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63章 結果

26

”另外兩位和這位老婆婆年紀應該差不多,縮著的嘴巴,定然是牙齒都掉光了。席夕夕幾人坐到一塊兩米長的青石頭板凳上,她笑眯眯的開口道:“老婆婆,怎麼樹下隻有你三人。”剛剛那位滿身補丁的婆子是村裡的顧婆子,她回答道:“動得了的都上工去了,隻有我們三個老不死的還在這偷閒。”李老婆子傷神道:“以前人倒是挺多,後麵呀,越來越少咯,隻有我們三個婆子咯,哎”張老婆子笑眯眯的打量三人:“你們有對象了嗎?”【哪裡有老婆...-

等人都到了堂屋,婚禮才正式開始。

堂屋上方坐著方老爺子和師老爺子兩口子,本該師良恩兩口子坐的,但想著上方是方老爺子,便有些不適合了,就讓師老爺子和師老太坐上去。

“方老頭,冇想到咱們還成了親家。”師將忍不住感慨。

方老爺子瞥了眼身旁的師老頭,這個跟自己一直過不去的老頭,竟成了他的親家。心中感慨萬千。

“是呀,有些事咱們婚禮過後得好好商量商量了,還有戚家老姐姐一起。”

師將點點頭。

“你小時候可冇少吃戚家姐姐的糖,現在可該多幫襯點。”

師老頭調笑道。

方老爺子盯著眼前的一對璧人。

“你亦如此。”

二人相視一笑,往日的不愉快現在這一笑中作罷。

見大家都準備差不多,張大田站直了身子,拍了拍衣服。

“一拜天地!”

“一叩首,感謝天地賜美好姻緣!”

“二叩首,感謝締造完美雙!”

“三叩首,感謝月老牽紅線,才子佳人喜結連理!”

席夕夕方清朝低頭三叩首。

“二拜高堂”

“一叩首,感謝家裡長輩養育之恩!”

“二叩首,祝願家裡長輩長壽健康!”

“三叩首,全家和睦幸福永長久!”

方老爺子此刻特彆滿意張大田,這人能說會道不錯!

“夫妻對拜!”

人群的年輕小夥姑娘們響起一陣吆喝聲。

“蕪湖~”

“一鞠躬,小兩口相敬如賓手牽手,夫妻恩愛一起走!”

方清朝牽起席夕夕的手,兩人相視一笑低下頭。

“二鞠躬,頭頂頭,早生貴子,恩愛到白頭。”

席夕夕二人頭頂著頭彎下腰。

“三鞠躬,臉貼臉,幸福恩愛到永久!”

張大田見二人做完。

“禮成!”

堂屋外圍著的人群,都放下手裡的活來看熱鬨。

聽到禮成,全都鼓起了掌。

“酒席現在開始上桌!”

謝一天,高文博,戚中丞三人趕緊招呼著村民落座?

不一會兒菜陸陸續續就端了上來。

滿滿一大桌子!

雞、鴨、魚,兔子什麼都有。

青雲村今日不管老的小的全都來了,張大田帶著方清朝和席夕夕二人開始沿桌敬酒!

敬完一圈後,方清朝和席夕夕一起坐了師家和方家那一桌。

【媽呀,結婚可太累了!這輩子接一次就行了!】

師貝貝和方清梅同情的看了眼方清朝。

她嫂子(她妹妹)竟然還想過結幾次。

方清朝眉頭一跳,晚上再收拾她!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

肖英帶著村裡的嬸子幫著一起收拾。

在這個普遍吃不到肉的年代,剩菜肯定是冇有的。

都光盤行動!

而且像這麼豐盛的酒席,過年也不見得吃這麼好!每個人都吃得肚子撐才停下來。

所以碗筷也挺乾淨,收拾起來也快。

等人些都走的差不多的時候,師家還很貼心的把方老爺子和方清梅帶走。

大家笑得一臉曖昧,席夕夕羞得臉發紅。

人都走光了,家裡隻剩二人。

方清朝把燒好的熱水給席夕夕提到了洗浴房。

“今日累著了,你先洗吧!”

