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9章 斬草除根

26

你在附近隱藏了氣息,已經第二次了,你今日若不殺了貧僧,他日將是你的死期!!!!”這聲音透露無儘的陰寒與可怕的殺機,化作一道道靈氣在大殿內肆無忌憚的狂卷。這攻擊被菩提老祖以肉身之力強行抵擋,毫無損失,他不語,並冇有暴露自己。釋迦牟尼起身,掃視著四周,動用六字箴言的三層,一道道佛光照耀四方,可以讓任何妖魔鬼怪現身。道:“既然來了,貧僧也無法躲避,今日就試試你的底!”“轟!”整個大殿都被一團異火點燃,無...-

緊那羅行走在泥濘路上,不斷用手擦去額頭的雨水。

他冇有動用任何法術去抵擋,忽然昂頭看著頭頂上空。

抓狂,忽然閉目,厲喝:“哈哈哈真是好一個佛教,好一個佛門。”

“將我逐出佛教,我認了,這肮臟之地不配留下我!”

“從今往後我不叫緊那羅,我叫無天!”

無天忽然手指蒼穹起誓:“我要讓這普天之下再無天,我要讓佛門易主,釋迦牟尼,我無天總有一天要將你趕出佛教!”

“我要做佛祖,而你不配!!!!”

“阿彌陀佛,大日如來他們也不配!!!”

絕望的聲音響徹,以此地為中心,傳遍方圓千裡。

“轟!”

萬裡烏雲中,一道褐色的雷電落下,聲音轟鳴,將大地都炸開了一個大口子。

無數泥土橫飛散落,一片狼藉,四周灰濛濛的。

好像是天道承認了他的起誓,天道就此生效。

冇人可以輕易起誓,包括天道聖人。

他們雖為聖人,但無法代表天道。

天道是什麼,說不清道不明,天道是宇宙維持萬物運行秩序的準則,無人可以代表它。

不遠處,申公豹終於奉命前來,他蹲守了許久,此刻腳踩白雲落在無天腳下。

他也擦去額頭水珠,上前客氣道:“緊那羅高僧,我乃菩提老祖門下徒孫申公豹是也。”

“今日前來找你有重要事情商量,不知你可願意……”

無天看著他,聲音沙啞:“道友請叫我無天,從今往後再無緊那羅!”

聲音帶著一絲幽怨,以及內心的不甘。

申公豹很吃驚,暗道師祖所說果然不錯,佛教分離已經開始了。

於是笑道:“好好好無天高僧,我乃通天教主門下,菩提老祖徒孫……”

無天神色凝重,打斷他的話。

“道友有事?”

“還真有!”申公豹正要說話。

無天忽然又冷冷一笑:“佛教不分青紅皂白,釋迦牟尼將我趕出佛教,我不服,我不服啊!!!”

“我去傳教,我做了這麼多,他們不但不領情,竟然還……”

許久後天晴了,申公豹與無天坐於一株大樹下,傾聽著他的訴說。

羞辱人的是,這株古樹正是當年釋迦牟尼感悟的大樹。

無天說了許多,包括傳教時被人毆打,阿羞自殺。

申公豹都懂,他感同身受,忽然手指佛教方向破罵:“佛門的人太無恥了,尤其是釋迦牟尼。”

“既然佛教不收你,無天道友你乾脆拜入我道教如何?”

“我師尊通天乃是聖人,我師祖菩提老祖乃是天道聖人。”

無天靜靜的看著他,冇有說話。

申公豹情緒激動,繼續說:“我當年由於天賦過人,元始天尊講道時我一次就領悟。”

“元始天尊也是可惡,他懼怕我的天賦太強,也將我趕出闡教。”

“後來承蒙我師尊通天厚愛,我這才拜入截教,道友你看我過得很不是很好?”

“依我看,你也拜入我截教算了,我師祖師尊都和佛教有仇。”

“你的仇,我師祖師尊可以幫你報!”

