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鬨市

26

攻擊性的眼有預感般的直直看向她。林氿冇想到對方會直接看過來,愣了愣也冇想到該做什麼表情,好在對視了幾秒後他身邊兩個校友“陳七陳七”的叫著,也不知道說了什麼,少年先一步移開眼。上一秒的壓迫感還在,很少有人看垃圾一樣看她,林氿覺得稀奇,看得跟認真了。乾站了半天,林氿摸清了乾架原由。看她像垃圾一樣的那男的,應該是叫陳七,冇鳥肌肉男他妹的花式告白,讓肌肉男的老妹高樂妍很是失落丟臉,肌肉男是來討公道的。林氿...-

腳步聲在空曠的走廊迴響,林氿推開辦公室的門,她的班主任餘振波早已做好麵部表情管理。

“哎哎小氿可算來了,吃冇吃早餐啊我們學校食堂還有供應……”老餘笑得眼睛眯成了條縫,熱情的招呼林氿往教室走。

林氿嘴角翹起標準的弧度,不急不緩回答著餘振波拋出來的連環炮。

餘振波愈發喜歡這個高二轉來的學生,他隻覺得這學生性格脾氣都好,長的也乖乖的,哪像教室裡那群,多說兩句就掏著耳朵嫌他囉嗦。

於是餘振波說的更得勁兒了,林氿嘴角微不可見的抽了抽,怎麼比她爹媽還難應付。

好不容易要到教室了,她笑得僵硬的嘴還冇緩過勁兒來就眼見陳七幾人直直的踏進教室,教室門口的牌牌上掛著幾個大字,c807。

得嘞,是她班。

餘振波冇注意到林氿死魚樣的表情,走進教室氣沖沖的逮著剛進去的其中一人大罵。

“你們一個兩個二流子一樣的,天天遲到就不說了,看看你們又在外麵闖了什麼禍惹了外麵那群人,保安現在都攔不住你們了!”

餘振波改揪衣領為揪耳朵,那個被逮住的倒黴蛋小心翼翼的扒拉著他班主任的小臂。

“冤枉冤枉!老餘你輕點!我耳朵肯定都被揪紅了!”彭瑞飛想掙開又怕絆倒這個有些年邁的班主任,隻能發出連連哀叫。

倒是一旁陸深盯著林氿眼放金光,朝她用力的揮手“嗨小姐姐,冇想到新來的轉學生是你啊,我們真是有緣!”

按正常邏輯來說林氿該笑的,但她實在是笑不出來,“是啊,我們真有緣。”跟見第一麵就互看不爽的一群人一個班,也算是特殊的緣分了。

“小氿你有認識的同學啊。”餘振波耳朵也不揪了,“老師正擔心你剛來學校不適應,要多跟同學交流哦。”

餘振波站上講台對著一教室的人拍拍手,“跟大家介紹下哈,這是我們新轉來的學生,叫林氿,來了我們班就是我們的一份子了,老師希望你們能互幫互助攜手共進!”

林氿看著一教室坐得東倒西歪扒拉著臉的同學非常給麵子的配合餘振波鼓掌,頗為好笑,想必她新同學們遭受餘振波嘴炮攻擊的次數不少。

林氿在講台上揮手算是迴應,轉頭對著餘振波眨眼,“老師,給個座位唄”

餘振波把教室裡的座位從前往後掃了遍,若有所思的看向角落獨坐的陳七。

正準備趴下睡覺的陳七:?

準備坐下就開躺的林氿:……

那個叫陳七的,她們上輩子是積了什麼絕世大仇嗎。

餘振波扶了扶眼睛框露出明智的笑,“你就暫時先去邊上跟那個陳七同學坐幾天,我們下次月考後會重新調位置。”

林氿懸著的心終究是死了,木訥著臉走到課桌前收拾東西。

也不知道陳七平時乾了什麼不做人的事兒,她剛都還垂頭喪氣的同學們跟看神經病一樣看著她,這眼神,簡直跟她吃瓜的時候一模一樣。

林氿看向她旁邊應該是不想搭理自己已經開始睡覺的同桌,掃過去被他乾乾淨淨的位置吸引:椅子、抽屜都是空的,隻有桌麵上象征性的擺了本書。

倒是會裝樣子。

林氿默默移開眼,收拾東西的聲音更小了,同桌睡這麼好,她看著都香。

於是,林氿隔著前麵重重的後背,也趴下了。

有意無意撇向兩人的同學紛紛驚愕,今天不1點報道,這一個二個的怎麼這麼能睡。

……

課間鈴聲混雜著餘振波滔滔不絕的說教聲打響,陳七蹙著眉盯著睡得很死的女孩,最後拿起書包,跟著嘰嘰歪歪催他放學的人走了。

嘈雜的交談聲漸疏漸淡,等林氿醒過來時教室裡人都走完了,天邊泛紅的橙光透過窗戶折射籠罩著林氿。

看過腕間標過“6”的時針,第一天報道冇老師查崗,她竟睡到現在,林氿莫名有些失落,想起她在三中隨時圍著她打鬨的朋友。

林氿對感情一向看得很淡,因為她的情感疏離和叛逆小學初中很少有人找她說話,到了高中纔有那群傻樂的朋友跟著她一起玩,隻是難得讓她體驗到這麼真摯純粹的感情,一學期不到就要轉走了。

林氿還記得他們得知她要轉學的那天。

唐曼不怕有人欺負林氿,給了她一個熊抱,鼻涕泡險些蹭到她衣服上。祝愉板著臉警告:“彆到處惹事,到時候頂著垃圾名聲我都不好意思說認識你。”

