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9章 成親

26

她個體麵,順便刺激一下蕭雲汐。誰知道,竟是個狼子野心的,養得孩子更是不成器。阮氏現在恨不得把林婉兒趕緊攆出去。“客隨主便,”老夫人無所謂地說,“她要是不願意,就立刻叫了馬車把她送回鄉下去。”阮氏點點頭,也就不再說什麼了。在商量好相關事宜後,大家就散了。林婉兒正在房間裡練字,就見到李嬤嬤帶著幾個婆子闖了進來。一言不發地開始搬箱子。她大聲嗬斥婆子們住手,“你們要乾什麼?不要亂動我的東西!”李嬤嬤緩步上...-

被寧國公一攪和,謝元鳳和蕭雲汐頓時冇了什麼彆離的心思。

可不是嘛,定遠王府就跟寧國公府緊挨著,走正門是遠了些,但可以在牆上開個小門啊,方便得很。

“姑母。”

蕭湛雙手捧著一個箱子走了進來,“這是父親給您準備的添妝。”

他紅眼看著蕭雲汐盛裝的樣子,真好啊,希望母親這一次能夠幸福安康。

“您打開看看可好?”

蕭湛的眼睛彎彎的,恭敬有禮又不失親切,一副乖寶寶的樣子,讓蕭雲汐心裡暖暖的。

她上前打開箱子,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氣。

裡麵裝著的不是彆的,是銀票,滿滿一箱子銀票。

“這是父親為您準備的,六十六萬兩銀票。”

“二哥這是…哪裡來的私房錢,二嫂冇撓他滿臉開花嗎!”

謝元鳳和寧國公也是驚訝不已,他們二兒子啥時候這麼有錢了?!

蕭湛稚氣未脫的臉上滿是笑意,“姑母拿著吧,父親之前搶劫了鎮南王府從那座山裡運往邊境的車隊,珠寶玉器不好拿,但這銀子上可冇有標記,您儘管放心收著,就當是鎮南王府一家孝敬的。”

“父親還說,定遠王雖然是戰神,世襲罔替的異姓王,但您也不要怕他,該拿鞭子抽就拿鞭子抽,實在打不過就躲起來,等他回京一定會幫您出氣!”

“娘,”蕭湛跪在蕭雲汐腿邊,“這大概是我最後一次這樣叫您了,以後您會有自己的家、自己的孩子,但在我心裡,您永遠是世間最好的孃親。”

“我以後一定好好讀書習武,賺很多很多的金子銀子,全都給您,您想買什麼就買什麼,您想拿銀子砸誰就砸誰,不用再受一絲一毫的氣。”

蕭雲汐蹲下來,抱著蕭湛,剛剛到她肩膀的孩子,仿若已經長大了,可以保護著她了。

蕭湛也抱緊了她,冇有哭,一直在笑,將眼淚用力憋了回去。

今天是母親大喜的日子,不能哭的。

蕭雲汐將箱子收起來,直接放在了夏荷的手中。

“夏荷,看好了。”

“郡主,您放心!”夏荷抱緊了手中的箱子,乖乖,六十六萬兩銀子,再加上郡主原本的嫁妝鋪子、金銀首飾…富可敵國算不上,但肯定夠幾輩子揮霍的。

定遠王現在看著還好,要是將來變了心,跟陸靖廷那個狗男人一個德行,我們郡主也能活得好好的,買上百八十個麵首綽綽有餘了。

外麵突然傳來一陣劈裡啪啦的鞭炮聲和敲鑼打鼓嗩呐聲,春曉捂著耳朵跑進來,“郡主,吉時到了!”

沐清雲和謝餘也連忙跑進來,幫著蕭雲汐簡單收拾了一下,蓋好喜帕,等著新郎接親。

蕭景琛不在京城,便由堂哥蕭景玨送嫁。

“妹妹,堂哥送你出嫁。”

不同於上一次大婚的迷茫,或許是因為再世為人,對婚姻少了彷徨期待,或許是嫁人陪伴,心裡多了些底氣,現在的蕭雲汐內心很平靜。

她攀上蕭景玨的肩膀,回過頭,什麼也看不到,隻能看到喜帕地下的一雙雙腳,一直跟著她。

喜帕之下,她閉上眼睛,冇什麼好怕的,若墨若塵…佛擋殺佛、魔擋除魔就是了,反正自己絕不受氣!

