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3章 末世空間的炮灰房東(16)

26

現在思緒混亂,腦子裡都是兩個小人在打架,她一直無法集中精神,手指不停地摳著自己的衣服,時不時又望著門口。伯都一回來就看到這樣的柔媚,嚇得不輕忙開口,“柔媚,你怎麼了?”一道耳熟的聲音響起,柔媚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甩了甩頭,把那些複雜的思緒趕走,這才勉強擠出一個難看的笑容,“我冇事!”伯都心下有些怪異,臉色有點異樣,平時柔媚可不是這個樣子的?這是什麼情況?他突然想起想到了什麼似的,再次說道,“柔媚,之...-

一聽到薑文婷,趙銘澤的心裡就升起一絲著急,小婷落在蓮心的手裡,那還了得?照她的行為做法,很有可能會讓人研究小婷。

不行,他必須要救小婷,可是要怎樣做呢?現在自己被團團圍住,要怎麼脫身?

“銘澤,你不要出來,趕快逃,他們不敢殺我的。”薑文婷著急的大喊,要是銘澤也落網了,那還有誰可以救她?

趙銘澤聽到這話,心頭一暖,他就知道他看上的女人不會讓他失望的,她還是在乎他的,不然肯定會讓自己救她而不是讓他逃跑。

蓮心掃過薑文婷一眼,這個女人說得對,他們是不可以輕易殺人,但是折磨人的手段自然也不會少。

蓮心見趙銘澤遲遲冇有動靜,又繼續放大招,“趙銘澤,你再不出來,我可是要拔你薑文婷的手指甲咯。”

不僅趙銘澤大驚失色,在場的人也是如此表情,大家活脫脫用看反派的眼神看著蓮心,甚至有的還好心勸道,“蓮心,你這樣會不會太過分了?”

“我們不能用常理去瞭解一個反社會人格的趙銘澤,說不定他就恐懼這一點呢?”蓮心不以為意,擺了擺手說道。

眾人點了點頭,也認可這個說法,薑文婷心裡有種嘩了狗的感覺。

這麼理直氣壯的折磨她,竟然冇人願意替她出頭,這些人的道德倫理都去哪裡了?不是軍人那正義感呢?

“蓮心,你個賤人,你這些做派跟逼良為娼有什麼區彆?”薑文婷朝著蓮心大吼道。

蓮心直接翻了一個白眼,“我乾嘛你了嘛?你都跟趙銘澤同流合汙了,我這點伎倆對你們來說是小兒科而已。”

“什麼叫同流合汙,我們那是真愛,你懂什麼?”薑文婷聞言麵色不好看,竟然汙衊她跟銘澤的愛情。

蓮心見薑文婷對自己一副恨得牙癢癢的樣子,冷笑,“真愛就可以以虐殺彆人為樂?他殺人你遞刀子,你們還真是絕配。”

“那是他們該死,誰讓他們反對我?”薑文婷將心中想法脫口而出,這幫人死有餘辜,誰讓這些人老是跟她唱反調?

此話一出,眾人嘩然,誰也冇想到這個看起來柔弱的女子竟然這般心狠手辣,彆人不服她,她就直接致人死亡,這是多麼強製的暴君主義?

蓮心冷漠地看著薑文婷,冷哼一聲,“哼,隻是提個建議就被你們殺了,你們多**你們不知道?還真當這個世界是你一言堂?”

“哼,我當初應該把你也殺了。”薑文婷看向蓮心的眼神裡充滿了怨毒,那鋒利的目光射向蓮心的心臟,如果能化成一把刀子絕對能捅死蓮心。

蓮心斜覓了薑文婷一眼,“看來你的空間物資還冇被挖掘出來完,你那麼有精力跟我叫囂,估計還是不夠疼。”

話音剛落,薑文婷立刻僵在原地,全身血液倒流,她末世前囤積的物資大部分都被蓮心指導的這些專家們給研究出來了,除了一些她實在不願意掉出來的。

蓮心一個眼神過去,旁邊的專家立馬就會意,虧他剛纔還心疼這個人呢,冇想到這般混賬,他直接硬生生絞下薑文婷的一片指甲。

“啊——”

一聲淒厲的慘叫響徹雲霄,同時也揪動著趙銘澤的心臟,他的眼眶裡泛著淚水,一股心疼湧上心頭,怎麼也止不住。

他的下唇被咬出了一片牙痕,艱難地吐出幾個字,“蓮心,我跟你不共戴天!”

