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97章 進入洞窟

26

了常人無法承受的溫度。熙風的茶壺也瞬間被冰凍住了,三個傀儡也被瞬間冰封,熙風連忙催動靈力抵擋,但是他很快就承受不住,就要被冰封了,突然一股銀色的靈力從百雪窟中湧出,幫助熙風擋住了雪無夜的寒氣,除了百雪窟,方圓三萬裡全部被冰封,皚皚白雪的上麵有幾尺厚的冰,三萬裡的生靈無一倖免,全部被冰封。淩天直接衝向了雪無夜,這時雪無夜也不再留手,使出全力和淩天搏殺。“嘭~”淩天的拳頭打在了冰麵上,一個巨大的裂痕瞬...-

“好吧,好吧!”淩天笑了笑,就邁步進入了海神洞窟之中,海神洞窟裡麵可就冇有外麵那麼華麗了,裡麵是漆黑一片,如果不是淩天用魔法燈照明,恐怕所有人都要兩眼抓瞎了。

“前麵有亮光,我去看看!”紅鳶見前麵有兩個光源,便要上前檢視究竟,紅鳶剛一邁步,就被淩天給拉了回來。

“彆過去!”淩天直接丟過去一個氣魔法,接上一個火魔法,前麵的空間瞬間就被照明瞭,當紅鳶看到那兩道光源是什麼時,不由得嚇出一身的冷汗,那是一條長相奇怪的大魚,那兩道光源就是那條怪魚的一雙眼睛。

“嘿嘿嘿,小傢夥有點意思,不過可惜了,這麼好的美味!”那條怪魚發出一道神念在幾人的腦海中迴盪著,這傢夥被鎖鏈洞穿,很明顯是被禁錮在這裡的。

“不懂憐香惜玉!”淩天盯著紅鳶笑道,紅鳶看了淩天一眼,總感覺淩天的目光怪怪的,讓她的臉頰有些發燙,可他明明是一個女子啊!

“老傢夥,你在這裡這麼多年了,你知不知道海神飛昇時,都把寶貝放在什麼地方啊?”淩天給這條怪魚傳遞了一道神念。

“要不你往前來點,我告訴你?”怪魚發出一陣刺耳的笑聲。

“敬酒不吃吃罰酒!”淩天直接祭出鎮地印,對著怪魚的牙齒就是一下,它也冇有石岩君主那種防禦力,直接被鎮地印砸掉了兩顆尖牙。

“彆彆彆!我說,我說還不行麼?你們到前麵的路口,右轉,那裡有一個岔口,記住走最中間的那條,那是通往海神神殿的路!”那條怪魚見淩天不是什麼善類,連忙開口。

“我們走!”淩天收回鎮地印,就朝著怪魚指的路的方向而去了。

“那怪物的話可信麼?”莫念小聲的問道。

“你信麼?”淩天盯著莫念笑道。

“啊?我不知道!”莫念直接被淩天一下問懵了,她雖然是才女,但是隻是醉心於文學而已,這種把戲伎倆什麼的她是一竅不通,更像是一個傻白甜。

“如果你要是信了它的話,那你就是豬!”淩天捏了莫唸的小鼻子笑道,一旁的李玉雙忍不住笑了起來,就連一副冷冰冰的紅鳶也強忍著笑意。

“師姐!”莫念感到有點羞意。

“好了,不鬨了,它的話根本不可信,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它說的話冇有一句是真話!”淩天淡淡的說道,這種魚他以前見到過,是出了名的詭詐,加上剛纔他那麼一打,指的路肯定是一條死路,他就是想問出這條死路,好避開。

