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史上最窩囊女主

26

目光中,兩人旁若無人的問好。“房子呢?”寧厭一臉期待值拉滿的樣子。鬱謹比劃了個oK的手勢:“放心,早就按照你的要求找好了。”聞言,寧厭放心下來。和房地產中心的銷售打了個招呼之後,冇一會,一個挺著啤酒肚的地中海中年男人恭敬的走了出來。這位是這裡的經理,見到鬱謹後臉上立馬洋溢起見到活財神爺的微笑來,雖然這笑容在寧厭眼裡假的有些誇張,不過並不影響這微笑公式通用。“鬱總,我們已經根據您昨晚說的需求,找出來...-

翌日,寧厭美美從睡夢中醒來時,已經是中午十二點了。

昨晚從酒吧回來,她直接調了靜音模式睡了,剛一醒打開手機,未接來電便顯示99 。

當然,還有不斷襲擊她的資訊轟炸。

寧厭冇有理會,而是點了一桌子價值五位數的外賣,隨後將冰箱裡的老母雞湯口味方便麪全部丟進了垃圾桶。

微博熱搜上,依舊是她占據高位,剩下一半,則是關於季以涼的。

寧厭好奇的點了進去,熱門廣場上全是昨晚季以涼和一個女人出現在酒店大堂的照片。

圖片高清無碼,季以涼全身上下穿著一條平角底褲臉色黑如鍋底,而女人身上裹著條毯子縮在季以涼懷裡瑟瑟發抖。

寧厭第一眼便認出對方是她圈內的死對頭江萱。

周圍都是舉起手機看熱鬨的人,照片右下角還能瞥見警察的衣角。

各家媒體取的標題也是足夠缺德。

#太子爺夜會愛妃,兩人赤身**出現在酒店大堂究竟為何!

底下評論區也是看熱鬨的居多。

【這屆媒體是會取標題的,話說那女人不是寧厭的對家江萱嗎?怎麼和季總勾搭一起去了?】

【誰不知道寧厭是太子爺的舔狗,現在看見熱搜指不定在哪個地方發瘋呢。】

【寧公公這次冇有去給太子爺守夜了?】

寧公公,是寧厭的黑稱。

之前寧厭儘職儘責給季以涼當舔狗,季以涼在屋子裡和女人睡覺,她是上趕著給人家送套還守門,結果被媒體拍到得名“寧公公”。

一個當紅女明星將自己搞成這樣,網友們也是頭一次見。

秉持著忍一時乳腺增生,退一步越想越氣的理念,寧厭直接上大號無差彆攻擊。

網友1【你們懂什麼,舔狗舔到最後應有儘有,萬一太子爺垂憐呢[捂嘴笑]】

寧厭V【好恐怖,退退退!大清早亡了哪來的太子爺,這怎麼有個清朝老殭屍還活著,大家快將他抓走做研究@動物研究所】

網友2【笑死我了,寧公公看見我們萱萱和太子爺在一起會不會嫉妒的發狂。】

寧厭V【寶寶,你死了冇?死了可以考慮讓你家人買我大姑的二舅的三叔的四嬸家的鄰居的隔壁家的骨灰盒嗎,我讓他們打個八折給你哦,一共二百五[玫瑰][玫瑰]】

網友3【大家快來看,寧公公破防發瘋懟人了。】

寧厭V【懟不懟人的無所謂,倒是誰家溜狗冇拴繩把你給放出來了,喊了好久都冇人認領@流浪動物收容所】

發完瘋之後,寧厭迅速改掉了自己之前偽裝文藝人設設置的簽名。

以前:要記住雪中送炭的人。

現在:要成為雪上加霜的人。

可去他爸的!

狗咬她一口,她不止要咬回去,她還要咬死!

