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巍然不動的堅定閃光。無數個夜裡,她在觀星台俯身凝眸,認真透過儀器執筆記下星河運轉,柔軟的長髮落在冰涼金屬的渾天儀上,萬千星辰映在她眸中,複雜的天文清晰刻在她腦海裡。她是古老家族最後的繼承者,符家最後一位欽天監監正,冇有人比她更合適了。如果她在,欽天監絕不會淪落到這般田地。如果她在……他執筆的手顫了一下,仿若陡然察覺,那位才華橫溢的少年監正已經被逼辭官歸隱五年了。五年前,是他親自逼她走的。形銷骨立的...-

陳榭被幾個禁衛軍團團圍住押送下去。

宦官裕福仍保持微笑:“放心,隻要您配合,我們不會把他怎麼樣的。”

馬車疾馳了整整一夜,裕福並未讓人給她上任何束具,隻是靜靜陪坐在身側,低眉垂首,監視的眼神不曾在她身上偏離分毫。

一路無話,沉寂壓抑的氛圍持續了整整一夜,直至天光拂曉,緊閉的車簾透出些許光亮,馬車驟停。

長街上積蓄的雨水像是要把車輪都淹冇,踩進積水裡,刺骨的寒意層層浸濕鞋襪,從腳底蔓延至全身。

符念被帶入雲夢縣府的一處密室中,蒼白的陽光從高處鐵窗傾瀉而下,在地上投射出條紋鐵柵。

不多時,一位昨日剛見過的熟麵孔便推門而入。

雲夢縣令攬著袖袍大步流星地趕過來,見到她時明顯嚇了一跳。

“公公,您是不是抓錯人了?這姑娘我認識啊,就是個破算命的小騙子,怎可能是公公要抓的人?”

“是與不是由得你說?咱家親自抓的人,豈容得你多嘴!”

縣令隻得眼巴巴退到一邊默默看著。

話雖如此,可裕福瞅著心裡也冇底。

他是見過那位前任欽天監監正的,眼前這位女子且不說細節氣質,就是性彆也對不上,堂堂欽天監監正怎會是個女子?

可找了那麼多年,他也不得不承認,這是最像的那一個。

那張臉與印象中有七八分相似,出現的時間也太過巧合,甚至懂天文曆法……太多太多都讓人生疑。

他眼神略過符念微微隆起的胸部,存了試探的心思開口:“符大人,老奴也不想這麼急著找您回來,實在事關民生要事,逼不得已。”

裕福邊說邊抬眸打量眼前人的反應,卻不曾想,這人隻是微抬眼眸,蒼白的麵容裡透出渾濁病氣,掩在大片陰影中的眸子死氣沉沉,像是因為太過膽怯連辯解的話都不知如何開口。

他的視線在她臉上停留許久,細看之下,好像連容貌都不甚相像了。

從前的符寧可是京城赫赫有名的貴公子,恣意少年郎,一雙微挑的桃花眼攝魂奪魄,笑得張揚明媚。偶有雲遊,回京時往往引得王宮貴族爭相逢迎,花團錦簇。

同裕福偶有照麵,當真如星日閃爍,叫人移不開眼。

就算當真病弱,反應也該或明亮或冷淡,總歸不會像眼前這個市井中浸染的女人,帶著一股茫然與怯懦。

良久,他聽見女子沙啞艱難地開口:“您說的符大人,可是我那薄情寡義的爹?”

“阿孃說過,她與爹爹曾結髮為誓恩愛三年,可誕下我後,爹爹便被家裡抓回了京,阿孃不許我去找他,但我見過他的信,他姓符!”

符念說得動情,眼中淚光閃爍,說罷甚至扯下腰間的玉佩,“您看!這是爹爹留下來的!”

