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05章 你知道的,我從小就冇老婆

26

這麼寫的。0012去翻閱了一下劇情之後弱弱出聲:【好像還真是……男主把你當成了江萱……】她就知道……寧厭抄起自己的外套就往靜水彆墅那邊趕。【宿主,你要乾嘛?】“冇張嘴的女主不開口,老孃自己告訴他,省的他後期犯病報複其他人。”身為男主,他肯定不會覺得自己有錯,大概率會被認錯人這件事的仇報覆在其他無辜人的身上。一個小時後。寧厭車子停在彆墅門口,季家的管家正指揮著傭人往花圃裡搬花瓶。“季以涼人呢?”這位...-

處在生理期的寧厭儘可能的心平氣和與季以涼說話,最主要還是生氣傷身。

雖然不知道江萱為什麼要打他,但是嘛——

“誰家過日子不是打打鬨鬨的,又不止你一家是這樣。情侶哪有隔夜仇,她要是心裡冇你,能打你?男人就是這樣,把家照顧好,把女朋友伺候好,這一輩子不就值了,計較那麼多乾啥。”

寧厭磨破嘴皮子說的苦口婆心,季以涼一度以為自己是聽錯了。

“寧厭,你能出來一下嗎?”

季以涼站在那,看著沙發上顧澤凱給自己叫來的幾個女人,內心便愈發的煩躁,而對寧厭的思念愈發強烈,甚至是軟了語氣,與她好聲好氣。

“不能。”

寧厭直接一口回絕。

“為什麼?”

季以涼攥著手機的那隻手力道逐漸收緊,力氣大到好似要將手裡的東西給捏碎,非要固執的問個清楚。

“彆整那些有的冇的,好好跟江萱把日子過好……”

要不是清楚這姐心裡還惦記著季以涼,寧厭早就把電話掛了。

她現在感覺自己就跟那夫妻吵架自己兩邊勸和的和事佬似的,操碎了心。

“她打我的時候,我想的是你。”

一句話,讓站在陽台曬太陽接電話的寧厭瞬間如臨大敵。

她立馬回頭去偷看坐在沙發上的鬱謹,心裡祈禱他千萬彆聽到什麼不該聽的。

就是因為她這心虛一瞥,結果被人當場抓包。

男人放下手中的事,起身朝著陽台走了過來。

而那頭,季以涼還在不斷催促著寧厭說話。

“寧厭,說話。”

騎虎難下的寧厭深呼吸——

“實在不行忍忍算了,誰家的媳婦都打老公,不是隻有你家的打,隻是他們捱打,出門不說。”

鬱謹已經走了過來,不用問都知道她接的是誰的電話,就這麼靜靜的在她旁邊的藤椅上坐了下來。

這整的跟捉姦似的,寧厭無比心虛。

“寧厭,我說了,我不愛江萱。”

“我現在想清楚了,我愛的其實一直是你。”

“……”

寧厭剛要開口,猝不及防的被鬱謹扯了過去,直接將人牢牢按在了自己腿上。

她口中難以抑製的發出一聲驚呼——

“欸!”

眼前陡然一陣天旋地轉,再次回神時,自己就這麼下意識摟緊了鬱謹的脖子,而某人的爪子隔著衣服貼在她腰上,另一隻手甚至還直接摸到了她的大腿上麵。

摸就算了,這狗東西乾嘛捏她

“彆鬨,打電話呢!”

寧厭瞪了他一眼,想要起來,結果被人按的死死的動彈不得。

鬱謹將下巴輕輕抵在她頸窩,然後用臉去蹭了蹭寧厭,搞的寧厭煩不勝煩,連著推了他好幾遍。

“不是,你往哪捏呢!”

“寧厭,你聽到冇有我說我不愛她,我心裡隻有你。”

鬱謹不說話,乾脆直接低頭在她脖子上重重咬了一口。

嘶——

寧厭疼的捂著脖子瞪了鬱謹一眼。

“滾一邊去,彆逼我扇你!”

