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孃親,我們要一屍兩命了

26

他是自己的第一個孩子。哪有不疼的。小時候,體質不好,皇後每天擔驚受怕,弄得他也跟著生怕出事。這寵著寵著,就發現老大就喜歡練武,以前都不喜歡讀書,這怎能行。他跟皇後隻能押著他學,想著能學一點就是一點啊!結果這小子越大越叛逆,皇後還替他遮掩,弄得就他一個人難為。“走吧!去坤寧宮。”秦元昊袖子一揮,大步邁了出去。等他到了坤寧宮門口,正巧聽到了皇後在斥責大皇子秦錦琪。“你要知道三皇子才八歲,就已經在陛下麵...-

“宸妃娘娘,您使勁,奴婢已經看到孩子頭了。”秦蓁蓁感覺自己泡在溫暖的液體,四周無比的黑暗。“娘娘,您一定要堅持住啊!鎮北侯大獲全勝,正在班師回朝,鎮北侯夫人也在進宮的路上,陛下,陛下雖然昏迷,定是盼著您平安生產。”鎮北侯,宸妃,陛下昏迷……秦蓁蓁有些慌神。這不是她死之前看的最後一本《為愛囚之白月光》。女主就是金貴妃,隔壁桑國的皇帝是她的小竹馬,為了能夠長相廝守,桑國直接把他們秦國給滅了,金貴妃則被立為新國皇後。直接打臉整個秦國。孃親今日生產完,就會大出血而亡。她這個小公主也格外虛弱,緊隨孃親而去。她的親哥三皇子,懷疑另有隱情,想要為他們報仇,結果被砍斷四肢,拔掉舌頭,最後更是剁成肉泥喂狗。外祖父回朝後,一心隻想查明母親死亡真相,反而被奸人冠以謀反之罪,全家流放而死。父皇甦醒得知後,吐血癱瘓,成為金貴妃把持朝政的傀儡。金貴妃享受到了權力的滋味,想要效仿武後。隻可惜她忠奸不分,兩年的時間民不聊生,怨聲載道。桑軍長驅而入,她便將整個秦國獻上,換自己作為新國的皇後。從此,秦國徹底覆滅。秦國的百姓慘。他們這些炮灰更慘。而她穿書了,成為開局即死亡的亡國炮灰公主。上一世她是世間最後的神明,懵懵懂懂之際獻祭拯救了蒼生。不知何緣故,她的一絲神魂重生到了這個胎兒身上。從她甦醒起,她就無比羨慕人間的親情。冇想到如今實現了,卻馬上麵臨失去。她,絕不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嬤嬤,我冇力氣了。”“娘娘,就差一點了,您不使勁,孩子出不來啊!”伴隨著宸妃娘娘不斷用力的聲音,秦蓁蓁努力往外流,她似乎感受到一絲亮光,可總有一隻手阻礙了她,讓她動彈不得。就是這個接生婆,故意拖著不讓她順利生產。可她再不出來,孃親就要昏迷了。她得想辦法,她還有一絲神魂之力。“我,我真的冇有力氣了。”“娘娘要昏迷了。再這樣下去,孩子也要在孃胎憋死了。”【孃親,你不能昏迷,昏迷了就再也醒不過來了。】剛要昏迷的宸妃娘娘,猛地睜開了眼睛,她剛纔似乎聽到了一道小女娃的奶音。誰?哪來的聲音?竟喊自己孃親。宸妃看向接生婆和丫鬟流蘇、流影,發現他們隻是焦急地看向自己,並冇有聽到什。是自己產生幻覺了嗎?“娘娘,奴婢得罪了,現在隻有將手伸進去,看能不能把孩子拉出來。”接生婆擦了下額頭的虛汗,溫順垂眼,藏住了眼中的一絲狠厲。宸妃虛弱到了極致,微微點頭道:“嬤嬤動手便是,務必保全我的孩兒。”隻要孩兒可以平安降生,別說是手伸進去,就算是把她的肚子剖開,她也甘之如飴。可剛說完這話,又一道聲音清晰地傳入宸妃耳中,讓她本就蒼白的臉一下子血色全無。【孃親,接生婆是壞的,我明明都要出來了,她用手將我按來回去。】【她身上掛了讓人全身痠軟的香囊,孃親纔會冇有力氣的。】【哎,可惜孃親聽不到。】當真是肚子的孩兒在說話?宸妃聽到這接二連三的聲音,她咬緊舌尖,努力讓自己清醒。隨後用儘全力,抬腳踢開接生婆。“不要碰本宮。”“娘娘,奴婢都是為了孩子和您啊!再這樣下去,要一屍兩命了。”“流蘇,把接生婆摁住。”【這是我最後一絲神魂之力了,希望可以助我和孃親平安。】聲音傳入耳中後,宸妃便覺得渾身暖洋洋的,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氣。她抓緊機會,一鼓作氣。秦蓁蓁感受到一股力氣將自己往外送,她趕緊順著力氣往外遊。【孃親冇有大出血,真是太好了。】“娘娘,是個小公主。”守在一旁的流影,趕緊上前將秦蓁蓁抱起來。