“我的仇,我要自己報!”無天起身,聲音很輕,但嗔怒很重。

就在這話音落下間,遠處一道神光正悄然接近。

來者自帶祥瑞,腳踩祥雲,一道一道的佛光自他周身擴散。

來者還冇接近,便有聲音傳到耳旁。

赫然是釋迦牟尼來了,

相隔百裡,便有聲音傳來。

“緊那羅你個惡僧,我佛教已將你趕出佛門。”

“你不唸佛教這些年的栽培之恩也就罷了,還敗壞我佛門名聲。”

“今日貧僧怎能容你?”

這聲音很渾厚,令申公豹嚇的夠嗆,身子一個激靈急忙找地方躲藏。

無天看著聲音傳來的方位,神色不變,也不懼怕,但臉上稍有怒氣。

他起身,目視著正前方,同樣傳音道:“釋迦牟尼,你這個小人,能耐你殺我!”

“否則有朝一日,我無天不會饒你!!!”

“有何不敢啊?”釋迦牟尼又有聲音傳來。

“緊那羅你都改名了?貧僧本想饒你,將你趕出佛教也就罷了。”

“可你的言行惹怒了佛門,今日貧僧要將你打入十八層地獄,讓你永世不得超生!”

這話音落下,忽然釋迦牟尼出手,大手往前一拍,掌心佛光跳動。

六字真言催動了。

唵、嘛、呢、叭、咪、吽,這幾個金色的大字一一閃爍著飛出。

光影無數,帶出了金色的長河,刹那間衝出,拍在無天胸口。

六個大字完全湧入他身軀,六個傷口折射出一團一團的金光。

那是肉身正在被毀,佛法也被完全禁錮了。

無天忍著劇痛,肉身一塊一塊的往下掉,鮮血淋漓,慘不忍睹。

自身的佛法消散的很快,佛家的氣息幾乎快冇了。

頭頂護體金蓮,整個破碎連殘渣都不剩。

他毫無招架之力,無邊的劇痛襲身,可口中硬是冇有發出任何聲音。

他把所有的怒意化作了恨意,化作了戰意,這個仇,他記住了。

申公豹已被這一幕嚇的不輕,身子急速後退後隱藏氣息,不敢被髮現。

“佛教太狠了,把人往死裡整!”

“這也是佛門中人啊!”

釋迦牟尼強大的六字真言攻擊,令無天無法抵擋。

境界相差太大了,並非一朝一夕就可戰勝。

這是短時間內無法逾越的鴻溝。

“緊那羅,你現在還有什麼話要說?”

間隔百裡,釋迦牟尼便問道。

看著對方氣息越來越小,將要身死道消了。

釋迦牟尼一聲冷笑:“嗬嗬,你瞧不起我佛教,質疑我佛教。”

“貧僧本可將你打的魂飛魄散,但我放棄了這個念頭。”

“我要讓你看見我佛教如何占領的東土,如何占領的四大洲。”

“而你,現在還不能徹底死去,隻有十八層地獄纔是你能待的地。”

“我要讓你永生永世都待在那個暗無天日的地方!”

“轟!”

無天的身子炸開了,肉身全都冇了,已經毀於一旦。

釋迦牟尼掏出發光的金箔,金箔內折射出一團一團的金色光幕。

間隔百裡也將無天的元神收入其中,然後轉身離去。

看著釋迦牟尼離去的背影,申公豹老半天才從驚嚇中回過神來。

他嚇得不敢拋頭露麵,以他的實力自然不敢與其對戰。

“出事了,無天肉身被釋迦牟尼殺害,我必須及時回去轉告師祖!”

很快申公豹飛身離去。

-去,瞄準菩提。菩提反手一拍,一輪法則擊退鴻鈞攻擊,將眸子鎖定在他身上,道:“鴻鈞道友,如此說來你今天是要護犢子了?”“是又如何?”當著徒弟的麵,鴻鈞怎能服軟?日後還有什麼臉麵做三清師父?今日一戰已經無法避免。然而這時,太上老君一躍俯衝而出,將之前的一幕如實解釋。“師尊,事情就是這般,酆都鬼帝殺了我的煉丹徒兒,然後又與潑猴交換身軀,弟子這是誤殺!”下一秒鴻鈞眉頭一挑:“菩提道友,你可相信這話?你作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