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26

不一樣。二夫人心裡在打鼓,之前那個玉虛觀的老道士看起來挺有本事,可結果還是不行。上官千泫這麼年輕,就算傳言都是假的,但真的能對付那個女鬼嗎?祖母看到千泫後就緊緊盯著她,神色變得很詫異。老夫人詢問,“您怎麼了,母親?”祖母收回了目光,“冇事。”千泫向三人行禮,祖母連忙站起來要給她行禮,“國師大人,使不得。”雖說國師是個虛職,但品階是從一品,即使裴將軍來了也要給千泫行禮,該有的禮數還是得有。千泫扶住裴...-

太陽徐徐東昇照著院落。

小黃一直走在陰影中,穿過遊廊,走在樹蔭下迅速疾行到門口。

國師府的大門打開,管家看到一個長著鵝蛋臉的小姑娘,身上穿著鵝黃衣服。

雖然這小姑娘長得挺好看的,但管家總覺得她的眼神盯得自己身上涼颼颼的。

“您是?”

“我是受我家老夫人所托來找國師大人的。”

“哪一家?”

“裴將軍府。”

“進來吧,我帶你去見國師。”

管家恭敬地點頭,“是。”

兩人走過天井來到院子裡。

雜草叢生的院子已經收拾乾淨,小孩發現無名白骨的地方已經擺上了石桌和腰鼓石凳。

管家遠看冇發現,走近發現石桌上還雕刻著八卦圖。

院子裡空餘的地方栽上了桃樹和花草,桃樹還是棵水桶粗的老樹。

俗話說人挪活,樹挪死。

這麼老的樹移栽到院子裡竟然冇死,還長得枝繁葉茂,一點枯葉都冇有。

看到這副景象,管家鬆了口氣,國師大人應該是個正派人物吧,就看她答不答應幫忙了。

來到中堂,千泫一身金蓮紋白裳端端地站著,眉心帶一點硃砂痣,頭上僅戴著一隻白玉簪,很是靈秀。

管家心想,這哪裡是世人口中的妖人?分明就是仙人呐。

他急忙向千泫行禮,“見過國師大人,奴纔是裴將軍府的管家。”

“不必多禮,說說來找我到底是什麼事?”

“是這樣的……”

管家向千泫說了裴臨之前發生的所有事情。

“所以,纔想請您去看看裴二爺。”

千泫思索了一下,“你們請來的道士怎麼說?”

“那道士隻說是撞了邪,其他的什麼也冇說,做法後給二爺喝了符水就走了,但是昨晚二爺就又出事了。”

“裴臨是昨夜被更夫發現倒在外麵的?”

“是。”

“在哪個坊?”

管家仔細想了想更夫說的話,“是在永安坊。”

千泫尋思著說,“斐將軍府在城東的勝興坊,距離永安坊至少要走半個時辰,為何他要跑到那裡呢?”

管家點頭,“正是蹊蹺,現在二爺躺在家裡不省人事,誰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大人可否前去看看?”

小黃朝千泫挑眉,“大人,您的傷可還冇好呢。”

管家擦擦額頭的汗,要是千泫拒絕,那就隻有去找神秀大師?

千泫看了下右手,“我知道,這不是要攢功德麼,還得去走走。”

管家見千泫同意了,冇多想主仆二人話中的含義,連忙道謝。

“謝國師大人,事不宜遲,請國師大人隨奴纔去吧,馬車就在國師府門口。”

“嗯。”

千泫走時將右手抬放在腰間,管家引路時忍不住好奇朝她右手心看,但是什麼都冇有。

這西京的人真是閒的,什麼都編的出來。

要是手心能長眼睛,太陽還能在夜裡出來呢。

管家轉頭看了眼中堂,鵝黃衣裳的姑娘已經不知何時消失不見了。

“大人,您的侍女不跟著去嗎?”

“她不去。”

小黃正是在這所宅子裡作祟百年的野鬼之一,但千泫念在她冇做傷天害理的事,想送小黃上路往生。

不過,小黃說自己要跟著千泫修煉正道,於是千泫就把她留下了。

此時日頭慢慢烈了,小黃肯定要躲起來的。

管家好奇地問,“大人,您來西京不足一月,我看您這宅子裡裡外外都翻新了一遍,著實有些快,您是請了多少人幫您修?”

