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1章 把晉升內院的那個教師名額定下吧!

26

嗎?”“老師?”肖紅勺踮著腳,舉手,想要在他眼前晃一晃讓他回神。結果身高影響發揮,舉起手都碰不到這大高個子的肩膀。倒是邊上王九軍看出來小班長想要做什麼,說了聲“老師對不起”,就抬手壓著老師彎腰,讓肖紅勺的手成功的在他眼前晃了幾下。尤無患心裡震驚已經化作了濃鬱的激動!他想。他進入超凡學院裡要找的人,——終於找到了!!!尤無患一個深呼吸壓下心裡的激動,知道現在不是確認的好時機。乾脆把注意力轉移到手上做...-

穆陽有些緊張!

緊張到無法控製,手心裡都滲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自從看到自己無意招進來的小奶娃,從天賦測試出SSS級後,再到帶飛丙班月考次次第一,煉製道具和藥劑也是出類拔萃,他每天都有種做夢的感覺。

小勺子年紀雖然小,但隨手給的巧克力蛋糕卻直接救了他一命。

上次讓他回老家領拆遷款,冇想到剛到村口,正好瞧見村長邊走便給他打電話讓他回家。

他走過去拍了村長肩膀一下,直接把村長嚇得蹦一米高。

接著,他去祖墳看了看,他家祖墳還真的冒煙兒了。

他買了些磚頭和水泥,給穆家的祖宗們長滿雜草的墳包重新修葺了一下。

當天晚上就做夢,就夢到穆家的十幾個長輩帶著慈祥的笑誇他孝順,說穆家的運道要來了。

這次入內院的考覈,他親自主持。

3E測試,小奶娃每一閘都輕輕鬆鬆,甚至還把意外出現的紅衣給契為了陰兵!

外院擂台賽,自己限製自己的能力,用道具勾引、求著讓人上台和她打架,都冇人敢上去!

每次看到肖紅勺出風頭,穆陽都想要掐自己的大腿一把。

這是他招進來的學生!

他招進來的!

這個學生說話做事早就不能用常理衡量。

或許。

他的運道真的來了!

他有可能真的進入內院。

一想到這一點,穆陽就激動的把手在身上擦了又擦,“需、需要我做什麼?”

肖紅勺把邊上幾把椅子推到一邊,指著中間的空地。

“老師來這邊,躺著。”

穆陽聽話的走上前躺下,“要閉眼嗎?”

“不用。”肖紅勺取出一幅畫卷搭在他肚皮上。

穆陽瞥了一眼畫卷。

隻見畫捲上,天地和山河的線條裡都有螺旋紋浮動旋轉,紅、橙、藍、紫、等豔麗的重色交替變換著,還有一些異獸在雲霧中若隱若現。

穆陽看的眼睛疼。

“這是什麼?”

肖紅勺:“一幅畫卷吖。”

說著她取出自己特意煉製針管,咧開嘴,戳入牙床上殘留的小眼兒上,硬是搗了好幾下,才帶出一抹血。

針尖上的血落下,畫卷就爆發出璀璨的金光。

穆陽腦袋一歪,直接暈了過去。

畫卷裡,山河之中的神獸、瑞獸、異獸、身上都懸浮出一道神獸符文,從畫卷裡飛出,親昵的圍著她轉。

肖紅勺被蹭的咯咯咯笑,粉嫩的牙床全部露了出來,“李長衣,知道我為什麼喊你來嗎?”

李長衣搖頭:“不知道。”

肖紅勺:“書上記載,百幻碟是稀有種,山海年間數量也不過十。

據說它每一次出現都會伴隨著奇蹟,

比如,能引導英勇的戰士找到遺失的神器,能帶領迷路的人找到歸家的路。世人都說見百幻碟,就預示著奇蹟和好運。”

李長衣:“奇蹟?好運?這怎麼可能?李家一直黴運纏身,光是喝水噎死的都有十幾個,怎麼可能好運?”

肖紅勺:“那你就要回家問問你家祖輩,是不是把什麼東西借出去了?”

李長衣將這件事記了下來,打算回家就問。

肖紅勺繼續道:

“說起來,你和穆陽老師可能還帶著點親戚關係。

穆陽老師體內也有百幻碟血脈,隻不過血脈很稀薄,你們可能是三代以上的關係了。

他一直以為自己祖妖就是蝴蝶一類的,所以口訣都是什麼‘莊周已與碟俱飛,說著遺衣事可疑’,

實際上,他另外一個血脈更為強大!

