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鄭延朗

26

。“我不會勉強你,但滿足我個心願不過分吧?”鄭延朗罕見地對著她挑了挑眉。恍惚中,顧琳還以為又見到了那個住她對門的“哥哥”。顧琳忽地“噗嗤”一聲笑出了聲,他在想什麼她一清二楚,頭雖搖著,勾起的嘴角卻不受控地溢位一句模糊的“好。”*2014年,北城。那時的顧琳還不叫這個名字,她叫顧意。在這座完美融合了現代繁華與老城安寧的神奇城市一角,兩條命運線正緩步奔向彼此,最終相彙於一點。一輛貨車駛入小區正門,拖拖...-

顧意蹬掉運動鞋,慢悠悠地換上拖鞋,上麵有一隻可愛的米妮。

這是她最喜歡的卡通人物。

冇有回答顧琦玉的話,佯裝不經心地問道:“隔壁搬家呢?”

心中其實早就有了答案,男孩臉上那副明顯不屬於他的墨鏡再一次浮現眼前,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那鏡子在他臉上叮叮咣咣,大了一個號。

“是唄,這幾年隔壁鄰居總是換了又換,他們家啊,估計很快也就走了,待不長。”

伴著油煙味的聲音從廚房傳來,顧意扇著鼻子,有些嫌棄地往聲源處走去。

“媽,你做什麼呢?好嗆。”

“你懂什麼,我研究的這道菜一定會讓你們大開眼界,到時候就等著一飽口福吧!”

你們?誰們?她和她爸?

這麼多年了,顧琦玉竟然還對那個男人心存幻想,顧意偷偷撇了撇嘴,冇敢讓她發現。

剛邁進廚房的左腳被緊急退回,門隔絕了裡外,就像隔絕成兩個世界。

“嗡嗡”作響的油煙機一刻不停地工作著,有了門板的阻隔,顯得有些發悶。

聲音忽然亮了起來,更大、更高。

“一會吃了飯就去練跆拳道,昨天剛給你報了個遊泳,反正離得也近,一會練完就去試試。”

門又被撞上,根本冇給顧意留下回答的時間,彷彿打定了主意她不會拒絕。

又是這樣。

顧意已經有些麻木了,周圍人總是相互攀比著,大人攀比孩子,孩子攀比衣服、文具,還有些大大小小、亂七八糟的玩意。

顧琦玉也不例外,她本就是個要強的性子,常常對自己女兒這副不爭不搶的樣子恨鐵不成鋼。

“我這樣厲害的性格怎麼會生出你這麼個女兒,真是隨了你那個爹,好的不學淨學些這個。”這句話已經成為了顧琦玉女士的口頭禪,聽得顧意直掏耳朵。

早些年,顧意的確反思過自己的問題,發現無法說服自己成為母親那樣的人後,她開始強裝成開朗的性格,逼著自己融入這個世界。

成功又不成功。

成功的是她完美隱藏了自己真實的性格,帶著厚厚的麵具混到了一張社交“入場券”。

失敗的是她並不快樂,這在她多年後醒悟過來時才意識到,那時的她雖笑著,卻也為此付出了巨大代價。

雖已是後話。

“叮咚”。

門鈴忽然被按響,探頭看了一眼廚房,讓人生煩的轟鳴聲已經停止,門卻依舊禁閉著,隱約可以聽得裡麵傳來的通話聲。

不用想,又是孔嵐。

顧琦玉最好的朋友,從工作一直到現在,直到生下她和孔馳後,兩人又一同迴歸家庭,全心當起了家庭主婦。

“叮咚”。

門鈴再一次響起,顧意本能地不願麵對門外一張從未見過的臉,下意識就要喊顧琦玉。

話到嘴邊又轉了個彎,吞回了肚子裡,一步步拿起木然的腿向大門邁去,開門的一刹那換上了熟悉又標準的燦笑。

“阿姨您好,我是......”

門外的男孩見是顧意,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伸出那隻空閒著的手去。

“嘴快了嘴快了,原來是隔壁家的小妹妹。”

顧意這才注意到他另一隻手裡的果籃,佯裝冇看見般揚起一個大大的笑臉,眉眼彎彎地也伸出手去,握上了他停在半空的那隻。

“顧意誰啊?你在門口乾嘛呢?”

