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初遇

26

暗中射出來幾支弩箭,直直地插入幾個黑衣人的身體。“郡主,您冇事吧?”冷言狂奔而來,蘇念晚簡直喜極而泣。“快,快去幫哥哥。”冷言帶來的都是蘇沉硯這些年精心培植起來的精英心腹,他們人數眾多,很快就將那些黑衣人製服了。“說,是誰派你們來陷害我家世子?”冷言手中的長劍抵在為首黑衣人的脖子上,怒目而視。黑衣人冷哼一聲將頭扭到了一邊。“很好,如果我是你,我也不會說。”蘇沉硯的手臂還在滴血,他走上前撥開了冷言的...-

“世子?”眾人停下腳步回頭來看,蘇沉硯暗釦在掌心的石子朝著挾持蘇念晚的人打了過去。那人猝不及防,下意識地鬆開了蘇念晚,隻見蘇沉硯身形一晃,將蘇念晚摟住後跳出了幾丈之外。蘇念晚剛剛纔為他縫合好的傷口又裂開了,傳來陣陣撕心裂肺的疼痛。然而此時蘇沉硯卻是麵不改色,在夜色掩護下眾人並未察覺他的後背已經被鮮血浸濕了一大片。“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眾多黑衣人相互看了看,隨即,為首的大漢爆發出了得意爽朗的笑聲。他扯下了臉上的蒙麵黑巾,舉著鋼刀麵目猙獰。“早就聽說蘇沉硯不但城府頗深,而且心思縝密,今天看來傳聞不假。隻可惜,你知道的太遲了。”黑衣人們紛紛亮出兵器,將兄妹倆團團包圍。月光照在冰冷的刀鋒上,折射出了一道道殺氣騰騰的光。蘇念晚的心止不住顫抖。“蘇沉硯勾結外敵行刺皇上,罪行敗露又越獄潛逃,實屬罪加一等。當場正法,以示國威。”一場腥風血雨的大戰,隨時都會拉開序幕。“怕嗎?”蘇沉硯的冰冷的目光注視著那群黑衣人,聲音卻很輕很柔。蘇念晚看著他的側臉,悸動不安的心忽然就平複了下來。她抓著蘇沉硯的袖子,嘴角噙著一抹淡淡的笑意。“哥,我不怕。”“好,跟緊我。”話音剛落,蘇沉硯先發製人擊出一掌,打開了包圍圈的缺口,他一把將蘇念晚拎起來推了出去。蘇念晚落在地上時,石子抵住手臂,隱隱作痛,她回頭看到蘇沉硯已經和黑衣人打作一團。蘇沉硯有傷在身,麵對圍攻逐漸力不從心了。蘇念晚急得滿頭大汗,隻怪自己從小不愛練武,到了關鍵時刻不但幫不上忙,還成了累贅。她艱難地爬起來,腦子快速思索之際,黑暗中射出來幾支弩箭,直直地插入幾個黑衣人的身體。“郡主,您冇事吧?”冷言狂奔而來,蘇念晚簡直喜極而泣。“快,快去幫哥哥。”冷言帶來的都是蘇沉硯這些年精心培植起來的精英心腹,他們人數眾多,很快就將那些黑衣人製服了。“說,是誰派你們來陷害我家世子?”冷言手中的長劍抵在為首黑衣人的脖子上,怒目而視。黑衣人冷哼一聲將頭扭到了一邊。“很好,如果我是你,我也不會說。”蘇沉硯的手臂還在滴血,他走上前撥開了冷言的劍,看著黑衣人的眼神陰鬱得彷彿能滴出水。“不過,你可以考慮回答我另外的問題。”黑衣人的身子一僵。“什麼問題?”“雇傭你們的人,是以什麼方式跟你們聯絡的?”剛纔和這些黑衣人交手的時候,蘇沉硯就已經察覺到,他們不管是配合的陣法還是武功,都和行刺皇上的刺客是同一路數。“是不是我如實說,你就放我走?”蘇沉硯流露出了譏諷的神色,“你說呢?”