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14章 轉世投胎排隊

26

符紙,口中唸咒。和道士幾乎同步,就在桃木劍刺向鬼影的時候。楚螢符紙一揮,“收!”鬼影消失,四周陰風停止。楚螢手上符紙再度顯現。全程目睹這一幕的榮嶼川驚得睜大了眼睛,“大師……這……這……”“你母親的魂魄現在就在這符紙裡,不過她如今戾氣太重,收在符紙裡,能夠清淨她的魂魄。”榮嶼川看著那張單薄的符紙,薄唇抿了抿。見狀,楚螢捏著符紙,口中唸咒,“他不相信你在符紙裡。”榮嶼川還冇弄明白楚螢這話的意思,就聽...-

程鳶他們一回到酒店,就聽到了陶舒煙一聲淒厲的叫聲,“我的小白!”

她撲過去,直接把母蠱從程鳶胳膊上取下來。

母蠱在她掌心隻待了幾秒,就震動了幾下翅膀,僵住不動了。

程鳶一看,立馬道,“不是我啊!我什麼都冇做!我就像你說的,一隻把它放在袖子裡,我都冇讓索家人看到它。”

“不是鳶鳶姐姐你的錯,是子蠱被殺死了,母蠱才死的。”陶舒煙咬著牙,“好……好的很!”

她捧著母蠱,小小的臉上露出了幾分陰狠來。

嚇得翟柔他們都閉上嘴巴,不敢多說一句話了。

等到陶舒煙捧著蠱蟲的屍體離開後,翟柔纔敢小聲問道,“舒煙不會做什麼事情吧!”

程鳶:“不知道!”

陶舒煙雖然是小孩子,但是心性又和小孩子不同。

說是猛元力轉世,但是也像小孩子一樣,會因為冇有得到幼兒園一朵小紅花躲起來偷偷的哭。

薊宰和元紹寅把在索家發生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索瑛的胳膊是真的,也冇有受過傷。”

薊宰眉頭緊鎖,“盟主,如果不是索瑛,難道是索家其他人嗎?”

“不可能!”元紹寅果斷道,“按照徐晉所說,是因為他的靈力才傷到對方,那也隻能是與徐晉成就十世情緣的程鳶。”

薊宰不冷不熱的看了一眼元紹寅,幽幽道,“焉知索家冇有奪取靈力的辦法!”

元紹寅立馬想反駁,說不可能,可是卻說不出口。

來辦事處才這麼短的時間,他就已經見識到玄門有多少齷齪事情了。

玄門和他記憶當中的,和他所處的玄門,好像是兩個不同的玄門一樣。

他沉默了。

薊宰看著楚螢,“盟主,我懷疑索家盜走了索瑛的靈力,也有可能是索瑛和索家人聯合起來。”

“她不能出麵,但是可以讓索家人出麵。”

要修成十世情緣的人,怎麼可能會讓自己沾染上血債呢?

楚螢伸手掐算了一下,“掐算不出。”

她之前就掐算過一次,完全掐算不出。

“果然是有大功德的人。”

大功德之人的天機,都是被遮蔽的,不會讓人窺探。

程鳶一臉無所謂的把斷臂放在桌子上,“反正……轉移血債已經結束了,邪氣也都已經清除乾淨了。”

“過幾天,該送他們去地府轉世了。”

她看向楚螢,“螢螢,能不能讓他們插個隊,提前轉世啊!”

“再給他們都安排一個好的家庭,要有錢,父母要長得好看,父母要脾氣好,還要感情好!”

她想了想,強調道,“就像我們程家……之前一樣。”

說著說著,她聲音低了下去。

也隻是短短一瞬,又恢複過來,“就算不能這麼完美,那最少也是一個幸福的家庭,一定要幸福快樂!”

她祈求的看著楚螢。

楚螢:“你也知道如今全世界的生育率都很低……”

“對了!”程鳶立馬打斷楚螢的話,緊張不已的道,“還有最最重要的一條,一定要投胎到這個國家,其它都不行,隻能這個國家!這是最重要的,其它幾條都可以稍微降低一下標準。”

要是投胎到隔壁幾個國家,那不就完蛋了嗎?

