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走到了河邊打算清洗一番。一張極為陌生的臉出現在了河麵上,臉的主人似張大著嘴,一會左揉揉臉,一會右摸摸臉。來回數次後,癱坐在地。短短一日,老天似乎又給她開了個玩笑。也好,薑執怎麼也會想不到,她會在另一個人身上重活下來。—————數日後,京城內。“聽說了嗎,聽說了嗎?顧家公子的屍首好想找到了。”“呸呸呸,彆瞎說。那不是顧家公子”“什麼”兩人越湊越近,聲音越來越小。宋聽靈自那日後便來到了京城。當日隻知對...-

第一章

這場春雨來得如此急驟,雨水似乎掩蓋住了一切。

宋聽靈此時已經發不出聲音了,即使可以,也大不過這天地。

她就要死了,死得不明不白,滿腔怨憤。

被殺的那一刻,心中的難以置信以及惱怒大於身體上帶來的痛感。

她怎麼也想不到有一天眼前相伴數年的人會親自手刃她。

她死死地盯著眼前人,問道:“為什麼要殺我?”

“因為你該殺。”薑執背對著她說道。

若說剛剛刺在身上的一道為致命一刀,那這句絕對更加的銳利殘暴,狠狠插在她的心上。

憑什麼該殺,她何錯之有?縱她非大善之人,但此生無愧於天地,更無愧於他。

她好想活下去,可她的氣息已經微不可聞了。

薑執等了很久,長夜慢慢,每逢此時,他都需要借酒來等待對方氣息的斷絕。

不是厭惡,也不是憐憫。他冇有心,他的心早已給了另一個人。

而眼前相伴數年的人,也不過是為了找到心中之人。那個人早就告訴他此人極有可能會是那雙魂之體。他說隻要幫他找到,他保證渺渺可以被帶回來。

哪怕有一絲可能,他都要試一試。

今夜,他看著氣息又漸漸恢複,他顫抖地摸向本應該停止卻仍在跳動地脈搏。

眼中那些曾被掩埋的執著與瘋狂開始顯現,如雷徹夜閃爍。

而數裡外,原本該荒蕪人煙的樹林中,一位帶著白色帷帽的女子暈倒在地。

經過一晚夜雨的洗刷,枝頭嫩葉,綠意盎然。

“姑娘,姑娘,醒醒,快醒醒。”宋聽靈在這一聲聲的呼喚中醒了過來。

剛睜開眼睛,一聲驚呼如雷貫耳,徹底驚醒了她。

“呀,姑娘,你終於醒了。”蒼衫男子望著眼前呆愣愣的宋聽靈,心想著這姑娘大概是被哪個負心漢給拋棄了,否則怎麼會孤零零地昏倒在此。連帶著眼神也多了些憐憫。

此時,宋聽靈正沉浸在她重生了的巨大震驚之中。

她居然重新活了下來。她居然活了下來。

她要好好活著,她要把薑執給抓回來。然後,然後——等等,她的衣服怎麼冇有血。

宋聽靈跟瘋了一樣,不停地翻看自己的衣服,渾然忘記了身邊還有一個人的存在。

蒼衫男子看這姑娘瘋了般什麼,不忍道:“姑娘,彆找了。你的情郎——。”

什麼,情郎?宋聽靈終於抬起了頭,看到了對方儼然是把她當成了被心上人拋棄的可憐人啊。

“敢問閣下是。”宋聽靈打斷了還未出口的話。

“我叫顧方,姑娘不必害怕。今早路過此地時,發現姑娘正昏迷於此,吾家主管特令我在此等候姑娘醒來。”說此,顧方猶豫了一下,方道:“敢問姑娘這幾日可否見過兩名男子。”說罷,竟拿出一張畫像。

旋即搖了搖頭,一位被情郎拋棄的女子哪還有心思注意彆的男人,儘管我們家少爺玉樹臨什麼來著。

宋聽靈望著畫像,其中一位身著白月錦袍,眼弧略彎,一副笑眼分明,極是溫暖和煦。而另一位,端看著亦是極容易接近的,隻是——

宋聽靈遲疑了一下,隻見她手指開始相交相錯。短短數秒,宋聽靈神色驟變。

顧方見此,心不由得一緊,問道:“姑娘可是見過我家公子?”

自然是冇見過的。隻是另一個人觀麵相,略是奇怪。多年地卜算,直覺他有問題。

這一算,還真有問題。畫上之人竟與她身死有關。

臉上的神情稍微緩和,宋聽靈朝他搖了搖頭,說:“顧小哥不必驚慌,剛剛見到畫像,又想起那冷心冷情的情郎。”說罷,眼角竟是泛起了微紅。

多年與不同的人相交往,宋聽靈早已是察言觀色的好手。

顧方驟紅了臉冇在繼續追問,幾番想要張口,卻始終冇有說出。

宋聽靈正想追問他家公子發生了何事。

此時,空中竟飄起來紅煙。那是顧家特有的紅煙。它的出現,想必顧管家那裡出現了什麼狀況,竟向主家那邊發出信號。

宋聽靈見顧方正盯著空中紅煙,料想與他家公子有關。遂道:“顧小哥若有急事,不必在此處耽擱。”

那顧方自是想走的,顧家少爺的安慰關乎著他的下半生。況且,顧少爺也是極好的人。

然而,走時,卻仍還是心生憐憫朝她說道:“姑娘若是走不出去,可在此等候”

宋聽靈心中不由一暖,朝他點了點頭。

待對方走遠,宋聽靈走到了河邊打算清洗一番。

一張極為陌生的臉出現在了河麵上,臉的主人似張大著嘴,一會左揉揉臉,一會右摸摸臉。

來回數次後,癱坐在地。

短短一日,老天似乎又給她開了個玩笑。也好,薑執怎麼也會想不到,她會在另一個人身上重活下來。

數日後,京城內。

“聽說了嗎,聽說了嗎?顧家公子的屍首好想找到了。”

“呸呸呸,彆瞎說。那不是顧家公子”

“什麼”兩人越湊越近,聲音越來越小。

宋聽靈自那日後便來到了京城。當日隻知對方是顧家,但不知具體是哪一家?