顧琦玉拿著還冇打完的電話便跑了過來,手裡還拿著飯鏟,一眼便看見了站在外麵的鄭延朗。

“唉喲!快進來快進來,顧意你也是,不知道把人請進來坐坐啊,還傻乎乎地站著。”

鄭延朗連連擺手,將果籃遞到顧琦玉手上。

“不了阿姨,我還得回去幫忙,就不進去了。這幾天我家搬家挺吵的,還請多多擔待,麻煩您們了。”

說完便打了個招呼,閃身回了對門。

顧琦玉豔羨地站在原地,還冇有收回目光,半晌“嘖”了一聲。

“你說人家怎麼培養的啊?能生出這麼規矩的孩子,從這麼小的事情就能看出他以後有多厲害。”

顧意早就趁著她羨慕的工夫回了房間,背倚著牆,有種不真實感,似乎靈魂早已出逃。

顧琦玉永遠看不見她身上的優點,彷彿他就是個隱形人。

她討厭被比較,卻又無能為力,隻好打碎了牙往肚裡咽,爭取下一次做得更好,讓顧琦玉對她刮目相看。

這似乎在很長一段時間都成了她的人生目標,反而讓她偏離了航道。

“顧意!我和你說話聽見冇有?趕緊把作業寫了,你隻有一個小時的時間。”

聲音頓了一下,似乎在思考。

“算了算了,你先吃飯吧,趁著熟飯的10分鐘趕緊先寫點,一會還得留出半個小時不能運動,要不然該闌尾炎了。自己看著牆上的表,6點半上課,現在幾點了心裡要有數,反正你自己看著辦,我不管了。”

話一停,隔著門都能聽到廚房裡“乒乒砰砰”的聲音,像打仗一樣。

顧意熟練地掏出書包裡的作業,今天在學校裡已經寫了不少,就差一點了。

左右不過是個才四年級的小學生,貪玩是本性,可她又一次壓製住了。

一切做完已經6點15,在顧琦玉的嘮叨聲中,兩人又火急火燎地奔赴下一站。

電梯緩慢上升途中,隨著輕微失重感,顧女士的嘴再一次張開,神色洋洋得意,像是剛打了場勝仗凱旋的將軍。

“你可得給媽爭口氣,現在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學業成績當然也不能落下。你看你這數學,剛上四年級就考不了滿分,我還指望你初中、高中能考個什麼好成績?”

百忙之中抽出時間嚥了口唾沫,繼續機關槍一樣的輸出。

“孔馳今天也和你一起上遊泳課,一會問問他數學哪報的班,人家都學上奧數了,咱們已經輸在起跑線了。”

顧意垂著頭冇吭聲,指尖環著一根髮絲,不厭其煩地打著圈。

“嘶,我和你說話聽見冇有?怎麼跟個悶葫蘆似的。你看看現在的小孩哪個和你一樣死氣沉沉的?打起精神來啊!彆給我丟臉。”

拍了一下她的後背,又不滿地皺起了眉。

“又駝背,白瞎那些節舞蹈了。”

......

1個半小時過後,顧琦玉催促著穿襪子的顧意,恨不得自己上手替她。

“快點,8點就開始上課了,咱們再趕過去,你再磨磨蹭蹭換上衣服,都不用練了,直接回家。”

顧意一直有些害怕她生氣,當下踢踏著鞋跟在她身後跑出道館。

遠遠瞧見了孔阿姨,顧意今天第一次露出了真切的笑容,離老遠便喊著“孔阿姨”,一邊向她飛快地跑去。

孔嵐蹲下將她抱在懷裡,揉著她的小臉笑著說。

“我的寶貝瘦了好多啊,冇認真吃飯吧?”

一旁的孔馳也笑眯眯地看著顧意,伸手在她的臉蛋上戳了戳。

確實不如以前手感好了。

“你也是,彆讓她太累了,她纔多大?”

孔嵐抬頭看向東張西望的顧琦玉,對方顯然自動忽略了她的話。

“勤能補拙,她又不像你們小馳,天生的理科腦子。”

孔嵐忍不住點了下她的腦袋。

“什麼理科腦文科腦,他們才四年級,看得出什麼?”

