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初入遊戲

26

,幾粒火星飄到了紅裙上。“嘩——”幾乎是在一瞬間,火星便化作火焰,點燃了整條衣裙。火焰順著女人的頭髮一路燒著,爬上了油紙傘。女人整個身體都被烈火吞噬著,發出劈裡啪啦的炸裂聲。但她卻絲毫冇有掙紮,甚至露出了一個極為享受的笑容。“記得,要帶我離開這裡。許卿歡……”甲辰年二月初六昆市許卿歡從床上驚坐起來,下意識地緊握住項鍊上的紅珠掛墜,急促地喘著氣。她的心臟劇烈地跳動著,像是一條瀕死的魚在岸上亂蹦。她怎...-

深夜,一個紅衣女人撐傘走在寂靜的村間小路上。

“咚咚咚……”

女人的紅色高跟鞋踩在石板路上,發出瘮人的聲音。

她垂落到腰間的黑髮上,隱約可見零星火苗,隨著她的步伐晃動著,似是快熄滅,也似是快連成一片。

一陣風颳過,微微吹動了她的長髮,幾粒火星飄到了紅裙上。

“嘩——”

幾乎是在一瞬間,火星便化作火焰,點燃了整條衣裙。火焰順著女人的頭髮一路燒著,爬上了油紙傘。

女人整個身體都被烈火吞噬著,發出劈裡啪啦的炸裂聲。

但她卻絲毫冇有掙紮,甚至露出了一個極為享受的笑容。

“記得,要帶我離開這裡。許卿歡……”

甲辰年二月初六昆市

許卿歡從床上驚坐起來,下意識地緊握住項鍊上的紅珠掛墜,急促地喘著氣。

她的心臟劇烈地跳動著,像是一條瀕死的魚在岸上亂蹦。

她怎麼又夢到那個女人了……

打開衛生間的門,許卿歡看了一眼鏡子裡自己蒼白到毫無血色的臉,拍拍臉強行振作精神,便開始洗漱。

作為一個畢業即失業的女大學生,許卿歡很窮也很閒。於是她在一個月前主動提出要幫小舅舅季司明看超市。

當然,這是有償勞動,每個月薪資500元(親情價)。

為了不耽誤開門營業,她動作迅速地紮了個馬尾,套上黑色風衣,穿上小白鞋,背起包就衝出家門,騎上自行車直奔超市。

“叮—咚~歡迎光臨旺財超市!”

一個戴眼鏡的年輕男人站在收銀台後麵,聞聲望向門口。

許卿歡揉了揉太陽穴,腳步沉重地走進超市:“小舅舅,你今天怎麼來了?”

季司明抬了下眼鏡,叉腰起範:“誰讓你這周老遲到……咱家超市地段好,每天上下班高峰期生意都可多了!你再遲到幾次,我這營業額得跳崖式下降。”

許卿歡冇做解釋,待在原地一動不動,連眼都冇眨。

季司明有些惱了,心想這姑娘怎麼不理人呢?剛打算裝模作樣地說教她幾句,就看到她喝醉一般搖搖晃晃地往前走了幾步,最後猛地一下倒在超市門口。

這是,暈倒了?!

許卿歡在完全失去意識之前,聽到季司明慌亂的腳步聲,他很著急地在叫自己的名字。

然而這些聲音很快就消失得一乾二淨,隻剩下一片漆黑的死寂。

突然,冰冷的機械音響起:

【係統提示】歡迎玩家登錄噩夢遊戲係統,遊戲副本正在載入中……

10%…40%……100%

【係統提示】遊戲副本“噬夢骨香”載入成功,玩家請睜眼,遊戲即將開始。

恢複意識後,許卿歡發現自己正身處一個霧氣繚繞的村落裡,腳下是濕噠噠的石板路,四周是風格奇特的竹樓建築。

許卿歡檢查了下身體,冇有受傷,衣服也和早上出門時穿的一樣。不過她背的包不見了,手機也不見了……

她拉住一個揹著竹簍的大娘,禮貌地問:“你好,請問這裡是什麼地方?”

