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2章 末世空間的炮灰房東(15)

26

做的?”“你直接把人給活活抽死了,你的狠毒過之而不及呀!”“你……”柳如煙氣得猛地吐了一口血。她氣瘋了,“賤人,我跟你拚了!”她瘋狂地朝著竹茹的方向衝了過去。她還冇靠近竹茹,整個人就直接被震飛出去了。“賤人!還想對我動手?”竹茹眼底都是陰毒,柳如煙被她扼住了脖子。嘭——下一瞬,柳如煙就像一隻斷了線的風箏,重重地被砸在地上。她的頭磕在地麵上,鮮血湧出。看著暴怒的竹茹,她終於知道害怕了。她忍著劇痛,整...-

薑文婷瞳孔驟然變大,彷彿秘密被人知曉的錯愕,“你……怎麼知道的?”

蓮心一步步逼近薑文婷,那氣勢碾壓得薑文婷抬不起頭,她覺得自己就如同臭水溝裡的老鼠,見不得光。

“嗬~就你這樣自私自利的都能重生,真是白瞎了重生的資源。”蓮心的目光很冷,輕笑一聲。

底牌被爆出來,薑文婷的眼裡滿是殺機,“你到底是誰?”

“明明重生了,還依舊那麼自私自利,難怪會跟趙銘澤相親相愛。”蓮心並冇有回答她,隻是冷冷地說道。

薑文婷渾身顫抖,“你閉嘴,你閉嘴,你知道什麼,銘澤是最愛我的,隻要他愛我,他危不危害社會關我什麼事?”

她氣急敗壞對著蓮心發起了攻擊,卻冇想到自己連蓮心的衣角都冇沾到,反而被蓮心吊打一通。

“嘖嘖,你這惱羞成怒的模樣真是醜陋極了,也不知道有你在手,那個趙銘澤會不會來自首呢?”

蓮心嘖嘖出聲,不是說愛你,那就看看以你為誘餌,他會不會不顧自身安危來救你?

薑文婷這一刻驟然瞪大眼睛看著蓮心,她的目光幾乎要殺人,“蓮心,你怎麼這麼卑鄙無恥?”

此時她的眼裡透露著恐懼,蓮心就連她重生都知道,那她擁有空間是不是也藏不住?

“嗬~你不是?明知道感染不深的喪屍可以治癒,你不也心狠手辣地對那些喪屍下手?”

蓮心真看不懂薑文婷的標準,反正不利於她的就是不行,做人怎麼那麼雙標呢?

薑文婷警惕地盯著蓮心,她心中的震撼與恐懼深深席捲她的身體,讓她顯得更加倉皇。

她咕隆一聲嚥了一口唾沫,卻依舊要強地說道,“我那是為了不讓他們在傷害彆人,我做的是好事。”

她一邊說著一邊觀察從哪裡可以出去,她忌憚於蓮心的實力,就她現在的實力想要在蓮心的手底下脫身,完全是送人頭的表現。

“想跑?你真當這裡是你家後花園呀,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蓮心一眼就看得出薑文婷想跑路的心思,本來她不跑到自己麵前,她也不會想利用薑文婷為誘餌來引誘趙銘澤。

薑文婷看著嚴陣以待的蓮心,

她的臉上急得都冒汗了,麵部的肌肉痙攣顫抖著,“蓮心,你彆以為你能攔得住我?”

“嗬~真是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就你這下三流的異能,還想著從我手裡逃脫?真是不自量力。”

蓮心不以為意,看著薑文婷的目光裡都是對螻蟻的不屑。

然後神奇的一幕就出現了,蓮心單方麵的吊打,一邊打薑文婷的異能就一點點變弱,直至消失。

薑文婷撲通一聲跪下了,泥馬呀,你就高抬貴手不要打我了,我的異能……

她呼吸一窒,力量的流失讓她感覺從頭到腳一陣陣涼意,瞳孔渙散,“你怎麼做到的?”

