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0037章 大戰唐浩

26

烈火劍法豈不是白借了?“聖女殿下,陸仁找我要錢怎麼辦?”蕭火火哭喪著臉。“當然是不給,他不服就揍他一頓,一個廢材血脈,不學無術,就缺教訓!”雲青瑤氣鼓鼓的離開了。她活了十八年,還是第一次送禮物,結果陸仁卻將她送出去的禮物拿去賣了,還讓彆人分期給錢。本打算花點時間去教一教這個徒弟的,現在恨不得一巴掌把這個徒弟給拍死。雲青瑤離開不久後,陸仁便興沖沖的回來,然後衝進自己的宿舍。進入寶塔空間,需要一個絕對...--“什麼?”

血刀寨寨主彷彿聽到最好笑的笑話一樣,獰聲道:“我倒想要看看,你如何一劍殺我!”

他猛的將身後揹負的血刀握在手中,體內九個靈竅爆發出來,一股驚人的氣勢從他的體內瀰漫而出。

他雖然是三品血脈,天賦平平,但苦修三十餘載,將幾門人階上品武技修煉到圓滿,更是將身體練得鋼筋鐵骨。

尤其是血刀斬,更是修煉到爐火純青的程度,那些開啟七個靈竅的宗門弟子,都擋不住他一刀。

如今,這個被外界傳為廢材的青雲門弟子,居然揚言一劍殺他,簡直可笑至極。

“去死吧,血飲狂刀!”

血刀寨寨主爆喝,一刀揮砍出血色刀光,朝著陸仁爆掠而去。

恐怖的刀光,將整片樹林,都映照出一片血色!

“雷動!”

陸仁體內十二個靈竅一起爆發,無儘的靈氣噴湧,一劍宛如奔雷一般,向那血色刀光狠狠刺去!

轟!

奔雷一般的長劍,擊碎一切,洞穿那血色刀光,將血刀寨寨主的血刀,直接給打飛了。

強大的一劍,順勢洞穿了血刀寨寨主的胸口。

噗!

血刀寨寨主噴出一口鮮血,眸中儘是驚恐,顫聲道:“這....不可能!”

然後,他的話剛剛落下,身上的皮膚表麵,就產生了密密麻麻的裂痕,滲透出現鮮血,直接倒在了地上。

血刀寨寨主臨死之際,心中無比懊悔。

他之前就有想過,陸仁能夠殺死聶留香,必定有著什麼強大的手段。

能夠以開竅境成為青雲門外門弟子,絕對不是他想象當中那麼簡單的。

但轉眼一想,一個廢品血脈,又冇有晉升靈溪境,還隻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能強到哪裡去?如何與苦修了三十多年他一戰?

可冇有想到,自己居然被陸仁一劍殺死了。

“怎麼可能?”

眾山賊皆是目瞪口呆,皆是停了下來,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就連遠處的褚飛揚和納蘭欣,都砍看傻了。

陸仁這個廢血脈,居然一劍殺死了開啟九個靈竅的山賊頭目殺死了。

“這傢夥,很有可能開啟了十個靈竅!”

褚飛揚的目光極為陰沉。

“他一個廢血脈,如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開啟到第十個靈竅!”

納蘭欣目露驚愕之色。

開啟靈竅,乃是和血脈天賦有關的。

這就好比一些人,天生神力,輕而易舉就能夠舉起一千斤的大鼎,而有些人生下來骨瘦嶙峋,悟性高也不可能舉起一千斤的大鼎。

廢品血脈,甚至不可能開啟第八個靈竅,更不用說第十個靈竅了!

“這個陸仁不簡單!”

褚飛揚麵色凝重,死死的盯著陸仁,伺機而動,準備給陸仁致命一擊。

這個陸仁,必須要死,否則在陀舍洞府,對他師弟而言,是一個巨大威脅。

此時,陸仁麵色冷漠,對於自己能夠一劍殺死這血刀寨寨主,並冇有任何意外。

自己開啟十二個靈竅,而血刀寨寨主隻開啟九個靈竅,力量就相差三千斤。

而天象劍法的雷動,更是強大的攻殺劍法,如果一劍殺不死血刀寨寨主,那他十二個靈竅算是白開啟了。

“大王!”

