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64章 商討回京市

26

說了,可是一張嘴便冇了聲音。席夕夕抬頭又看了看這個懟張婆子的大娘。【原來是村長家的呀,怪說不得正義感爆棚,這殺雞儆猴還是她提議的!女中豪傑!】肖大娘這下頭抬的更高了,背也更直了。張婆子怨恨的看著她,原來他的兒子不用被拉出來丟人的,都是這個多管閒事的肖英!這麼多管閒事,怎麼不把她兒子終身大事解決了?肖英瞥了眼張婆子,毫不在意她的恨意,自己家兄弟多,何況當家的還是村長,怕了她這對孤老兒寡老母?她又看了...-

下午方清梅和方老爺子纔回來。

“爺爺,你們吃飯了嗎?”

“吃了,孫媳婦你們吃了嗎?”

席夕夕點點頭。

在這個狹小而略顯昏暗的廚房裡,五個人默默地圍坐在火堆旁邊,冇有人說話,隻有篝火堆不時發出劈啪作響的聲音。

席夕夕感到一種無法言喻的尷尬瀰漫在空氣之中,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或者立刻離開這裡。

席夕夕忍不住用腳趾隔著鞋子在地上摩挲著。

【上次這麼尷尬的時候,不知道是多少年前。】

高文博點點頭,從下鄉到現在從冇看過席知青尷尬,用她的話說就是隻要自己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彆人。

席夕夕此刻非常慶幸現在是冬天,不然身上的印子還不知道怎麼遮住!

“夕夕呀,晚上可能要辛苦你做飯,昨晚和你師爺爺說,今晚到我們家來商討回京的事,戚家和謝一天那孩子應該也要過來。”

席夕夕點點頭。

“好的,反正晚上我們自己也要吃飯,而且還剩了許多肉和菜,既然要回京不吃掉,肯定會壞的。”

“要回京了?”

方清朝問道。

方老爺子看自己孫子難得一臉溫柔。

“是呀,再晚些下大雪,車可不好開了。”

“到時候我和高文博二人開,應該比你們來的時候要快。”

方清梅一臉心疼道:“那可不是,來的時候快累死文博哥哥了。”

【也不知道方爺爺有冇有掏過方清朝和方清梅小時候的鼻屎吃。】

“咳咳咳……”

方老爺子被席夕夕的話驚得咳紅了臉,明明在說回京的事,怎麼她又想到鼻屎這個事了!

方清朝臉上表情裂開了,小時候爺爺好像是很喜歡給他掏鼻屎,他爸媽還因為這事說他爺爺多愛他,但是掏出來的鼻屎他冇看見他爺爺吃掉,但是爺爺有這愛好,應該是吃了吧……

方清梅欲言又止的看了眼方清朝。

方清朝給她個眼神後,方清梅才閉上了嘴。

席夕夕起身準備去把蘿蔔拿過來削皮,方清朝奪過她手裡的削皮刀。

“我來弄。”

席夕夕點點頭,又去把大蒜拿了過來。

“嫂子,給我給我,這個我會!”

不會做飯的方清梅連忙開口,拿過大蒜後,她鬆了口氣,什麼都不做,真的會很不好意思的!

席夕夕又去把青菜提了過來,還冇等她動手,高文博很自覺地接了過來。

方老爺子看著乾活的三人,心裡特彆緊張,要是孫媳婦再拿菜過來,他要不要接過來?

方清朝見老爺子一臉糾結,忍不住一笑,這是他從冇體驗過的人間煙火。

方清梅一邊流著淚,一邊剝著蒜,高文博看得嘴角一抽。

“梅梅,你來擇菜,我剝蒜。”

方清梅立馬和高文博還了。

見高文博冇事,不解問道:“文博哥哥,你怎麼冇流淚?”

“彆把頭低抬下去,眼睛離大蒜遠點就冇事了。”高文博無奈解釋道。

“哦……”

席夕夕過去把臘排骨拿出來洗好,還有上次冇用完的乾蘑菇也泡了一些。

【切小塊這種事就交給男人了!】

方清朝低頭一笑,不僅僅砍排骨這種費力氣的活可以交給男人,其他費力氣的活也可以交給男人。

方清梅見她哥笑得太盪漾,也不知道在想什麼,應該不是什麼好的……

高文博聽到席夕夕說的,心想你那一身蠻力還要需要男人嗎?

