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0章 真正的演員

26

朝磐石飛奔過去。鐵籠隨著火球的碰撞發出嗡嗡聲,磐石的腦袋狠狠地頂了一下火球,甚至還把它當皮球在空中轉個十來回,再原封不動地還回去。醒覺者一閃,火球砸在魔法防護罩上,就像一隻被拍死的蚊子那樣糊在上麵。磐石正得意,控製不住旋轉,腳下一打滑,摔倒了,滑稽地像個呆頭鵝。擂台下引發出一片鬨堂大笑。“怎麼這麼不中用啊?”“照我看,他應該剛學會體術不久。”“醒覺者的火球術不也是剛剛學會?我見過幾個街頭賣藝的都比...-

不知道是哪個階段出了問題,特工們居然把幽靈跟丟了。

伊倫謝爾憋著一股氣,思考下一段,說讓大家消化消化,等停頓一過,他又說自己有了無可辯駁的好想法。

“我知道它在哪了,又是如何附身的,”大家都把目光轉向他,伊倫謝爾接著說,“它現在融入空氣之中,這空氣我們呼吸著,它就依靠這種方法進入我們的身體,大家不妨把腦子裡的力量聚集到一塊,複製它的節奏,它一定會在某個特定的時刻暴露。”

大家全都一致搖頭,伊倫謝爾的觀點毫無說服力。

結果還是懷特站出來,提出讓大家都信服的觀點。

“這附近隻是冇有適合它變身的東西,它現在就去找了。”

話音剛落,地麵出現一個小黑點,起先隻有小圓麪包那麼點大,後來逐漸增大,房間也漸漸黑下來,柱子震動,像是琴絃一般富有規律。

“噢,你說得對,它好像找到了不得了的東西。”

米婭和愛莎嗅出熟悉的氣味。

“是巫師!”

這時,方尖塔就跟散了架一般,虛空的魔法出現,到處都有觸手的影子和鏡像,白色立方體的麵容越來越清晰,越來越揮之不去。

一個立方體的惡魔!

這個巫師和過去看到的巫師不太一樣,他有著一張烏賊臉,出現的時候黑色瀰漫,一片在劫難逃的寂靜。

自以為冇被察覺的懷特繞到敵人背後,先隱身,再背刺,結果撲了一個空。

巫師的身體由虛空構成,強烈的仇恨使其長得巨大無比,每根觸手都經曆鍊金術一般的奇妙變化,又以壓倒性的優勢同時對付四個特工。

假如把他的觸手砍斷,用魔法冰凍,或者是用弓箭刺穿,隻要是虛空的血液濺到哪,哪裡就會長出新觸手,這些觸手充滿了悔恨和惡意。

巫師大笑,笑得全身顫抖,饑渴地用觸手盤繞柱子,凡是觸碰過的物質,都會在頃刻間腐化。

光輝的魔法,寒冰的魔法,就連沉默術也用上了,更彆說是對大體積殺傷力不足的手槍,每一個和巫師對抗的人都經曆了不同程度的恐懼。

巫師僅僅利用噴出的膿瘡就可以擊退魔法,他還冇有用上更可怕的虛空魔法。

懷特和伊倫謝爾都是第一次和巫師正麵對決,冇有什麼經驗,就把觸手當成是巫師的主體,結果越打越多。

而巫師的攻擊性也在不斷變化,從詛咒繫到奴役係,異世界未曾出現的以及在遠古消失的禁忌魔法,全都一一展示。

這是一個無骨的巫師,依靠吞噬敵人的絕望成長,他自身所獲得的虛空能力其實全都來源於方尖塔的某個地方。

伊倫謝爾不會像懷特那樣隻會使用匕首和手槍,他比較容易專注負麵類型的法術,但是無論是折磨法術還是虛弱法術,似乎對巫師起不到任何效果,大概因為巫師這種生物本來就屬於負麵類型的產物,甚至還能反噬法術,把它們當成食物。

愛莎的冰係法術不像米婭那樣具備致命一擊的穿透力,不過用魔法來延緩觸手的行動速度倒是不錯選擇。

忽然,巫師隨手給伊倫謝爾來了一個禁錮法術,完全打亂了伊倫謝爾的行動進程。

其他幾個特工的花招也很快使完了,依然是徒勞。

就在大家束手無策的時候,巫師的一半觸手著了火,那火光的投影有時候比真正的燃燒更危險,火是可以四處傳遞的,一根著了就全著了,再生的速度還冇焚燒快。

而且,他還錯誤地以為那僅僅是火係魔法,竟然吸收了一部分,這下可好,被吸收的那部分連同虛空一起引燃了。

這不是魔法!而是來自地獄的焰火!

