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穿越?是穿書!

26

說什麼就在心裡默唸就好。]【你是誰?為什麼會在我的腦子裡?還有,我為什麼說不出話?】殷清雅此時滿腦子都是問題。[我是宇宙超級無敵厲害,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係統——吃瓜係統!][你不是死了嗎?我就隻能把你帶到這裡來了,你都不知道,我……]係統誇大其詞的描述了一遍自己是多麼的辛苦才把殷清雅帶到這裡來的。【我死了?】殷清雅難以置信的問,這是丟失的記憶瞬間回來了。她想起來了,她當時正在吃一個瓜:[有一個二十...-

殷清雅死了。

在吃瓜的過程中,瘋狂大笑,一口氣提不上來了,當場就去見了佛祖。

再次有意識的時,好像身處在雲朵上。軟軟的,熱熱的,香香的……

“雅雅,你醒了冇有?”一個很溫柔的聲音隔著門傳入了殷清雅的耳朵裡。

【這是誰啊,聽著聲音好溫柔啊,好像媽媽啊。】殷清雅閉著眼睛在心裡感歎著。

過了一小會,一個低沉的聲音傳來了“冉冉,雅雅應該還冇有醒,你聽,裡邊靜悄悄的,什麼聲音都冇有。我們先下去,等會再來。”

“好。”溫柔的聲音響起。

隨後就是他們離開的腳步聲。

【聽這低沉的聲音,不用多說肯定是帥哥一枚。】殷清雅在心裡分析著。

【不對,我家裡怎麼會有聲音?我是獨居的呀?】想到這裡,殷清雅刷的睜開了眼睛。

看到的卻不是她那白色的屋頂,而是一間粉色的屋頂。再看了看自己躺著的床,也不是她那張一米八長的單人床,而是一張兩米長兩米寬的雙人床……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誰能告訴她,她一個膚如凝脂,明眸皓齒,千嬌百媚的大美人怎麼會變成一個短胳膊短腿,身材五五分的小矮子!!

就在殷清雅飽受打擊的時候,一道小女孩的聲音在她的腦海中響起。

[你醒啦?]

殷清雅警惕的看向四周,周圍一片安靜。

[彆找了,你看不到我的,我在你的腦子裡,為了防止彆人把你當成神經病,你想說什麼就在心裡默唸就好。]

【你是誰?為什麼會在我的腦子裡?還有,我為什麼說不出話?】殷清雅此時滿腦子都是問題。

[我是宇宙超級無敵厲害,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係統——吃瓜係統!]

[你不是死了嗎?我就隻能把你帶到這裡來了,你都不知道,我……]係統誇大其詞的描述了一遍自己是多麼的辛苦才把殷清雅帶到這裡來的。

【我死了?】殷清雅難以置信的問,這是丟失的記憶瞬間回來了。

她想起來了,她當時正在吃一個瓜:[有一個二十歲的小夥子,為愛所困。因為他認為自己繼母的女兒也就是他的繼姐喜歡他,並且瘋狂的暗示他,他為此苦惱不已,結果這一切竟然隻是因為他的繼姐在朋友圈回覆了他一次。]

她當時正在瘋狂的嘲笑這個小夥,然後一口氣冇有提上來……

[你想起來了?]係統那軟萌的聲音傳來。

【你說你是係統?】殷清雅狂喜,作為一個多年的老書蟲,她當然知道係統是什麼,那可是穿越人士夢寐以求的金手指啊。

[啊?對。]係統都被殷清雅的態度整懵了。

【那你可以給我空間靈泉嗎?給以給我修煉功法嗎?可以給我各種各樣的丹藥嗎?可以……】殷清雅越說越興奮。

[請你不要白日做夢,我是吃瓜係統,不是全能係統。]

【那好吧。那我現在是什麼情況?】殷清雅好奇的問。

然後殷清雅就發現自己穿越了,她現在是一個三歲的小萌寶,出身於銅中省梨富市的首富殷家,家裡有爸爸媽媽,三個哥哥,一個姐姐。自己是最小的孩子,備受寵愛,不過因為一場高燒,導致自己不能發聲了。

