聽不見一絲風聲,細聽卻能聽見海浪的聲音。

星鬥大森林是內部怎麼會有海浪的聲音?!

“最後一隻食鐵獸?冇想到還能看見活的食鐵獸,不過也無所謂了,將你身邊的人類幼崽交給我,今日我權當未曾見過你,也希望你不要把今天的事說出去。”

眠好好看著麵前突然出現的藍髮女子,她一席碧藍長裙,上繡幾道浪花,在陽光照射下浪花反射著波光。

不過奇怪的是這女子長有一條魚尾,雖赤腳踩在地麵上卻不染灰土。

“海神之女,庫墨珀勒亞?嗤,你爸都不敢和我這麼說話,你算老幾?”眠好好在一瞬間就想到了這個人是誰,聽到庫墨珀勒亞的要求後嗤笑一聲不屑道。

“我的人你也敢碰?不想死就趕緊滾,下界之前你爸冇告訴你星鬥大森林和藏龍峰不要來嗎?”

庫墨珀勒亞皺了皺眉,狂妄的熊貓。

轉頭看了一眼旁邊被神祇威壓壓的說不出話來的眠棉綿,不再廢話,一甩手一根其貌不揚的鐵鏈拋出企圖捆住了眠棉綿。

鐵鏈還未進到眠棉綿身前便被那道黑白色的身影給抓住了。

“把這種好東西都拿出來了?你們還真是捨得啊。”眠好好拽著那條鐵鏈嘲諷開口,“怎麼?他們幾個已經不準備掩飾了?”

“……!”庫墨珀勒亞嘗試將其拉回卻紋絲不動。

握緊鐵鏈,一股浩瀚的神力順著鐵鏈直衝對麵的眠好好。

“!”

神力冇入眠好好的身體猶如石沉大海,甚至舉起爪子撓了下耳朵,雖未出聲卻已意會。

就這?

庫墨珀勒亞瞳孔地震:“怎麼可能!區區下界之獸!怎麼可能承受的住神力!”

“搞得你們很強一樣。”直立起來的熊貓紮了個非常標準的馬步,拽住鐵鏈的爪子蓄力,“真是太久不活動了啊……是時候給你們重溫一下當年我們究竟是憑什麼打上去的。”

說完一把扯過鐵鏈,粗重的鐵鏈被熊貓舞的虎虎生風,砸在地上發出“咚”的一聲巨響,震的地麵都抖了抖。

“不遠千裡給我送禮物,那我可就收下了。”眠好好隻是一翻手鐵鏈便消失不見,“對你還用不上這麼好的東西。”

庫墨珀勒亞握緊拳頭,深吸一口氣沉聲道:“熊貓,這件事不是你該摻和的,就此收手我們不會追究。”

“菜就多練。”

“敬酒不吃吃罰酒!”庫墨珀勒亞眼神狠厲,身前緩慢凝聚出三顆散發出濃重死亡氣息的釘子。

眠好好不禁咋舌:“真是下血本啊,連化虛釘都拿出來了,你們總共也就五顆吧,還真是……重視啊……”

饒是眠好好麵對這化虛釘也並無絕對把握,臉上的表情逐漸凝重起來。

庫墨珀勒亞不作聲,一揮手,三枚化虛釘直衝眠好好麵門而去。

“嘖,非得逼我用那招。”

看著直衝過來的三枚化虛釘,眠好好複又輕鬆起來。

“噗嗤。”

是化虛釘入體的聲音。

“!!!!!”眠棉綿費力的抬頭,即使她不知道這化虛釘究竟是何威力,但從眠好好的語氣來看也可以知道一點。

不要……

庫墨珀勒亞皺了皺眉,不懂這熊貓不躲不閃是為何,若她用儘全力未必不能一擋,但勝利的總會是她罷了。

一股死亡的感覺瞬間從腳底竄上頭頂,這該死的熊貓乾了什麼!

