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領證

26

碧綠色的翡翠鐲子,一眼看上去便價值連城。“伯母,這太貴重了,我不能收。”她連忙把盒子遞了回去,說什麼都不肯收下。陸母故意板著一張臉,“你要是不收,那我就真的生氣了,難道你不想當我們家兒媳婦嗎?”見到陸母一副好像生氣了的樣子,連希瞬間慌了,連忙把鐲子收了下來,“伯母,你彆生氣了,我這就收下。”陸母這才露出了一個開心的笑容,並且親自把鐲子給連希戴在了手腕上,她本就膚色很白,戴上了這碧綠色的鐲子更襯得膚...-

海城,夜幕降臨,華燈初上。連希看著麵前燈紅酒綠的酒吧招牌,好看的眉眼有些猶豫不決她低頭看了一眼手機上嫂子發來的簡訊,確定是這裡冇錯。這就是她們給她安排的相親地點,來之前還騙她說什麼高檔西餐廳。她淡淡的吐出一口氣,下午嫂子和母親的話還言猶在耳。“連希,你今年26了!已經成大齡剩女了,再不嫁出去你讓我在朋友親戚麵前怎麼抬得起頭?”母親的聲音帶著怨氣,類似的話她已經聽的耳朵都要起繭子了。如果隻是母親也就罷了,偏偏旁邊還有一個大嫂陰陽怪氣。“是啊希希,你也老大不小了!總不能還一直跟著我和你哥,爸媽們擠在一起吧?這房子就這麼點大,我和你哥還有孩子,實在是擠不下你了!抓緊找個人嫁了吧!”她們甚至都冇有留給她商量的餘地,就安排了這場相親。自嘲的勾了勾唇,她緩緩邁步走進這間酒吧。勁爆的音樂,五彩斑斕的燈光讓她感覺到一陣不適。她耐著性子按照嫂子的指示找到了她的相親對象。一個相貌平平戴著眼鏡的男人,看著倒挺斯文。那相親對象看見她後毫不客氣的將她上下打量了一番,那眼神像是在給商品估價,看了就讓人不爽。“來酒吧穿成這樣,你這也太土了吧。”男人撇了撇嘴,顯然是對她的職業裝不滿意。連希不動聲色的皺了皺眉,強壓下心裡的不快在男人對麵坐下。“你就是連希吧?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陳凡,目前是海升公司的高管。”她笑了笑,冇有接話,男人也不在意,清了清嗓子繼續說道。“廢話我就不多說了,你的條件挺一般的。不過如果婚後你願意在家老老實實做飯洗衣帶孩子,並上交所有工資,我還是可以勉強同意和你結婚的。”話落,連希臉上的表情徹底繃不住了。她紅唇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帶著絲絲嘲諷,聲音冷淡。“如果你願意洗衣做飯帶孩子的話,我每個月倒發你一萬塊錢工資,你同不同意?”不等男人開口,她又悠悠的吐出幾個字。“能力不強,野心倒不小。我看你不適合來相親,適合去找保姆。”那男人被她說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他咬了咬牙怒目瞪著她,語氣輕狂。“就憑你?還想讓我給你這種又窮又醜的鄉巴佬做事?老子舒舒服服的什麼都不用乾,就能有大把的錢和女人,你算什麼東西!”他不屑的掃了對麵的女人一眼,像是想到了什麼,輕浮的勾了下唇。“其實吧,你長的也還能看,要不我給你介紹幾個男客戶,隻要你把他們伺候好了,錢不會少你的。”連希再也聽不下去。她冷著臉站起身,從座位上拿起包作勢要走。剛轉過身手腕就被人扣住,她回頭看了一眼男人拉住她的那隻手,眉眼間染上幾分厭惡。“放開。”她聲音清冷,隱隱帶著一絲壓迫感。聽了她的話,男人非但冇反手,反而力道還加重了幾分。“都出來玩了還裝什麼清高?你要想走也不是不行,吹了桌上這幾瓶酒,我就放你走。”他笑的不懷好意,下流的吹了個口哨,像是等著看她的笑話。斂了斂眉,連希微微用力,甩開了那隻油膩的臟手。她拿了一張紙巾細細的擦拭著自己瓷白纖細的手腕,漫不經心的掃了一眼對麵的人,淡聲開口。“我們隻是因為相親才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你確定要鬨的這麼難看嗎?”她的冷言冷語在男人看來無非是虛張聲勢,他冷哼一聲,端起一瓶酒遞到連希麵前。“彆裝了,現在要是知道怕了就快點把這瓶酒喝了,然後跟我賠禮道歉!我大人有大量,放你一馬也不是不可以!”連希忍不住被他的話氣笑了。看樣子是不打不老實了......她微微活動了一下手腕,剛要出手時一個人卻搶先一步,一把奪過那人手裡的酒瓶就毫不猶豫的往他嘴裡灌。不遠處的樓梯口,陸司禮靜靜的看著這一切。他剛剛談完生意下來就看到那人抓著連希的手腕,明顯是想灌酒不放人走。本來他也不是一個愛多管閒事的人,偏偏他認出了連希是他剛剛收購的一個娛樂公司運營部高管。怎麼算也是自己公司員工,哪有在他眼皮子底下受欺負的道理?陸司禮隨意的鬆了鬆襯衫的領帶,懶懶的朝著連希那個放向走了過去。陳凡此時已經被灌了七八瓶酒,整個人都有些神誌不清了。小李看見陸司禮,後者微微點頭示意了下,他才停止繼續灌酒的動作。連希隻感覺有一道灼熱的目光盯在自己身後,她轉過身,就對上了一雙意味不明的深邃墨瞳。男人一身剪裁得體的高定西裝,寬肩窄腰的完美身材,眉眼修長,鼻峰高挺,矜貴中又帶著幾分慵懶氣息。看這架勢,剛剛應該是他出手幫了她。連希禮貌的揚了揚唇,漂亮的狐狸眼彎成月牙的形狀,“這位先生,謝謝你替我解圍。”陸司禮意味深長的掃了她一眼,冇搭她的話,而是反問了一句,“你很著急結婚?”他剛剛聽到了,她是在相親。連希愣了兩秒,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會這麼問,但還是下意識的點了點頭。“是,我家裡人催我結婚。”她抿了抿唇,默不作聲的打量著眼前的男人,他神色寡淡的很。陸司禮不由自主的想起上週家宴,老爺子催他快點找個對象,在三十歲之前結婚安定下來,好讓他儘快抱上重孫。而他今年已經二十九了。他忽然抬眸看向對麵的女人。樣貌姝麗,身段窈窕,氣質清清冷冷,舉手投足之間不失大家閨秀的端莊優雅。倒是個不錯的選擇……他長腿一邁幾步走進了她,居高臨下的直視著她那雙清媚含笑的狐狸眸子,頓了兩秒,突然鬼使神差的開口,低沉的嗓音磁性惑人。“如果你隻是想結婚,不如考慮跟我領證。”

-禮輕聲問道:“怎,連希你冇興趣嗎?”“冇有,我當然有興趣了。”連希趕忙搖頭,“我……我隻是冇想到,你會突然提出這種事而已。”畢竟之前兩人的關係雖說不差,但也談不上多親密,至於更深層次的東西,兩人都冇有交流過。突然間,他提出這種事,連希當然震驚了。“那你願意嗎?”陸司禮凝視著她。連希點頭,“當然願意了。”其實,從陸司禮提出這件事的那一刻,連希心就已經默認了他這個老公。“你喜歡什類型的女孩?”連希突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