【這輩子我都不需要奮鬥了!可以躺平了!躺平吃瓜最幸福了。雖然有些小問題,但是那不重要。】殷清雅興奮的想。

正當殷清雅興奮時,她的房門悄悄地打開了。

鐘冉冉一開門就看到殷清雅的大眼睛在咕嚕咕嚕的亂轉。

“雅雅,你醒了呀?又在打什麼壞主意呢?”鐘冉冉笑著說。

【好美麗,好溫柔,不愧是我的媽媽!】

‘嗯?’鐘冉冉一愣,是她幻聽了嗎?她好像聽到了一個軟軟的聲音。

【嗯我媽媽怎麼愣神了?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鐘冉冉再一次聽到了那個聲音,她愣了愣神,看向殷清雅‘叫我媽媽的應該是雅雅吧?我這是可以聽到雅雅的心聲了?這就是母女連心嗎?’

想到這裡,鐘冉冉笑得更加溫柔了“雅雅,今天你大哥就回來了喲,開不開心啊?”

【大哥回來了?太好了,記憶中的大哥可是一個玉樹臨風、文質彬彬的大帥哥啊。】殷清雅笑得開心極了。

鐘冉冉帶著殷清雅來到客廳的時候,就看到了一個溫文爾雅的大叔,一個文質彬彬的大帥哥坐在沙發上。

聽到身後傳來的動靜,兩人齊刷刷的轉頭看著樓梯。看到鐘冉冉抱著殷清雅下來,兩人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冉冉,雅雅你們下來了?”殷學義那低沉的聲音響起。

“學義哥,你看今天的雅雅是不是特彆可愛呀。”鐘冉冉喜滋滋的說。

“那是當然了,我的妹妹哪天不可愛了?”一旁的殷清輝扶了扶眼鏡說。

“殷清輝,你媽媽在和我說話,不是在和你說話!”殷學義氣憤的開口。

“切。”殷清輝不再理他了,走到鐘冉冉旁邊接過殷清雅抱在懷裡。

“呲溜。”殷清雅吸了吸並不存在的口水。【不愧是我的爸爸和哥哥,好帥,好帥!我好吃他們的顏啊!】

殷學義和殷清輝一愣,對視一眼,就知道對方也聽到這話了。殷清輝到底要年輕一些,他想問一問這是怎麼回事,卻發現他張不開嘴。他有些慌了,臉上就不可避免的帶出來了一些。

【奇怪,大哥的臉色怎麼怪怪的?難道是便秘了?還是生痔瘡了?】殷清雅看到殷清輝的臉色,不可避免的胡思亂想。

殷學義和鐘冉冉聽到這話,都用微妙的眼神看著殷清輝。

‘……我不是,我冇有,你彆誣陷我!’殷清輝在心裡大聲反駁。

【等等,我怎麼聽著這幾個名字這麼耳熟啊?殷學義,殷清輝,鐘冉冉……這,這,這不就是我前幾天看的那本《團寵人生》裡的給女主送物資的炮灰嗎?嗚嗚,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好不容易可以躺平享受生活,結果全家都是炮灰,我的命正真的是太苦了,嗚嗚……】殷清雅悲催的發現自己家就是炮灰家族。

-答。實際上鐘冉冉的腦海裡已經腦補了好幾齣類似於《霸道總裁愛上清冷貴公子》、《我那萬人迷的發小,最終投入我的懷抱》、《我被髮小強製愛了》……這樣的大戲,而兩個男主角就是端木嚮明和自己的大兒子殷清輝。殷清輝一看就知道自己的母親在想什麼,他一臉黑線的打斷了鐘冉冉的腦補。“媽!”殷清輝放大聲音,喊了一聲。被殷清輝嚇了一跳的鐘冉冉反應過來後,一巴掌拍在殷清輝的腦袋上,聲音比殷清輝的還要大“乾什麼?乾什麼?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