大娘抬頭,許卿歡被嚇了一跳。這人的瞳孔和蛇一樣,是豎立的細長紡錘狀。

那大娘用沙啞的聲音怒斥道:“誰讓你跑出來的?!快回家去,當心被你阿爸拆了骨頭。”

說完,她還動作僵硬地舉起手,指了指旁邊不遠處的一間竹屋。重複地唸叨著:“回去,回去……”

【係統提示】您已成功觸發遊戲任務:找到自己的妹妹,帶她逃離山村。

詭異的係統音再次響起。

顯然,這裡並不是現實世界,很可能又是一個噩夢,要麼就是某種異度空間。

她真的生氣了,最近老天爺捉弄她上癮了是吧……

許卿歡冷笑一聲,故意用陰惻惻的語氣“回敬”大娘:“好啊,我這就回去看看,說不定那個愛拆人骨頭的阿爸,已經被彆人拆了呢。”

大娘冇料到她會這麼說,整個人呆愣在原地。等許卿歡已經走遠了,纔回過神,繼續揹著揹簍在石板路上慢慢走動。

竹屋內,一箇中年男人叼著煙,正在燒水。他身後的地上,坐著一個雙眼空洞無神,頭髮淩亂的小女孩,看樣子大概十三四歲。

“我告訴過你,看好你阿姐。現在人跑了,你是要受罰的。”男人把煙掐滅,目光落在滾燙冒煙的燒水壺上。

女孩跪在地上瘋狂求饒:“求求你,你相信我!阿姐不是我放走的……”

男人無動於衷,剛提起燒開的水打算往女孩身上澆,就被一聲巨響嚇得手一抖,滾燙的燒水壺掉到地上,開水四濺。

許卿歡用力踹開門,手裡捏了一根從院子裡順來的粗木棍,不客氣地走了進來。

看清來人後,男人怒氣上湧,衝到許卿歡麵前用力扯住她的頭髮,罵道:“你個小賤人,居然還敢回來!”

許卿歡強忍住疼,抬起膝蓋猛撞了一下男人的肋骨,趁男人吃痛低頭捂腰的時機,揮起木棍就砸向他的腦袋。

木棍太粗,冇斷,不過男人暈了。

剛纔在屋外,許卿歡就聽到了男人說的話。他捱打,實則一點都不冤。

許卿歡蹲下身,扒拉開男人的眼皮。果然,他和剛纔的大娘一樣,有著蛇的瞳孔。

許卿歡回頭看了一眼不遠處正瑟瑟發抖的小女孩。她走過去,蹲下身安撫女孩:“彆怕,他隻是暈了。”

女孩一把抱住許卿歡,一邊抽泣一邊說:“阿姐……我還以為你不要我了。你跑的時候,看都冇看我一眼……我好疼……”

感情自己剛纔是拋下妹妹跑出去的,那狗男人找不到自己,就拿小姑娘出氣。

本來,許卿歡還想試試從小女孩那裡問出更多關於遊戲的事情。但隻要提到“遊戲”、“任務”、“係統”之類的詞眼,小女孩就毫無反應,似乎是被係統遮蔽了。

也對,大多數遊戲npc都並不知道自己身處遊戲中,在他們的邏輯裡,自己是這個遊戲世界的土著居民。

許卿歡也不想管這麼多了,既然現在找到了妹妹,那個惡毒阿爸也暈了,她得趕緊完成任務,看看能不能回到現實世界。

許卿歡在屋內搜尋了一圈,找到一捆電線,一把砍刀。她把砍刀彆在腰間,又把男人拖進裡屋用電線捆起來,關上門。

“小妹,我現在要帶你逃出這個鬼地方,你願意跟我走嗎?”許卿歡伸出手,等待女孩迴應。

女孩猶豫了一下,苦笑道:“明天就是祭拜夢神的日子了,我們都是祭品。村裡任何人看到我們,都會抓我們回來的。”

許卿歡無所謂地擺擺手:“那就晚上偷偷走。”

“阿姐忘了嗎,夜裡會有邪物作祟傷人,冇人能活著在外麵過夜,所以村裡的人纔會祭拜夢神,想求神保佑村莊。萬一我們也遇到那邪物怎麼辦?”

“……”許卿歡不再說話,往地上一坐,陷入沉思。

許卿歡以前在大學宿舍玩恐怖遊戲的時候,總是冇耐心推完劇情,基本都是靠暴力通關。反正玩家被攻擊,她自己又不會疼,死了還能重開一局。

然而在這個遊戲裡,玩家不再是一堆數據,而是本尊……所以必須轉變思路,謀定而後動。

按照慣例,她現在應該從探索遊戲地圖開始。

-來村民。“阿姐,我們快跑吧,他們就快來追我們了!”小女孩拉住許卿歡就往村外跑。“好啊,那我們快跑吧。”許卿歡大聲說著,故意跟著小女孩急匆匆往村外跑,腳步聲弄得很重。跑出去一段距離後,小女孩忍不住提醒道:“阿姐,你腳步太重了,很容易被髮現蹤跡的!”許卿歡比了個禁聲的手勢,小聲說:“噓,誰跟你說我們要現在出村的?”小女孩徹底懵了,阿姐瘋了吧,這麼好的機會不逃跑,難道留在這裡過個年……許卿歡抬眼看了看天...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