“你算是第一個活著見到這個秘術的人,感謝我吧,雖然你馬上要變成第不知道幾個死了見到的。”

“這一招冇有名字,試過此招的早就不知道多少年前和世界融為一體了,若你能活下來可以給它起個名字。”眠好好聳了聳肩“不過冇這個可能罷了。”

會死的!不能留在這裡!!

庫墨珀勒亞心中警鈴大震,調動神力卻驚恐的發現自己竟無法聯絡到神界的通道了。

“……就算殺了我,也會有源源不斷的神來殺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熊貓!我倒要看看你這邪術能用幾次!你還能護她到幾時!”死局已定,庫墨珀勒亞放棄了掙紮,眼神像一條瀕死的毒蛇準備做最後的反撲。

“管你屁事。”

眠好好說完便不再理會庫墨珀勒亞的小垃圾話,雙爪合十,口中說著奇怪的音符。

一隻麵目可憎的惡鬼出現在眠好好身後,它吐著長長的舌頭,披頭散髮,額頭上貼著一張封條,雙手握著一把刀。

隨著眠好好口中的話語更加晦澀難懂,惡鬼逐漸抽出刀鞘中的刀,從眠好好身後一躍而出,手中的刀插入庫墨珀勒亞的身體。

“熊貓!你會後悔的!”

庫墨珀勒亞發出了最後的怒吼,隨後身體逐漸與眠好好的身體一起化成一身灰。

庫墨珀勒亞一死,結界無人維持,威壓消失,眠棉綿感覺身上的壓力驟然減輕,趕緊爬起來向前撲去,妄圖摟住眠好好的骨灰。

“假的……這肯定不是真的……好好姐那麼強……怎……怎麼會……”說到最後眠棉綿早已泣不成聲。

“愚蠢的熊貓,我雖然隻剩一個神魂,照樣可以殺了這個剛覺醒的人類幼崽。”庫墨珀勒亞的聲音再度傳入眠棉綿的耳朵,她轉頭怒視著站立在原本庫墨珀勒亞位置上的藍色魂體。

“都結束了。”庫墨珀勒亞抬手凝聚出一股神魂之力。

“是啊,都結束了。”

“?!熊貓?!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有這麼渾厚的神魂!”

庫墨珀勒亞順著聲音望去頓時驚叫出聲,眠好好臉上登時露出智慧的神色。

隻見眠好好的神魂抱臂站在一棵樹旁,也不多做解釋,隻是張嘴猛地一吸——

庫墨珀勒亞隻覺一股強大的吸力撲麵而來,已她目前的狀態根本無法阻擋,隻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被眠好好吞入腹中。

“嗝~”眠好好拍了拍肚子咂咂嘴,“該說不說,真補啊。”

說完轉頭看向還跪在地上滿臉淚痕的眠棉綿,嫌棄的“嘖”了一聲。

“好……好好姐?你冇死啊!”眠棉綿爬起來驚喜出聲。

眠好好有些不滿眠棉綿對她的小瞧:“就這水平,要不是她帶來了化虛釘,她連我防禦都破不開。”

“這裡其實是我開辟出來的小天地,隻是入口在這星鬥大森林罷了,如今這裡暴露,你是自主覺醒,那群傢夥一定還會派人來,我目前的狀態擋不住剩下兩顆化虛釘,所以……”

眠棉綿好奇:“所以?”

“我們要跑路了。”

-說到最後眠棉綿早已泣不成聲。“愚蠢的熊貓,我雖然隻剩一個神魂,照樣可以殺了這個剛覺醒的人類幼崽。”庫墨珀勒亞的聲音再度傳入眠棉綿的耳朵,她轉頭怒視著站立在原本庫墨珀勒亞位置上的藍色魂體。“都結束了。”庫墨珀勒亞抬手凝聚出一股神魂之力。“是啊,都結束了。”“?!熊貓?!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有這麼渾厚的神魂!”庫墨珀勒亞順著聲音望去頓時驚叫出聲,眠好好臉上登時露出智慧的神色。隻見眠好好的神魂抱臂站在一棵...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