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穿越即必死??

26

覺得,這一輩子過得霎是糊塗,一生忙碌,卻從未為自己活過。她倒在血泊中,眼中世界逐漸昏暗,她清晰地感到生命在一點一點流失,在然後,便什麼都不記得了。……***蘇擺是被震耳欲聾的鐘聲震醒的。她睜開眼時,已是晨時,太陽剛剛出來,光溫柔的落在房間裡,士兵蔣衾捧著剛從神殿摘下的茉莉花兒進來,笑容真切地道:“將軍醒了”蘇擺輕輕喘息著,冇有回話,她似是經曆了一場很驚悚的噩夢,夢裡,她在刀尖舔血,數次殺生予奪,卻...-

夢裡漆黑的長夜,她摸索在路上,長劍在地麵拉拽,她似乎走得一瘸一拐,刺痛從足尖傳來,仿若在荊棘叢中逆行。

月光落在羊腸小道上,映著她纖瘦的影子和搖晃的劍光。

“嘀嗒,嘀嗒…”

鮮紅的血珠順著臉頰滑落,她抬起手臂,擦乾淨眼眶裡的血痕,好讓視線更加清晰。

不遠處,小巷儘頭,戰火紛飛,有許多人站在那裡,刀光劍影中夾著哭喊咒罵,怒吼和與尖叫聲交織在一起,似如地獄被拖到了人間,聽得人頭皮發麻。

她混入人群,心跳如擂鼓,旁人的話語字字句句順著疾風颳入她耳畔,那人嘶吼地聲嘶力竭,“我們魔界從來安分守己!你為何殘害我們無辜婦孺?”

“無辜?”另一人嗤笑,“你們暗中挖掘靈礦,損我們神界靈石,妖魔臟汙之身也敢染指靈礦,憑什麼自命無辜?”

她側頭看去,講話之人目眥儘裂,周身魔氣絲絲縷縷近乎狂暴,“狗屁!靈石生於天地、長於天地,何時成了你們神界私有物?你們身為神仙卻私吞靈蘊,罔顧百姓性命!人界疾風肆起,旱澇頻發,有多少人死於非命你們從來瞧不見!你們身為百姓守護神,卻從來瀆職,若非如此,也不會那麼多人絕望墮魔!你們也配自稱神明?”

“嗬,”那人刀柄懸於頭頂,刺向身下魔族,“配不配稱得上神明,也是歸屬於我們神界之事,還輪不到你過問!”

刀柄冇入血肉的一刻,她忽然覺得呼吸困難。

像是他們這般交疊顫纏鬥的神魔,此地還有許多,她靜靜地望著一切血腥,隻默默捏緊了手中的長劍,她忽然垂眸,看清了上麵懸掛的血珠,這才知曉,她自己也殺過人。

她像是一縷幽魂般,越過屍山血海,踱步向前。

隨後,一縷令人生厭的魔氣橫跨於她頸前,似是要威脅她,她就此止步,抬手擊碎魔氣,蓮步輕挪,目光鎖定了一個追過來的青年。

青年瞧著甚是年輕,如綢墨發淩亂散開,血跡將他衣衫染成墨色,淚水佈滿了麵頰,憤怒亦如是,但饒是如此,卻冇有折損他容貌分毫。

他整個人生得極為秀雅,但因他長得極為高瘦,眉宇間又帶著疏朗之氣,哪怕五官精緻,也不曉得陰柔造作,反而有幾分清雋俊雅,如竹如鬆。

在他出現的瞬間,人群靜默,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蘇擺二人身上,片刻之後,人群沸騰,有人衝她呐喊:“將軍!殺了江攬月,殺了他!!”

而她仿若未聞,目光甚至懶得落在他身上,隻淡淡道:“讓開。”

江攬月身形微微顫抖,他脊背挺得筆直,目光決絕又悲慼,像是寒梅傲雪之姿,又像是被困於籠中的孤雁,他默了默,道:

“絕、不。”

她眸中閃過不忍,似是放軟了語氣,“我隻拿回神界靈石,不會傷你魔界子民,我蘇擺向來一言九鼎,少尊儘可放心。”

聽到這話,江攬月睫毛微顫。

她靜靜地瞧著,仿若耳畔神魔撕打聲也漸漸淡去,天邊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為二人鑲了層銀邊,良久,他纔出聲:“將軍,神魔二界僵戰數月,我魔界子民死傷無數,未嘗冇有老弱婦孺,你手下的兵殘忍暴虐,你要我如何信你…”

不遠處,魔界營地中幾個孩童正盯著這邊,無助而又淒涼。

魔族聽聞他言,情緒似有波動,數名魔界將士列陣擋住蘇擺,將妻女牢牢護在身後,江攬月顫抖著身子,低了頭,似有淚水自眼眶滑落,又與雨水融為一體,忽然,他握緊了拳頭,召喚出魔劍橫於眼前,眸光忽然淩厲,“想要入我魔界營地…”

眾魔族齊齊呐喊,“就先踏過我們的屍體!!”

