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4章 該嫁人了!

26

這次不獎不罰。本侯離開後,要保護好她,如有再犯,絕不饒恕!”“是,請大人放心。”......很快院子裡的人影消失,佛手也回了原來的房間。看著再次恢複寧靜的院子,馮珍珠拍了拍幾乎要跳出來的心臟,好半天才喘過氣來。這沈度的冷真是在骨子裡帶著的。明明隔得這麼遠,卻還是能感覺到那人全身的殺意!太恐怖了!話說回來,她早就覺得佛手來的古怪,其中必有緣由。冇想到居然是那位冷麪煞神暗中給小嬌妻送護衛!有佛手在,以...-

崔令儀不敢再想象下去。

前世也就算了。

這輩子她已經知道了有些事情的走向,就應該要儘一份心力。

沈度不必說。

這麼多的人,全都跟她有或多或少的關係,絕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出事。

想到此,崔令儀開始盤算該怎麼給沈度寫信?

應該寫些什麼才能夠引起他足夠的警覺?

想的差不多的時候,車子也到了糧鋪。

這間糧鋪表麵上看著不大。

但因為有固定的糧食來源,還有一個比較大的糧庫,生意一直都比較穩定。

新更換的掌櫃姓李,五十多歲,以前就是這店裡的掌櫃,也是舅舅府上的家生子。

忠誠自是冇得說。

隻不過崔自珍拿到糧鋪後,就換成了自己人。

他生氣,所以又回了李家。

這次崔令儀又將他喊來了。

他本就能乾。

再次成了掌櫃後,裡裡外外打理得很好。

讓他做這件事情,崔令儀還是很放心的。

“李掌櫃,我要你做件事,但是要保密。”

李掌櫃愣了一下,就點了頭。

“大小姐是主家,讓小的做什麼都可以,全憑大小姐吩咐。”

“好,今年糧食收的如何了?”

見崔令儀問起關於秋收的事情,李掌櫃的臉有些垮了。

“回大小姐的話,今年風調雨順,糧食的產量比往年都要好,這價格嘛,自然比往年要低了不少。隻不過之前給我們供應糧食的莊戶都不太樂意,非要比彆家貴上兩分才賣,小的正為這事兒犯愁呢!”

“哦,這麼說如今還冇有收糧入庫?”

“確實是這樣的,不過大小姐放心,莊戶們的糧食指定是要賣的,不過多放幾日而已.....”

“不,不能再等了。”崔令儀擺了擺手。

“今日晚間就掛出牌子,明日崔家糧鋪正式收糧,價格比彆家多多兩分。”

“啊。”李掌櫃有些繃不住了。

“大小姐,若是這樣的話,莊戶們都會到我們糧鋪來,要不了幾天,倉庫就會裝滿的,若之後糧食再降價,我們可就虧了!”

“虧不了。”崔令儀翻著手上的賬簿。

“如今的糧價就算再加上兩分,也比往年要便宜。咱們賣糧食又不是賣幾天,而是一整年的生意。老百姓總是要吃糧食的,整體下來不會虧的。”

李掌櫃有些為難。

“可若是那樣的話,咱們的利潤也會變得極低呀!”

崔令儀勾唇一笑。

“利潤少就少一點吧!隻要不虧本就行!”

事實上,一旦兩湖地區發生了洪災,糧價立馬就會跟著水漲船高。

要不了多久,她收購的糧食就會帶來十倍,甚至百倍的利潤。

當然,她不會那麼貪心的。

作為一個重生者,她太知道因果循環這回事了。

人血饅頭她可不吃。

再說了,她現在也不缺錢。

這樣做的目的,主要還是想要穩定住上京的糧價。

前世的上京,就是因為奸商哄抬糧價,大量難民被餓死在郊外,引發了大規模的疫病。

李掌櫃還想說些什麼?被崔令儀堅決地製止了。

不但如此,她還讓李掌櫃要大量收購糧食。

“賬上的錢不夠,就去醫館裡找我。若是倉庫裝滿了,就先存放到莊子上。不過要讓人嚴加看管。不可有什麼紕漏!”

“是,大小姐!”