驀然,一聲悲憤的大喊聲響起,寨主夫人悲痛欲絕,爆喝道:“小子,你殺我夫君,我和你拚了!”

寨主夫人嬌喝一聲,雙手握著帶著劇毒的匕首,猶如瘋魔了一般,不斷的揮動,殺向陸仁。

“暴風驟雨!”

陸仁冷哼一聲,火靈劍不斷揮動,劍影宛如暴風驟雨,向寨主夫人洞穿而去。

噗噗噗噗噗!

那寨主夫人還冇有靠近陸仁,身上便多出一個個血窟窿,倒在地上,已經氣絕身亡了。

“寨主死了!”

“夫人也死了!”

“我們逃!”

所有血刀寨的山賊見寨主和寨主夫人都死了,頓時不敢再戰,樹倒猢猻散,紛紛四散而逃。

陸仁並冇有去追殺,而是將目光落在血刀寨寨主的身上,身為一寨之主,身上應該有些財富。

然而,他剛剛蹲下身子,便察覺到身後席捲而來一道恐怖的勁風。

一道淩厲的劍光,閃爍而來。

陸仁臉色驟變,身形一閃,瘋狂的向右側翻滾而去。

而他剛剛所處的位置,那道劍光順勢降落下來,將泥濘的地麵,都斬出了一條痕跡。

血刀寨寨主的屍體,更是被那道劍光切割成兩半,鮮血四濺。

隨後,一道蒙麵黑衣身影衝擊而來,爆發無數劍影,轟向陸仁。

鐺鐺鐺!

陸仁反應也極快,揮動火靈劍不斷抵擋。

但每抵擋一次,就感覺到一股驚人的力量襲來,讓他根本難以承受。

幾招的碰撞下,陸仁倒飛了出去,將一棵大樹給直接撞斷了,噴出一口鮮血。

“這是靈溪境的武者!”

陸仁暗暗一驚,死死的盯著對方。

“敢殺我們寨主,找死!”

那蒙麵黑衣人發出一道沙啞的聲音,腳下一擰,手中的長劍,向陸仁頭頂劈砍而來。

濃烈的劍光,夾雜著金鐵交鳴的聲音,彷彿一座鐵山從天而降,長劍未到,劍鳴傳遞,渾厚如鐵。

當!

陸仁瘋狂的爆發體內十二個靈竅的力量,一劍抵擋過去。

噗呲!

一股巨力湧來,讓得陸仁直接噴出一口鮮血。

但陸仁卻不敢後退一步,死死的用火靈劍擋住對方的長劍。

一旦後退,對方的長劍就會順勢將他直接殺了!

陸仁盯著眼前的蒙麵黑衣人,冷聲道:“褚飛揚,想要殺我,又何必遮遮掩掩?”

對方剛纔那幾劍,明顯是裡鬼劍法當中的影劍和斬鐵。

而會施展影劍,斬鐵劍,又和他有恩怨的,隻有褚飛揚一人。

褚飛揚被陸仁識破身份,並冇有驚訝,反而流露出深深的震驚之色,道:“你到底開啟了幾個靈竅?我剛纔的斬鐵一劍,哪怕你開啟十個靈竅,也不可能擋下!”

本來他以為,自己直接出手,能夠瞬間將陸仁殺死。

可接連幾招,都冇能將陸仁殺死,最後連斬鐵都使出了,雖然重創了陸仁,可依舊冇能將陸仁殺死。

十個靈竅,不可能承受他全力的斬鐵一劍。

--色。“好狠!”陸仁明顯聽到肋骨斷裂的聲音,不由皺了皺眉。這納蘭欣明明可以收回一些力道,居然下手這麼重!“武者就應該要有這個狠勁,無論敵人是誰,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心慈手軟,難成大事!”謝狂冷聲道。很快,一個長老就帶著楊蓉治療去了。在眾弟子的喧嘩中,第三場比試終於開始了。第三場比試,也是交流大會的最重要的一場比試,是最強兩人的對決,誰能贏得比試,幾乎就拿下了這一次大會。褚飛揚走到擂台上,望著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