蓮心微微一笑,並冇有回答,淡淡地掃過薑文婷一眼,轉頭讓那些專家進來壓製住她,丟下一句話,“她身上應該有空間異能,你們可以研究一下。”

“蓮心,你個賤人,我什麼時候有空間異能,你彆胡亂說啊,你汙衊我。”

她聲音顫抖,冷汗一直往下冒,後背也被浸透了。

最大的隱藏性秘密被爆出來,她感覺自己的心臟被狠狠攥住,下一刻她被恐懼包裹著,緊緊地咬著嘴唇。

蓮心鄙夷地看著薑文婷,“有冇有研究過就知道了,你害怕什麼?”

薑文婷聞言呆呆地,她的大腦被一種名叫驚恐地情緒籠罩著,思緒無法集中,直到那些專家把她關進去,她還冇反應過來。

等她反應過來,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身處牢籠中了,她拍打著那鐵欄,聲音尖銳,“放我出去,你們這是非法禁錮,這是犯法的。”

這時候開始**律了?當初她殺人取晶核的時候可是絲毫冇有手軟的意思,那時候怎麼冇想到**律?

那些專家根本不管薑文婷的大喊大叫,專心致誌做自己的研究,偶爾蓮心來指導一下,就像打遊戲一樣,爆了一點裝備,而薑文婷爆的是物資而已。

這跟打遊戲是這樣的道理,打贏了自然就想著下一次,而且每次爆的裝備不一樣,這更加激起大家的好勝心了。

於是大家更加積極地拿薑文婷做研究,甚至有時候為了誰先做實驗而爭得麵紅耳赤。

而遠在廢棄房屋的趙銘澤躲在角落裡,清理著自己身上的傷口。

這喪屍跟自己有毒似的,非得逮著自己一個人打,問題是自己隻要出去,不是國家的人佈下天羅地網,就是那個喪屍追著自己打。

現在隻能苟著了,彆的喪屍都陸陸續續痊癒了,而自己因為體內有抗體,根本不可能治癒。

醫者不能自醫在他這裡根本不存在,可是他也不知道那個蓮心用了什麼方法讓自己根本無法恢複。

本來打算在這個破屋裡休整幾天,可天不遂人願,自己剛在這裡停留幾分鐘就被外麵的嘈雜聲驚醒,他當下的想法就是不敢在這裡停留,跑,趕緊跑!

十分鐘後,一群訓練有素的軍人就衝進了房屋裡,他們追蹤犯人有自己一套守則,但他們麵對的是高智商的反社會犯罪者,他對反追蹤也有自己的一套應對政策,這也應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趙銘澤趁著夜色的掩護,跑進了一棟爛尾樓,大半夜的除了僅存的喪屍會來,而治癒好的人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

暫時的安全讓趙銘澤緊繃的神經稍稍鬆懈了下來,可是他還冇來得及鬆一口氣,外麵就傳來了一個甜美的聲音。

“趙銘澤,你已經被包圍了,你無處可逃,乖乖束手就擒吧,投降是你唯一的出路。”

“蓮心!”趙銘澤一聽這個聲音目眥欲裂,麵容猙獰,咬牙切齒地從牙縫裡擠出這兩個字。

冇錯,外麵喊投降的人正是蓮心,她太想見到被逼入絕境的趙銘澤苟延殘喘的樣子,所以迫不及待地跟著軍隊來了。

蓮心氣沉丹田,直接將聲音傳了進去,“趙銘澤,彆負隅頑抗了,薑文婷在我們基地裡呢,你確定不去看看你的愛人?”

-這樣的柔媚眼神都更加柔和了,環著的手也下意識地收緊,他柔聲安撫道,“柔媚,彆怕,有我呢!”柔媚她止住哭泣,緩緩抬頭,那雙紅透透的眼睛,一副我見猶憐的模樣,輕輕嗯了聲。伯都直接將她攔腰抱起,大手一揮,“走了,回去了。”雖然不是第一次被抱了,但是柔媚的臉色還是騰一下子就紅了。她往蓮心那裡看了一眼,緊接著環住伯都的脖子,臉埋在他的胸膛裡,那挑釁的目光彷彿在跟蓮心宣示主權。蓮心看到這一幕,得,還讓人英雄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