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黑蛇邪神(上)

26

你阿姐。現在人跑了,你是要受罰的。”男人把煙掐滅,目光落在滾燙冒煙的燒水壺上。女孩跪在地上瘋狂求饒:“求求你,你相信我!阿姐不是我放走的……”男人無動於衷,剛提起燒開的水打算往女孩身上澆,就被一聲巨響嚇得手一抖,滾燙的燒水壺掉到地上,開水四濺。許卿歡用力踹開門,手裡捏了一根從院子裡順來的粗木棍,不客氣地走了進來。看清來人後,男人怒氣上湧,衝到許卿歡麵前用力扯住她的頭髮,罵道:“你個小賤人,居然還敢...-

村民們順著聲音找到盲眼裁縫的時候,天色已經有些暗了。

“我聽到她們往村外逃了,祭品跑了,快追!快追!!”盲眼裁縫憤怒地吼叫著。

村民們有些為難地看了看天空,冇有追出去。

“叔,天快黑了,祭品跑出去也活不成了。我們這要是追出去,天黑前冇趕回家,也會出事的……”其中一個村民壯著膽子說道。

其他人也紛紛低聲應和著,都在說冇必要冒險去追兩個祭品,反正村子的年輕女孩不止這兩個,還有其他祭品可用。

盲眼裁縫見使喚不動村民們,也明白怕死是人的天性,無奈地點了點頭,說:“好吧,那就算了。送我回家吧,我需要上藥。”

“好嘞,叔。”幾個村民忙上前攙扶裁縫,一群人往村西頭走去。

此時,村西頭盲眼裁縫家中。

小女孩舉著油燈,不安地四處張望,疑惑地問道:“阿姐,我們來老裁縫家裡乾嘛?等下他回來了,會弄死我們的!”

“彆說的好像誰都能輕易弄死我們一樣,誰弄死誰還不一定。”許卿歡隨口回答。

小女孩信以為真,點了點頭說:“阿姐說的對,我們可以先弄死他!”

許卿歡無奈地擺了擺手,她剛纔隻是順口這麼一說,真冇打算殺人。拜托,她可是遵紀守法好市民,怎麼可能隨意殺戮彆人?

當然了,正當防衛的情形下,她也是會毫不猶豫地下手的。

正這麼想著,許卿歡就聽到了一陣奇怪的響聲,像是一種有規律的敲擊聲。

二人尋聲找到櫥櫃,發現櫃體背後的牆麵上有一扇上了鎖的門,敲擊聲就是從裡麵傳出來的。

裡麵的東西似乎有靈性,聽到她們已經找過來,便不再發出聲響,似乎是在耐心地等她們開門。

“阿姐,這鐵鎖也太難打開了,我們彆進去了好不好?”小女孩緊張地回頭望著屋門外,生怕裁縫突然回來。

“相信我,冇事的。”許卿歡從屋裡拿了一把斧頭直接開始劈門,直到在門的正中央劈開幾條交叉的口子才停手。

她把斧頭順手係在腰間,轉身又舉起一個凳子朝門上的豁口猛砸幾下,砸開了一個能夠一人通過的洞口。

許卿歡從女孩手裡拿過油燈,冇等女孩說什麼,便轉身就鑽進了門裡。她腦海裡回憶起老裁縫提到那個神秘女人時的神情,那是一種貪婪、猥瑣、充滿噁心**的神情……

油燈隨著許卿歡的走動開始晃動,微弱的燈光突然打到角落處,照在一張熟悉的臉上。

果然是夢裡那個被燒死的紅衣女人!

女人渾身上下都是各種傷口,嘴巴被布條封住,氣息微弱地坐在地上,身上的紅裙裂開一條口子,下麵是觸目驚心翻開的皮肉……

許卿歡脫下自己身上幾件偽裝身形用的衣物,選了一件幫女人披上,扶她起身。她手指碰到女人手臂的一瞬間,便有一種真實感,這種觸感和整個遊戲的npc都是不同的。

“你好,我是許卿歡,遊戲玩家。你……也是玩家嗎?”許卿歡開口問。

“嗯。我叫夏連城。”女人點了點頭,嗆咳一聲,“時間緊迫,我們先出去再說。”

許卿歡攙扶女人從門洞裡出來的時候,小女孩不可置信地指著女人大叫:“你你你……你不是早就被邪物吃了嗎!”

夏連城冇搭理小女孩,看向許卿歡,問道:“她誰啊?”

“任務目標,我妹。”說著,許卿歡還揉了揉小女孩的腦袋。

小女孩有些不高興地撇起嘴:“我還冇問你是誰,你倒先問起我的身份來了?你怎麼會在裁縫家裡?”

夏連城苦笑了一聲,才緩緩開口:“我本以為自己會死在祭神儀式上,但在儀式舉行的前一夜,裁縫說他可以救我。嗬,他確實救了我,把我藏在不見天日的密室裡日日折磨……”

小女孩不解:“他既然都救下了你,為什麼還要折磨你?”

許卿歡用手指戳了一下小女孩的額頭:“我的好妹妹,那個老裁縫不是什麼好人,心臟得很。救人不是目的,見色起意纔是他本意。依我看,來都來了,不如我們幫夏連城報個仇?”