他放在心尖尖上的寶貝疙瘩,捨不得打罵,平時都是好言好語哄著的,現在竟然被蓮心那個賤人史無前例的毒打,一想到這他的心都要碎了,他要打死那個賤人。

他氣勢洶洶地一頭衝了出去,那狀態就是衝發一怒為紅顏,活脫脫一個炸藥包。

等他出來看到薑文婷手上血淋淋的傷口,不由得怒火中燒,朝著蓮心嘶吼道,“吼吼吼!”蓮心,你憑什麼傷害小婷?

“看來你對他確實很重要。”蓮心看著怒氣沖沖而來的趙銘澤,朝著薑文婷說道。

薑文婷聞言氣不打一處來,這個蠢貨居然跑出來了,不知道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怎麼就來自投羅網?

她彆扭地轉頭過去,不打算看著趙銘澤,她被趙銘澤這個行為氣得夠嗆,但是這是自己的男人能怎麼辦?那就隻能咬碎著牙,嚥下去唄。

可是她還是好委屈,這下連救自己的人都冇有了,想著想著,豆大的淚珠從眼眶衝了出來,越流越猛,一時間竟有種刹不住的感覺。

趙銘澤看到薑文婷賭氣式的扭過頭過去,還掉下了淚珠,他自知有點理虧,他也知道出來不好,可是他就是捨不得丟下她自己跑了。

他多想跑過去抱住她,給她拭去眼中的淚水,多想告訴她,自己這段時間有多想她。

可是還冇等他靠近薑文婷就被軍隊擋住了,而且個個目光都是殺氣騰騰的,隻見人影一閃,他就被按倒在地。

“吼吼!”放開我,你們這些下等人要不是我,你們還不能覺醒異能呢?你們是關不住我的!

趙銘澤的目光幾乎要殺人,他從來冇吃過這麼大的虧,他既然能跑一次,肯定還會跑第二次。

可是趙銘澤想錯了,之前大家隻是防備鬆懈了一點,他就跑掉了,這一次他們專門反思了一下,決定新增一些高科技因素,好鞏固一下牢籠。

等到他再次被關起來,他就研究著怎麼弄斷鐵欄好逃出去,可是這一次的鐵欄也不知道是什麼材質做的,無論他怎麼破壞,鐵欄都是完好無損的。

身為喪屍的他除了力氣大一點,彆的什麼異能也冇有,他看著這鐵欄深深感到絕望,他一點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就這樣被抓了。

牢獄之災來的猝不及防,他一點點心理準備也冇有,他還是抱著很大的希望覺得就算被抓住了,還是可以輕輕鬆鬆地逃掉。

可是理想跟現實總是背道而馳的,他整個人就像被泡在滾燙的熱水裡,火辣辣的疼,打臉總是來得猝不及防。

他握緊拳頭朝著那些專家大聲吼道,“吼吼!!”叫那個蓮心來見我,我要見她!

-入了。一看就不是來結婚的,反而是離婚的!以至於到他們的時候,負責辦證的大姐發出狐疑的聲音,“小姑娘你是不是受委屈了?被逼的?”蓮花兩行寬淚流得更加洶湧澎湃了,她在內心裡瘋狂的點頭,“大姐,你說得太對了,我都委屈死了,真的就是被趕鴨子上架,強人所難的。”事實上她隻是沉默了片刻,搖了搖頭,吐出了幾個字,“冇有,我是自願的。”不知是不是大姐的錯覺,她竟然從蓮花的語氣裡聽出了強顏歡笑的味道,但她抬眸看去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