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6章 對峙勾陳

26

謂是傾儘全力,但唯獨不見大天尊嶽青的身影。......西天門外。正當燭龍與彌勒佛等人劍拔弩張之時,一道金光從凡間掠起,狠狠的砸落在西天門外。彌勒佛見狀大驚,厲聲喝道:“孫悟空,你現在應該在取經路上,難道你敢違背菩提祖師嗎”。孫悟空聞言看向彌勒佛,開口說道:“祖師隻是叫我幫你靈山護送取經人,但我依舊還是天庭的齊天大聖,現在天庭有難,俺老孫不能不管”。說著便麵向西方跪倒在地。“祖師,俺老孫這次若是能活...-

在巍峨壯麗、金碧輝煌的淩霄寶殿內,隨著鴻鈞的到來,勾陳大帝原本黯淡無光的眼眸瞬間泛起一絲希冀的亮光。

\"道祖!\"

勾陳大帝情緒激昂地高喊道:

\"嶽青那廝竟敢違抗您的旨意私自返回三界不說,更是膽大妄為到當著眾人之麵出手打傷於我,請道祖降下嚴刑峻法懲治此賊!\"

勾陳大帝隻顧著義憤填膺地向鴻鈞告狀,並冇有察覺到鴻鈞的麵色正在變得越發陰沉。

\"道祖\"

見鴻鈞毫無反應,勾陳大帝小心翼翼地又叫了一聲,接著轉過頭得意洋洋地對嶽青說:

\"嶽青啊嶽青,你這次可是完蛋咯!連道祖都被你氣到了呢!\"

然而,嶽青隻是嘴角微揚輕笑了一聲,此刻的勾陳大帝在他眼裡宛如一個滑稽可笑的跳梁小醜般。

就在這時,一直沉默不語的鴻鈞終於有了動作。

勾陳大帝滿心歡喜地期待著鴻鈞會對嶽青采取何種懲罰手段,但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卻讓他驚愕得呆立當場。

隻見鴻鈞向前邁出一步,微微彎下膝蓋,然後恭恭敬敬的深施一禮。

\"三界鴻鈞,拜見風神!\"

這句話如同驚雷一般在勾陳大帝耳邊炸響,震得他頭暈目眩。

他難以置信地使勁揉搓著自己的雙眼,但無論如何揉拭,眼前所見依舊是鴻鈞跪拜在地的身影。

就在這一刻,風神的臉色瞬間變得冰冷至極。

她那雙冷漠的眼睛緊緊地盯著鴻鈞,一股至高無上的神靈之力猛然在淩霄寶殿中爆發開來。

\"鴻鈞,你好大的威風啊!\"

風神的聲音裡充滿了無儘的森冷與嚴寒。

整個淩霄寶殿內的諸位天神們,也都在風神的威壓下紛紛跪伏於地。

鴻鈞同樣感受到了那刺骨的寒冷。

\"風神,勾陳對您不敬,實在是罪大惡極!\"

風神聽聞後輕輕搖了搖頭,開口說道:

\"你冒犯的人並不是我,而是他!\"

風神伸手指向陳青,並繼續說道。

鴻鈞聽後點了點頭,開口表示:

\"至於勾陳該如何處置,完全由嶽青來決定!\"

此時此刻,勾陳大帝彷彿遭遇了晴天霹靂,整個人像是失去了雙親般悲痛欲絕。

\"道祖啊!\"

勾陳大帝發出了慘絕人寰的呼喊聲。

\"道祖,千萬不能這樣啊!不要把我交給他!我對您一直都是忠心耿耿啊,請您救救我吧!\"

勾陳大帝雙膝跪地,在鴻鈞麵前苦苦求饒,但鴻鈞卻對他的哀求視若無睹。

嶽青穩步走到勾陳大帝麵前,緩緩俯身。

他凝視著勾陳大帝,目光充滿了期盼和希望,彷彿穿越時空回到過去。

“勾陳啊,曾經的你並非如此。”

嶽青的話語飽含感慨。

然而,此時此刻的勾陳大帝似乎已下定決心,他冰冷地注視著嶽青,毫不退縮地迴應道:

“嶽青,休要在此惺惺作態!”

嶽青聽聞,嘴角微微上揚,發出一聲輕笑,但眯起的眼眸卻閃爍著銳利的光芒。

“你竟說我惺惺作態?”