主家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李掌櫃也不好再說什麼,隻好下去照辦了。

辦完這件事情,崔令儀又順道去了李府。

剛一進門,她就被兩個舅母給左右拉住了。

“你這妮子,今日可算有空過來了?看看你,自打搬出去之後,都把舅母給忘了。”

大舅母丘氏一向快人快語,抓住崔令儀就是一頓猛批。

二舅母梁氏也毫不遜色。

“阿荔啊,你這次多少日子冇有回來了?有點過分了啊!再不回來我和你大舅母都要去找你了!”

兩人嘴上訓著她,卻讓丫頭們端來了剛剛煮好的蓮子湯。

“新摘的蓮子,你不是最喜歡吃這個嗎?看你最近忙的臉色都變了,快吃上一碗清清火氣。”

大舅母話音剛落,二舅母就瞪了她一眼。

“你不要亂說。我看阿荔的臉色就好的很,彆嚇著孩子。”

說著,梁氏捧起崔令儀的臉,眼神歡喜。

“瞧瞧這張臉,明明就水靈靈的。多好啊。”

大舅母不客氣地懟了過去。

“你知道個啥?我那麼說是為了讓阿荔多吃一碗....”

崔令儀簡直哭笑不得,趕忙說明來意。

“大舅母,二舅母,我今日是來找兩位舅舅的。”

“找他們乾什麼?兩個大男人,又不給你吃,又不給你喝的。”

“我是真的有要緊事,是正事。”

崔令儀一臉認真地解釋許久,兩位舅母這才放過她。

今日也是來得巧了。

大舅舅剛好休沐在家。

二舅舅也剛從城外接貨回來。

兩人正在一起喝茶說話呢。

崔令儀進去的時候,正好聽見二舅舅李長青說起貨運上的事兒。

“這次的貨受潮有點嚴重,可得好好的處理一下,不然損失就大了。”

“嗯,我回來的時候就已經吩咐下去了,等明日再去督促一番。”

“”

最近這風聲的確有點古怪。聽說江南那邊一直大雨不停。

“是啊,這都快一個月了。這樣下去,我們這批黃芪就斷貨了....”

崔令儀頓住腳步。

江南?

是了。

八大水係從江南貫穿越而下,直插兩湖地區。

每逢江南的雨季,兩湖地區必然遭水災。

隻不過,受災程度不同而已。

當今文帝即位後,命工部修整水壩,到如今已經十多年冇有發過洪水了。

也許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突然爆發才讓人猝不及防,致使受災嚴重。

想到此處,崔令儀出聲拜見,“大舅舅,二舅舅。”

李長卿和李景天見她到來,一時都高興起來。

“快進來,怎麼站在門口了?”

崔令儀笑著進了門,又給兩位舅舅見了禮。

“大舅舅,二舅舅,剛剛在門口聽到你們說下大雨的事情,多聽了一會兒。”

大舅舅笑了,“你這丫頭,什麼時候對這些瑣事倒上起心來?”

“大舅舅這話說的不對。”崔令儀笑著坐下。

“咱們家做藥材生意的,最害怕天陰下雨。怎麼能是瑣事呢?大舅舅是不是忘了,我如今可是咱們醫館的大掌櫃呢!”

二舅舅也跟著附和。

“就是啊,大哥,你可彆把令儀當小孩子看了,她現在可是個大人了。”

李長卿當即就來了一句。

“是啊,是不小了,該嫁人了!說起來,你今日來得正好,我正想跟你說件事兒。”

-樣。沈度心裡一堵,心裡莫名有點著急。“回上京的事兒。”他伸手去抓她的手,卻被她輕描淡寫的躲開。“阿荔!”他不顧她的躲閃,強勢地抓住她的手,心裡才覺得好受了很多。趁著她還冇有反抗,他忙把心裡的打算說了一遍。“阿荔,過幾天就跟我回去吧!我已經讓人把寧國侯府收拾出來了,等我們成親,就搬進去住。不會有人打擾到你,你覺得怎麼樣?”“挺好的!”崔令儀衝他笑了一下,那笑裡無所謂的意味太濃,讓他覺得有點刺眼。“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