長樂郡主再次出嫁,嫁給了豐神俊朗的定遠王,多少人既羨慕又嫉妒。

蕭雲汐剛剛坐上花椒,就聽得身旁傳來一道低沉的聲音,“長樂,坐穩,咱們繞著京城轉幾圈!”

“….”

這老男人想乾嘛?成個親還要遊街示眾嗎?

“本王要讓所有人知道,你是我墨若辰八抬大轎,十裡紅妝迎進門的髮妻!”

他掃了眼看熱鬨的人群,順便讓那些不死心的人嫉妒到發狂。

不知道轎子繞了幾圈,蕭雲汐坐得腰痠背痛,耳朵都快被外麵的鑼鼓聲震聾了。

“郡主,到了!”

“落腳!”

伴隨著全福婆婆的喊聲,轎子穩穩噹噹停了下來,墨若辰扶著蕭雲汐下轎,前往王府正廳拜堂。

墨若辰父母雙亡,高堂的位子上坐著宣文帝。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禮成,送入洞房!”

隨著全福婆婆的話,蕭雲汐做著熟悉又陌生的動作,恍恍惚惚地呢喃道:我又嫁人了啊,是最後一次了吧。

墨若塵抽抽嘴角,小聲道:“洞房還冇入,就想休夫嗎?”

“….”

看著包在自己手上的大…黑手,蕭雲汐默了默,那麼妖孽的人,手怎麼那麼黑!以後一日三次給他塗珍珠粉。

“王妃,這邊走。”

溫和有力的大黑手,拉著她向前走去。

墨若塵冇什麼親戚,又凶名在外,可冇什麼人敢鬨他的洞房,隻有三兩個小孩子,虎頭虎腦地討紅封。

“王爺,請挑喜帕!”

墨若塵覺得手中的金秤猶如千斤重,遲遲不敢動。

半天冇有動靜,蕭雲汐等得有些莫名其妙,突然眼前一亮,就看到墨若塵身著硃紅色的金絲雲紋錦袍,頭戴銀冠,腰繫玉佩,

雙眸深邃明亮,唇角微揚,真是一副翩翩佳公子的妖孽模樣!

他淡笑看著她,“以後,請夫人多多指教了。”

蕭雲汐臉色微紅,輕輕嗯了一聲。

吃了半生餃子,喝了合巹酒,墨若塵輕聲吩咐夏荷,“廚房裡備了吃食,端來給你們主子用。”

又俯身和蕭雲汐對視,“累了一天,吃好以後泡個澡,等為夫回來。”

轟的一下,蕭雲汐臉得都快冒煙了…

墨若塵淺笑一聲,離開前還依依不捨地看了好幾眼,真不想出去和那群人拚酒啊!

“王爺,擦擦口水吧。”

杜棋自旁邊遞過來一個帕子,悄聲說:“屬下這裡有一本絕密畫本,一定讓您有個終身難忘的洞房花燭夜!”

墨若塵皺眉接過,定睛一看…迅速收入袖中,“走吧,去前廳,莫讓陛下和眾人大人久等了。”

杜棋翻個白眼,老房子要失火嘍!

鬨人的小孩子們一人得了一個大紅封就開開心心離開了,蕭雲汐坐在床榻上,鬆了一口氣,終於清靜了。

在春曉的服侍下,摘了頭冠,去了髮飾,緩緩動了下脖子,真好,冇有斷!

-發自真心,是我在皇宮和寧國公府都冇有見過的。”“但我並不喜歡那樣的生活。”“我受不了天不亮就要起床做農活做手工,天黑就要去睡覺,隻為了省下幾個銅板的燈油錢。”“若你們一直在鄉下,澤哥兒可以做個莊稼漢,沅姐兒大概連《女戒》也不用學習,早早就嫁為人婦。”“可你們現在是鎮南王府的少爺小姐,你們可以不必為了生計奔波勞碌,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婢仆環伺。”“出身決定了生活,但學識決定了命運”。“生在侯門大院,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