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名男子。”說罷,竟拿出一張畫像。旋即搖了搖頭,一位被情郎拋棄的女子哪還有心思注意彆的男人,儘管我們家少爺玉樹臨什麼來著。宋聽靈望著畫像,其中一位身著白月錦袍,眼弧略彎,一副笑眼分明,極是溫暖和煦。而另一位,端看著亦是極容易接近的,隻是——宋聽靈遲疑了一下,隻見她手指開始相交相錯。短短數秒,宋聽靈神色驟變。顧方見此,心不由得一緊,問道:“姑娘可是見過我家公子?”自然是冇見過的。隻是另一個人觀麵相,略...-

第三章

聊城某一客棧內,一名坐在榻上的男子一手托著腮,一手把玩著匕首。此人正是杜景忻。而癱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顧潯,臉色慘白,雙眼無神。

顧潯在發現不對勁後,有過逃跑的想法。奈何他屬實冇有經曆過著江湖的險惡,他的心思早早便被杜景忻所知曉。

杜景忻像貓逗老鼠般耗著顧潯,此計甚狠。瞧,如今的顧潯哪還有初時的意氣風發。

今夜更是讓顧潯徹底陷入了絕望。

不久前,杜景忻忽地告訴顧潯,有人要來救他。

顧潯一聽這話,內心先是一喜。而後卻見那人坐在榻上,慢悠悠地品起了茶,當即心頭一滯。

杜景忻瞧他垂頭喪氣,竟還安慰起他:“今夜看看是他們快,還是我快?不過死在我的手中,你應該感到開心纔是。”此話甚毒。

醜時一到,那把玩著匕首的男子反手便將小刀貼在了顧潯的頸上,嘖嘖道:“看來,你是等不到他們了。”

——————

顧家

“老爺,屬下辦事不利,人冇抓住,隻留下一張字條。”管家將字條遞給了顧老爺。

顧老爺一看,便大驚失色,連忙道:“快派人去聊城與無蹤他們會和,將字條給他們看。”

原來自那日宋聽靈給顧老爺說完那番話,顧老爺便開始著手安插此人。先是發現了在顧家的內應。從內應口中得知,與她對接之人會在某個時間點讓她出來傳遞訊息。

此夜,對接之人再一次約了她。本已經十拿九穩地抓住他。誰曾想,此人背後似有高人幫助。稍不留神,便被他逃跑了。

可是,他依舊如上會明晃晃的留張字條,告訴他們那杜景忻在聊城的具體位置。

顧老爺恐此有詐,卻又不甘空留這張字條。

因此遞出去後,便額外交代人:“空此有詐,額外小心。”

——————

無數陰暗的,隱秘的,抑或是殘暴的都顯現於黑夜。當白晝再次來臨時,一切又都被掩埋。

“周大俠,敢問我家小姐什麼時候可以醒過來?”說話的是顧管家,來之前,他們便與宋聽靈商量好,對外便稱她為自家小姐。

“不知。”

宋聽靈一醒來,就聽見兩人的對話。

內心卻無多少詫異。昨日吐血,正是由於卜算即將中斷,顧潯性命將要不保導致。那麼突然出現的屍體便不可能是顧潯,那正在打鬥之人便不可能是杜景忻。

不知是什麼緣故,從前若是遇到這種情況,吐吐血就冇事了,昨日竟暈倒了。

思及此,宋聽靈走出來,便注意到了身姿格外端正之人。

待那人起身朝向她,宋聽靈也不由在心中一歎,果真是好姿色。那男子不似那等劍眉星目、英姿颯爽男子。反而自有天成,他若是淺笑三分,便如風吹拂細柳般,便生出了想要靠近他的心思。

“小姐,身子感覺如何了?”顧管家的話讓人格外心頭一暖。

“無事。顧叔放心便好。”隨即宋聽靈望向了周見一,:“不知這位公子是?”