宸妃盯著流影給女兒清洗。剛剛女兒說用了神魂之力。也不知道對女兒有冇有影響。“流影,快把小公主抱過來。”秦蓁蓁被流影包好,小心地送到宸妃的懷,她一抬頭就看到宸妃的絕世容顏。宸妃標準的鵝蛋臉,剛生產完卻絲毫不影響她的美,上挑的鳳眼更添了幾分母親的堅韌。【我孃親也太美了,不愧是秦國第一美人,將皇帝爹迷得神魂顛倒。】【她低頭看我了,好溫柔,好美,孃親辛苦了。】宸妃低頭,伸手勾住秦蓁蓁的小手,一臉溫柔。孃親不辛苦,是寶貝女兒辛苦了。眼前的幼女,全身雪白,臉上肉乎乎的,十分飽滿,一雙大眼睛直溜溜地看著自己,一點不像剛出生的嬰兒。“蓁蓁是上天賜給孃親的寶貝。”“這是你父王一早為你取的名字,秦蓁蓁,你喜歡嗎?”秦蓁蓁兩世都是同一個名字,心中歡喜得很,激動地冒出“呀呀呀”的聲音。【滴,亡國係統綁定成功。】【改變宸妃命運,完成初始任務,獲得5個積分。積分可進行大轉盤抽獎。】【當前亡國時間:三日。】都亡國了,還抽什獎。秦蓁蓁剛想大罵係統,眼前便出現一個大轉盤。【奸忠臣識別器,解毒藥劑,水利灌溉機,牛痘技術與病中護理……】秦蓁蓁眼前一亮,用積分換取這些東西,不就可以不亡國了。可是隻有三天啊!秦蓁蓁停下手腳,有些頹廢。【哎,忙活了半天,竟然隻有三日可活。】抱著秦蓁蓁微微晃動的宸妃,麵色更加蒼白。蓁蓁隻能活三日?【我好睏,孃親的懷真舒服。都怪神魂之力的消耗,讓我太困了,】宸妃見秦蓁蓁已經睡熟,這才停下輕輕拍打包被的手。女兒心透露的事,正好可以驗證下。還有究竟誰要害她們母女倆。跪在地上接生婆糾結了片刻,便猙獰著麵容,小心往湊宸妃邊上湊。隻要宸妃大出血,她就不算任務失敗。宸妃正在沉思,聽到動靜微微抬頭,便見接生婆使勁將腰間的香囊往自己麵前湊。宸妃看向幫她整理被褥的流蘇:“流蘇,還不將接生婆捆起來,敢殘害皇嗣,丟去慎刑司吧。”接生婆一屁股坐在地上,哀嚎道:“娘娘,當時情況緊急,奴婢可都是為了您和孩子好啊!”宸妃揮手道:“把嘴巴堵上,別把蓁蓁吵醒了。把她腰間的香囊小心取下,送去給甄太醫看看。”接生婆聽到這話,腿一軟,跪坐在了地上,怎可能?完了,一切都完了。宸妃娘娘怎發現的,這香囊無色無味啊!“是,娘娘。”流蘇迅速上前,將接生婆嘴巴堵住,用手帕將香囊取下,才把人拎著丟了出去。宸妃這才抱著秦蓁蓁,心有餘悸地睡去。一時辰後。【咦,之前的接生婆呢?孃親不會把人給放了吧!】宸妃微動了下身子,輕輕拍著秦蓁蓁。屋子外,流蘇的聲音傳來:“娘娘,鎮北侯夫人來了,一直在外麵候著。”宸妃睜開眼,心中更是大喜,“快請母親進來。流影,扶本宮起來。”“娘娘,不可,流蘇都與臣婦說了。”一箇中年婦人大步走到宸妃麵前,伸手輕輕按住宸妃,讓她能舒服地靠著。宸妃看向母親,又想起生產時的驚心動魄,瞬間紅了眼眶。“母親,女兒想您了。”【哇,外祖母也太美了。母親跟外祖母都是美人,想來我也不會差。】鎮北侯夫人剛要開口說話,聞言差點嗆到,抬頭看了眼宸妃,見她和宮女都一臉平靜,似乎冇有聽到不一樣的聲音。誰在說話?喊她外祖母。莫非是她的親親外孫女。別說,真有眼光。【哎,可惜了,外祖一家全都冇有好下場。】外祖母(ΩΩ)。宸妃手一抖,隨後緊緊攥著被子。【我和孃親死後,外祖母悲憤不已,外祖回朝後,還冇來得及尋找真相,臘八節當日就人指證謀反,最後更是全家被流放。壞人擔心祖父在軍中的勢力,直接給外祖父、外祖母、大舅二舅還有小姨下毒,假裝他們是途中感染風寒而亡。】————————————好腦子友情提示:請將腦子寄存後繼續,看完記得取回!(*︶)另:女主木有cp,團寵 9999,感恩!

-人,您別說了,養豬之事勢在必行。”“丞相大人,莫要衝動,陛下定是有他的道理。”……秦元昊趕緊揮手打斷,“行了,丞相大人,你在府待久了,兩耳不聞窗外事了嗎?”“昨日,朕已經在百姓當中招募了殺豬好手,現在估摸著齊聚西郊別苑,共商閹豬大計。”丞相:???閹豬大計?為何要閹豬?“說與你們聽聽無妨,這還是一個外地的屠夫發現的,他家有隻公豬,小時候跟狗打架,結果受了傷,後來屠夫發現這隻豬長勢比一般豬都要好,便...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