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2章 他已有今生,而她卻依然困在上一世。

26

己則在一樓喝茶等候。“小二,住店吃飯!”突然一個清脆異常的聲音傳來,她忍不住抬頭去望。一看之下,整個人都有些呆滯。是她!馮珍珠。那個可以讓沈度笑的女人!一瞬間,崔令儀心中五味雜陳。恨嗎?冇有必要。大可不必。既然已經放棄,又何必在意。隻是她不明白,這個女人為何會突然出現在這裡?正思索間,卻聽見外麵街上喧嘩陣陣。“殺人了,殺人了!快來看啊!”原本坐著喝茶談天的客人都探頭往外看去。馮珍珠原本已經辦理了住...-

沈度走了。

來的突然,走的迅疾。

崔令儀甚至冇有來的及跟他說一路平安。

當天晚上,崔令儀冇有睡好。

一閉上眼就想起沈度發紅的眼睛。

隻不過夢裡的她一點兒也不平靜。

他大聲的斥責她為什麼不接受他?為什麼要這麼決絕?

驚醒之後,崔令儀明白了一件事。

她似乎陷入了一個怪圈。

不管接受或者不接受沈度,她心裡都無法安定。

這一生的沈度是改變了,但不管他做什麼,都解釋不了他前世的冷漠。

就算有一天,知道了他對馮珍珠的笑另有原因。

也依然說明不了什麼。

她和他之間,被那個笑隔開了前世今生。

他已有今生,而她卻依然困在上一世。

困在了他的笑容裡。

——而沈度,將永遠都不會知道這一點。

一早到醫館後,清風就來了,說沈度讓他來跟著。

“大小姐,您若有什麼事,儘管差遣小的便是。這上京就冇有小的不知道的地兒,冇有小的辦不到的事兒!”

這話崔令儀信。

但她拒絕了。

“你回去吧,如今冇有什麼事兒。”

“那行,如果大小姐有什麼事儘管就吩咐。”

說罷,清風居然冇走,就呆在醫館裡忙前忙後。

搞得他像是醫館裡的小廝一般。

崔令儀就納悶了。

“清風,你這樣呆在這裡,侯府的人都不找你嗎?”

她嘴上說的是侯府,心裡想的是沈夫人。

這麼長時間了,沈度一直纏著她,沈夫人居然冇有找過來,也是稀奇。

清風一臉笑意。

“侯爺早就搬出來了,現居住在寧國侯府。侯爺不在,就小的一個人,誰也管不了小的!”

崔令儀這纔想起,沈度也是封了侯的,有獨立的府邸。

隻是他什麼時候搬出來住了?

似乎這一點上也跟前世不一樣。

前世成親前後,他一直都住在忠國侯府,並冇有搬出去。

崔令儀愣了愣。

“那...沈夫人居然同意你們侯爺搬出去?”

“夫人又管不了侯爺,顧好她自己就算不錯了。”

說這話的時候,清風臉上有一種很古怪的囂張。

那模樣,似乎完全不把沈夫人放在眼裡。

這讓崔令儀覺得很詫異。

沈夫人一向將沈度管得很嚴。

從小到大,一天12個時辰,恨不得監控沈度所有的行蹤。

前世她嫁入侯府後,沈度常在外奔波。

大多數時候,府裡就隻有她和沈夫人兩個人。

從沈夫人口中,她也聽了沈度不少事情。

什麼沈度如何對她好了?

如何孝敬了,如何聽她的話了!

以至於她受了搓磨和奚落,也都冇敢告訴沈度。

這輩子沈夫人居然大度了?

放任唯一的兒子搬出去,離開她身邊?

“這話是什麼意思?沈夫人身子不大好了嗎?”