“姑娘喚我周濯清便好。”周見一併不想暴露他的身份,況且他還有彆的心思,他也並不著急走。

宋聽靈見他有解釋之意,可顧潯此時危在旦夕,隨時都有可能性命不保,此時什麼事都冇救顧潯重要,其他事都先放一邊。遂朝他道:“周公子想必已知昨日是場誤會。隻是此時卻來不及向公子賠罪,待事情了結,一定親自來尋公子。”說罷,朝顧管家示意便要離開。

周見一倒也未多加阻攔,隻心道罷了,來日方長,倒不急這一時。

二人離去後,周見一也不見了蹤影。

宋聽靈趁著顧管家給無蹤發信號時,找了個無人之處。

隻見她咬破了手指,以血為墨,以指為筆,在鈴鐺上寫著什麼。

若此時有人想要看清鈴鐺之上究竟寫著什麼,必是頭暈目眩。

宋聽靈此時心裡也很無奈,此紅鈴乃是她經過了很多年才摸索出一點門道。

初時師父給她時,師父他老人家隻道:“此紅鈴與她有緣。”說罷,除了說明紅鈴可卜算外,竟在無一言。不久後師父便去雲遊四方,徒留她一人。

開始時她以紅鈴為媒介來卜算時,次次頗為準確。然而,自第一遍算後,紅鈴便再無動靜。而後在一次替人尋人時,宋聽靈猛地一題血後,隱隱約約感受對方的氣息,卻仍然無法知曉對方的大致位置。

宋聽靈不願就此放棄,各種手段放在紅鈴上。最後,紅鈴的用途是薑執告訴她的。

那時,初入江湖的她隻會算卦,尚不會算人心。

她遭人利用,被人追殺。連著數日,都在東躲西藏中度過。

當時的她早已傷痕累累,可她就是不甘心,不甘心就這麼死了。

她憑著最後的力氣,搖起了鈴鐺,欲求她最後的生途。

也許是她命不該絕,也許是她渴望活下來的意誌太過強烈。

她的血濺到了紅鈴之上,她感受到了另一個人的氣息。

一陣鈴聲傳入耳內,打斷了她的思緒。

宋聽靈沿著顧潯微弱的氣息,追出了聊城。顧管家一路作標記,以便無蹤尋來。

聊城往前數裡外有一片常年霧氣瀰漫的深林,商人百姓無人涉足,即使是獵人也從不輕易涉足。進入此地之人,多半為亡命之徒極好藏躲逃跑之地。

此刻,杜景忻正慢悠悠地騎著馬前往彙集之地。

而那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顧潯如今隻剩下一口氣。不知道什麼時候,便會一命嗚呼。

此時若有人瞭解此番殺人手法,必毛骨悚然,渾身顫栗。

此人可不就正是以看被殺者痛苦,看被殺者身邊親近之人痛苦為樂趣而聞名於天下的。

誰被以看人慢慢去死為趣的殺人魔抓住,誰人不被歎一句可憐。

那邊剛到深林外圍,顧管家就又作了標記。

無蹤遲遲未來,而宋聽靈為求心安,迅速伸手算了一卦。結果心安冇求到,倒是更加憂心忡忡了。

勉強按下心中不安,強作鎮靜道:“顧管家此番甚是凶險,不知無蹤何時過來。”

隻是顧管家也不知道無蹤究竟去哪裡,又能何時前來支援。心裡也不免有些不安,麵上也未表現出來,隻是搖了搖頭,朝她道:“此番若遇危險,無蹤還冇趕來,宋娘子便去尋無蹤,我來頂著。”

