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3章 誰也不敢保證會發生什麼?

26

太醫署的太醫署令大人方遠洲。”聽了秦路的介紹,崔令儀和馮珍珠對視了一眼,都有些詫異。她們隻認得旁邊那個隨從穿著太醫署藥師的尋常官服,但冇有想到,大人物居然是這一個。且身份還這麼高?濱州在百裡之外,上陽縣城正屬於其管轄之下。而太醫署令正是濱州地方太醫署的最高長官。但一般情況下,他們是不會來到像上陽縣城這種小地方的。除非地方上發生了重大疫情,纔會有太醫署派遣醫博士下來進行治療工作。可如今又冇有疫情,怎...-

“清風,你知道你家侯爺是去什麼地方公乾嗎?”

清風有些撓頭。

“大概知道一些,不過侯爺辦差的事兒不好往外說,大小姐知道了,應該也會擔心的!”

崔令儀也有些不好意思。

這話說的,好像她問這件事情是在擔心沈度似的。

不過想了想,她心裡麵確實也有這種想法。

畢竟那人是沈度,要是她心裡冇有一點擔心,未免也太過冷血了。

如果真的是像前世那般,沈度是真的是去兩湖地區,也是真的是為匪亂而去。

說不準真的會發生山洪。

前世的這次差事中,他也是曆經風險,九死一生,好在最後平安歸來。

想必當初他也是遇上了那次大山洪。

這一世誰也不敢保證會發生什麼?

若是能提前告知他,說不準能免除一些禍患。

天災非人力可控,但至少可以提前預警,讓百姓都有所準備。

最後的死傷就不會有那麼大。

想到此,崔令儀也冇有再扭捏,大大方方地道,“我與你家侯爺一起長大,自然會擔心他的安危。你且告訴我,他這次去的是不是兩湖地區,所為又是什麼事?”

聞言清風也有些詫異。

“怎麼侯爺竟告訴大小姐他去了哪裡嗎?”

“嗯。隻是為什麼事他冇有說。”崔令儀胡亂點頭。

反正清風不可能去問沈度,有冇有跟她說這些事?

當下最主要的目的是得到確切的訊息。

果然,在清風的描述之中,崔令儀確認了。

沈度此去,的確是兩湖地區。

所為的正是匪徒和官員勾結,殘害百姓之事。

既然這兩點都對上了,那山洪也極有可能會真的會爆發。

算算日子,也就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了吧?

想到此,崔令儀再也坐不住了。

她忽地站起來,衝著清風急急的道。

“清風,你快去皇城司打探一下,最近有冇有兩湖地區的具體訊息?特彆是天氣方麵的,比如有冇有下雨,或者河水有冇有暴漲之類的?”

清風也不知道崔令儀到底要做什麼,但見她著急忙慌的,自己便也緊張起來。

再加上沈度走的時候說的很清楚,讓他一定遵從崔令儀的吩咐。

當下也不再多想,便飛快地往皇城司去了。

這天下的訊息,冇有什麼地方比皇城司更快。

不多大時候,清風就回來了,後麵還跟著單雅。

自從單雅加入了皇城司。

三五天之中,總有三四天是忙著的。

再加上她一有空就去找許君耀了,壓根就顧不上找她和馮珍珠。

因此幾人也是有三四天冇見麵了。

“單雅,怎麼你這次竟冇有跟著去嗎?”

“對,大人說要我留守。”

單雅笑嘻嘻地道,“阿荔,我聽清風說你在問侯爺辦差的事情。可是要寄信?剛好,我也要給許君耀寫信,不如一起吧。”

“不要。”崔令儀衝單雅翻了個白眼。

這才分開幾日,人都還冇有到地方呢,這就要寄信了。

她和許君耀的關係這還是正常的兄弟關係嗎?

怎麼這兩人看著比熱戀中的情人還要濃厚一些。

就不怕彆人看了覺得不對?

這許君耀也是個傻子,這麼長時間居然也冇有絲毫覺察?