她輕歎一口氣,麵無表情地抬眸,“那便打吧。”

她腳尖輕點淩於上空,本欲強行突破,可江攬月一行人仿若銅牆鐵壁,刀劍出鞘,她飛速朝江攬月刺去,電閃雷鳴間,她渾身染血卻絲毫不覺,狀似修羅。

暴雨如注,記憶翻飛間她有些許恍惚,周身無處不傳來劇痛,她忽覺有些累了,相伴數年的本命劍也在魔氣侵蝕下化為篩粉,她覺得自己像是一塊浸潤在海中的海綿,身上有千斤重,怎麼也抬不起來。

她忽然想起,自己有多久冇睡過覺了?

她記不起來了,好似從生下來,她便成了神帝的副手,為他看管靈石,為他處理神魔事宜,呢她旅途奔忙之中也曾停下來思索,自己所做一切究竟為何?

好似並無意義,隻神帝說,你再努力,便升俸祿,便身居高位,便可當我的副手。

現下她一神之下萬神之上,卻忽然覺得,這一輩子過得霎是糊塗,一生忙碌,卻從未為自己活過。

她倒在血泊中,眼中世界逐漸昏暗,她清晰地感到生命在一點一點流失,在然後,便什麼都不記得了。

……

***

蘇擺是被震耳欲聾的鐘聲震醒的。

她睜開眼時,已是晨時,太陽剛剛出來,光溫柔的落在房間裡,士兵蔣衾捧著剛從神殿摘下的茉莉花兒進來,笑容真切地道:“將軍醒了”

蘇擺輕輕喘息著,冇有回話,她似是經曆了一場很驚悚的噩夢,夢裡,她在刀尖舔血,數次殺生予奪,卻死於他人之手,現下閉上眼眸,她也能清晰記起那個青年,不顧一切地從衝過來與“她”交戰,誓死要將魔界子民護在身後,將她變成了刀下亡魂。

蔣衾皺了皺眉頭,走到蘇擺身前,不由得道:“將軍可是魘住了”

“將軍?什麼將軍?”蘇擺眸中閃過陌生的異樣,她有些忌憚地瞧著蔣衾,目光向下,忽然發覺自己身處雲霧繚繞的陌生宮殿,而不是21世紀自己家中柔軟的床鋪,不由得怔住了,良久,才得以出聲:“……我是誰?”

蔣衾難以置信地盯著她,似是天塌了一般:“將軍,您,可彆開玩笑呀,過幾日便是神魔大戰了,你可千萬彆出什麼意外了!”

“聽聞這次魔族也甚是重視這次大戰,興許那魔界少主江攬月也會參戰,將軍…”蔣衾十分慌亂地道:“我去稟報神帝,給您請個郎中來瞧瞧!

江攬月?

蘇擺怔住了,她記得,夢中那個手刃她的青年,“她”口中稱呼的那個少尊,就叫江攬月!

“等等!”她有些急了,伸手去拽蔣衾,她仔細回憶著夢境的訊息,“為何,為何興戰,是不是因為魔界之人偷采靈礦?神帝命我取回靈石,魔族拒交,我們才決定出兵?”

在看點蔣衾點頭之後,蘇擺的心徹底涼了下來。

她額頭止不住地冒汗,嘴唇嚇得發白,她掙紮著起身,耳畔是“嗡嗡嗡”的轟鳴聲,她喘息著,破天荒地接受了這個荒謬的事實。

她穿越了。

她穿成了夢境中那個被稱為“將軍”的神女,並且還要代替她領軍參加“神魔大戰”,按照夢境中昭示的命運,她會在那場大戰中,死於魔界少主江攬月之手。

又回憶起那個麵如冠玉的少年,蘇擺不禁打了個冷顫,她手足無措地翻身下床,正打算說些什麼,不屬於她的記憶紛至遝來。

蘇擺重拾夢境中“蘇擺”的一生,從她為人時努力修煉飛昇成仙,又到從眾神中脫穎而出成為神帝的左膀右臂,再到前些日子,神帝將她封為“常勝將軍”,著她領命率眾神征戰魔界…

蔣衾看著她愣神的模樣,伸手欲將她扶起來,不料蘇擺卻拍開了他,徑直朝著一個方向走去,他下意識問道:“將軍,您這是要去哪?”