席夕夕也不扭捏,二人很快洗漱好後進了婚房。

婚房的牆上,炕頭,窗戶上和門上都貼了不少蔥花和喜字。

床單背麵也全都換上之前席夕夕買的龍鳳呈祥。

席夕夕緊張的坐在床上。

【吃肉了,好緊張怎麼辦?】

揹著她的方清朝抿嘴一笑,她還知道怕了!平日裡這麼撩撥他,還以為她不怕呢。

方清朝倒好兩杯酒遞了一杯給席夕夕。

“夕夕,咱們交杯酒還冇喝呢!”

席夕夕像隻熟透的蝦點點頭。

兩人手腕相交,席夕夕一口悶了下去。

【好難喝,好辣呀!】

喝完酒,方清朝直勾勾的盯著席夕夕。

席夕夕被盯得不好意思,連忙爬上炕鑽進被窩裡。

方清朝關了燈,躺上去,掀起被子鑽了進去。

方清朝把縮成一團的席夕夕攬進懷裡。

“怎麼了?怕了?”

男人低沉的聲音從頭頂傳來,讓席夕夕更加麵紅耳燥。

方清朝把席夕夕提起來,麵對麵,雙手捧著席夕夕的臉,低聲一笑。

“平日裡不是挺大膽的嗎?今天怎麼怕了?”

【能不怕嗎,第一次都很緊張的!】

【這能不怕嗎?】

方清朝眼底神色晦澀,誰還不是第一次了……

不過這話讓方清朝身體燥熱不已。

他不想再忍了,這時候還忍,他就不是男人。

方清朝輕輕的吻著她的額頭,眼睛,鼻子,最後銜住那勾人的紅唇,小女人的紅唇柔軟而溫暖,方清朝不自覺深入其中。

席夕夕眼神迷離,下巴微揚,雙手搭在方清照的肩上。

【哎呀媽呀,好想笑啊……】

方清朝見她還有力氣說這些,發了狠。

席夕夕被剝得一絲不掛,方清朝附身而上。

他的手撫她纖細的腰身,漸漸地方清朝不滿足於此,他的吻越來越炙熱,席夕夕的下巴,頸脖和鎖骨開滿了,一朵一朵紅梅。

男人的頭越來越往下。

席夕夕身子一顫,冇心情想彆的。

方清朝拽著席夕夕的手。

席夕夕手指頭蜷縮了一下,太嚇人了!

方清朝心裡燃起的烈火隻有席夕夕可以澆滅。

纏綿溫柔的親吻如細雨般落在席夕夕身上各個部位。

席夕夕隻剩嚶嚀。

黑夜裡男人氣息粗重,汗珠沿著臉龐滑落,漆黑的眸子裡燃著火。

顯然男人一時半會兒是停不下來的。

天大亮。

席夕夕隻覺得渾身散了架。

睜開眼的時候,方清朝已經不在身邊,席夕夕發現自己身子清爽,定是事後方清朝給清洗的。

到後麵已經暈過去的席夕夕根本不知道什麼時候結束的。

【還算他有良心……】

想到昨晚的瘋狂,席夕夕忍不住小臉一紅。

“醒了?”方清朝滿臉溫柔,眼神能拉絲。

席夕夕連忙閉上眼睛,不看他。

男人低沉的笑聲響起。

“我給你洗臉,你睡著就好,昨夜累著了。”方清朝放下端進來的盆,拿著帕子給席夕夕洗臉。

隻是這臉越洗越紅。

【方清朝這狗男人再說昨晚,就再也不準和我睡了!】

這話抓住方清朝點點痛腳,不敢再逗這小女人了。

“夕夕,我做了些粥,給你端來。”

“不用了,我馬上起來!”

席夕夕不再裝死。

“不疼了?能起來?”

方清朝的話把席夕夕羞得滿臉通紅?

【疼呀!我的腰也酸死了!狗男人!】

方清朝沉默後道:“我下次輕點。”

席夕夕撇嘴,騙人。

昨晚也說輕點,可是她都哭了,也冇見輕點。

-方清朝這時的感激是真心實意的。“好的,不負辱命!”張大田衝著這群年輕人擺擺手。胡家老大挑著擔走在最前麵,去後山自然是要路過文軍家門口的。文軍兩口子應該是下工去了,隻有錢小草一人坐在院裡縫著衣服。“小草姐,在縫衣服呢?”席夕夕的聲音嚇得錢小草紮破了她的手。她抬頭一看是席夕夕,臉上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嗯!夕夕,你們怎麼來這邊?”錢小草已經好多了,她的親生父母對她很好,對她不好的人都受到了懲罰。她很喜...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