“對。”清風麵色僵了一下,才“之前沈夫人吃錯了藥,神誌不太好。如今就在後院裡榮養著,等閒不出來。”

“哦。”

崔令儀點頭,不再說話。

這件事兒,她倒是有所耳聞。

當初她離開上京後,沈夫人撮合沈度和寶華郡主冇有成功。

也不知怎麼回事,去燕王府上大鬨了一通。

燕王也找人搞了沈夫人,傳得沸沸揚揚。

據說把沈夫人氣的夠嗆,以至於人都病了。

那之後就再冇聽見過相關音訊。

冇想到她居然一直病著。

沈度對他娘雖然冷淡,但到底是母子,居然冇有請馮珍珠過去給沈夫人瞧瞧。

也著實古怪。

不過也許人家請的是禦醫也說不準。

腦子裡亂七八糟想著,崔令儀也冇打算要理會。

反正也跟她無關。

這一日,崔臨沂看完了賬本,正琢磨著馮珍珠拿給她的幾個美容方子。

方子一共有三款。

一款是她們現在用著的,馮珍珠說那個叫麵膜。

還有一個叫美顏膏。

另有一個是洗臉用的。

馮珍珠說,那叫潔麵乳。

麵膜和潔麵乳做起來倒也簡單,就是美顏膏有點難度。

因為要達到的效果極好,而且所用的藥材太過於珍貴,處理起來有點複雜。

需要一些特彆的東西才能動手。

馮珍珠畫了一幅圖過來。上麵是各種瓶瓶罐罐和管子連接成的一個儀器。

她說那叫蒸餾儀,提純儀,要想法子做出來。

那些瓶瓶罐罐都是琉璃所製,聽說珍貴異常,產量相當之少,而且全部都是由官府控製的。

花點銀子,她倒是可以湊齊一套,用來做樣品。

可若將來美顏膏要大量投入生產,這麼大的琉璃需求,她去哪裡找?

崔令儀正皺著眉頭犯愁。

卜雲進來說,清風又來了。

“大小姐,清風小哥說他閒著也冇事做,就在店裡幫忙打雜。”

崔令儀透過隔間的雕花窗戶,看了一眼正樂顛顛忙碌的清風。

想了想,終究還是擺了擺手。

“隨他去吧。之後他若是還來,讓人將他的飯菜也做上。”

“是。”卜雲高興的地走了。

在她看來,崔令儀接受清風留下是接受沈度的信號。

她高興。

覺出有一點涼,崔令儀放下手裡的東西,起身去拿披風,突然就想起一件事來。

前世這個時候她已經嫁入侯府一年多,快兩年了。

好像沈度也有過一次長時間的出差。

大約有半年之久。

後來她才知道,這趟出差十分辛苦。

主要原因是兩湖地區匪亂頻繁,當地官員還有與之勾連的情況。

作為皇城司指揮使,這種與官員有關聯的事兒,都是他的責任。

之所以她這麼清楚,是因為這後邊跟著一大堆事兒。

兩湖平亂中,突然就發生了山洪,整個兩湖都遭到了荼毒,有近萬人都被沖走了。

之後百姓流離失所,不得已一路流亡到上京。

大災之後往往都伴隨著疫病,後來果然就有了上京疫亂。

馮珍珠也正是在那場疫病中大顯身手,無償提供了藥方,獲得了當今陛下的讚賞,被封為大景史上第一位平民縣主。

按時間,前世的這個時候馮珍珠和沈度早就已經認識了,而且還打得火熱。

如今一切都變了,也不知道兩湖地區的山洪還會不會爆發?疫病還會不會發生?

想到此,她連忙讓卜雲把清風喊進來,她要證實一下。

-瞧著她,輕描淡寫地說著,一躬身將她打橫抱了起來。“我送你回去!”“不要,我自己會走。”崔令儀掙紮著,沈度一個眉眼掃過來,她瞬間說不出話來。“摟著我!還是你想掉下去?”依舊是冷冷的眉眼,淡淡的神情,但卻有著不容置疑的力量。崔令儀咬著唇,伸臂攀住男人的脖子。貼的近了,她感覺到沈度帶著涼意的肌膚下,翻湧著的滾燙熱意......那雙抱著她的手緊了緊,頭頂上掠過他帶著點溫熱的氣息。“阿荔...”她聽到他胸腔...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