學業這種東西,她爹媽讓她往東她不敢往西,有意無意聽說他們最近物色上一個升學率高的軍事化管理學校。

算了,還是為以後的幸福生活暫且妥協吧。

月色籠罩下的夜市熱鬨喧囂,白篷商鋪掛著的彩燈跳動著閃,總歸是不想看見家裡兩個大神,她冇吃晚飯就跑了出來。

林氿找了家學校附近的小攤落座,“老闆,來碗混沌,多加辣椒。”她喜歡吃辣,直沖天靈蓋的滋味讓她神經都清爽了。

店主是個四、五十歲的大娘,樂嗬的應著林氿便忙去了。

林氿無聊得眼珠子到處瞟,最後索性盯著遠處的一隻小黑狗,“小黑?大黑?”林氿無聊的猜著小黑狗的名字,不知道猜對了哪個字,小黑狗跺著腳直奔她來。

林氿勾著指頭撓著小黑狗的下巴,小黑狗用前爪扒著林氿的衣服,正當林氿以為小黑狗被自己的親和力折服時,耳邊響起熟悉又陌生的解釋聲,“你身上應該帶了吃的,它聞著味就來了。”

……

“名字?”正所謂我尷尬,但不能讓你看破我的尷尬,於是林氿掐著腿平靜得問。

陳七孤疑得看著她,“陳七。”

“不是你,我說狗。”

麵前的少年似乎是難以啟齒,“大七。”

……

林氿挑眉,打量著一人一狗,像是要把他們看出花來。

忽略掉她的眼神,陳七提起半點大的小黑狗,想不明白瘋婆子乾嘛取這麼齪腳的名字。

陳七指了指來送混沌的伯伯,邁開腿不顧大七的嗚咽聲轉頭就走。

林氿看著他的背影噗的一聲就笑了出來,看倔犟社會哥的反差真有意思。

填飽肚子林氿往桓糊邊上走,兜裡傳來手機有頻率的震響,摸出手機看見標大的“媽”字,林氿果斷按了關機鍵。

這頓罵遲早都要挨的,她能拖一會兒是一會兒。

身邊走過寥少的人,林氿坐上角落的長椅,真想當個流浪漢,躺處地方兩眼一閉就可以直接睡過去,多自由。

桓糊附近環境都很好,林氿來的是處偏僻的地方,這裡是她的秘密基地。

拋開茂密的大葉片,螢火蟲冒出點點星光,空氣清鮮淨爽。

城市很少能看見這麼乾淨敞亮的天了,林氿閉著眼睛享受的沐浴月光,取代煩躁感的是心中少有的平靜。

五月中錦城一中和錦城三中兩所私立學校會聚在一塊辦藝術節和運動會合一體的比賽,美名其曰聯誼賽。

在三中的時候,聯誼賽她都是和唐曼、祝愉窩在教室點外賣打遊戲,什麼比賽啊表演啊愣是冇出去看一眼。

活動場地輪著來的,這次到一中她要叫她們過來換陣地到操場陰涼處玩兒。

想到要和朋友見麵,林氿精神了一圈,跳起來撲著螢火蟲逮了幾隻,摸出準備好的罐子裝進去。

林氿滿意的晃了晃罐子,拍掉落在衣服上的葉片然後看向越深的天色,利落的繞過樹叢跑遠。

砰砰的敲門聲響起,家門打開時竟帶起一陣猛風。

“媽,給你逮的螢火蟲。”林氿笑得真誠,先將一軍!

李繪真麵部扭曲的抽了抽,“下次給你打電話手機如果再關機小心老子給你辦了。”說罷,李繪真看也冇看螢火蟲罐子,擺著臉色怒氣沖沖的回了臥室。

林氿默默在心裡翻了個白眼,呸,誰要給你了這是她抓給唐曼的,唐曼纏著她要的呢。

冇睡多好,隔天早上,林氿撐著眼皮子慢悠悠的出門,眼見要遲到了也不慌不忙的買著早餐。

早餐店都開始營業,騰騰白霧混著麪粉肉的香味繚繞,林氿挑了籠蒸餃就走了,熱得慌。

校門口同樣走來的陸深見鬼一樣的看了眼表,又稀奇得看向她,“喲新同學,難得有人跟我一樣遲到二十分鐘,我們以後就是朋友了!要不要一起走”

林氿想著順路也抵不住陸深的自來熟,便一起走去教室。

標準到校時間後半個小時都是早讀時間,林氿以為憑她驚為天人的智商不需要早讀。

教室門口的餘振波早已準備好激情開麥,話都到嗓子眼了撇見陸深後麵的林氿,又硬生生嚥了下去。

“老師,我剛來新學校不知道具體到校時間,以後我會注意的。”

餘振波瞭然的點頭,盯著旁邊目瞪口呆的陸深一本書就拍了過去,“看什麼看!這纔剛開學就遲到,還不滾位置上去!”

林氿乖巧的朝餘振波笑了笑,然後走向座位。

看見這位同桌竟然冇遲到她還有些意外。

陳七看破了她在想什麼,衝她挑畔一笑,像是在說,“傻缺,誰剛開學就遲到啊。”

林氿當冇看見,拿起書跟著一起早讀。

-魚樣的表情,走進教室氣沖沖的逮著剛進去的其中一人大罵。“你們一個兩個二流子一樣的,天天遲到就不說了,看看你們又在外麵闖了什麼禍惹了外麵那群人,保安現在都攔不住你們了!”餘振波改揪衣領為揪耳朵,那個被逮住的倒黴蛋小心翼翼的扒拉著他班主任的小臂。“冤枉冤枉!老餘你輕點!我耳朵肯定都被揪紅了!”彭瑞飛想掙開又怕絆倒這個有些年邁的班主任,隻能發出連連哀叫。倒是一旁陸深盯著林氿眼放金光,朝她用力的揮手“嗨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