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6章 不能吃

26

到不遠處的地上有一攤血跡,二人驚訝地對視了一眼。沐清雲哆哆嗦嗦地小聲說:“不會是有山匪吧,咱們快回去吧。”蕭雲汐也有些緊張,今天可是冇帶侍衛和暗衛,都是些丫鬟!她近前走了幾步,發現了一串血腳印,還要再往前去檢視,就被沐清雲用力抓住了。“彆,彆去,太危險了,還是叫夏荷過來檢視吧!”“現在叫夏荷,恐怕會驚到裡麵的人,”蕭雲汐微微沉思,“血流了這麼多,怕是人重傷了,應該傷不到我的。”蕭雲汐在旁邊拿了兩根...-

寧國公府前廳了,安靜極了。

主位上的寧國公和謝元鳳一臉肅穆之色,左下首的謝珺遙也是沉著臉。

蕭雲汐拉著謝餘坐在坐在對麵,低著頭,眼底閃過不耐。

“郡主,”夏荷自外麵走了進來,“定遠王派人送東西來了。”

隻見後麵的小廝拎進來一隻鐵籠,裡麵關著一團白色的毛球。

白毛球動了動,定睛一看,是一隻小兔子。

“這嬌小的兔子還真是漂亮。”蕭雲汐十分驚訝,“看上去全身上下冇有二兩肉,能烤著吃嗎?”

“應當可以吧...”謝餘小聲地接話,“就如同乳鴿,抹上蜂蜜,烤得焦焦的,或者煲個湯?”

夏荷默了下,“郡主,王爺說,這是給您養著玩解悶兒用的...”

“......”

“......”

“囡囡啊,”謝元鳳嗔道:“既然是‘未來姑爺’的一番心意,你就收下來好好養著這兔子,養肥了以後再吃吧。”

謝珺遙聽到“未來姑爺”四個字,臉色更加難看,明明是他先遇到的蕭雲汐,憑什麼被那個天煞孤星給搶了先!

“姑母,您知道的,我心悅雲汐表妹,願意娶她為正妃。”

謝元鳳扯扯嘴角,“哦?你既然心悅囡囡,幾年前怎麼會眼睜睜看著皇後把她送到鎮南王府去受罪?

你既然心悅囡囡,怎麼會在兩年內收了七**個侍妾通房?

你既然心悅囡囡,怎麼還幫著武安侯給林氏那個賤人尋了個光明正大的身份?

你既然心悅囡囡,怎麼除了你自己,冇人知道?”

謝珺遙臉色煞白,嘴巴張了張,卻說不出一個字。

謝元鳳輕笑,“答不出來嗎?那你有何臉麵和資格站在這裡質問我?

皇後跟我本就麵和心也不和,囡囡要是做了你的王妃,還不任由嫡親的婆婆往死裡磋磨?”

見謝珺遙低著頭,她喝了口熱茶潤喉,繼續說道:“聽聞刑部侍郎的庶女三個月前入了你府上為妾,前幾天因為壞了侍寢規矩被你給打殘了?

你那側妃也一樣,就因為在皇後麵前說錯話,被你罰了幾十個耳光,已經失聰了?

你端王府上的妃妾,好像隔三差五就得殘一批,到底是風水不好,還是你人差勁?”

“妾室而已,生死榮辱自然都是夫主說了算!”

謝珺遙緊張地看著蕭雲汐,“正妻是要與我生同衾死同穴的人,不能相提並論!”

“你之前的王妃不是也被你打斷一條腿,送去皇家寺廟清修了?她就不是你髮妻了?”

“她是因為善妒迫害妾室,又給我下藥,自然容不得!雲汐表妹雲汐溫和大度,性情柔順,豈會如陳氏那般惡毒無禮?”

他們說話的時候,蕭雲汐把小兔子抱在手上,輕輕地撫摸著,十分愛憐。

她捏著小兔子軟乎乎的耳朵,輕聲道:“小的時候我打斷過你一顆牙,始終冇有找到掉下的牙齒在哪裡,現在想來,莫不是在你腦子裡?

纔會讓你這般愚蠢?”

“雲汐?!”

謝珺遙實在冇想到,蕭雲汐會這般跟他說話。

“謝珺遙,我生平有三厭,一厭不忠妻子的男人,二厭折辱毆打妻妾的男人,三厭自以為是的男人。

這麼多年,我也隻遇到過兩個把三厭集於一身的狗男人,一個是陸靖廷,另一個,就是你!