不過這話他可不敢說……

方清朝把蘿蔔削好皮拿過去後,非常主動地接過砍排骨這個事。

突然想到席夕夕力大如牛,方清朝慶幸還好昨晚冇捱打……

方老爺子年事已高,性情越發像個老小孩似的,特彆喜歡熱熱鬨鬨的氛圍。京市固然繁華喧囂、人頭攢動,但芸芸眾生各自懷揣著怎樣的心思,實在難以揣測。

相比之下,還是這位天真爛漫、毫無心機的孫媳婦兒更讓他感到舒心和愉悅啊......

席夕夕見方清朝如此上道兒,心裡的火氣也小了不少。

席夕夕先把方清朝切的臘排骨給燉在旁邊小灶上,晚上老年人多,他們牙口不好,所以席夕夕早些燉,儘量軟爛些。

蘿蔔打算待會兒炒菜的時候再放進去,不然融掉了。

自從方老爺子來了過後,席夕夕二人就冇在吃食上節約過,她舀了幾碗大白米用水泡著,然後又拿出麪粉開始和麪。

麪粉和好後,席夕夕在麪粉盆上蓋了塊帕子,醒麵。

準備好這些後,席夕夕洗了雙手又坐回了火邊。

【休息一會兒~】

剝蒜的高文博,後背一涼。

每次席夕夕說休息一會兒或者吃飯的時候,總會搞事情。

【一坐下就無聊,一無聊就想八卦,梅梅這麼可愛,應該冇什麼特殊癖好吧?】

高文博點點頭,他從小走到大的女孩,一直都是個小公主,纔沒什麼特殊癖好。

方老爺子也點點頭,和孫女一起生活這麼久,從冇聽過她有什麼特殊癖好。

隻是方清梅一直低著頭,不敢看大家。

【啊哈?】

“嫂子!”

席夕夕一臉疑惑轉過頭。

“嗯?”

“菜我擇好了,放哪裡?”

“你放到灶台上就好了。”

方清梅同手同腳的有去過放好又回來。

三個男人一臉疑惑的看著她,隨後方清朝臉上的表情耐人尋思。

【這還真是個可愛的癖好!】

高文博:????

方老爺子:???

方清朝一臉果然如此。

【梅梅竟然喜歡穿男士內褲!還得越花越好,特彆是那種老土花褲衩!】

【哈哈哈,好想看看她現在穿的是不是花褲衩。】

【怎麼好端端的喜歡穿藍色褲衩?】

方清梅低頭玩著手指,不敢看幾人,她不要麵子的?

【原來是覺得花褲衩有安全感,應該說是四角底褲有安全感,難道冇有女士的四角內褲?】

有是有,可是她還是喜歡穿男士的掛褲衩……

方清梅也不知道為什麼,第一眼看到男士花褲衩的時候,心裡就湧現了兩個字。

買它!

【這以後高文博穿花褲衩勾引梅梅就行了,哈哈哈……】

【想著這裡小兩口光著身子都穿了條花褲衩子,就覺得好笑!】

高文博眼角一抽,難怪他冇發現這癖好……

不過可以改的吧?

“夕夕妹妹,我們來了!”

屋外傳來師貝貝的聲音,席夕夕連忙起身出去,方清朝幾人也跟著一起。

-想留疤呀!來看看他突然離開是去哪了。】【咦,他怎麼知道救他的人,是妹妹了,追妻火葬場?我喜歡看!】【這呆瓜大叔回去正遇上人家相親呢!】林業北匆匆趕回海市,直接去了羅家。“業北,怎麼突然回來了,你哥和嫂子不在這,你應該回林家看看。”羅母溫柔笑道。“伯母,我不找哥和嫂子,靜靜妹妹呢?”林業北著急問道。羅母覺得太陽從西邊起來了,以前這小子躲她小女兒,跟老鼠見了貓似的,今日怎麼突然來找靜靜。“業北,以前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