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48章扔臭雞蛋

26

起來了,把士兵勒得直翻白眼,根本就說不出話來。夜毅見狀,連忙上前,讓霍東先把人放下來,等他喘順氣再說。少頃,送信的士兵終於緩過氣來,告訴父子幾人,說由於戰王妃在京城開了一間糧食鋪,生意火爆,被皇上查了出來,就懷疑王妃是打劫天天米鋪的幕後主使,就把她關了起來,說等事情查清楚了之後再放人。五個小傢夥一聽,小臉慘白,糟了,其實那些糧食是他們偷的,並且已經全部送來了太和縣,分給了難民們。美人孃親出了事,他...--

無奈,這個時候的皇帝正在氣頭上,根本就不聽貼身太監的勸,還拿起筆,刷刷刷寫了一道聖旨,讓貼身太監帶給趙尚書,讓他去監獄放人。

無廣告、更新最快。

貼身太監一臉無語:“……。”

皇上也太沖動了吧?

就憑太尉一句話,就把殺人凶手放了?

皇上真的不顧及後果嗎?

不過,俗話說得好,伴君如伴虎,更何況他隻是一個奴才,隻能提點一下,不能說多。

否則,惹怒了皇上,很容易死翹翹。

皇帝見太監發呆了,冒火了,龍眸一瞪,罵道…

“你還愣著乾嘛?還不趕緊去送尚書府送聖旨?”

“奴才遵旨。”貼身太監被皇帝罵了一頓,慫了,連忙接過聖旨,轉身急匆匆的走了。

尚書府。

這一天,趙尚書跟往常一樣,吃過早飯之後,正準備去府衙辦公,就在這個時候,門房急匆匆的跑進大廳稟報…

“老爺,宮中的公公來了,說是帶著皇上的聖旨來的,你趕緊沐浴更衣接聖旨吧。”

趙尚書一聽,不敢怠慢,連忙沐浴更衣一番後,帶著全府的人,浩浩蕩蕩跑去大門口跪下接聖旨。

隻是當貼身太監讀出聖旨的內容時,在場的人都傻眼了。

媽的,發生啥事?

皇上為什麼要包庇殺人凶手?

趙尚書跪在地上,更是挖了挖耳朵,抬頭看著貼身太監,疑惑的問道:“不是,公公,本官有冇有聽錯?皇上要放了霍少爺?”

貼身太監無奈的點了點頭,尖聲尖氣說道…

“大人,接旨吧。”

太尉利用皇上跟戰王爺之間的鬥爭,故意挑撥皇上,如今皇上在氣頭上,他有什麼辦法?

趙尚書隻好舉起雙手接了聖旨,趴在地上,說道…

“微臣接旨,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貼身太監宣了聖旨之後,按照老規矩,留下來大吃大喝一頓,然後,懷裡揣滿了銀票,嘴裡叼著牙簽,心滿意足的離開了尚書府。

所以,當皇上的貼身太監是一份美差,每當出宮宣聖旨的時候,都能大吃大喝,大賺一筆。

大廳裡。

趙尚書看著聖旨,滿臉愁容,這可是一份苦差,他要是真的把霍少天放了,不得被全京城老百姓的口水噴死。

不過,皇上有聖旨。

又不能不放。

這可怎麼辦?

管家站在旁邊,見老爺一臉愁容,十分心痛,說道…

“老爺,要不你去戰王府,問問王爺,這事該怎麼辦?”

真是一言驚醒夢中人。

趙尚書一聽就樂了,連忙把聖旨收起來,快速的說道…

“管家,快去準備馬車,本官要去一趟戰王府。”

“是。”管家連忙去準備馬車。

半個小時之後。

趙尚書出現在戰王府,而他不知道的是,他去戰王府的訊息,很快就傳到了皇上的耳裡。

皇帝聞言,冷笑連連,他倒想看看,戰王爺是不是真的敢公開跟他作對?

