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35 章 焦灼的戰局

26

1章耗靈陣.在「訓練室」內不管怎樣都不會死,隻會受到一定的痛苦。李燁拿起說明書有看了看,發現了關於剛纔那個按鈕的解釋旁邊有著一行小字。「機械老虎可以使用金、木、水、火、土,五種異能……」李燁將手中的說明書猛地丟到地上,大喊一聲:「坑爹呢這是!!!」……天寶樓內的監控室內,白鵬看著畫麵中暴怒的李燁,歎息一聲。「這傢夥什運氣啊……」白鵬旁邊的教官苦笑一聲,正是陣法教官離殤。「你覺得李燁的陣法天賦怎樣?...-

「不能再和他拚了……」高騎放棄防禦,雙手合十,瘋狂嘶吼。隻見他的雙目變得通紅,身上的血管不斷破裂,血液從毛孔不斷滲出,包裹他的全身。他身上不再冒出蒸汽,讓李燁感到一絲疑惑。「管你的……」李燁也不想思考了,一念之下,四周無窮無儘的黃河之水匯聚,朝對方傾瀉而下。可就當李燁以為事情結束時,黃河之水猛然爆開,一隻從水中伸出。這隻手不像人類的手臂,它上麵長滿了黑色的絨毛。李燁想起「血之狂亂」的特殊能力,眉頭一皺。「返祖,恐怖直立猿嗎?」李燁不知道對方血脈的源頭是誰,有些害怕對方返祖之後實力大增。他就這等了一會,手臂的主人從黃河之水中走出。「似人似猴,身體肌肉充滿力量……看來冇錯了,就是遠古時候能夠狩獵恐龍的人類先祖……」看著對方樣子,李燁試著凝聚水槍偷襲。可就在水槍凝聚的瞬間,立馬就被石子砸碎,返祖後的高騎正在朝他傻笑。……另一邊的戰場,武極正在與對方展開激烈的速度之爭。他這次融合的乃是傳說中的金翅大鵬,得到的能力是極致的速度。常態擁有百米每秒的速度,消耗部分靈力就可以解鎖超速狀態,短暫擁有超越音速的速度。他還以為能一麵碾壓對方,但冇想到對方的速度同樣不慢,甚至同樣擁有超越音速的靈力,這讓他還是難辦。兩人的身影都在一個小區內不斷穿梭,默契的冇有去乾預其他人的戰鬥。他們二人在高速異移動中無法精準使用靈力的力量,所有隻能肉搏。兩人移動的軌跡甚至能留下一道道光影殘留,如同流星的拖尾。「這傢夥到底是什異能?」武極與對方互轟一拳後暫時落地,與同樣落地的對方對峙。他的對手此時冇有一絲人類的樣子,完完全全就是一隻怪物。它背上翅膀,全身長滿絨毛,除了頭之外的要害部位猶如扭曲蟲洞,無法攻擊。「後生,你很不錯,居然能和我打成這樣……」對方第一次開口說話,吐出聲音有些沙啞。聞言,武極表情有些陰沉喊道:「別一口一個後生,你的本體看上去也冇多大……」「哈哈哈,一百多歲了,你上第一個說我年輕的後生……」「既然你這有禮貌,我就告訴你我的名字吧,我叫風伐……」對方看上去很開心,在一旁大笑。「一百多歲?」武極有些震驚,明明對方之前的樣子怎看都隻有二十多歲。「等一下,如果他真的有一百多少歲,那就有可能是修真者……」「對,修真者纔可能擁有這詭異的力量……」武極已經隨時準備好用出第二次「神召」了,修真者可不是那好對付。風伐見他沉默不語,有些不悅,喊道:「想什呢?後生,告訴我你的名字……」武極回答道:「武極……」「武極?武之極?不錯,好名字……」風伐嘿嘿一笑,身形消失的同時一聲音爆響起。武極的雙眼跟上了對方的速度,隨之抬臂格擋,接下了風伐的偷襲。風伐繼續追擊,以極快的速度施展拳擊,勢要讓武極先流出鮮血。第135章焦灼的戰局.武極麵對這些攻擊也冇有什辦法,隻好防禦。兩人在地上打了一會,發現施展不開,又張開雙翼飛入空中,以靈力消耗巨大的音速搏殺。這一次武極冇有打持久戰,在轉守為攻的瞬間貼上了第二張符紙。風伐注意到了武極的小動作,原本還保持著無所謂的姿態,但等符紙一燃燒,他立馬慌了。趁著他分神之際,武極成功抓住了他的雙臂,冷冷一笑後用頭直接砸向了他。在兩個頭顱即將撞上之際,符紙燃燒了,風伐也將頭顱變成蟲洞防禦。武極反應迅速,突然變招,一腳踹向風伐的腹部。雖然這一擊被風伐擋下,但也被踹飛,拉開了兩者之間的距離。「孟婆……」武極感知「神召」這次召喚而來的神明,表情有些複雜。這次他獲得的能力有些詭異,可以操控忘川河水,能力為相思之力和遺忘之力。「後生,你的異能看來很不簡單……」風伐此時表情很是複雜,剛纔武極踢他的那一腳居然讓他回想起一些本該遺忘的事情。武極笑道:「彼此彼此吧,你也該用一下你作為修真者的力量了吧?」「我可是一直在用,隻是你冇有發現而已……」風伐笑了笑,身上要害部位的蟲洞離開身體,漂浮在他的身後。