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陰差陽錯

26

花了多少錢。林氿坐在兩人中間時不時吝嗇的說句好話,隻是多餘的勸架聲在兩人炮火互攻中顯得可憐渺小又無濟於事。最還是後李繪真搬出林誌和婚後和他白月光的點點滴滴後兩人沉默無言相繼摔門而去。這場鬨劇結束,自然也都忘了要送林氿開學報道這件事。得唄,一個人閒清淨。她這年高二,從錦城三中轉到現在的錦城一中,一中是錦城最好的私立,她爹媽一直嘮叨著說能把她送進來有多麼的不容易。她冇什麼感覺,倒是兩人的私生活玩得更開...-

夏日裡蛙叫鳥鳴,林氿覓著蟬唱向桓河走去,大清早本來就煩,吵個架更難受了。

開學第一天痛苦並亢奮著,本不至於苦喪著臉。

自林氿有記憶起爹媽感情就不好,平日都是各玩個的,你找你的小鮮肉我見我的白月光,吵架倒都是揹著林氿,不知道是不是還存活的小腦告訴他們對女兒影響不好。

今早上不知道挑了林誌和哪根筋,林誌和捅了李繪珍女士後宮窩一樣盤算著李繪真養了多少小鮮肉花了多少錢。

林氿坐在兩人中間時不時吝嗇的說句好話,隻是多餘的勸架聲在兩人炮火互攻中顯得可憐渺小又無濟於事。

最還是後李繪真搬出林誌和婚後和他白月光的點點滴滴後兩人沉默無言相繼摔門而去。

這場鬨劇結束,自然也都忘了要送林氿開學報道這件事。

得唄,一個人閒清淨。

她這年高二,從錦城三中轉到現在的錦城一中,一中是錦城最好的私立,她爹媽一直嘮叨著說能把她送進來有多麼的不容易。

她冇什麼感覺,倒是兩人的私生活玩得更開了。

林氿揹著書包在人群中悠悠,兩邊樹蔭落下的斑駁光影碎碎點點打在行人身上

林氿隨意的打量她旁邊路過的校友,可能處在最好的私立,校友們樹有積極正派的形象,她一眼掃過去竟都斯斯文文的抱著書走。

“咦?”林氿側過腦袋,怎麼還有群乾架的?

林氿好奇的朝著一中校門口邊走邊望,剛還矜持的文雅校友們像被拎著脖子的小雞仔縮著腦袋往校門裡鑽。

距離拉進,隻見準備乾架的兩方人馬頭頭站在中間,左邊的肌肉男提起袖子裝模作樣的蓄勢待發,右邊的頭頭把校服搭在肩上,最邊上還有氣得滿臉通暴跳如雷卻無能為力的保安。

林氿定了定神,看著左邊一群五彩斑斕的毛和右邊一群好學生打扮樣的校友。

林氿看著校友頭頭出神。

她一定程度上受了李繪真的影響,審美極其挑,眼前的少年搭著校服的手指骨節分明,青春期時的身影修長,小臂腿上的青筋若隱若現,襯的皮膚冷白,整個人透著違和的散漫,林氿覺得甚是好看。

林氿正閒得無聊,便歪著腦袋想方設法的想找空隙吃瓜,晃過某處隻見少年蹙著鋒利的眉眼,帶有攻擊性的眼有預感般的直直看向她。

林氿冇想到對方會直接看過來,愣了愣也冇想到該做什麼表情,好在對視了幾秒後他身邊兩個校友“陳七陳七”的叫著,也不知道說了什麼,少年先一步移開眼。

上一秒的壓迫感還在,很少有人看垃圾一樣看她,林氿覺得稀奇,看得跟認真了。

乾站了半天,林氿摸清了乾架原由。

看她像垃圾一樣的那男的,應該是叫陳七,冇鳥肌肉男他妹的花式告白,讓肌肉男的老妹高樂妍很是失落丟臉,肌肉男是來討公道的。

林氿看著肌肉男憤憤罵人,不停撈著袖子卻欲乾又止,叫“陳七”的那人跟罵的不是自己一樣,吊兒郎當的勾著校服立在那。

這男的心理素質真好,肌肉男不得氣壞出病來。

林氿想著想著,不合時宜的,笑出了聲。

林氿:“……”

路上的校友們都已經進了學校,隻剩下對麵的兩方人和第一天轉學報道就遲到的她自己。

清悅的笑聲出現在校門口顯得十分突兀,林氿十分想死。

她現在是真心實意的後悔來這湊熱鬨,捱了冷眼出了臭。

林氿想了想隻好裝作不好意思的低下頭,要訕訕一笑時餘光撇見對麵的陳七對著她勾了勾手指。

林氿默默:完雛子咯,不知道不良少年們會不會惱羞成怒的打人。

她也不能一直裝死,隻好一步頓兩步的向前走,同時琢磨著等下要是被暴打的話怎麼溜進學校。

林氿想聽聲辨情緒,豎起耳朵聽那邊的動靜。

“嗯,就她。”陳七的食指對準了她,朝肌肉男抬了抬下巴。

林氿不知道這人為什麼要指她,腦子跟進了大霧一樣,什麼?什麼我?

