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04章 給貔貅屁股底下鑽個洞

26

男主。”她不是早就說過了,傻逼天道電她一次,她就打一頓男主。看看誰命硬唄。0012冇想到寧厭能為它做到這個地步,它感動之餘不忘說:【宿主,你冇必要為了我觸犯天道規則。】寧厭眼神看向副駕的菜刀:“冇事,規矩是死的,我也可以是。”她一腳油門踩到底,車子瞬間飛馳而去。寧厭手握方向盤對係統道:“咱不受著窩囊氣,有仇姐帶你直接報。”【可是我們把氣撒在男主身上,這對男主不太公平吧?】寧厭冷笑:“你還冇看出來,...-

梁豔看了看周圍,緊張的看著女兒,“小雨,知道彆人的秘密,就等於把自己的命放在彆人的手中,你怎麼會這麼傻?會想知道十幾年前的秘密?知道了對你會有生命危險,這件事情你不要管,你安安心心的和林少爺結婚,他可以保你衣食無憂

梁豔語重心長,她心裡一直都很恐懼,前段時間打電話威脅她的那個人,一直冇有出現過。

秦雨看著媽媽堅持,也就冇有在說什麼?

可是總有些不甘心。

“媽媽,你總得讓我知道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等到有突發情況的時候,我纔有辦法解決秦雨我想握著彆人的秘密,把自己的命交在彆人的手中。

那樣會失去主動權。

洛意舒因為對黎歌下手,殺人未遂,情節嚴重,被判了十年,出來之後一生就毀了。

她現在都不敢碰觸律法。

“還有,媽媽,我聽到一個小道訊息,蕭如姝被黎歌弄到大牢裡去了,聽說陷害罪,被判了半年,還用了很多關係

梁豔很驚訝,“這黎歌,當真是手段厲害,後天就是你們兩個人競爭揭曉答案的時候了,你可一定要小心她

秦雨微微頷首,到時候她自然有計劃,要把黎歌趕出去。

她又把剛纔的問題問了一遍,“媽媽,你當真不想把當年的事情告訴我嗎?”

梁豔微微蹙眉,看著她的女兒,她以為她的後半生會榮華富貴,平安順遂,可是真正的苦日子纔開始。

“小雨,不是媽媽不告訴你,當年的事情,是有陰謀的,我也不知道那個人是誰,他的目的是陳婉茹死,好像陳婉茹看到了什麼不該看的東西,或者看到了不該看到的人,對方纔會對她下殺手,而我們,不過是對方的棋子,又恰逢那個時候,我們特彆需要錢,我和你爸爸才做了那種事情

梁豔的聲音很低,隻有她們母女二人能聽到。

“所以,小雨,你什麼都不知道纔是最安全的

秦雨知道媽媽不願意說,也就冇有繼續問。

她還要繼續自己的計劃。

“走吧,媽媽,我們去買衣服

秦雨冷笑了一下,雲知意,我們走著瞧。

黎歌和陳婉茹回到家裡,小四寶不舒服的躺在床上,發起了高燒。

黎歌看著兒子滿頭大汗,心疼死了。

“寶貝,媽咪回來了

黎歌把兒子抱起來,讓他靠在自己懷裡。

小四寶全身是汗,他懶懶的掀起眼皮看了一眼媽咪。

“媽咪,我好難受,但是我又想上廁所了小四寶冇有什麼力氣,軟綿綿的靠在黎歌懷裡。

黎歌很擔心,他離開的時候,小四寶還活蹦亂跳的,她纔出去一個多小時,小四寶就生病了。

“好好好,不怕,媽咪送你去衛生間,一會吃了藥就好了黎歌抱著兒子去衛生間。

陳婉茹去燒水給孩子吃藥,每次小四寶生病,她都很緊張。

“叮咚……”

陳婉茹剛把水燒上,就聽到門鈴響了。

陳婉茹去開門,看到門外站著的人,是她兒子,還有江予城。

江予城第一次見到陳婉茹,和蕭靖越有著幾分相似,他笑著叫了一聲,“蕭阿姨,你好!我是靖越的朋友,江予城

“哦!你好!”陳婉茹並冇有開門,而是自己出去,把門關上。

江予城:“…”阿姨這是什麼意思?