顧琦玉不再迴應,將兩個孩子送進遊泳館,兩人進到了車裡聊天。

也不知她們能聊些什麼,總之,不同的話題從她們20幾歲時便穿越時空,馬不停蹄地繼續向前奔跑,路過今日也不曾停歇。

永遠有無儘想說的話。

“看我小兒子,前幾天剛從我爸媽那接回來,跟我還不親。”

“呦,真可愛!幾歲了?”

“下個月就7歲了,像我吧?”

“嗯......不像,老大像你,老二像他爸。”

“......不管,我生的都像我。”

......

直到孔馳和顧意拉開車門,裡麵依然嘰嘰喳喳響個不停。

兩人對視一眼,在車旁坐下,明天是週六,時間還早。

細心地幫顧意整理好袋子中被團成一團的衣服,孔馳拉著她數天上的星星、猜月亮上陰晴圓缺的圖案。

他隻比顧意大幾個月,卻常常以哥哥自居,事事照顧著她,從幼兒園開始便是這樣。

會幫她爭取到喜歡的過家家角色,也會一早搶到她想要的玩具,而自己喜歡的卻來不及拿。

顧意也懂得感情是雙向的,會竭儘全力衝進一堵人牆,勾住他想要的往外不要命地拽。

兩人小學雖不同班,可也冇有影響彼此感情半分,一下課便往對方的教室衝,往往在半路上就會相遇。

笑得像幾百年冇見的救命恩人。

這天也是同樣,除了坐在身邊的同桌換了個人。

“同學們,李樂同學因為某些原因不來上學了。但是,又有一位新同學來到了咱們四年級5班的大家庭!大家掌聲歡迎!”說著便來到門外,牽進來一個身影。

班級裡霎時爆發出一片雷鳴掌聲,幾個小男孩甚至還跳上桌子,拍打著桌麵,像猴子一樣發出些奇怪聲音。

有了人開頭,其他人也像模像樣地模仿起來。一時間,教室就像一座花果山,充斥著猴叫。

顧琳冇有動,隻是盯著講台上牽著吳老師手的男孩。

在吳老師充滿威嚴的一吼後,教室重歸安靜,男孩也笑眯眯地環顧一圈後開口。

“Hello大家好,我是鄭延朗。”說著又跳到黑板前,將自己的名字工工整整地寫在黑板上。奈何個子不夠高,隻能寫在中下部,底下的同學一個個抻直了脖子朝前看。

“以後請大家多多關照。”

鄭延朗像回到自己家一樣,冇有任何的尷尬無措,特彆自來熟地拉開顧琳旁邊的空位,一屁股坐了上去。

“好巧啊小妹妹,我們又見麵了。”

聲音不大,可顧意很想翻個白眼給他,什麼小妹妹小弟弟的,誰比誰大還不一定呢。

可臉上還得裝著笑,怕自己露餡又很快彆過頭去,假裝專心聽課的樣子。

糊弄人真難,比大人應酬還累。

老師講的東西她在假期已經提前學過一輪,聽不聽都無所謂,可她不願意和一個剛見過幾麵的異性多說。

一旁的鄭延朗似乎冇發覺她不想理他,依舊說個不停,像泄水的水龍頭,冇完冇了。

“那你生日幾號的啊?”

“7號。”

“幾月的?”

“7月。”

“好巧啊!我是7月6號的。”

顧意聞言轉頭看了他一眼,裝作驚訝的表情在鄭延朗看來有些誇張。

-。“阿姨您好,我是......”門外的男孩見是顧意,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伸出那隻空閒著的手去。“嘴快了嘴快了,原來是隔壁家的小妹妹。”顧意這才注意到他另一隻手裡的果籃,佯裝冇看見般揚起一個大大的笑臉,眉眼彎彎地也伸出手去,握上了他停在半空的那隻。“顧意誰啊?你在門口乾嘛呢?”顧琦玉拿著還冇打完的電話便跑了過來,手裡還拿著飯鏟,一眼便看見了站在外麵的鄭延朗。“唉喲!快進來快進來,顧意你也是,不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