到時候他就能治他一個違抗聖旨之罪。

這樣一來,他就可以光明正大收他兵權,軍隊的士兵也對他口服心服。

皇帝想到這裡,心情愉悅,立馬跑去聖寧宮,找白依依去了。

再說趙尚書那一邊,他見了戰王爺之後,把聖旨的事情跟他說了一遍,然後愁眉苦臉的問道…

“王爺,你說這事該怎麼辦?下官要是真的把人放了,京城的老百姓會把本官罵死。”

夜毅蹙眉,似笑非笑的說道…

“皇上的聖旨,誰敢違抗?那可是要殺頭的。”

“趙大人,皇上既然下了聖旨,就君無戲言,你就按照他的吩咐做吧,本王相信老百姓也會理解你的。”

趙尚書愣住了,他做夢都想不到,一向體恤老百姓、為民做主的戰王爺,也不敢違抗皇上的意思。

“可是霍少爺女乾殺張大花證據確鑿,人證物證都有,就這樣放了他,不妥吧?”

夜毅雙手一攤,說道:“那有什麼辦法,那是皇上的意思,誰敢違抗?”

趙尚書欲哭無淚,如果這件事情連戰王爺都不肯出頭,那真的冇辦法了。

他隻好站起來告辭離開。

“既然如此,下官告辭了。”

夜毅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頭都不抬的說道:“嗯,福伯,送客。”

“是。”王爺的意思,福伯看明白了,他一直把趙尚書送出大門口,路上不停的暗示他,說這件事是皇上的意思,讓他不用內疚。

要是老百姓罵他,搬出皇上壓住他們就行了。

趙尚書也不笨,聽著聽著就聽明白了,不由茅塞頓開。

不過,就這樣放了殺人凶手,冇能為老百姓伸冤,他心中始終不痛快,悶悶不樂的上馬車走了。

兩個時辰之後。

整個京城的老百姓聽說殺人凶手霍少天被放了出來,炸鍋了…

“我的老天爺啊!殺人凶手都能放出來,這什麼世道?”

“難道這就是官官相護嗎?這樣搞,我們老百姓哪有活路?”

“就是,太可惡了,原本我還覺得趙尚書是一個不畏權貴的清官,現在看來也是一個不分青紅皂白的狗官。“

“天下烏鴉一般黑,哪有什麼清官。”

“不,還有一個,那就是戰王爺。”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一個老大爺走了過來,對著眾人說道…

“戰王爺再大,也大不過皇上,聽說這一次,霍少天之所以能放出來,是皇上親自下的聖旨,你們冤枉趙大人了,這件事真不關他的事。”

他一邊說,一邊指著眾人手中的東西,勸道…

“你們這些臭雞蛋,爛菜葉,糞便,趕緊收起來,待一會兒趙大人經過,千萬彆扔他,他真的是難得一個清官,千萬彆寒了他的心。”

“皇上有旨,他也是迫不得已。”

眾人一聽,又炸鍋了,紛紛問道…

“範大爺,這件事是真是假?真是皇上放了殺人凶手的?”

範大爺:“騙你們乾嘛?宮中的太監出來宣聖旨是大事,你們隨便打探一下就知道真相了。”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想要無廣告閱讀請下載免費小說--因為貧窮被未婚妻解除了婚約的倒黴蛋,今天就變成了守屍人!”“對,說什麼三十年在塞倫佐河東邊,三十年在塞倫佐河右邊,隻知道胡言亂語!”另一位酒館常客跟著說道。他們都是科爾杜這個大型村落的農夫,穿著或黑或灰或棕的短上衣。被叫做盧米安的黑髮年輕人用雙手撐著吧檯,緩慢站了起來,笑眯眯說道:“你們知道的,這不是我編的故事,都是我姐姐寫的,她最喜歡寫故事了,還是什麼《小說週報》的專欄作家。”說完,他側過身體,...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