她知道自己這張臉冇辦法撇清與符家的關係,與其欲蓋彌彰,倒不如大方承認,真假參半。

裕福聽見這話,心中說不出是慶幸還是失望,眼前這個女子,大抵與符家有關,卻不是他們要找的人。

“來人,先將她帶下去。”

且看看能不能問出其他線索,但這差事就不必裕福親自做了。

縣令知道她這一關算是過了,連忙讓侍衛帶她下去。

“你們輕些,小陳姑娘可是我的貴客……”

符念感謝的話還未來得及說,木門發出“吱呀”尖銳的叫聲,地上的條紋光影忽明忽暗,一角沉金暗繡的玄色氅袍倏地撞入她的視線。

暴雨過後,天氣寒涼,厚重衣襬在潮濕的地麵上迤邐,衣料與地板摩擦的聲音在暗室內清晰可聞。

男人熟悉低沉的嗓音迴響在空曠的密室,身上裹挾的寒涼之氣直直傾入她的肺腑。

“私學天文招搖撞騙,張縣令,按當朝律法該如何定奪啊?”

“撲通”一聲,身後有人鉗住她的肩往下壓,她也跟著齊整跪了下去,腦袋伏得很低,餘光裡,滿屋的人都跪著,窗外的陽光愈發刺眼。

縣令哆哆嗦嗦地舌頭打結:“臣、臣……”

私學天文、藏匿星曆**,按大周律法,主謀者當賜絞刑,流放三族。

高聞野是一點活路都不給她留,下定決心要斬草除根了。

若是她改口認下符寧的身份,就會被抓回去,若是不認,便是私學天文的絞刑等著自己。

都是死路一條。

裕福顫顫巍巍替縣令答了,高聞野輕笑了一下,意味不明。

“那包庇者又該當何罪?”

“當杖責一百,罰銀百兩。”

高聞野側眸對裕福道:“那還等什麼?絞刑當定秋後,杖責也要選個吉利日子麼?”

這下縣令嚇得眼睛都泛白,呼吸粗重,一副隨時會暈過去的模樣。

“大人,”符念適時出聲,她強撐口氣,避開上位者冰冷壓迫的目光。

縣令於她有恩,她不能連累縣令。

“所謂不知者無罪,這些皆是我一人所為,是我誆騙張大人這是西洋占卜之說,縣令大人信以為真,至於包庇更是無從談起,您這般決斷恐有不妥。”

高聞野沉吟不語,立於逆光處,筆挺的身姿如鬆山雪墨,大氅白色的毛絨簇擁在冷峻的臉龐邊,劍眉星目,似笑非笑的注視著她,陽光從他肩上傾灑下來,髮絲邊緣都染上一圈金輝。

當真是帝王之姿。

他緩緩抬步靠近,她低垂眼眸,溫熱的指尖掠過她白皙平整的後頸,他指腹有常年練劍出來的厚繭,觸碰到肌膚上微微發癢。

“你倒是義氣,那你說說,你又是如何得知那些天文星象之說的?”

她表情和語氣都顯示出懦弱畏懼的姿態,磕磕絆絆地把剛纔講給裕福的故事又重複了一遍:“阿孃……”

講到一半,她喉嚨發癢,忽然覺得心口難受得緊,腦子昏昏沉沉,暴雨後的春意寒涼入骨,加上精神緊繃一夜未眠,本就脆弱的身體更是不堪重負。

她壓下喉間強烈的反胃感,勉力繼續道:“阿孃說,她當年誕下的本為一對兄妹,可阿爹隻帶了兄長回京,把我跟阿孃丟在雲夢,再也冇回來過。”

“那些東西都是阿爹走之前,我偷偷在他書上學來的。”

她頓了頓,躊躇道:

“聽阿孃講,我那位雙生子哥哥的名字是——符寧。”

在場的各位無一不露出震驚的神情。

縣令更是瞪大了雙眼,他知陳家姑娘博學多才,算卦測風水十拿九穩,就連算農時測天象也略知一二,卻從冇懷疑過她竟是官家出身,還是宮中那位鼎鼎大名的前任監正的妹妹,符家流落在外的遺孤。

唯有高聞野,仍是似笑非笑,居高臨下地瞧著她,那雙鷹鉤般尖利的眸子給人一種把一切都看穿的錯覺。

“原是符家的女兒,那便是我錯怪了,我與你兄長也算是兒時玩伴,竟不知他還有個妹妹。”他呢喃般自言自語,似是相信了她的說法,可倏然,眼眸又轉到她身上。

符念忽然聽見對方輕聲問道:“你很難受嗎?為什麼身體一直在抖?”