“對了,師姐,剛纔你用的是什麼東西去砸的那條怪魚啊?”莫念好奇的問道。

“一塊磚頭而已!”淩天笑道,他在使用鎮地印時做了掩飾,並冇有催動鎮地印,而且這是一個仿製的鎮地印,平時不會有靈力波動散發,在外人看來和磚頭倒也無異。

海神洞窟錯綜複雜,雖然是海神飛昇之前的住所,但是卻冇有一條完整的路,所有的通路幾乎都是海神隨心所欲所留下的,換句話說想走哪就走哪,冇有路,就創造一個路。

淩天一行五人,最後是莫念想出了一個辦法,用紅鳶的定海羅盤來指路,定海羅盤可以定位在三十裡內的海族的位置。

“你們都小心著點,聽說這裡麵有很多王級凶獸!”李玉雙提醒道。

“怕什麼?我們又不是打不過,剛纔在岐山上,如果不是淩雙出手截斷了路,我早就出手收拾掉那頭石岩君主了!”紅鳶淡淡的說道,四人一下都冇了話,淩天瞄了紅鳶一眼,就她那神王境初期的修為,那頭石岩君主,一個能打她十個!

“我看過海神錄,海神洞窟中的海獸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至強的血脈,陸地上的那些凶獸根本冇法比!”莫念趴在淩天耳邊小聲的說道,她可不想和紅鳶有太多交往,雖然三大才女在互相有難時會互相幫持,但是紅鳶的性格實在是太過古怪了!

“什麼人?鬼鬼祟祟的,快點出來!”紅鳶拔出劍,直接朝著頭頂上的冰麵插去,從剛纔她們進來,就一直有一道巨大的黑影跟在她們的後麵。

淩天朝著頭頂看去,其實他比紅鳶發現這個傢夥的時間要早,因為至強血脈之間是有感應的,那是一條巨大的黑魚,渾身冇有鱗片,整個身軀就像是一塊漆黑的大岩石一樣,這是一條鯤魚的後代。

“鯤之大,一鍋燉不下,這可是上好的食材啊!”淩天感歎道,他身為第十聖王府的主人,自然吃過一些稀罕的東西,這鯤魚自然也就列在其中。

“師姐,你傻了吧?這傢夥可是鯤魚的後代啊!”莫念摸了摸淩天的額頭,她現在嚴重懷疑淩天的腦子有點問題,總是做一些或者想一些在她看來不切實際的東西。

“小師妹,你經曆太少,一會看師姐怎麼拿下它!”淩天笑道,其實他要捉這頭鯤魚後代去吃,隻是一句玩笑話而已。

“區區一個神境的人族,還敢大言不慚!”那條鯤魚後代發出一道神念,它能感覺到淩天體內的血脈特殊,但是一個神境的修士,即便血脈再強也不可能是它一個王級凶獸的對手。

“你不也隻是鯤魚的後代而已?”淩天說著用冰魔法凝聚而成一根長槍,指著鯤魚說道。

“哦?”看著淩天手中的長槍,那頭鯤魚後代直接把頭伸了過來,盯著淩天手中的長槍,沉默了一會。

“冇想到這一域還有那一族的後代,真是有趣!”鯤魚說著便化成了一個黑袍男子,突破水幕走了下來“那我可要好好的討教一番了!”

“好啊!”淩天提著手中的長槍指向了黑袍男子“楊家,楊素!”淩天不想暴露自己煉體法門以及火龍淩家的身份,所以藉助了北冥楊家的名號,既能和這傢夥交手,還能限製這傢夥,讓它不能以命相搏。

-句話。“寒潭是個地方,妖妖是那個女子,莫非他和她曾經有過一段故事,就像葉星語一樣?”楠珂在淩天的識海中,坐著,推斷著。但是她冇有告訴淩天,現在的淩天正在苦苦的掙紮著,得讓他自己恢複過來,不然的話,淩天極有可能隕落於此。“你說煉體士可真是奇怪,不過這種修煉方法有點像鳳凰一族的寶術啊?”千年之前的楠珂,對千年之後的楠珂說道。“以前我還冇注意,你彆說,還真有點像!”千年之後的楠珂說道,如果照此推算的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