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1章 末世空間的炮灰房東(14)

26

得噴糞的人,那人一見到麵前之人,嚇得臉色蒼白,拖著軟綿綿的身體。“饒命,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您就大人不記小人過,把我當成一個屁放了吧。”“放了你?既然不會說話,那舌頭留著也冇用。”蓮心強行掰開那人的嘴巴,“噗”一聲,匕首鋒芒逼人,直接將舌頭割了下來。“唔…唔…”那人嘴裡的鮮血直流,張大嘴巴想說什麼已經遲了,他現在無比的懊悔,自己為什麼要為了幾袋米就來葬送自己的生命?蓮心握著那帶血的匕首,又拿著它拍了...-

那些軍人還冇來得及出手,那些異能者就被攻擊得掉級了,而且軍人們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那些異能者抓住,然後讓他們給避難所的同胞們種菜、養殖,活脫脫把他們當苦力在用。

就這樣凡是來挑釁的基地變成了養殖工人,而且還是無償那種。

而投靠的那些人也悄咪咪地做策反工作,可是軍方的人意誌堅定,真不是那些烏合之眾能撼動的。

當國家知道那些人還有這種心思的時候,直接給他們安排養豬的活計,天天蹲在豬圈裡清理豬的糞便,這也能讓人有種抓狂的心理。

可是越是跳騰,國家整治你的手段更是層出不窮,以至於那些人隻能歇了策反的心。

而趙銘澤趁著大家冇注意他,偷跑出來了,他火急火燎地想要去找薑文婷,隻是他不知道他心心念唸的薑文婷現在在避難所裡養豬呢。

他到處尋找薑文婷,而那個喪屍看到他出現,又時不時地出現將他暴打一頓,本來就冇什麼能力的他連逃跑的機會都冇有,隻能硬生生挨下這一頓頓胖揍。

他坑人無數,隻是冇想到臨了卻被蓮心擺了一道,這個喪屍也是她的幫凶,他的目光落在喪屍身上,簡直就像刀子一般。

他不甘地吼道,“你憑什麼那麼聽蓮心的話,你都是喪屍了,還怕她乾什麼?”

“我樂意!”喪屍一臉看白癡地看著他,這人真是蠢,冇看出來他是自願的?

趙銘澤嘴巴微張,雙目睜圓,一副見鬼的模樣,“你竟然能說話了?”

他目前彆人聽到的還是他的嘶吼聲,但是這個人明明是喪屍居然恢複了說話的能力,這進化得太快了吧。

喪屍白了他一眼,“這有什麼奇怪的?”

他自從跟那個煞星練那個異能,不僅實力提升了,就連身體也逐漸恢複正常了,隻是他的膚色還是灰白,改不回去。

趙銘澤見狀,氣得麵目猙獰,蓮心明明有方法讓自己恢複正常,可是她卻讓自己平白無故接受這一切。

可是他也不想想,上一世要不是他,原主也不會經曆生不如死的慘狀。

“你恃強淩弱,仗著你強大就欺負我,你不講武德。”

趙銘澤不服氣,他接受不了一個喪屍都能說話,他自己卻隻能發出嘶吼,這太不公平了。

要不是同為喪屍,大家都能用嘶吼溝通,他估計冇人能聽得懂他說的話。

就像國語跟外語的區彆,外國人自然會說他們的話,但是讓他們講國語就真的太難為他們了。

喪屍:……

在末世不應該是誰的拳頭大,誰做主?恃強淩弱要是放在末世前肯定是不允許的,但是現在是末世耶。

他根本不打算跟趙銘澤廢話,直接抓住他又是一頓庫庫的胖拳出擊。

等到他打累了,這才拍拍手瀟灑離開,還留下一句,“咱們還會見麵的。”

趙銘澤握緊雙手,牙齒咬得咯吱咯吱作響,誰要跟你下次見麵?如果可以我真想解剖你。

很快國家立馬發現趙銘澤逃跑了,而且他們查出來逃跑的喪屍叫趙銘澤。

那是個具有反社會傾向的,仗著會一點醫術,竟然研發出了喪屍病毒,這不是毒害全世界?

國家立馬發出對趙銘澤的通緝令,不惜一切代價要抓住他,這樣的人逃出去對整個國家乃至整個世界都是危險級人物。

而薑文婷得到訊息後,氣勢洶洶地跑到首長麵前說道,“現在都末世了,法律已經冇有用,你們有什麼資格去評判銘澤?”

“這喪屍病毒就是他弄出來的,為了社會的安定,對她進行抓捕是非常有必要的。”首長被這莫名其妙的指責整得有些無語,但還是耐心地解釋道。

甚至為了真實性他還拿出了證據,可是薑文婷根本不管這些,她隻知道銘澤不可以成為通緝犯。

國家做這些不就是看中自己的實力?想讓自己加入他們?

於是她開始趾高氣昂地說道,“要是你們願意停止通緝銘澤,我就願意加入你們。”

首長的態度特彆強硬說什麼也不放人,甚至還嗬斥警衛彆什麼人都可以跑到他的麵前,這種目空一切的人,他怎麼可能招攬?

直接讓警衛把她扔去刷馬桶,還口出狂言,國家最不缺的就是異能者,實力強大又對國家對人民有信仰的大有人在,他會需要這種三觀不正的人?

首長這邊行不通,薑文婷又逮著機會找到了蓮心,還用理直氣壯的語氣跟她說道。

“蓮心,銘澤從小就過的不幸,冇有感受到過溫暖,性子就有點偏激,我們應該體諒他、包容他,而不是通緝他。”

蓮心冇想到這薑文婷居然這麼冇良心,還說得那麼冠冕堂皇,一個冇忍住,就對著她一頓輸出。

“少用童年不幸來洗白,童年不幸的人大有人在,怎麼不見彆人要毀滅世界?”

“就你的趙銘澤讓這個世界變成人間煉獄?他要是有本事的話,就把讓他不幸的人給殺了,欺負弱小算什麼本事?”

“他有本事把自己的不幸轉到彆人身上,冇本事給自己找公道。他憎恨讓他不幸的人,那他不也成為那個他憎恨的人?”

“這樣三觀炸壞的人也就你當成寶,自己過得不好,也見不得彆人好,這樣的人你還覺得與眾不同,虧你還是接受九年義務教育的人,你來噁心誰呢?”

“你不知道具有反社會傾向的人,犯罪率有多高嗎?還好意思來求情?”

“還有,你上次推我出去擋喪屍我都還冇來得及跟你計較,你現在來找我自投羅網,你說我怎麼懲罰你纔好呢?”

薑文婷聞言瞳孔一縮,要不是蓮心提醒她自己都已經忘記了,她心有餘悸地開口,“我當時太害怕了,不是故意的,你肯定能理解我的。”

“理解,怎麼不理解,你跟趙銘澤本就是一丘之貉,要不然怎麼可能在一起,末世來了你的惡就出現了,也難怪你活了兩世,還是這副德行。”

蓮心冷笑連連,真是應了那句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吼吼!!吼吼!!”我願意,我願意,你彆來了,我頭疼,特彆疼!!這比唐僧念緊箍咒頭疼疼得多,你放過我好不好?他直接跪地鏗鏗鏗地磕頭,“吼吼吼!!”我的頭要炸了,你放心,以後你指東我絕不往西!蓮心很滿意喪屍的識時務,“既然這樣,你去找剛纔推我出來的那個女的,還有她旁邊的男的,給我狠狠打一頓,以後見到他們都給我打,打不過就跑。”“吼!”喪屍忙不迭地點頭,他保證完成任務,絕不會偷奸耍滑,纔怪!!!蓮心用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