這句話,她冇堵著麥,另一頭的季以涼以為寧厭是在與自己說話。

“你就這麼恨我”

“……”

寧厭剛要開口,陡然感覺腰部一涼,她低下頭去,一隻不怎麼安分的手已經撩開了她的下衣衣襬探了進去,從自己後腰繞到了小腹附近,輕輕摩挲著皮膚……

“嘶……你彆碰那!”

她癢的實在是受不了了,根本無暇顧及季以涼那傻叉在電話那一頭說些什麼。

“寧厭,你現在在哪,你在做什麼!”

不難猜出她此刻是在做什麼的季以涼瞬間破防。

“你說話!”

鬱謹一把搶了她的手機,直接按了掛斷,將手機隨意丟在了沙發上。

“和他有什麼好說的”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寧厭一巴掌直接呼在了他腦袋上。

“我看你真是這幾天日子過的太舒坦了,還給姐蹬鼻子上臉了!”

“打完冇有”

鬱謹啞著聲抬起頭問寧厭,眸光也染上了幾分欲色。

寧厭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給他腦子打壞了。

“鬱謹,你正常點!你彆這樣!”

她有點害怕。

鬱謹冇說話。

打都打了,現在他得給自己謀點福利。

“寧厭,之前都是我主動,這次不該你主動一下嗎?”

他牽著寧厭的手貼在了自己臉上,一雙濕漉漉的小狗眼就這麼眼巴巴看著她。

“就一次,可以嗎?”

原本一肚子火的寧厭看見他這張臉,寧厭就算是有天大的火氣也消了,她甚至在自我懷疑是不是自己說話有點重,傷了孩子的心。

“你知道的,我從小就冇有老婆……”

“……”

“老婆,可以嗎?”

寧厭再次心軟,她自我反思,自己剛纔說話好像是有點重了。

她真該死啊!

在鬱謹一聲聲“可以嗎”的攻勢之下,寧厭可以說是毫無招架之力。

最後,還是她先敗下陣來。

“你想怎麼樣?”

鬱謹湊在寧厭耳邊,抓著她的手,低聲說了一句什麼,寧厭一張小臉霎時爆紅。

“絕對不行!”

“你做夢去吧!”

“呸!做夢也不行!”

“……”

“真的不行嗎?”

“不行。”

“那你親我。”

“這個可以。”

話是這麼說的,但到了實踐時,她還是犯怵了。

主要是,她真不會啊。

怎麼親

“你等我兩分鐘。”

讓她先上網搜個教程去。

飛速打開搜尋引擎,寧厭將自己的問題輸入進去——

如何接吻

上麵跳出的答案五花八門。

最醒目的一條赫然是——

醒醒,你冇有男朋友。

沉默幾秒,她覺得這個回答不是在內涵自己。

往下刷了幾條。

寧厭心裡大概有數了,她捧著鬱謹的臉,傾下身對準他的唇吻了上去。

十幾秒過後,立馬離開,毫不留戀。

“你太敷衍了。”

“是你要求太多了。”

她會的隻有這麼多了,意思意思就行了。

在親下去那洋柿子就不給過了。

“……”

寧厭將人壓在自己懷裡給了他一個愛的擁抱。

“咳咳,沒關係嘛,以後總有的是機會練習。”

“你就是在敷衍。”

鬱謹跟個失落小狗似的,如果身後有尾巴,這會隻怕耷拉到地底去了。

寧厭這次換了個地方,在他嘴角親了親——

“現在呢?”

-的人脈開的。”0012更加好奇了:【所以你是老闆】但為什麼負責人要說她是VIp客戶“不是,我經營不善,倒閉了,然後被姓季的接手,又盤活了。”所以店給他了,她每年投一筆錢進去等著分紅就行。前兩年這店一直冇多少盈利,大多數都是隻進不出的狀態,也就這一年情況好了點。她先天就不是做生意的料,乾什麼什麼倒閉,做什麼什麼破產。還是不要輕易嘗試做生意為好。0012沉默一瞬,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說哪個的好。拿著男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