“既然都要死,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很好。”蘇沉硯眸光一動,所有人都看得出來他已經動了殺機,這些黑衣人都覺得頭皮發麻。然而,蘇沉硯卻轉身走向了蘇念晚。“有冇有受傷?”蘇念晚搖搖頭,她掏出手帕,默默地給蘇沉硯的手臂包紮。“哥,我……嗯……”蘇念晚的話冇說完,就感到眼前一陣眩暈,軟綿綿地癱倒在了蘇沉硯的懷裡。蘇沉硯抱著她,粗糲的手指輕輕撫過她嬌嫩的臉頰,閉了閉眼睛,低聲說道:“殺。”他並未回頭,身後傳來了兵刃紮入肌膚的聲音,那一聲聲絕望的嘶吼和呐喊,他彷彿看到了血流成河的戰場廝殺。“世子,從他們身上搜出來的。”冷言把一塊染血的令牌遞了過來。蘇沉硯認得,這是二皇子淩子旭府中的東西。“二皇子在朝中勢力薄弱,又不受皇上待見,看來,他是在為自己的將來謀劃了。”冷言手中的劍柄又握了握,凸起的青筋讓人能夠清晰的感受到他的怒氣。蘇沉硯蹙眉沉默,良久,他將蘇念晚交到冷言手中。“送晚晚回去,找幾個身手好心智高的兄弟,日夜在她周邊保護。”“世子,那……您呢?”冷言話一出口,蘇沉硯就投射過來了犀利的視線。嚇得他向後退了退,低著頭不敢再多問。“我要回牢裡去,這件事,還冇有結束。”冷言一聽,急得有些語無倫次,也顧不上會被責罰了。“世子,您好不容易出來了……乾嘛回去呀……他們擺明瞭是想置你於死地……您還回去送死?”“不回去,去哪兒?”“去投奔侯爺,然後……”冷眼冇有繼續說下去,蘇沉硯平靜的看著他,他不禁泄了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們要逃,能逃去哪裡呢?“看好晚晚,其他事你彆管。”蘇沉硯伸出手,為蘇念晚擦去了臉上的塵埃,強撐著重傷的身體回去了。蘇念晚醒來時已經是日上三竿,她發現自己躺在床上,猛然驚出了一身冷汗。“大小姐,您還好吧?”青淺焦急地守在床邊,拿著濕手帕為她擦拭汗水。“青淺,昨天晚上有冇有發生什麼事?”“有啊,太子說收到舉報,世子越獄逃離了,他親自帶人追了出去,聽說,還找到了好些屍體呢。”“那我哥哥呢?”“後來呀……奴婢聽說,世子就在牢房裡呢。太子自己也去看了,現在加強了守衛呢。”蘇念晚略微思索就明白了蘇沉硯的顧慮,眼下唯一的辦法,還是得救醒皇上。“郡主……郡主,您怎麼還冇起來呀。皇上的情況突然變得不好,太醫們用儘辦法了,您快去瞧瞧吧。”內侍太監站在門外焦急地大喊,蘇念晚顧不上梳洗,隨便拿了件披風就跑了出去。皇上的彆院之中,裡裡外外早已亂作一團。蘇念晚在老嬤嬤的指引下走了進來,她一看到皇上的氣色就心驚肉跳。她急忙上前把脈,臉色驟變。皇上他……居然中了毒。

-皮發麻。然而,蘇沉硯卻轉身走向了蘇念晚。“有冇有受傷?”蘇念晚搖搖頭,她掏出手帕,默默地給蘇沉硯的手臂包紮。“哥,我……嗯……”蘇念晚的話冇說完,就感到眼前一陣眩暈,軟綿綿地癱倒在了蘇沉硯的懷裡。蘇沉硯抱著她,粗糲的手指輕輕撫過她嬌嫩的臉頰,閉了閉眼睛,低聲說道:“殺。”他並未回頭,身後傳來了兵刃紮入肌膚的聲音,那一聲聲絕望的嘶吼和呐喊,他彷彿看到了血流成河的戰場廝殺。“世子,從他們身上搜出來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