增援來了,隻有兩個人。

巫師卻有點兒遲疑,他雖然不是什麼聰明的生物,但也能感受實力的差距,在他認為不可能戰勝的時候,就會從空氣中平白無故地撕開一道縫隙,跳入虛空領域。

直到他完全進入虛空,大夥也冇有追上去的打算。

一方麵,大家都需要在最終爆發之前的平靜中進行調整總結,另一方麵,對方尖塔的探索目的已經達到了,也證明巫師隻能單個出動。

巫師的攻擊方式和手段讓伊倫謝爾對虛空領域有了一定的瞭解,他認為所謂的虛空纔是巫師的根據地,舊城隻是茉拉的老巢,茉拉從虛空召喚巫師,作為安保使用。

基於這樣的論調,麗莎也提出自己的觀點。

巫師冇有自己的思想,他的思想其實就是遊蕩的幽靈,方尖塔集合了古坡德洛特帝國亡靈的怨念,而巫師又剛好以怨念為食。

對此,伊倫謝爾也提出相應疑問。

“巫師以怨念為食是一方麵,可為什麼幽靈可以反過來附身巫師?”

“因為巫師冇有首領就不會行動,而那些幽靈也不是自己找上門的。”

“你的意思到底是?”

“聰明的你應該想到了,正是茉拉控製幽靈。”

“他為什麼不自己來找我們?”

麗莎遲疑了一下,剛纔的確漏了一些細節,剛纔的巫師,好像和從前的巫師不太一樣,到底是哪個地方不一樣呢?

從前的巫師一般是木乃伊形態,剛纔的巫師卻是立方體形態,從前的巫師是章魚腦袋,剛纔的巫師是烏賊臉。

木乃伊身上纏繞的繃帶是抑製巫師的力量,那立方體形態又是怎麼回事?

麗莎這時才發現,懷特竟然遭到打擊似的躲在角落裡,一般而言,看到過巫師模樣的人都會遭到打擊,但懷特應該已經有了十足的信念。

而且他的背影看起來很奇特,充滿了深咖啡色,有一種微微晃動的劣跡。

他腦子裡的東西蠢蠢欲動。

“不對勁!剛纔那個不是巫師!”

懷特腦子裡的東西多少都感覺到有些蒼白無趣了,他現在終於要站出來,給大家展示一下什麼才叫真正的演員。

他成功騙過了隊伍裡最聰明的麗莎,又成功取回伊倫謝爾對他的信任。

這位懷特先生,他的演出水準似乎讓大家一看就明白,他是來幫大家的,而不是陷害。

很明顯,懷特已經丟棄了過去的口音。

這個不起眼的小角色碰巧由一個真正的壞蛋扮演,名字就叫茉拉。

方尖塔裡忽然多出許多通向其他房間的門,其中一扇門是通往虛空,在那裡,就像失去星辰的宇宙,黑暗最初的胎盤。

一種東西,一種相當特殊的複雜器官,構成了虛空宇宙的原型。

它不停運轉,通過產生出的分泌物來吞噬能量,就像一顆長著腫瘤的巨型腦子。

怎麼會變成這樣?

懷特終於卸下偽裝,笑著說:“猜到了吧?我是誰?我就是茉拉,你們以為利用一次噩夢循環就能找到我的老巢?恰恰相反,我利用了循環,你們這一路上所安排的每一個計劃,我都聽得一清二楚。”

“你是什麼時候控製懷特的?”

“很久很久以前,在我認為雷恩那個蠢腦子已經不適用的時候,就跳進了新的腦子。”

“你冇有自己的身體!”

“啊,你說得對!我冇有身體,我隻有思想,你們轉生者不是很擅長使用掩護名嗎?茉拉就是我在異世界的掩護名,而我真正的名字,叫做奪心魔。”

“剛纔的那個不是巫師,就是你原本的樣子。”

“也可以這麼說吧,總是有人把我和巫師混淆,因為,我們一起在虛空生活了很久很久,直到神降出現。”

“是那場毀滅古坡德洛特帝國的戰爭?”

“準確的說,是糾正異世界秩序的戰爭,我熱愛魔王大人,但我更加熱愛孤獨,我喜歡躲在幕後,利用巫師乾壞事。”

“你冇有參加過神降?”

“參加過神降的是另外四位魔柱,我目睹了他們被封印的整個過程,也目睹了大重啟的發生,魔柱複活,我很高興,可是還冇完全複活就被乾掉一個,因此,我認為現在正是出麵的時候。”

“把你的本體叫出來!”

“啊?我冇把話說清楚嗎?我冇有本體,隻有思想,你們活在我的領域裡,不信?那就自己看吧。”

所有的景物都呈現出它該有的樣子,方尖塔不存在,舊城不存在,巫師也不存在,存在的隻有無儘的虛空。

-又是從哪裡得知的?”“我,我一直在找他,並想儘辦法除掉他。”“這麼說你和他早就認識了?”“我,我們能坐下來好好談談嗎?就我們三個。”“還有一個?”“他現在睡著了,我叫不醒他,不過他肯定會自己醒過來的。”“你幫了我,我欠你一份人情,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就直說吧。”“首先,我需要知道這個遊戲世界的規則。”“規則不是寫在登錄手冊上嗎?好吧好吧,我承認大部分人都不會看手冊,這是一個利用以太科技發展的開放型世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