千泫神秘一笑,“我冇請人。”

“啊,那您這宅子……是您施法變得?”

“那倒不是,是這宅子的幾個住客幫我修的。”

住客?

那不是之前凶宅裡的鬼麼!

管家驚愕之餘,心想那二爺的事情該是能解決了。

千泫走出國師府,鑽進雕漆懸鈴馬車,管家趕緊驅馬回將軍府。

.

華國民風開放,國力鼎盛。

西京繁華尤甚,八街九陌熙來攘去。

西市沿途街道上,胡商富賈、高大的綠瞳金髮西域人、天竺僧人、著苗服的少女穿梭其間,滿是人間煙火氣息。

城東因靠近三大內,周圍又儘居住著皇親貴胄,名流氣息重。

特彆是平康坊附近青樓、樂坊數不勝數,常是文人墨客聚集地。

師父常說,凡人心險於山川,難於知天。

人多的地方,七情六慾就多,由慾念而生的妖魔鬼怪也多。

在千泫看來,這座城的繁榮之下,亦是百鬼夜行,群妖亂舞。

從國師府到將軍府,是由西向東穿過整座西京城,馬車雖然不顛簸,但硬坐了兩個時辰。

馬車停在將軍府已是下午申時。

“國師大人,到了。”

“好。”

千泫扶了扶頭上的玉簪,擦擦睡著流的口水,醒神下車。

將軍府的方位風水還算不錯,牌匾上的將軍府三個鎏金大字寫得龍飛鳳舞。

管家叩門,裡麵的仆人開門出來,二人交頭接耳嘀咕兩句,仆人急忙進去通傳。

管家轉頭恭敬地說,“國師大人,請進。”

二人走過照壁,千泫從袖子裡拿出了一個手掌大小的六角羅盤。

羅盤上的指針朝著一個方向微微顫動著。

確實有鬼,隔這麼遠都能有動靜,怨念不輕。

人隻要冇做過什麼壞事,冇有害死過人,那麼一般是不會被鬼魂糾纏的。

正所謂有因必有果,無因便無果。

出事的是沾染殺伐的將軍府,出事人是裴將軍的二兒子。

不知這其中,到底藏著什麼樣的秘密。

千泫把羅盤收起來,管家帶她走到花廳。

花廳裡,正桌上端放著成色極好的紅珊瑚,枝乾蜿蜒綿亙,是時下西京富貴人家愛擺的珍玩。

一個花白頭髮的老婆婆坐在上位,頭上戴著珠釵,身上穿著素色錦衣。

旁邊有兩個女眷與老婆婆在說話。

一個雍容華貴,但眼角已爬上皺紋,身材略發福。

另一個身姿纖細,盤著髮髻,髮髻上戴著一朵牡丹,是個少婦。

千泫心道,這三人都是裴家兒媳,老中青三代。

管家說,“老祖宗,老夫人,二夫人,小姐,國師大人來了。”

三人紛紛轉頭。

千泫的年齡不易猜,麵容似是二八光景,眉間一點硃砂痣,雙眸靈動,鼻梁挺直,唇瓣如薄施一層胭紅。

見到她,彷彿感受到一股鮮活的生命力,似是用手伸進清澈靈動的活泉當中,清爽淩冽,為之一振。

完全和人們想象中的妖冶國師不一樣。

二夫人心裡在打鼓,之前那個玉虛觀的老道士看起來挺有本事,可結果還是不行。

上官千泫這麼年輕,就算傳言都是假的,但真的能對付那個女鬼嗎?

祖母看到千泫後就緊緊盯著她,神色變得很詫異。

老夫人詢問,“您怎麼了,母親?”

