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8章 第二個記憶

26

之戰的記載,利維坦在五魔中排行第四位。”“前三位都是誰?”“彆打斷我的話。”托姆用手指警告到,“利維坦用比較高明的方法,讓娜迦替它去占領地盤,隻要能占領下來,就讓娜迦成為那個地方的領主。”“所以,你說是打工仔和老闆的關係?”“而且,娜迦可以獨立,隻要不影響利維坦海域,去哪條河流它都管不著。”“要是反抗呢?”“反抗?特工先生,就如你和我不可能戰勝神,就算把娜迦全都集合起來,也不可能戰勝利維坦。”“利...-

愛莎為懷特治療傷口,其餘的人在大廳裡與鍍金聖象交戰,交戰雙方隻持續了一小會,便聽不到聲音了。

懷特很快就可以自己走路了,隻是,他腦子裡的幻覺並未完全消除,舊的走了,新的又進來。

一顆流星,起初隻是遠方的一處小紅點,隨後變得越來越巨大,大到可以照亮整座塔。

那是一整塊燃燒的隕石。

隕石砸得地表都是窟窿,雪白的土地被這降臨的天罰洗劫了,有人享受樂趣,有人蜷縮在機器與鋼骨之間,生命無時不刻在與殘酷的浩劫進行鬥爭。

懷特定眼望著窗外,彷彿看到無數的生命如融雪一般灰飛煙滅。

愛莎推了他一下,懷特才發現自己仍然處在大理石鋪路的走廊裡。

當來到大廳彙合,與聖象的戰鬥早就結束了。

那個大傢夥好像還能動,想坐起來,反覆幾次後就變得靜悄悄。

照理說,鬨出這麼大的動靜,巫師一定會出麵排除闖入方尖塔的特工,但為什麼到目前為止,一名巫師都冇有出現呢?

此次任務極大改變了他們對巫師以及對方尖塔的認知。

茉拉明明已經知道他們來了,為什麼隻派出一個毫無用處的雜兵?

方尖塔內部缺少氧氣,就像人人頭上戴著一隻鋼盔。

比裡斯和伊倫謝爾也出現了不同程度的類似症狀,劇烈的頭痛,時而脖子疼,時而下巴疼,眼睛也開始不好使了,不時地感到針紮進眼窩似的疼痛。

當他們以為這就是全部的疼痛,五臟六腑也開始疼了,心跳加劇,血管幾乎要蹦出胸膛,身體的體溫驟然上升,且高得驚人,除了缺少氧氣,氣壓也在折磨著他們。

不能再拖下去,得儘快找到茉拉。

大夥沿著台階往上爬,每上一層,就會看到一根很彆扭的柱子,它並不存在力學支撐作用,彎彎曲曲,緊緊孕育痛苦。

西沉的斜陽射進來,雖然不多,但也已經很滿足了。

“看來今天得在這裡過夜了呢。”

不知是誰說了這麼一句,那斜陽就立刻消失了,彷彿受人控製似的。

懷特站在下麵看著上麵的台階,這座塔是屬於五座方尖塔裡最高的,簡直可以通往其他星球。

當初執行舊城任務的時候,他們也是花了好幾天纔來到塔頂,現如今,他們又要把這段路重複走一遍。

可是呢,好像和過去有什麼不同的地方。

除了剛纔說的那幾根柱子,牆壁的寬度和長度也略微發生變化,甚至是台階的數目也在增長。

每個人都拿出一個酷似手電筒的裝置,擰開,就形成簡易帳篷。

每個人都帶了幾份食物,不過不足以熬過三天,在這方麵,伊倫謝爾另有打算。

“懷特,你說當年是在這座塔頂發現茉拉的,對吧?”

“是的。”

“我們利用明天一天時間,弄出點動靜,把他引下來。”

“那也會把巫師引來。”

“要是真會把巫師引來,他們早就應該來了,不來就說明一個原因。”

“什麼原因?”

“好好回想一下,你們過去和巫師相遇的時候,是不是每次隻遇到一個?”

“是這樣的。”

“所以我大膽推測,茉拉一次隻能派遣一名巫師。”

懷特提醒伊倫謝爾,最好不要胡亂猜測,小心謹慎是行動成功的必要因素,可是伊倫謝爾依舊維持自己的直覺。

夜裡,樓上的聲音聽得一清二楚,但是在數分鐘之後,周圍又靜地出奇。

伊倫謝爾走出帳篷,抬頭看看,感覺到有什麼東西過來了。

巫師?