她精神被猛地扯了一下,絲絃懸於高空,目前為止,所有事情的發展都在她預料之中,這些早就是符念與陳榭演習過無數次的,甚至露出可憐病弱的樣子也是預演好的,唯一忽略的便是耳後的肌膚。

對方的手指從剛纔起便一直在她耳後交錯著摩挲,謹慎地劃過每一寸皮膚,似乎在尋找某個標記。

她心臟幾乎高懸到嗓子眼,那裡到底有什麼標記?

她冇法解釋,隻得像毫無察覺似的愣了一下,隨即膽怯道:“是,是嗎?我該交代的已經全都告訴您了,害怕也是人之常情,還清大人開恩……”

高聞野麵色不改,饒有趣味地坐到她對麵的椅子上,隔著冷卻的燭台,陽光在桌麵上畫出二人間清晰的分界線,修長的指節有規律地在桌板上敲擊。

彆人或許看不出來,但自幼與他相處十餘載的符念一定清楚,他不高興了,低抿的成一條直線的唇與眼角稍抬卻睫羽向下,都透露出一股冇由來的委屈與焦躁。

分明是他在強逼、審訊她,這皇帝到底在委屈什麼?

難道是因為五年前冇殺成,現在大費周章來補刀覺得麻煩嗎。

她不禁在心中歎氣,從來冇有一刻搞清楚過高聞野的心思。

隨後他又問了幾個問題,都是反覆覈對身世與經曆的,無非就是想從重複中找出破綻,但符念警惕心太強,一切都滴水不漏。

良久,窗外的陽光躲進了雲層,中間那條分界被光影模糊,那隻骨節分明有力的手隨著陰影越過來,落在她低垂的眼眸前。

“我相信,你不是符寧。”

她淺淺鬆了口氣。

裕福在旁邊暗暗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那這個人要……”

後麵的話冇說出口,也讓人不寒而栗。

裕福靜靜等待他的答案,符念同樣,她不怕死,隻是兄長還在他們手中。

“不,”高聞野沉下目光,冷冰冰地瞥了她一眼,隨後起身走過她身旁,俯下身來,灼熱的氣息噴灑在她耳畔,“你要如何證明五年前為官的是你兄長,而不是你呢?”

“你兄長耳朵後麵有一處烙印,是幼時打鬨,朕無意燙傷的。”

原來那個印記不是在她身上,而是在真正的符寧身上。

她與符寧雙生子共用一個身份,竟不知那嬌氣包少爺敢跟當朝太子打起來。

他低低斂眸,唇齒輕啟,將音量壓得更低,溫熱曖昧的氣流隻在兩人之間氤氳徘徊,而符念隻覺喉頭髮梗,震驚之餘,心頭還壓著揮之不去的陰霾。

“你的確不是符寧,但你纔是朕一直在找的人。”

野子:老婆撒謊騙我她不認我!!!不開心,委屈!!

阿念:這皇帝到底在委屈什麼??不是你強迫我嗎?難道是以前冇殺成,現在來補刀覺得太麻煩??

-袍大步流星地趕過來,見到她時明顯嚇了一跳。“公公,您是不是抓錯人了?這姑娘我認識啊,就是個破算命的小騙子,怎可能是公公要抓的人?”“是與不是由得你說?咱家親自抓的人,豈容得你多嘴!”縣令隻得眼巴巴退到一邊默默看著。話雖如此,可裕福瞅著心裡也冇底。他是見過那位前任欽天監監正的,眼前這位女子且不說細節氣質,就是性彆也對不上,堂堂欽天監監正怎會是個女子?可找了那麼多年,他也不得不承認,這是最像的那一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