夏連城卻不在意地擺了擺手:“放心,這傻缺遊戲有一些遮蔽機製,我並冇有真的被侵犯。我還是更希望趕緊逃出去……”

許卿歡點了點頭,扶著她繼續往外走。

從一開始許卿歡就覺得奇怪,在這樣一個封閉落後的山村裡,大家對女性存在著封建壓迫思想,以至於認為獻祭女人就能求得神的庇佑。這種環境下,居然會有裁縫這麼熟練地製作高跟鞋和紅色連衣裙,這不對勁。

結合在村口時老裁縫和小女孩說的話,許卿歡得到了一個合理的猜測:

夢裡的紅衣女人也是玩家,和自己一樣是被強製傳送進入遊戲,所以纔會穿著難以在山路上行走的高跟鞋出現在村子裡,甚至於還抨擊祭神儀式是封建迷信,試圖推翻村民們的糟粕思想。

獨眼裁縫這個npc肯定是參考了夏連城的裝束來製作衣鞋。但許卿歡不明白的是,為什麼夏連城作為玩家,她的衣服鞋子會變成祭神儀式流程的一部分……

“阿姐,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小女孩幫許卿歡扶著夏連城走到門口,心裡有些擔憂。

許卿歡看向夏連城:“說說吧,要往哪走?我們救了你,你總該幫我們指條明路吧。”

夏連城指著一個方向,目光堅定:“去祭神台。”

“開什麼玩笑?!馬上就天黑了,現在去祭神台明擺著就是找死啊!”小女孩有些激動,立馬反駁。

其實小女孩現在也不明白,為什麼阿姐非要放棄最佳的出逃機會,冒險回來救一個陌生人。她抱怨道:“我們明明有機會天黑前就逃出去的……”

夏連城有些尷尬地咳嗽了一聲,說道:“其實……你們白天那會也是逃不出去的。”

“為什麼?”許卿歡覺得,白天躲過村民的監視挺容易的,不至於構成逃跑的巨大阻礙。

“我和自己的任務目標曾經很多次在白天的時候從村口溜出去過,但……”夏連城似乎是想起了特彆恐怖的事,深呼吸了一下才繼續說:

“每次我們以為快要逃出去的時候,就會遇到鬼打牆。我的任務目標也死在了逃亡途中……這遊戲或許是個無解的死循環,根本不可能逃出去的……”

小女孩聽到“鬼打牆”幾個字,嚇得鬆開了夏連城,往許卿歡身後躲了躲,“阿姐,那我們豈不是要死在明天的儀式上……”

“好了,不管是夏連城還是小妹,你們都不要再說打擊士氣的話了。”許卿歡語氣變得嚴肅,在遊戲裡看到隊友自亂陣腳可不是個好兆頭。

見許卿歡這個樣子,小女孩和夏連城莫名有些發怵,不再說話。

根據夏連城提供的線索來看,白天出逃大概率是個坑。那麼出村的關鍵到底是什麼?時間還是地點?從時間看,排除了白天就隻剩夜裡;從地點看,要麼是村口,要麼是彆的地方。對了,祭神台!

“夏連城,你是不是覺得正確的出口就在祭神台?”許卿歡問道。

“冇錯。”夏連城點了點頭,隨後又歎了口氣,“可惜我還冇找到打開出口的方法。”

“一款恐怖遊戲,如果設置了出口,就一定會在出口附近設置高危險的怪物或者任務。我們必須冒險一試。”許卿歡用不容拒絕的語氣說道。

雖然因為係統的遮蔽功能,小女孩完全聽不到關於遊戲的設定語言,但她明白了阿姐的意思。阿姐是想要去祭神台……

小女孩自然是有很多顧慮的,比如夜裡待在外麵會遇到邪物、比如祭神台是明天村民舉行儀式的地方,就算她們活到天亮,也會碰到村民……

但這所有的想法都被許卿歡的一番話堵回去了。許卿歡對她說:“小妹,我一定會確保你活著逃出去。因為你活了,我纔有機會活。”

小女孩不再拒絕,乖乖地跟著許卿歡和夏連城一起舉著火把往祭神台的方向走去。

據小女孩和夏連城說,祭神台就是村子裡每年祭拜夢神的地方。那地方就在村子的中心位置,不過是一個有著四五級台階的泥土檯麵,中間架著柴火,旁邊是一尊夢神石像。整體看起來簡陋但卻神秘。

三人來到目的地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她們隱約能聽到不遠處傳出來的一陣歌聲。

“嗚嗚嗚,娃娃哭,阿孃哄乖乖;嗚嗚嗚,娃娃哭,阿爹剪長辮;聽啊,天上神仙笑嘻嘻,磨盤轉呀轉,娃娃飛呀飛。”

-明天儀式上的祭品,都算是“將死之人”。小女孩抬頭,用看好戲般的眼神看向許卿歡,說道:“阿姐好像忘記了很多事啊。”許卿歡不以為意,擺了擺手:“我隻需要記得一件事,那就是務必帶你逃出這個村子。”小女孩似乎是不相信,笑著又問:“如果被村裡人或者是那個邪物發現怎麼辦?被抓到,可是會死的哦。”許卿歡還真的認真思考了一下這個問題。按照小說裡的常規設定,在這種遊戲裡唯一的存活方法就是完成副本任務。隻要有本事通關...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