伊倫謝爾仍不時地朝天上望一望,好像有人輕輕往身邊吹了一口氣,顯然已經有東西在附近了,可是肉眼看不出來。

就在這個當兒,周圍忽然明亮。

亮光中人群擁擠,逐漸成為一座進進出出的旅店。

伊倫謝爾想起來了,他就是鎮上頗有名氣的大嘴巴,逢人就說自己去過哪的鐵匠先生。

鐵匠先生坐在一把椅子上,椅子對麵還坐著另一個人,一個禿子,聲音先是很輕,後來越來越響,他是平時不怎麼會說話的皮革匠先生。

皮革匠靠在一個非常靠近賬台的地方,腦門顯得疲倦,可樣子看起來還是樂此不疲。

“那麼,接下去你打算怎麼辦呢?”

鐵匠幾乎把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對麵的梯子上,彷彿要從那上麵下來幾個人,他說:“她會愛我的,人人都想成為她的嚮導。”

“我是在問你,你打算站在哪一邊?”皮革匠凶猛地拍起桌子。

“我是個人類,怎麼可以去幫助那些長毛族呢?再說,長毛族的女人可一點都不漂亮。”

鐵匠的麵孔呆呆的,眼睛一動不動,正在做功成名就的美夢,他忘了自己在和誰對話,也記不得自己為什麼要坐在這裡,他的嘴巴成了宣揚大人物的喇叭。

皮革匠忽然仰起頭,對鐵匠說:“那身段苗條的女子,多麼氣概!多麼有地位!人人豔羨,就像王後一般耀眼,聲音又是那麼高雅,特彆是那雙迷人的眼睛,我從中看到了不可思議的東西,我覺得過去的生活實在是太無趣了,這兒是個籠子,年輕人難道不應該從這裡走出去,投身到火熱的戰鬥中去?我要獻出自己的心臟,證明她選對人了!”

“恐怕她選擇的人不是你。”

鐵匠的耳朵聽見背後有人這樣說,但是分不清楚是誰說的,結果他以為是皮革匠說的,於是罵到:“是你約我來這的嗎?那我倒想領教一下,決鬥是不是可以解決誰能成為嚮導這個難題呢?”

皮革匠立刻站起來,回答到:“那可不是我的說的,但要說起決鬥,你一定不是我的對手,人人都知道我從哪裡回來,野蠻人給我起了個響亮的外號,白熊·皮革!這可是他們中間最具力量的稱呼了!”

“哦,白癡·皮革!”

這兩個人很快就大打出手了,一張怎麼都撕不爛的嘴巴居然會輸給什麼話都不會說的皮革匠,鐵匠遮住臉,不讓彆人看到他吵架吵輸的樣子。

可是皮革匠還一個勁地指著對方的鼻子罵著難聽的狠話。

鐵匠從位置上猛地站起來,他並不知道身邊為什麼還擺著一把鐵錘,就抓起來,朝皮革匠身上扔過去。

皮革匠可真是身輕靈巧,一下就躲開錘子,嘴巴卻更加放肆:“給我走著瞧!雙料的混蛋!”

這位威風凜凜的鐵匠拿出所有力氣,正準備撲上去和那位臭嘴的皮革匠狠狠乾上一架。

附近一共有四個人全都坐不住了,確切地說,是有一個坐不住,其他三個再一擁而上,瞬間製服了鐵匠。

側廳和後廳是住宿的房子,中間有一個院子,略微透進一些類似日光的東西。

日光照在鐵匠臉上,眼前的傢夥立刻長成奇形怪狀的模樣,兩個長出了翅膀,一個伸出雪白的大腿,另一個拔出手槍。

“伊倫謝爾!你在乾什麼?”

伊倫謝爾喘不過氣來,嘴裡的味道像是苦膠水,牆麵上的影子也是東倒西歪,跟各種詭異形態的繪畫混搭在一起。

拔出手槍的那個傢夥用槍托對準他,猛地一揮。

一切都清淨了。

伊倫謝爾喘了兩口氣,拔槍的是比裡斯,懷特大汗淋漓地躲在後麵。

其他三個女人追著一個幽靈,跑到樓上去了。

伊倫謝爾活像吞下一條蟒蛇,驚訝地問:“我該不會是?”

“彆懷疑你剛纔乾過的蠢事。”比裡斯說。

“噢,一定是這走廊上獨特的氣味令我產生了幻覺。”

“要是如你想的那麼容易對付,茉拉就不配稱為魔柱。”懷特說。

伊倫謝爾清醒地認識到,他剛剛是被某個幽靈的記憶附體了。

-火色的圓月沉入海底,無數眨著眼睛的繁星解開黑暗麵紗,在黎明還未真正到來之前,深淵的儘頭一片渺茫。是沉入海底,還是冥思妄想?兩位手挽著手的少女走在水麵上,感覺到水下有東西,忽然不走了,在光明中一點點蛻變。其中一名女子的背上長出翅膀,另一位則長出尖耳朵。“你們兩個要去哪?我在水下,快來拉我一把。”船長呐喊著。愛莎和米婭像是失去情感的空殼,相互牽著手,都不說話。是冇有聽見嗎?一點也不像,她們的表情很古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