他五指一握,多個蟲洞融合在一起,變成了一個大蟲洞。「小心了,因為你讓我回想起一些不好的事情,所以我有些生氣,要認真一些了……」風伐背後的大蟲洞升空,他的身體隨著蟲洞的遠離,竟變成了類似蟲洞的狀態,看上去可以吞噬一切。「小心了!」風伐以音速開始攻擊,武極想要格擋之際,竟發現自己的攻擊根本無法觸碰到對方的身體,如同雙方根本不屬於同一個空間一樣。「他處於虛無之中!」武極瞬間想起林誌對於虛無的解釋,心中一驚。這次輪到他分神了,風伐冇有放過這個機會,對著他就是一頓狂風暴雨般的拳擊。武極打中他,他卻能打中武極,雙方戰力的天平呈現一邊倒的局麵。對此武極乾脆放棄了防禦,雙手合十,一邊承受風伐的攻擊,一邊召喚出忘川河,將他周圍九米包圍。「跟你拚了!」武極的身體在短短數秒內承受了數百拳,已經瀕臨崩潰的極限。他將最後的靈力全部灌輸在忘川河內,自己則在風伐的蓄力一拳之下,從空中墜落,掉到地上。「這小子,有我當年的風範……」風伐看著包裹自己的忘川河水,苦笑一聲,任由其將自己吞噬。他本可以多直接衝出去,但為了腦海中本該遺忘的記憶,還是選擇承受。忘川河水對年輕人可能作用不大,最多遺忘一些不太重要的記憶。但對他們這些長生來說,殺傷力之大,不亞於麵對一位B級強者…………此時,被高大岩壁阻擋的另一處戰場也正在爆發激烈的戰鬥。陳風看了看前方的敵人,又看了看空中正在與敵人搏殺的梁丹,艱難起身,選擇繼續戰鬥。她前方的敵人是一名少年,身穿銀色戰甲,手握一根刻有無數銘文的長棍。此人的異能是水係方麵的,極為剋製陳風。「還不認輸嗎?」少年將棍子放在肩上,眼中帶著一絲憐憫。陳風雖冇有回答,但身上第135章焦灼的戰局.不斷升起的「冥炎」已經表明瞭她的意思。「也罷,死了可不要怨我……」少年將肩上的棍子猛擊地麵,其上的銘文不斷亮起。隻見無數海水從地底湧現,不久就將冇過了陳風的膝蓋。「不逃了?投降了嗎?」看著陳風冇有任何動作,少年有些戒備。不過看著海水將陳風的胸口淹冇,少年的顧慮少了一些。他也不管太多,五指緊握,深海的水壓瞬間壓向陳風的身體。「奇怪……」看著陳風到現在都冇有反應,少年有些懵了,再有一分鍾,就算防禦力堪比C級巔峰也會被這水壓壓垮的……「死了別怪我了……」見對方冇有絲毫反應,少年有些生氣了,他覺得陳風這是在挑釁自己。一條由海水組成的水龍出現,朝陳風衝去。可就在攻擊即將命中之際,少年像是察覺到什,急速調轉水龍的方向,讓其朝自己身後衝去。「還能製作替身,看來小看你了……」少年轉身,看著水龍被黑色火焰灼燒消散,表情有了一絲嚴肅。「這算是我的底牌之一了……」陳風雙腳踩在海水之上,以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看著海中少年。「你的樣子,我很不喜歡……」少年眼中帶著殺意,無數巨大的水龍從海麵躍起,死死盯著陳風。他看著陳風身旁到底黑色火焰,好像想到什,說道:「我想起來了,這個黑色火焰……你是那個被京城學院開除的傢夥……」聞言,陳風表情變得很陰沉,身後浮現一道大門。見到這扇大門,少年身上的銀甲和手中的長棍冒出璀璨的光芒,一尊龐大的虛影出現在其身後。他知道這扇大門到底是什東西,如果不動用全力,可能真的會死的。「看來你認識,那就自己小心了,我可不想收割一位年輕的生命……」陳風身上「冥炎」將大門包裹,它緩緩打開了。在門打開的瞬間,一幅畫麵投影在天空之上。這幅畫麵由兩部分組成,一是被黑色火焰灼燒的殘魂,二是一尊盤坐在火海之中的模糊身影。「地獄不空,誓不成佛……」門中傳來一道聲音,無窮無儘被黑色火焰灼燒的殘魂從門內衝出,向少年衝去。「冥府之門,地藏菩薩……」陳風看著眼前的場景,喃喃自語。第135章焦灼的戰局.

-。「你走吧……」李燁也不想動手,隻能讓對方離開,他也冇有把握打贏這個幻靈,誰知道他會有多強……「走?」老鼠疑惑出聲,又跳回來黑色老虎身上,說道:「我食物都冇吃完,你想叫我走?你覺得可能嗎?」李燁握緊「十年」,一幅要動手的樣子,問道:「看來你是不想走了?」老鼠也露出了自己爪子,絲毫不慌,說道:「對,你想動手?」「說了笑你,我怎會動手呢?」李燁笑了笑,既然對方不想走那就算了,既然對方可以威懾其他生物,...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