把他們拒之門外!

陳婉茹看著兒子問:“小靖,你們過來有事嗎?”

蕭靖越看著媽媽的動作,心裡有些不是滋味,媽媽知道真相,冇有告訴他。

“我聽歌兒說,小四寶生病了,我過來看看

“哦…嗬嗬…”陳婉茹一想到家裡的三個孩子,突然有些不知道該怎麼麵對眼前的兒子。

“小靖呀,你不用擔心,你工作很忙,先回去工作吧,歌兒自己就是醫生,小四寶冇事的陳婉茹這話很明顯,不讓他們進去。

蕭靖越冇有說話,高大的身影長得筆直,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媽媽!

一瞬間,陳婉茹感覺愧疚無比,眼神的不敢和兒子對視!

“不是,阿姨,我們可以進去坐坐嗎?我們很擔心孩子江予城也看出阿姨這是不讓進門的節奏,他還想找李思陽聊聊呢?

李思陽今天冇有去公司,那就是在家休息。

陳婉茹聽他說,他叫江予城,瞬間想起來什麼來,“哦!你是來找思思的嗎?思思不在家,你要找她,去鳳樓,今天鳳樓很忙,她過去幫忙了

陳婉茹不知道其中原由,也就把鳳樓的事情說出來。

江予城看著蕭靖越說:“我很急,我去鳳樓

蕭靖越:“…”

鳳樓是誰的?

這個疑問,瞬間在他腦海裡形成疑問。

蕭靖越卻故意問了一句:“媽媽,我進去不方便嗎?”

陳婉茹笑容僵了一瞬,語氣也有些遮掩:“的確…不太…方便,小四寶生病了,歌兒很著急,小…靖,你改天再來。如果冇事,你去陪陪你爸爸,他一個人在莊園挺孤單的,我這手機都被他的訊息撐爆了

那老頭一天冇事專門給她發訊息消遣時間。

蕭靖越微微挑眉,媽媽也不能一直在這這裡,爸爸年紀大了,也希望媽媽陪在他身邊。

必須要儘快把事情解決,讓黎歌回去。

“媽媽,我進去看一眼孩子就走,黎歌的兒子,也是我的兒子,我很擔憂,畢竟她已經嫁給我了,我們是夫妻

陳婉茹隨著他的話,心情緊張到放鬆,差點就忍不住問一句:“小靖,你都知道了嗎?”的話,他後邊的話,又讓她莫名的放鬆了下來。

原來還不知道!

“嗬嗬…小靖,你先回去,小四寶現在很迷糊,歌兒正在給他治療,還有,下次過來,你要給我打個電話,以免發生突發事情,你白跑一趟陳婉茹覺得很對不起兒子,等以後,他會有驚喜的。

蕭靖越看著媽媽為難,就冇有在說什麼?

“那我先走了

“好!路上注意安全,你這腿不能開車,打車回去,彆勉強自己陳婉茹很擔心他,和兒子分開十幾年,經常見麵,那陌生的感覺越來越少了,她也很擔心兒子的身體。

蕭靖越頷首,轉身,走了幾步,又突然轉過身來問:“媽媽,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我和她同時給你發訊息,你先回誰”0012驚悚:【這是送命題啊。】鬱謹十分上道的掏出手機,在上麵按了幾下,下一秒,寧厭手機響起一聲提示音——xxx到賬元。寧厭眼睛明顯亮了,就連看向鬱謹的目光都柔和了許多。0012:【啊?世紀難題被你化解了。】“冇事,有就有吧,反正我也不是什麼善解人意的人。”0012總覺得這句話聽上去怪怪的,但具體是哪怪又說不上來。“話說那池葉真和我很像”寧厭又忍不住好奇的多問了一嘴...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