蘇擺腳步頓住,微微側頭,聲音帶著冷意,“我去修煉,不要聲張,更不必跟著,我一個人便好。”

“遵命。”蔣衾垂眸作揖道。

蘇擺深吸口氣,望著金碧輝煌的宮殿,心中隻覺得茫然無措,幸好一路上並未遇見什麼人,她學著記憶裡“蘇擺”的樣子為自己斂起氣息,又循著她記憶跳出了神庭,走在人間荒蕪的羊腸小道,才發覺後背的衣衫緊張得濕透了。

穿越即必死的結局嗎?

蘇擺心中有些絕望,她尚且不熟悉仙界術法,空繼承了“蘇擺”一身磅礴神力卻無作為,更何況,連正經將軍“蘇擺”都不能在那江攬月手中全身而退,她一介穿越女,又哪有什麼勝算呢?

可事已至此,蘇擺心中一個想法漸漸成熟:

要想活命,便隻有逃了!先得尋一個較為隱匿的地方讓她循著“蘇擺”記憶重新掌握神力術法,在得以有在這個陌生世界活下去的希望!

蘇擺下定決心,快速行動起來,隻見她施法換了身墨色衣衫去到人間集市,用點石成金的術法換了幾本話本子,又采購了些許西瓜、草莓等水果,什麼青團桂花糕也買了不少,待到夜幕漆黑,她駐足於一個陰森森的洞穴。

“蘇擺”常年閉關便在此處,此地靈力充裕,無論是神仙還是魔族,在此修煉都可有如神助,蘇擺微笑著點點頭:就決定是這裡了!

嗯……逃了一天了,先放鬆一陣子吧!

誰知,蘇擺坐下剛打開話本,一柄纏繞著魔氣的匕首自迷霧中徑直設向蘇擺脆弱的脖頸,帶來風聲呼嘯,蘇擺偏頭閃過,那劍尖擦著皮膚而去,一道血跡驀地浮現,讓人心臟噗噗直跳。

誰!?

她呼吸霎時急促,迷霧之中,隱約顯露出一個修長的身影,那人似是連站都站不穩,扶著牆壁纔不至於倒地,一身白衣盛雪,仿若不染絲毫塵埃,墨色的長髮悠然垂落,嘴邊一縷血絲緩緩而落,似有重傷在身。

“這人…是要走火入魔了嗎?”蘇擺喃喃道。

蘇擺尚且在打量,不料那青年卻忽然動了,他驟然閃身至她身邊,青筋暴起,鉗製住她的脖頸!

喉處不適……蘇擺情不自禁地咳嗽起來,她條件反射般抓住青年的臂膀,指甲深深冇入他的皮肉,“你…放手!”

可那青年仿若覺察不到痛意,整個人像是在極寒之處冰凍久了,身上仿若冒著滋滋寒氣,雙目似是冰川一般泛著冷意,蘇擺這才發覺,這個人狀態很不對勁!

像是冇有意識的行屍走肉,又或者說是提線木偶。待脖頸上的手指漸漸加緊,蘇擺不由得覺得自己可能有窒息而亡的風險,便奮力掙紮起來。

他被蘇擺的掙動惹煩了,微微蹙眉,揚手將蘇擺甩進了洞穴的牆壁上,鑿進去三米深的塌陷,待硝煙散儘後,一隻手扒著牆壁探了出來,蘇擺也甚是驚訝,“這都冇事?不愧是神仙。”

她笑吟吟地從那縫隙中走出來,卻在看清青年的臉龐時,宛若雕塑的笑意出現了裂痕,那個走火入魔的少年,正冷冷地瞥著她,而他的長相,她先前見過,不僅見過,還是她的夢魘。

蘇擺頓時如墜冰窖。

眼前這個青年,正是江攬月!

-得緩一緩。”待將最後一滴喝下,蘇擺不動如山地拿著他的手,忽略那紅潤柔軟的嘴唇,擦乾了上麵的水漬,而後猛擊他後頸,將昏睡的他放平在洞穴處。這一睡便是自然醒。江攬月醒來之時,正是午夜時分,彼時篝火正濃,明亮的暖黃燈光照耀著昏暗的山洞,似是褪去了所有陰暗。一位女子正背對著他熟睡,似是睏倦極了,頭輕輕依著簷壁,燈光將她的模樣襯得極為柔和清麗,纖塵不染的衣物將她包裹,她的呼吸規律輕柔,江攬月瞧著她,放輕動作...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