她這幾日便坐在茶攤上打探訊息,順便去幾家打探。

恰逢顧家一眾回城,她看見了那日地顧方,她跟隨而上,當即便確定下來。

今日,她便來到了顧明川顧大人家。

宋聽靈攔截了一位正要出門的顧家家仆,語氣頗為慎重地說:“告訴你家大人,我見過你家公子。”

若說平時,小廝必定當著是玩笑話。隻是如今,公子已消失許久。若是這位姑娘真見過公子,因他耽擱了,那後果不堪設想。

小廝縮了縮脖子,說:“姑娘,我這就告訴我們家老爺。”旋即,跑了回去。

未過多久,一位管家領著宋聽靈去見了顧家老爺。

“這位姑娘,聽小廝說姑娘你見過我家公子,我家老爺有請。姑娘快請進。”

宋聽靈一進正廳,便看見顧老爺端坐著,手中正握著一杯茶。

“姑娘不必客氣,快請坐。姑娘若是知道什麼,還請一一相告。若是找到我那不成器的兒子,必有重謝。”顧大老爺話雖客氣,打量的目光卻十分犀利。

宋聽靈心道顧大老爺臉色憔悴,必已為顧公子操勞奔波許久,今日所見卻不失陣腳。

然而,宋聽靈卻也並不慌張,從容不迫道:“此番先容我向顧老爺致歉,我其實並未見過顧公子。”

宋聽靈停頓一下,見對方並未動怒,又道:“前些日子,我昏倒在京城方圓外的一片樹林裡,恰逢得顧小哥相助。醒來後,顧小哥向我打聽了顧公子的行蹤。我自是未見過的,隻是在下不才,曾學過卜算之術。因得顧家相助,若是顧大人同意,可否讓在下報答一番。”

顧老爺並未當即同意,而是喚了一旁的管家去覈對這一事。

待管家在此過來,顧老爺神色有些許緩和。

“聽姑娘所說,姑娘如今前來是想報答顧家。隻是,我如何能信得過姑娘你呢?”

“貴家公子已消失數久,顧老爺心裡恐怕也越來越不抱希望了。既如此,何不多走一條路試試呢?”宋聽靈依舊不急不慌。

“好。正如姑娘所說,我多走一條路又何妨。”顧老爺即刻朝身旁管家說道:“從今天開始,這位姑娘有什麼吩咐,你們照做便是。”

說罷,管家便站在宋聽靈身前。

管家本想著大乾一場,而宋聽靈卻並未吩咐什麼。

“不著急,先請顧大人講一下您是怎麼發現顧公子消失的。”宋聽靈問道。

顧大人先是哼了一聲,方道:“我這兒子真真是一心隻讀聖賢書,兩耳不聞窗外事。到了該出仕的年齡,他一心要去看蒼生。”

又含恨道:“我自是不同意的,早早便將他關禁閉。不多時卻來了一個小兒,正是畫像上的另一個人,名叫杜景忻。此人極易迷惑彆人且武功極高,我那兒子聽信了他的讒言,某夜便被杜小兒給拐走了。”

顧潯是不是被拐的就不好言論了,但此番他卻是是極為凶險,稍晚一步,性命恐不保。

“顧大人此番尋找顧公子片不容緩,煩請這位管家今日通知所有人凡一入夜,隻能待在屋子裡。再準備兩柄蠟燭。”

夜半

此夜無星,陰雲密集。

萬家已眠,獨一家仍是燈火通明。

然而,屋內卻十分寂靜。坐在桌前的婦人時不時雙手合閉,垂頭喃喃道:“保佑我兒。”

婦人身旁正是一同同坐的丈夫,此刻正皺著眉,盯著窗外,不知思索在什麼。

此二人正是顧家夫婦。

屋外守夜的丫鬟也一動不動地瞅著門口。

相對於此,前院的一間廂房格外晦暗。

地麵上的影子,加之月光的照耀下如同一幅水墨畫,流動卻又靜止。

突然,一陣長風襲來。

床前的兩柄燭燈將熄不熄,流光紗帳與站立之人帷帽下的白紗相接,女子白皙的麵容此時若隱若現。

鈴鐺聲隨女子地搖晃而響。不多時,待那女子停下手中的動作,那鈴鐺竟仍響了數久方停。

還未等宋聽靈離開,竹林卻傳來了腳步聲。

“誰?”宋聽靈大叫道。

-人身上。“兩間即可。”說話的正是顧大人的貼身管家,任宋聽靈再怎麼想,也想不到這位平時一步三喘的顧大管家,奔波數日後隻微微略顯疲憊。而旁邊略顯年輕的男子,身形健壯,身側佩戴一柄從未出鞘的劍。周圍人都稱他為無蹤。此時,著眼望去,唯有宋聽靈被雨水打濕的略顯狼狽。不過,宋聽靈並不著急去收拾乾淨。今夜來此不光是為了休整避雨,幾日前卦象指向了聊城。而此地恰逢離聊城不遠,說不定能打探到一些訊息。是以,想和這位老...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