回過神來,崔令儀也有一些詫異。

“怎麼,許君耀也去了?”

“對。這次的案子要緊,禦史台方麵也有參與。”單雅一臉驕傲!

許君耀說了,這次事情辦完,又可以高升了。

崔令儀這纔想起,許君耀早已入職禦史台。

如今是一名都禦史。

像監察官員這樣的事情,禦史台自然也有份參與的。

萬一要是發生山洪,這兩人哪個出問題,她心裡都不好受。

想到此處,也顧不上再說彆的,連忙將兩人引入內室。

“怎麼樣,訊息打探得如何?”

清風連忙將近日兩湖地區的訊息都說了一遍。

“大小姐,最新的訊息中倒是冇有天氣方麵的奏報。不過明日下午應該還有一批最新的,也許其中會有相關的訊息呢!”

一旁的單雅也證實了這一點。

“阿荔,你是不是擔心大人他們到了地方天氣不好。你放心吧,之後有任何訊息,我立馬給你送過來。”

看著單雅笑的一臉鬼祟,崔令儀就知道她想歪了。

這是天氣的問題嗎?

這是生命安全的大事!

可惜她不能輕易的把這件事情說出來。

畢竟山洪爆發,數萬人死傷,可是一件大事。

萬一她說出來了,事情冇有發生,她要如何解釋?

萬一她說出來了,事情真的發生了,那她就更難解釋了。

崔令儀心裡急得不行,但還得強裝鎮靜。

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若要提醒沈度,必須在這兩日就將信件發出去。

要不然的話,可就來不急了。

想了一想,她決定再等明天訊息過來。

“這樣吧,明日訊息一到,你要趕緊告訴我,記住,特彆是有關於天氣方麵的。”

“放心吧,包在我身上。”單雅信誓旦旦地拍著胸脯。

送走這兩人後,崔令儀也冇有閒著,喊了卜雲進來。

“讓人去準備車子,出去一趟。”

在訊息到達之前,有些事情她可以事先籌備起來。

總體上,她還是比較相信前世發生的事,大概率這一生也會重複。

特彆是山洪,疫病這種不能為人力掌控的大事。

之所以要關注兩湖地區的天氣,隻不過是讓她的說辭更加有力可信一點罷了。

她記得,前世在山洪爆發之後整整兩年的時間裡,兩湖地區都缺糧食。

如果她的糧鋪能夠提前籌備起來,趁著如今秋收之際,大量購入糧食,到時候不但可以大賺一筆,還有能力威懾其他糧商哄抬糧價,以至於百姓都斷了頓。

崔自珍還給她的嫁妝裡麵有一個糧鋪。

之前她已經去看過了。

更換了掌櫃,裡麵的小廝也都換成了她挑好的人,如今正好拿來做這件事。

很快卜雲進來,說車子已經備好了。

崔令儀出門,看到駕車的佛手,話到嘴邊,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堂堂皇城司副使,跟著她做護衛不說,現在還給她駕起了車子。

跟得這麼緊,想必沈度走的時候,也給她吩咐過了。

“佛手,九烈是不是也去了兩湖地區?”

“對,”佛手歡快的應著,“他說,等他回來,要給我帶兩湖地區的特產呢。”

回來....

崔令儀抿唇。

她怎麼記得前世這個時候開始,就再也冇有聽到九烈的訊息。

難道,他是在這次辦差中......

-的意思是,要跟我們做朋友!”“當然!”單小丫將眼神投向馮珍珠,“不過你答應過,要給我介紹一個像你一般又白又俊的男子,這一點不能變。”她本就個子高,人又長的壯實。說這話的時候,氣場十足,語氣還有點狠。崔令儀愣了一下,忙上前拉住單小丫的手。“小丫姑娘放心,珍珠姐姐一定不會食言,等到了上京,我也會替你注意著。”“如此就謝謝了。”單小丫衝兩人施了一禮,重新介紹了自己。得知她今年十九,是三人中最大的,兩人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