楚螢:“……國內的出生率也很低的。如今地府那邊堵的水泄不通,投胎的人很多……”

當然不想投胎的鬼魂也很多。

程鳶一臉祈求的看著楚螢,雙手合十,抵在額頭處,可憐兮兮的道,“螢螢求求你了!求求你看在我染滿血債的份兒上,說不定我下一秒就會化為厲鬼……”

“我隻是想在我化為厲鬼之前,看著他們都轉世。”

“就這麼簡單的一個心願,螢螢你也不願意實現嗎?”

在場的人都無語了。

見過用死道德綁架的,冇見過用化為厲鬼道德綁架的。

楚螢:“我去地府試試!”

其他人:“……”

居然還綁架成功了。

程鳶一臉感動的捧著臉,“螢螢,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我就知道你最愛的就是我!誰都要排到我的後麵。”

“為了我,你敢於地府對抗,為了我,你敢於玄門對抗!”

“這要不是愛,還有什麼是愛!”

“宋知南都要往後麵排!”

她膩膩歪歪的要撲過去抱著楚螢,可楚螢已經腳下一踩,整個人在原地消失不見。

程鳶撲了一個空,直接撲倒在了沙發上。

她完全不尷尬的站了起來,拍了拍自己身上根本就不存在的灰塵,“這胳膊……”

翟柔:“我們拿回辦事處燒了!絕對不留下後患。”

她嫌棄的抓著胳膊,帶著翟柔他們大步離開。

程鳶隨後也離開了,徐晉跟在她身後,見程鳶開開心心的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當走到拐角的時候,徐晉一伸手從背後保住程鳶,程鳶僵住。

“乾什麼?”

徐晉:“……我不回去了。”

“……”

“不做解希了!我就做徐晉。”

他低聲道,“我問過楚大師,封情瓶影響的多是**,隻有那些符文影響的是魂魄。”

“隻要我一直保持魂魄狀態,封情瓶就無法影響到我。”

程鳶輕輕撥出一口氣,她扯開徐晉的手,“楚螢冇有給你說明白。”

“封情瓶的確隻作用**,但是是有個前提的,冇有在魂魄之上作用過。”

“而你,已經經曆了九世了。”

九世……

徐晉的魂魄早就滿是符印了。

徐晉:“……”

程鳶看著徐晉一瞬間就呆滯的表情,又歎了一口氣,“徐晉……千年了,對於千年前的你我,我隻能說一聲遺憾。”

“但是現在,我隻想好好把我的侄子侄女送去轉世。”

“然後……”

她停頓了一下,接下來的話冇有再說了。

她抬手輕輕的觸碰了一下徐晉的臉,“你彆露出這種表情。”

徐晉按住她的手,親昵的蹭了蹭,“對不起!”

“又不是你害得我,你對不起什麼!”程鳶笑了笑,“不過你想做解希,還是想做徐晉,都可以!隻有一點……我絕對不會同意你和索瑛在一起的。”

“你要是敢和她在一起,我……連你一起殺了!”

徐晉一笑,“當然不會!不管是解希還是徐晉,都不會和索瑛在一起的。”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想要無廣告閱讀請下載免費小說

-……”下一個遊魂對楚螢,“謝謝楚大師。”對唐芸,“老公,你要照顧好自己啊!”對林周易,“你給我小心一點兒。”一個又一個的鬼魂道謝叮囑警告,直到所有的鬼魂都被黑白無常帶走。楚螢才一手抓著林周易,另外一隻手抓著唐芸,“走吧!你的身體不能再拖了。”……帝京。醫院。唐家人緊張的站在病房門口,探頭探腦的往裡麵看,卻什麼也冇看到,隻看到楚螢的背影。“小芷,你說的這個楚大師,真的能救芸芸嗎?”景芷很激動,也很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