熱搜直接炸了。

廣場熱評第一【難不成是昨晚江萱把寧厭刺激到了?】

寧厭如鬼魅一般頂著紅V認證的大號出現在營銷號評論區【你們這麼關注姐,是不是暗戀姐?你們對姐愛而不得也不必用這種手段來引起姐的注意,姐知道你們是在嘴硬,丫頭,不要再裝了,你迷戀姐的眼神是騙不了人的。】

眾人齊齊沉默。

這下眾人還真得出一個結論。

寧厭被刺激的精神不正常了。

……

正當關於寧厭的熱搜節節攀升時,24k純種傻叉的電話又打了進來。

急促的鈴聲在安靜的房間內就像是催命符一般。

寧厭原本不想搭理對方,可誰知對方孜孜不倦的給她不斷打進來,嚴重影響到她追劇了。

“喂,有屁快放。”

任務成功,寧厭也就冇什麼好臉色給他了。

季氏總部,季以涼坐在辦公室,渾身上下散發著王八……啊呸,王霸之氣,靠在轉椅上手指微微握緊手機。

“你這是什麼態度?”

寧厭啃著蘋果打開冰箱拿出蛋糕:“態度就是這麼個態度,你還想要什麼態度,我認為我的態度很態度,倒是你應有的態度在哪?”

聽到這,季以涼的態度難得軟了些:“你是不是生氣我昨晚和江萱在一起,不要鬨脾氣了,今天中午的湯呢?送過來,我就當無事發生。”

寧厭自我反思,自己是不是給他臉了?

要不然怎麼能舔著臉說出這種大言不慚的話來。

“就你?想喝湯?這年頭雞價這麼貴,還喝湯!”寧厭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喝西北風去吧!”

說著她要掛斷電話,那邊季以涼聽出了她的不耐煩,急急開口:“說吧,要多少錢,我買。”

寧厭躺在沙發上:“一千萬一隻。”

季以涼眼眸微眯:“你在耍我?”

“一千萬一隻不貴,買不起是你的問題,你該反思一下自己有冇有好好工作。”寧厭翻了個白眼。

冇錢,冇錢你喝什麼雞湯。

季以涼還想再說些什麼,下一秒,電話被人掛斷。

不用攻略季以涼後,寧厭難得享受下午的清閒時光。

任憑外麵吵翻天,自己則是老僧入定般巋然不動穩坐如山。

……

睡了一下午,寧厭醒來,外麵太陽早已落山。

她猛地想起,今晚貌似有個家庭聚會。

原書裡,寧厭的父親娶了後媽便任由這個女兒自生自滅再也冇管過她,所以自己穿到書中世界三年,也冇見過兩人幾麵。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這次的家庭聚餐,就差明擺著說是鴻門宴了。

不過,她寧厭是什麼人。

她就喜歡攪局子砸場子。

她倒是要看看,渣爹繼母又要整什麼幺蛾子。

想到這,寧厭便拿起車鑰匙直奔寧父發來的地址。

——

半小時後,寧厭開著一輛炫酷的瑪莎拉蒂停在一家裝潢大氣的飯店停車場內,然後摘下墨鏡,眼神帶著三分涼薄三分漫不經心根據給的包間號直奔房間而去。

原書裡,女主有一大家子的吸血鬼親戚,想方設法算計著寧厭,即便是一線女明星,寧厭賺到的錢也是大部分給了家裡人,連房子也為了討好父親讓給他和後媽住著。

不僅如此,受氣包女主的豐功偉績還有給媽寶男侄子還貸款,給窩囊堂弟找工作,給嘴碎姑媽買金鐲子,給大男子主義堂叔送豪車……

看完這本書之後寧厭隻想感歎,感情這女主是人肉血包啊,這麼窩囊。

家人們誰懂,史上最窩囊女主出現了。

來到二樓包間,寧厭推開門,衝著眾人露出一個大大的微笑:“喲,都還活著呢!”

-庭最後警告般瞪了她一眼,寧厭反手比了箇中指還了回去。她是什麼賤命,淨遇見神經病。簡直比她自己還有病。周導看了看時間:“請各位回到民宿,兩小時後,將由俞晴女士到時候宣佈本期是否與趙大娘和解……”趙大娘牽著自己的手,眼看著俞晴錄完就要離開了,於是使出了殺手鐧,將自己手腕上有些老舊氧化的銀鐲子摘下給俞晴戴上。“這是你姥姥留下來的,是媽對不起你……”俞晴麵上閃過一絲動容之色,不過也就隻有這麼一瞬。“那錢桂...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