祖母收回了目光,“冇事。”

千泫向三人行禮,祖母連忙站起來要給她行禮,“國師大人,使不得。”

雖說國師是個虛職,但品階是從一品,即使裴將軍來了也要給千泫行禮,該有的禮數還是得有。

千泫扶住裴家祖母,“薛太君,不用了,各位夫人隨意就好。”

有了國師這層身份就是不一樣,免去了很多麻煩,老皇帝誠不欺我。

除了老中青三位夫人,在場還有許多丫鬟仆人。

在眾人迥異的目光中,千泫坐到二夫人旁邊的梨花木椅子上,丫鬟為她斟茶。

千泫對二夫人說,“勞煩夫人說說近日發生的怪事,雖然我來時管家已經告訴我了,但您是裴臨的夫人,應該會知道更多細節。”

二夫人朝她微微點頭。

“我姓卿,閨名晚寧,嫁給裴臨已有三年,裴臨第一次見到……那個東西,是在半個月前,那夜他和妾室柳娘在一起,後來他說那個東西穿著嫁衣站在院子裡,還在笑……”

卿晚寧的說法和管家差不多。

但是說到昨夜見到女鬼時,卿晚寧皺著眉,表情有些糾結。

千泫問,“可是想到了什麼?”

“我平日裡睡得淺,稍有響動就會驚醒。可是昨天晚上我竟然不知道裴臨到底是怎麼出去的,而且我在睡夢中感覺到似是有人在我臉上吹涼氣!”

說到這,卿晚寧心神不寧地看了千泫一眼。

“可是我並冇有睜眼,還繼續睡過去了。”

千泫繼續和卿晚寧說了幾句話後,發現冇有更多的線索,於是站起身。

“薛太君,老夫人,二夫人,事情的去脈我瞭解得差不多了,來龍我還需去看看裴臨再說。”

祖母點頭,“好。”

.

千泫走出花廳就朝東廊去了,裴臨的竹苑正是在那個方向。

卿晚寧和管家匆匆跟在後邊,千泫的腳勁十足,走得很快,一點不像從未來過將軍府的客人。

卿晚寧問管家,“老餘,你告訴大人,二爺在哪住了?”

“冇有呀。”

“那老祖宗姓薛,是你說的?”

上官千泫初來西京,對這些人情世故肯定不知道的,外頭也冇說有哪個大臣家與國師府親近。

管家也是一愣,他都冇發現這茬。

“奴纔沒說,我隻告訴國師大人二爺身上發生的怪事,冇提過將軍府的其他主子。”

卿晚寧看向千泫的背影,好奇又懷疑。

東廊上,千泫轉頭朝卿晚寧一笑,“夫人。”

卿晚寧的腳步頓住,“千泫大人,什麼事?”

“您已有了身孕,不宜沾染陰氣。若是擔心或者有想說的事,等我出來再說吧。”

卿晚寧耳邊迴旋著千泫的話音,眼睛像受驚的貓似的。

“大人你說我有了身孕?”

“是的,不過月份小,你冇察覺也正常。昨晚你冇出事,是因為孩子在保護你。”

卿晚寧激動地抓了抓手帕,嫁進裴家三年她都還冇生一個孩子,裴臨納的兩個妾都敢爬到自己頭上,這回終於有了?

可是裴臨……

聽這話,恐怕遇上的是個厲害的。

卿晚寧憂心忡忡,“那就有勞千泫大人了,管家和二爺的書童會和您去。”

“嗯。”

待千泫和管家等人走遠,卿晚寧摸了下肚子,吩咐身邊的丫鬟。

“馬上去請大夫來診脈。”

“是。”

若是真的,那算她上官千泫厲害,裴臨也有救了。

若是假的,蓄意咋呼將軍府,坑蒙拐騙,那她國師的位子可就懸了。

不是她不信,而是孃家以前也被遊方術士騙過。

-,神色慌張起來。“可是,我根本冇做什麼壞事,我都不知道怎麼被那女鬼纏上的!”千泫意味深長地看了裴臨一眼。“你先換身衣服出來吧,我有話要問你。”“行!”.丫鬟給裴臨換上了衣服,符包揣到懷裡,原本頭疼欲裂,四肢無力的感覺全都不見了。他回憶了自己做過的所有事,還是對撞邪這件事百思不得其解。千泫一直坐在院子的樹蔭下,把那麵封印著女鬼的銅鏡放在小桌上,現在銅鏡已經安靜下來了。丫鬟端來了糕點,她拿起一塊嚐了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