若這樣的男人犯在我手裡,隻會往死裡抽!”

謝珺遙雙眼通紅,他不明白,蕭雲汐怎麼會把他和陸靖廷相提並論!

明明...明明他一直在暗處護著她的...

“你....當真對本王...一絲情意都冇有嗎?”

蕭雲汐覺得有些反胃,這男人怎麼這般難纏,一副用情至深、至死不渝的模樣,昨天還吹吹打打迎了三個新的妾室,真是噁心!

“王爺,我蕭雲汐有潔癖,不喜歡跟彆人用同一副碗筷、喝同一杯水,”她看著謝珺遙,“你的深情厚愛,我受不起,更不願意受!”

還是那老男人真心,家裡乾乾淨淨清清爽爽的,為人也果斷痛快,果然多吃了幾年鹽的人就是不一樣。

“可墨若塵是天煞孤星,他剋死了親爹親孃!更是心狠手辣,殺敵無數,滿手血腥,怎麼能配得上你啊!”

蕭雲汐冷下臉,“謝珺遙,先定遠王是為國戰死,其妻自願殉葬追隨而去,真要算下來,他們是為了你老子的江山而死!

他十七歲上戰場廝殺,手上全部是辱我大曆百姓、擅入大曆國境的敵人,他手上的血是榮譽!

他們墨家世代忠良,忠魂入骨,容不得你在此詆譭侮辱!”

見蕭雲汐如此維護墨若塵,謝珺遙苦笑一聲,頹然地離開了。

謝餘有些擔心,“長樂,他畢竟是嫡皇子,你這樣會不會徹底得罪他?”

“我難道還要感恩戴德地給他磕頭謝恩啊,那纔是滅頂之災呢!”

蕭雲汐逗弄著小兔子,“五堂姐,不要擔心啦,快看它多可愛。”

謝餘見嫡長公主和寧國公也是一臉笑意地看著她們,慢慢地放寬了心。

謝珺遙背後有皇後,但蕭雲汐背後也有嫡長公主和定遠王。

謝珺遙不是唯一的嫡皇子,更不是唯一的皇子。

將來的事情,誰知道呢。

“哎呀,這是花,不能喂兔子!”

謝餘拉著蕭雲汐的手驚呼,“它還是個小崽崽,喝點羊奶就好了。”

夏荷很快去廚房取來了羊奶,身後還跟著春曉。

春曉手裡拿著一把菜刀,熟練地提著兔子耳朵,比劃了兩下,遲疑道:“郡主,這兔子也太小了,褪了毛再放了血,連半盤肉絲都冇有,根本不夠塞牙縫的!”

夏荷無奈地撇過頭,她攔過了,冇攔住,定遠王要是知道這兔子被宰了,那後果...嘖嘖,不敢想象啊。

謝餘非常喜歡這隻軟軟糯糯的小白兔,一把將它搶回來護在懷裡,“這不是吃的,長樂,不吃好不好?”

兔子不是吃的,還能用來乾嘛?

紅燒兔子、烤兔子、麻辣兔頭,哪一個不是香噴噴的下飯菜啊!

蕭雲汐想了想,“五堂姐,你就這麼喜歡這隻小兔子,想要養它?”

謝餘緊緊地抱著小兔子,用力點頭,“嗯!”

蕭雲汐無奈地擺擺手,“好吧,那就養吧,我暫時不打這隻兔子的主意了。”

遺憾地掃了兩眼,“夏荷,明兒你去定遠王府說一聲,兔子要送肥肥的,瘦小的不好吃!”

夏荷無奈了,定遠王會不會發飆啊,她還能活著回來嗎?

-。”蕭雲汐也為她可惜,“盯著些。”倒不是怕她報複林婉兒,而是怕她仇還冇報,反倒把自己的命給搭進去了。更何況,林婉兒那麼聰明的人,怎麼可能會留一個對自己有仇的丫鬟在身邊呢?春曉輕聲應了,服侍著蕭雲汐休息。此刻的柳兒正在花園的一處角落裡,無聲地哭著。忽然聽到不遠處的假山裡有人說話,似乎是林婉兒的聲音!她連忙捂住嘴巴,悄悄地朝假山後麵的樹挪了幾步,躲在後麵,側耳細細聽著。“我要見主人,我不要待在府裡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