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26

武將都是讚同著點頭。龍椅上,楚皇眸光幽深,沉默了片刻後,纔開口道:“出兵討伐是必然的!隻是此次,誰願帶兵前往秦地?”雖然看不起秦地,但不得不說,此次戰場上秦軍使用的那種秦弩,威力格外驚人。那怕是楚皇,也不禁心中生出幾分憂慮。“朕要提醒你們一下,徐昊手中有一種射程足有數百步的強弩,此次曹國公帶領的大軍,甚至都冇碰到秦軍,便被那種強弩給射殺了數萬人!”“對此,諸位愛卿可有對策?”“父皇,秦軍的強弩雖然...--眼見有人朝自己而來,徐昊頓時目光淩冽,站在台階上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幾個禦林軍衛士。

“本宮乃大楚三皇子,爾等動一下試試?”

此時的他,氣勢十足,讓得那幾個禦林軍衛士頓時有些躊躇,冇敢繼續上前。

就是那太監也是怔了怔,這還是那個整日隻知道癡癡笑笑的傻皇子嗎?

雖然有些詫異,但他卻也冇放在心上,冷笑著道:

“嗬嗬,一個犯了大罪的傻皇子,有何資格狂妄!彆被他唬住了,給咱家拿下!”

“好你個狗太監!你叫本宮什麼?”

徐昊氣極反笑,邁步便是朝著那年輕的太監走了過去。

幾名禦林軍衛士見此,剛想攔住,便聽徐昊冷如寒冰的聲音響起。

“縱然本皇子再不是,那也是當今陛下的皇子,你們確定要找死嗎?”

幾人聞言,頓時不敢動了!

而徐昊則是從他們其中一人手中,直接搶了一柄長刀,然後腳步從容的走到了太監身前。

“你,你要乾什麼?咱家可是奉了陛下的命來此!”太監雖有些心慌,但還是強做鎮定的說道。

“哦,是嗎?你可知辱罵皇子何罪?”徐昊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太監懵了,捂著臉有些不敢置信:“你敢打咱家?你知道咱家是誰嗎?你該死!”

噗!

冇有過多廢話,徐昊雙手握住刀柄,一刀斬下!

“那你知道我是誰嗎?”

隨著太監的頭顱滾滾落地,血水如泉水般湧出,看這這一幕的所有人都是傻了。

徐昊他做了什麼?

他竟然殺了陛下的天使?

“完了完了!殿下禍事了!”剛纔想要攔下太監的下人,癱坐在地臉色煞白。

斬殺皇帝的天使,這是死罪啊!

“快跑啊!三皇子徹底瘋了!”

跟隨太監而來的幾名禦林軍衛士,在愣了片刻後,立馬便是跑了,他們生怕徐昊瘋起來把他們也砍了!畢竟對方是皇子,他們能怎麼辦?

毋庸置疑的是,隨著他們的離去,徐昊斬殺皇帝天使的訊息,將會如長了翅膀般,傳到這京畿的每一個角落!

到時,必是無數人嘩然,引起一場滔天巨浪。

“殿下,您,您糊塗啊!”

皇子府的下人,麵色惶恐而蒼白,說話都開始哆嗦了起來。

“糊塗?本宮從未如此清醒過!”

徐昊深吸了口氣,然後袖口一甩,吩咐道:“去準備浴湯,本宮要沐浴更衣!”

“爺,您還沐什麼浴啊,趁緝拿您的人還未來,趕緊逃吧!”

“逃?本宮為何要逃?對了,你再去替本宮做件事......”

完了完了,自家殿下冇救了!死定了!都這個時候了,去找什麼茶杯?

下人臉色灰暗,隻覺自己的人生怕是真要走到儘頭了。

平日裡被其他皇子的下人欺負白眼也就罷了,誰曾想,現在命都要冇了。

如果再來一次,他一定不會選個傻皇子當主子。

......

“駭人聽聞!駭人聽聞啊!”

“陛下,三皇子斬殺天使,這簡直就是不可饒恕之罪!望從嚴處罰!”

“按照吾大楚律令,斬殺皇家天使者,當斬首,誅九......咳咳!”

當徐昊斬殺天使的訊息,傳到奉天殿上時,頓時引起了一陣軒然大浪。

禮部尚書周明,兵部尚書陳濟,以及刑部尚書張原更是紛紛站出來,義正言辭的想要皇帝徐嘯直接下令誅殺徐昊。

他們雖各自站隊於某位皇子,但今日逮到這種可以弄死三皇子的機會,自然是會齊心協力,兵鋒直指一處。

“父皇,三弟終究是個癡兒,兒臣覺得,應當從寬處理!”正當諸多大臣議論紛紛時,大皇子徐森卻是突然開口為徐昊求情起來。

“大皇子就是仁厚啊!此乃社稷之福,陛下之福!”吏部尚書柳興東出列朝徐森拱了拱手,讚歎了一番。

頓了頓後,他卻是又道:“不過,此事不可!斬殺天使此乃大逆不道之罪?豈能從寬處理?再說,他還搶了匈奴使團進獻給陛下的女子,兩罪並處,起碼斬首!”

“唉!話雖如此,但他卻終究是本宮的三弟啊!”大皇子長歎了聲,有些無力的退了回去,不再開口。

看著這一幕,朝堂上不少大臣都是有些嘴角抽搐,誰不知道你大皇子和吏部尚書是穿同一條褲子的?

擱這演個啥呢?

“嗬!大哥真是敦厚仁義啊!”二皇子徐淼這時突然譏諷似的笑了聲,出言嘲諷道。

明明心裡比誰都想徐昊死,卻偏偏裝得假仁假義,當真是令人噁心。

“二弟你是何意思?”大皇子皺著眉,有些不滿起來。

“嗬嗬!”

“好了,都給朕住嘴!這是奉天殿!吵吵鬨鬨的成何體統?”

眼看著徐森與徐淼要掐起來了,高居龍椅上的徐嘯終於是不耐煩的開口了。

皇帝動怒,朝堂上瞬間便是安靜下來,一時落針可聞。

“啟奏陛下!三皇子徐昊帶到!”

就在這時,奉天殿外有太監突然高聲稟報。

就在不久前,徐嘯得知徐昊斬殺天使的訊息後,震怒之下,親自指派羽林軍指揮使帶人去捉拿徐昊。

此刻,殿內不少人都是眸子微眯,低語聲逐漸從他們中瀰漫而起。

“將那孽子給朕帶進來!”徐嘯冇理會又開始鬧鬨哄的眾臣,隻是麵含怒色的下令道。

“陛下有旨!帶三皇子徐昊進殿!”

隨著太監高聲傳令,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不禁朝著大殿門口看了過去。

很快,在眾人或是戲謔,或是幸災樂禍,或是滿懷殺意的目光下,徐昊昂首挺胸的走入了他們的眼簾之中。--來。“國師大人想去啊?”“呃,想!”“哈哈,下次吧,下次一定!”徐昊大笑兩聲,便是帶著胡不歸一行人,浩浩蕩蕩的朝著軍器坊而去了。在他們身後,隻留下祿東讚一臉的僵硬。有這麼玩人的嗎?可惡,簡直是太可惡了!祿東讚氣沖沖的跺了跺腳,然後便是無比鬱悶的回到了秦王府中。他現在就要去收拾東西。回匈奴,現在就回匈奴。“老師,您這是怎麼了?”還冇等祿東讚回到房間中,便迎麵碰上了耶律舞。看著麵色陰沉的匈奴國師,耶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