林氿一頭霧水,隻見剛跟陳七說話的校友也一臉呆滯,她選擇閉嘴。

那肌肉男不可置信,恨恨的颳了她一眼,帶著手底下一群彩毛離去,似乎是憋了口氣冇發出來。

林氿覺得莫名其妙,抱著手臂好像才反應過來。

“所以……你剛拿我當擋劍盤?”林氿回味起剛纔肌肉男看她的眼神,愈發覺得不對勁。

低磁的聲音勾起尾音“同學,你看戲不付錢嗎?”陳七好笑的反問。

……

林氿覺得這群人都有病,她纔剛來這地呢,這人就不知道怎麼敗壞了她的名聲。

林氿看了看錶,已經遲到了,不準備跟他們多廢話,於是麵無表情的拿著手機聯絡她這學期的班主任。

門外的校友們仍是一臉茫然的看著陳七。

“不是哥,你就讓她走了?不解釋解釋嗎?”靠陳七最近的校友望著林氿消失的方向,扒拉著陳七要去解釋清楚。

“有什麼好解釋的。”

“雖然你名聲現在挺爛的,但憑這張臉專一點也不是冇有迴轉餘地!”陸深痛心疾首。

陳七,一中風雲人物,平均兩個月換次女友,但是耐不住驚為天人的臉,無數顏狗前仆後繼的想跟他來場邂逅,高樂妍就是顏狗中的一個。

“反正都這麼爛了,再爛點也氣不死家裡那位瘋婆子。”陳七無所謂,若無其事的往教室走,開學第一天就這麼多破事,挺煩人的。

陸深一行人踱著步子追上他,“那那個妹子呢,我看她好像不知道怎麼回事吧?”

“她看齣戲我收點費怎麼了。”陳七想到剛毫不掩飾直勾勾看著他吃瓜的少女,不耐煩的薅了把額前的碎髮,罵道:“再說滾。”

陸深見風使舵,閉了嘴巴。

錦城一中有耳朵的人都知道高樂妍有個小混混社會哥,乖乖學生們哪見過這麼多色的毛,高樂妍仗著這層關係到處炫武揚威,欺負了挺多人也不怕有人報複。

高樂妍喜歡陳七都看得出來,上學期放假前高樂妍擺了九九八十一個心形燭光燈向陳七告白,結果陳七不吃這套,晾了她一晚上,那麼多好姐妹看著呢,她丟了好多臉。

高樂妍氣得到處為難人,冇辦法啊,陳七後台比她硬,隻有找其他人撒氣。

經過一個暑假的緩衝,高樂妍還是咽不下這口氣,於是求了她哥高輝好久高輝才答應帶人來壓壓陳七的勢氣,後台雖然大,但是這些養尊處優的小少爺們應該都會怕小混混的吧?

結果是,陳七這也不怕,在陳七眼中這就是群弱智在群魔亂舞。

高輝不敢真動手傷了陳七,他害怕自家老巢被陳七一鍋踹了。

於是一坨大肌肉男和一群彩毛對著幾個穿校服的學生動嘴皮子道德綁架。

事情解決丟個臉就算了,誰知陳七說自己有女朋友了,起初高輝是不信的,他妹妹怎麼可能蠢到彆人有女朋友還去丟臉作妖。

然後就是陳七急性發揮,隨意勾了勾那邊樹蔭下課都不上了看著他們的女孩。

“嗯,就她,我女朋友。”陳七說。

高輝眼見這女孩羞澀納納的走過來,這下理也冇了,隻能瞪著林氿氣鼓鼓離開。

其實陳七本冇有想編這個慌繆理由,他瘋起來不要命的,那群人乾不過他。

很久以後想來,許是因為桓糊的鱗鱗白光,也許是清冷注視著他的少女,反正到頭來,他就是選擇了她。

-氿無聊得眼珠子到處瞟,最後索性盯著遠處的一隻小黑狗,“小黑?大黑?”林氿無聊的猜著小黑狗的名字,不知道猜對了哪個字,小黑狗跺著腳直奔她來。林氿勾著指頭撓著小黑狗的下巴,小黑狗用前爪扒著林氿的衣服,正當林氿以為小黑狗被自己的親和力折服時,耳邊響起熟悉又陌生的解釋聲,“你身上應該帶了吃的,它聞著味就來了。”……“名字?”正所謂我尷尬,但不能讓你看破我的尷尬,於是林氿掐著腿平靜得問。陳七孤疑得看著她,“...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