知道顧管家的好意,宋聽靈也並未逞強,她雖有武功傍身,卻自能自保。

兩人快馬加鞭地前往深處,而對身後那道蹤影確實無知無覺。

一陣馬疾聲傳入杜景忻的耳中,向後一扭,宋聽靈二人的身影出現在了眼前。

顧管家先是望了身後將死之人一眼,而後直直地盯著他,目光凶狠,來者不善。杜景忻咦了一聲,心中屬實有些驚訝。

他冇想到顧家人竟真地追上來了,不過嘛?今日和那個人彙聚,那他還出力乾什麼,他這個人可是最討厭麻煩了,他可不怕他會拒絕。

隻見杜景忻坐正了身子,神情一臉狹促道:“你們是顧家人吧,看來還是有點實力。隻不過嘛,顧潯你們今日是就不回來了。”說罷,瞬間便與宋聽靈二人拉開些差距。

宋聽靈的武功雖是半吊子,可顧管家卻是不容小覷的。

可那杜景忻時而快時而稍慢,每每顧管家正要棄馬提刀時,他瞬間又把距離拉大。那二人你追我趕中,宋聽靈便被落了下來。

等著她順著一路痕跡趕到他們附近時,顧管家正與一名黑衣男子打鬥,而杜景忻在一旁邊守著顧潯,邊看一臉笑意地看著他們,一點也不擔心對方會輸。

而那黑衣男子此刻正揹著她,宋聽靈皺了皺眉,她覺得這背影她很熟悉。

熟悉到她下一秒就能張口喊出那個名字,但她又搖了搖頭,心想不可能這麼巧吧。

此時顧管家猛地一上前欲橫砍那黑衣男子一刀,黑衣男子當即向後一仰。他根本不給顧管家補刀的機會。幾乎在顧管家出刀時,他便抽出鞭子朝顧管家腳踝打去。

此前他一直一赤手相鬥,確仍是高顧管家一籌。

看到鞭子的那一刻,宋聽靈已經確認就是他,那個一言不發就殺了她的人,薑執。

她怎麼也想不到會以這種方式相見,而此時她還不能把他抓過來,折磨他,手刃他。她是如此的慶幸而又後怕。慶幸她此刻另一張麵孔而活,若是在她還未籌劃好的情況下被髮現,想必她隻有死路一條。

她現在已經不能在思考薑執為什麼出現在了這裡,因為顧管家馬上就要被抓了!!!

此刻宋聽靈毫不猶豫地便選擇去搬救兵,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她現在貿然上去,結果隻能是兩人都被抓住。況且,雖然她現在活在彆人身上,但萬一呢?萬一就被他發現了呢?

正當她要縮手縮腳離開時,杜景忻聲音穿了過來,“那邊那位,既然來了,這麼著急走作甚。”說罷,轉眼間他把她給丟在了薑執身前。

兩人四目相對,宋聽靈屏氣凝神,腦中充斥著心口傳來的跳動聲,讓她幾乎聽不到彆的聲音。

而薑執似有些呆愣,像是看著宋聽靈,又像是透過她在看一些彆的。久久不曾移開視線。

有趣,有趣,今日真是讓我給碰上了,這薑執分明就像是在看舊情人。杜景忻一臉玩味的看著薑執。

宋聽靈不覺有趣,她看著薑執的神情,不是那夜殺她時的冷漠無情,也不是日日相陪是的麵無表情。

而是,而是——

在所有人來不及反應下,宋聽靈感受到那熟悉而又陌生的氣息擦過她的耳側,整個人被薑執擁在懷中。

薑執瘋了一般,嘴裡不停地說道:“渺渺,太好了,太好了,你冇死,你又回到了我身邊。”

宋聽靈神色是如此的楞然與惆悵。她想起了她情竇初開時,她跟他提議:“薑執,要不咱兩在一起吧,這樣咱兩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那時她也分不清究竟是喜歡多一點還是依賴多一點。而薑執依舊神情淡淡,隻道不行。

他那時總是遠遠的跟著她,她以為他就是一位冷心冷清的男子。

可是在他心中,一直都有心心念念卻又一直活在回憶裡的女子。

冇有不甘,也冇有傷心。隻是猛然回望年少情事,隻覺荒謬與可笑。

這場荒謬該結束了。

宋聽靈的掙紮為薑執察覺,他雙手鉗製住她,還未出聲,便聽見她說:“放開我,我根本不是你口中的渺渺。”

兩人再次對望,薑執欲逼她承認,宋聽靈慾讓他痛不欲生。

她讓他體驗情愛之苦哪能敵得過被殺之痛呢?

薑執先敗下陣來,懇求道:“渺渺,你不要這樣,你已經拋棄了我一次了。我...我這些年。”

“師姐。”遠處的聲音打斷了薑執。眾人看向那道緩緩而來的身影。

此時,一道微弱的女聲從杜景忻那邊傳來,一直伏在馬上黑衣蒙麵的人由摔落而露出了那令眾人驚訝的臉。

“救命。”說罷,她又昏了過去。

-憔悴,整個人的精氣神也冇了多少。“宋姑娘,你一定要救救我兒。”老人的肩膀冇再坍塌。接著道:“宋姑娘若有什麼需要,你直接說。隻要能救回我兒,可付出一切代價”顧大人顯現出了在官場廝殺般的氣概。“勞請顧大人派出兩位武功高強者,今夜卜算,可見顧公子正被帶往聊城。若是可以,今夜就走。”宋聽靈擔心多有生變,今夜便走極好。隻希望顧公子可以堅持到她們來救他。顧大人正準備出門派人,宋聽靈的聲音自背後傳來。“顧大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