勾陳大帝不以為然地冷笑道:

“難道不是嗎?”

嶽青臉上的笑容並未消失,他挺直身軀,鄭重其事地說道:

“勾陳,若論及他人指責我佯裝好人,或許我並不辯駁。但唯有你,絕無資格這般評價!”

話至中途,嶽青稍作停頓,接著伸出手指,徑直指向勾陳大帝。

“想當初,我初登大天尊寶座之時,便是在那淩霄寶殿之上。

當時,第一個跳出來表示反對的人,正是你!

此後,你治下的北俱蘆洲妖族叛亂,紫微大帝和長生大帝可曾管你?

真正出手相助、平息叛亂之人,是我!是我傾儘全力為你剷除亂局!”

勾陳大帝聽到這話後,鼻子裡發出一聲輕蔑的哼聲,梗起脖子反駁道:

“想當年,你剛剛登上大天尊之位的時候,急需得到蒼生的支援,而最終,北俱蘆洲也落入了你的手中!”

嶽青聽了這番話,嘴角泛起一抹冷笑,迴應道:

“北俱蘆洲,可是你心甘情願送給我的!而且,你也是主動前來投靠於我的。”

“另外,當初在那瑤池之上,玉皇大天尊歸來之時,你卻轉而投身到他的陣營之下。然而當我歸來之後,可有曾找你麻煩?”

勾陳大帝聽聞此言,轉頭望向嶽青,神色間流露出一絲心虛。

“那時在瑤池之中,你已經一無所有,甚至連一點修為都喪失殆儘,實在不值得我為你效力啊。正所謂良禽擇木而棲嘛。”

說到此處,勾陳大帝稍稍停頓了一下,目光投向了淩霄寶殿內的太白金星身上。

“再說了,當初他同樣選擇了玉帝,你為何不對付他呢?還不是因為我搶走了屬於你的大天尊寶座,而他依然穩坐文官之首的位置!”

“所以說,你就是心懷怨恨,對我奪走你的大天尊之位耿耿於懷!”

“嗬!”

嶽青冷笑一聲。

他抬頭看向淩霄寶殿中央的那個寶座,眼神之中充滿了不屑與輕蔑。

“大天尊這個位置,我以後不會坐,我也從來冇有想坐過,哪怕是我曾經擔任過大天尊的時候也是如此。”

嶽青的聲音冰冷而堅定,彷彿對這個眾人矚目的權力巔峰毫無興趣。

接著,他將目光轉向了一旁的勾陳大帝,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絲嘲諷的笑容。

“但是在我之前,坐在那個位置上的人,無一不是英雄蓋世、威震天下的人物。至於你勾陳,當個四禦已經算是抬舉你了,居然還妄想登上大天尊之位?”

嶽青的話語如刀割般尖銳,直接刺痛了勾陳大帝的自尊心。

然而,勾陳大帝隻是冷冷地盯著嶽青,一言不發。他心中暗自思忖著,認為眼前的嶽青不過是在故作姿態罷了。

對於嶽青的挑釁和諷刺,勾陳大帝並未輕易動怒,而是以一種冷漠的態度迴應著。

嶽青見狀,淡然一笑,似乎並不在意勾陳大帝的反應。

他輕輕揮了揮手,呼喚道:

“太白!”

聽到嶽青的呼喊聲,太白金星急忙走上前來,恭敬地應道:

“臣在!”

嶽青伸手取出玉帝的屍體,小心翼翼地遞給太白金星,並囑咐道:

“將玉帝好生安葬了吧。”

太白金星接過玉帝的屍身,頓時淚水奪眶而出,泣不成聲。

“臣謝大天尊!”

太白金星激動得渾身顫抖,聲音哽咽地說道。

-擇自爆,這裡的所有人都走不出淩霄寶殿。“哈哈哈,廣成子,現在已經晚了,你們都得給朕陪葬。”嶽青巨大得身軀仰天狂笑,霸氣的說道:“叫闡教、靈山、妖族,這三個天地間最為頂尖的勢力為朕陪葬,這才符合大天尊的身份”。“嶽青,你就是個瘋子!”廣成子怒聲罵道。但是嶽青對此卻毫不在意,自己現在就是一個瘋子。“哈哈哈,這都是你們逼的,朕也想好好做這個大天尊,但是你們非要讓朕死,那我們大家都彆活了。”嶽青看向廣成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