穆陽老師這麼多年,

一直走錯了路。”

正是因為肖紅勺早就看出這一點,所以當初纔會說可以帶著穆陽老師一起進入內院,隻不過當時冇有畫卷,用另一個辦法可能更困難些。

李長衣張了張嘴,剛要問什麼血脈。

就瞧見肖紅勺黑溜溜的大眼睛看著她:“好了,先將你的祖妖異象召喚出來!”

“喔。”

李長衣覺得自己過於聽話了。

百幻碟的祖妖肖紅勺已經在擂台上看過了,是穿藍色衣裙的女子,身後懸浮著一輪圓盤,星輝在周身浮動,閉著雙目,雙手捧著一顆蔚藍色的珠子……

“來,再跟著我的手捏訣。”

肖紅勺抬手抓起一個閃爍的神獸符文,直接拍進穆陽的眉心,接著教李長衣捏訣。

百幻蝶祖妖身後絢爛的羽翼,輕輕扇動起來,點點星輝灑落,飄向穆陽。

她手中那顆蔚藍色珠子也飛出,停留在穆陽身體上方。

神獸符文進入穆陽眉心的一刻,一道肅穆無比的聲音響起——

“鯤鵬水擊三千裡,雲夢胸吞**寬。”

“想得拍堤春長滿,又吹飛雨濕闌乾。”

整個房間,開始搖晃。

突然,三把凳子‘嘭嘭嘭’接連倒下!

接著,不遠處的桌子上一個仙人指盆栽也跟著砸落,泥巴乾成坨坨,仙人球咕嚕嚕滾過來紮在穆陽頭頂,一些書籍也砸落在地麵,書頁開始瘋狂翻動……

“這是怎麼了?”李長衣緊張起來。

肖紅勺語氣淡淡的道:“都是小事,覺醒血脈都有些動靜。穆陽老師這個,可能是因為祖妖血脈是鯤鵬,所以動靜要大一點叭。”

李長衣險些咬住舌頭。

猛地一下站起身。

“你說啥?!鯤鵬?穆陽老師血脈是——鯤鵬血脈?!”

肖紅勺圓溜溜的眼睛瞥她一眼,“怎麼,你也騎過?”

李長衣:“!!!”

什麼叫也?

此時此刻,和李長衣一樣震驚的還有整個超凡學院!

在走路的停下了腳步,在教室裡的衝了出來,紛紛仰起頭,整齊劃一的仰起頭,看著天空。

學院上空,數不清的藍色雲層彙聚而來,形成一片似雲似海的異象,恍若仙宮天池。

一隻巨大無比的鯤鵬巨獸在上麵遨遊,張開的雙翼更是遮天蔽日!

一聲鯨鳴。

彷彿響徹在所有靈魂之中。

此刻,院長辦公室。

唐舟的額頭趴在玻璃上,朝外看,激動不已:“院長,是鯤鵬啊!好像就在我們學院!!!”

侯新月:“看見了。”

唐舟激動的臉頰上的肉都在顫:“神獸,又是神獸啊!雲海城這是捅了神獸窩了嗎?我的天啊!昨天有鼇龍,今天有鯤鵬!

鼇家三少爺和小小姐就在我們學院,現在這鯤鵬又在我們學院!下一屆招生,這都可以拿出來當宣傳廣告了!”

白焰長關注點則是在另一處:“院長,學院的法陣要天地灌溉來的靈力撐破了!”

侯新月:“那就先把法陣關了!”

話音剛落,遠處,那龐大無比的鯤鵬突然俯衝而下,一點點冇入了外院的教師樓中。

白焰長老皺著眉看著手上的一個投影儀分機:“神獸威嚴餘波擴散,不少血脈不高的學生直接暈過去了。”

侯新月不急不緩:“其他老師會處理這些問題,你先告訴我你調查的結果:……小勺子3E測試時是誰動的手腳把紅衣放出來的?”

白焰:“是外院的葉長老……”

唐舟早就想要離開:“這鯤鵬覺醒的地方是外院!院長,我去看看?!”

侯新月從抽屜摸出一個檔案丟在桌上:

“彆去了。把晉升內院的那個教師名額定下吧!”

唐舟一愣,“寫、寫誰?”

“穆陽!”

-說下班?他們來這裡是上班?老闆誰?我?隻是要蘋果就夠了嗎?為啥我會聽到他的願望?肖紅勺回頭看了一眼殿宇正中她的巨大雕塑,再次盯著那個刺蝟:……要蘋果這個倒是不難,我要怎麼同意?結果這念頭剛剛閃過,眼前就出現兩個令牌。一個上方寫著【可】,一個上方寫著【否】。她抓起【可】字令牌丟向那個刺蝟。這就可以了?好像有些簡單啊!她隨後又抓向彆的漂浮的小光點,聽完願望內容,基本上都給了反饋。等最後一個願望光點消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